太平天国性分配:天王东王每年生日可分6名美少女

核心提示:这些极品美少女,最后的归宿是被选送到天京四大王府,孝敬“四大天王”。分配的数量,是有等级的:洪秀全六个,杨秀清六个,韦昌辉两个,石达开一个。

太平天国史无前例的禁欲令,带给人们的煎熬是空前惨烈的。

从金田起义,到定都天京,抱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侥幸心理,本着“风流事里死,做鬼也风流”的豪迈气概,冒死铤而走险私下约会同居的夫妻,屡见不鲜,屡禁不止。

最早被记录在案,并被拿出来杀给“猴”看的“鸡”,是梁郭溱和韦大林这对激情鸳鸯。

这两口子不知是感情太深,还是性欲太强,经常偷偷摸摸在一起约会,结果被人现场抓住,共赴黄泉路,做了鸳鸯鬼,成了杨秀清等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反面教材。

高层利用特权明目张胆大行色欲,基层就只好利用职务之便聊解饥渴。近水楼台先得月,方便下手的,当然是女馆的那些工作人员和国家公务员。

最早从事监守自盗这行勾当的,是一个叫做谢三的女馆工作人员,此人是参加金田起义的元老,因为“奸淫”女馆姊妹,被杀头。

面对杀头的危险,前赴后继者不乏其人。

女馆工作领导人蒙得恩,一点也不客气,多次利用职务之便,潜入女馆,假借公务之名,偷偷干些私事儿。

得知蒙总管假公济私的生活作风问题之后,杨秀清很是为难。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出的两个类似的案子,已经让杨秀清很是恼火。

两个案子的主犯,来头都不小,一个是卢贤拔,一个是陈宗扬。

卢贤拔是拜上帝教中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熟读四书五经,入会以后一直在洪秀全身边担任专职秘书,从事文字处理工作。定都天京后,卢贤拔被杨秀清看中,调入东王府担任秘书(簿书),工作卖力,而且得力,很受东王赏识,先后被封为秋官又正丞相、镇国侯。

身为侯爵的卢贤拔,依然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地过夫妻生活。要想有特权享受这种特殊待遇,除非做到王爵,否则只能做做春梦聊以自慰。

没有夫妻生活经历的人,大概还体会不到这条规矩的厉害。可怜那些已尝个中滋味的夫妻,大概很难心平气和地忍受这种非人道的折磨。俗话说得好,眼不见,心不动。坏就坏在,卢贤拔的妻子,也是东王府的女干部(女官),卢贤拔看见自己的妻子整天在眼前晃悠,难免想入非非,久而久之,遐想联翩就升级为情不自禁。

有一天夜里,卢贤拔和妻子都在东王府值夜班,他们心想待着也是待着,值班值着值着就值到床上去了。

由于太平天国对男女同居,包括夫妻同居,一直采取严防死守政策,所以卢贤拔违背国策、私自秘密“奸淫”自己老婆的罪行,很快就被人发现。好事不出门,艳事传千里,这是国人的习惯。卢贤拔的桃色新闻很快就在天京城里散播开来,弄得家喻户晓,满城皆知。

政府高级官员带头坏了规矩,群众们怎么看,怎么想?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天父决定亲自出马,好好刹刹这股歪风邪气。

1854年3月2日深夜三更,天父不怕辛苦,专门下凡审讯此案。

审理疑难杂案是天父擅长的专业技能之一,自从周锡能被审得服服帖帖之后,天父就没有审不出的案子,再嘴硬的犯人,到了天父面前,只有崩溃招供的份。

为了吸取周锡能“抗拒从严”的教训,卢贤拔力争坦白从宽,天父才问了两句,他就老老实实把犯罪事实交代得清清楚楚。

卢贤拔不但承认“奸淫”了自己的妻子,罪该万死,而且还交代了“奸淫”的次数。

据卢贤拔交代,他奸淫妻子的次数,其实并不太多,到被抓住的这一天,也就三四次。

迫于压力,杨秀清对卢贤拔进行了严惩,革了他的侯爵,准其戴罪立功。他还算是给卢贤拔留了面子,没有让他们夫妻戴上枷锁游街示众。

东王的处罚结果出来后,天京军民认为判得太轻,东王有徇私舞弊的嫌疑。

因为按照太平天国的法律,除了几个王爷,其他人要是睡了自己的老婆,是要判死刑的。

赶巧的是,另一对因为“非法同居”被“双规”的夫妻,也在这一天被天父提审判决。

这对没能控制住情绪,一不小心睡到一起的夫妻,妻子姓氏不详,丈夫名叫陈宗扬,是太平天国冬官又正丞相,比侯爵低一级

,因为官职不是太高,加上与杨秀清的关系不是很密切,无法染指潜规则,结果两口子都被东王当成反面教材,判了死刑,斩首示众。

杨秀清之所以判得这么重,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两点也很重要。

第一,陈宗扬的犯罪事实更为严重。陈宗扬“奸淫”自己妻子的次数,比卢贤拔要多上一两次。据他自己交代,前后一共有四五次之多。

第二,陈宗扬不如卢贤拔交代得痛快,在“坦白从宽”这一点上,做得不如后者出色。陈宗扬在交代罪状的时候,磨磨蹭蹭,欲说还休,吞吞吐吐,很不老实,让天父觉得自己的威慑力受到怀疑,这让他觉得很是不爽。

第三,陈宗扬的思想很不健康,犯罪动机很不单纯。他先是只承认自己“奸淫”妻子的犯罪事实,但是不承认自己有“奸淫”其他“姊妹”的犯罪念头。直到天父发怒,他才承认自己“果起此心,犹未成事”。也就是说,想法还是有的,只是没有得手而已,属于犯罪未遂。

天父对陈宗扬的判词是:“屡犯天条,已经获罪,又欲诱秽他人,罪无可赦。”

在天父看来,陈宗扬既有“奸淫”自己女人的犯罪事实,又有“勾搭”别的女人的犯罪动机。这个家伙,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简直是罪加一等,自寻死路!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杨秀清斩一对,留一对,这个明显不公平的做法,搞得天京军民不平之声沸沸扬扬。东王杨秀清自知理亏,只好在计划外加演一出天父下凡剧,命令女官在自己的屁股上温柔地打了五十下,权当睡前按摩,表示自我批评,用以平息民愤。

这件事情的反响是强烈的,不但天京城内闹得尽人皆知,就连城外的清军,都拿这事儿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

杨秀清接到蒙得恩的案子后,心里非常纳闷。今年真是祸不单行,怪事连连,咋又冒出个奸淫案?夫妻同居是王爷的特权,老百姓咋总对这事儿念念不忘呢?

杨秀清刚刚打完自己的屁股,现在又冒出个蒙得恩,杀?还是留?这个事情还真不大好办。

蒙得恩监守自盗,乱了规矩,按律当斩;可蒙得恩又不能杀,他可是迎主之战的领队,洪教主的救命恩人,杀了他,怎么向教主交代?

再说杨秀清也下不了这个手,蒙得恩也曾给他孝敬了不少好处。

每到几个王生日这天,蒙得恩都会让天京妇女居民委员会,联合选送一百多名美女,然后集中起来,他再从中亲自挑选出十五个最漂亮的绝色美女。

这些美女,可是名副其实的美少女,年龄大多在十二岁到十五岁之间,都是百里挑一的眉清目秀之人,正是含苞待放的花样年华。

这些极品美少女,最后的归宿是被选送到天京四大王府,孝敬“四大天王”。

分配的数量,是有等级的:洪秀全六个,杨秀清六个,韦昌辉两个,石达开一个。

这个分配方案,杨秀清非常满意。

杨秀清分配到的美女,比洪秀全一个不少,这让杨秀清很是高兴,一来他有这个嗜好,二来又能体现了他享有与天王同等的特殊待遇。

蒙得恩当然知道东王的爱好,也知道东王的自大,他也明白杨秀清在公开场合对他的暗示:“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天是谁?天父。谁是天父?只有杨秀清知道。

蒙得恩是个聪明人,他的政治“智慧”挽救了他的一条小命。

陈宗扬和卢贤拔虽说有的丢官,有的丢性命,好歹还能利用职务之便,满足一下夫妻团聚的念头。

下层的官兵们可就惨了,就算他们有这个胆,也没这个机会。

因为女馆不让进,民女不让碰。

怎么办?

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办法总会有的,只要你肯动脑筋。

女人不让碰,弄个男人总行吧?

养男宠,做龙阳,这就是带兵打仗的那些头头脑脑们想出来的办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8楼sise

这个是很多农民军起义后的局限性。。。 每次起义成功了 但是忘了自己以前是什么。。

到后来只有朱元璋成功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