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攻击出云 正文 第56章 清射界 十政信用炮炸楼

张海祥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司令部大楼的楼顶上,十政信和服部卓武治正用望远镜观察着楠木堡。

刚才的进攻失败了,日军伤亡近百人。

黑岩一郎给十政信打电话,请求增加兵力继续进攻。

“不能继续进攻,敌人的火力太猛了,再进攻,只会白白死人。”十政信拒绝了。

十政信和服部卓武治商量着对策。

“十少佐,我们继续派工兵吧,让工兵把小楼再炸掉两米,再炸掉两米,猪口少佐就可以击中一楼了。”

“说的是,我马上给阿部少尉打电话,要他再次出动,把小楼再炸一次。”

十政信打起了电话,他命令工兵再次出去,再炸小楼。

这头的电话刚打完,那头的电话又来了。

这次的电话是长谷川清打来的,他向十政信报告了弗兰克林的抗议,随后询问攻击的情况。

“刚才的攻击失败了,原因在于小楼炸得不彻底,猪口少佐的大炮因而不能打到楠木堡的一楼。”十政信报告道。

“怎么办?”

“派工兵再炸小楼,让猪口少佐的大炮能打到一楼。”

“好,干吧,赶紧把楠木堡拿下来,我继续帮你们敷衍英国佬,不过我告诉你,一定要抓紧时间,305毫米炮弹击中租界的事情太大,我敷衍不了多久的。”

“一定,一定抓紧时间。”

在夜色的掩护下,日军工兵悄悄上了被炸倒的小楼,他们开始锯钢筋、搬石块,准备安放炸药。

“嗵、嗵、嗵。”天空中炸开了三发照明弹,日军工兵的身影清晰地显现出来。

天空中传来了炮弹的尖啸声,大大小小的炮弹雨点般飞了过来。

小楼上爆炸连连,浓烟烈火吞没了所有的日军工兵。

五分钟后,炮击停止了。

四周安静下来,只有日军伤兵的凄惨叫声在夜空中回荡。

又是三颗照明弹飞上天空。

对面传来了刘永义结结巴巴的日语。

“十政信、十少佐、老朋友,刚才的行动是你指挥吧?不好意思,太不好意思了,又嬴了你一次,哈哈哈哈,妨碍老朋友升官了。

对了老朋友,炮击前我数过你的人,一共75个,现在呢,一个直的都没有,我打算在战报上这样写:打死日军官兵75人,你同不同意?不同意的话你帮我数,数数还剩多少活着,我给你打照明弹照着,这三发快灭了,我再打三发,免得你不够时间数,对了,把数出来的数字告诉我,我一定尊重老朋友的意见,在战报上使用你提供的数字,你就是说只打死一个我也使用,我们是老朋友嘛,我不想妨碍老朋友升官,哈哈哈哈。”

先是刘永义的笑声,然后是别人的笑声,最后是一大群人的笑声。

十政信气得七窍生烟,他抽出手枪,向着对面就打,打光了枪里的所有子弹。

“少佐,我们用大炮清除射界吧,用猪口少佐的大炮轰击小楼,把小楼轰上天去。”

“好的,用大炮,我马上给猪口少佐打电话。”十政信把手枪插回枪套。

在楠木堡,刚刚打了胜仗的刘永义得意洋洋。

“哈哈哈哈,又打死他们一百多,杨同志,你老实评价一下,我是不是很厉害?”

“是士兵厉害,不是你厉害。”

“不讲真话,不讲真话,过去他们也打过小日本,打得有这么好吗?有吗?换了我指挥他们才打得这么好,哈哈哈哈。”

得意了好一阵子,刘永义说道:“杨同志,这门大炮应当有个名字,用你的名字命名这门大炮吧,叫‘心红’大炮,你觉得怎么样?”

“好呀,这样很好。”

“哎哎,你怎么不谦虚一下呢?”

“我干嘛要谦虚?”

“你谦虚了,我好用我的名字呀。”

“哼!早知道你想这样,偏不让你这样。”

“哈哈哈哈,用你的名字也好,在国外,他们也是这么做的,用漂亮女孩子的名字命名大炮,我也随这个俗吧,来,把白漆拿来,我在大炮上写你的名字。”

正写着,胡玉上来了。

“喂,伤好了?”

“说什么呢?大声点。”

“咦,明显没好嘛,耳朵很不灵光,喂,伤好了没有?”刘永义提高声音说道。

“好了,基本好了,也就耳朵差点,不过不影响战斗,刘永义又不是娘们,说话的气力还是有的。”

“好好好,不影响战斗,哈哈哈哈,莫营长呢?”

“已经醒了,不过还起不来,过段时间会好的。”

“很好,很好。”

“楠木堡怎么样了?”

“还算好,原来是麻子,现在,变筛子了。”

“变筛子了,他们的大炮能打穿楠木堡?”胡玉大为紧张。

“能打穿,不过必须用穿甲弹,用爆炸弹就不能打穿,不过没关系,他们的穿甲弹打不到一楼。”

“那就好。”胡玉松了一口气。

“轰!轰!”前方传来了两声巨响。

在前面观察的杨青云快步走来。

“刘县长,日本人用大炮轰击小楼,很明显,他们想用炮弹清除射界。”

“用炮弹?我去看看。”

把字写完后,刘永义来到潜望镜前。

过了一会,天空中又炸开了照明弹,跟着,“轰!轰!”又是两声巨响。

刘永义仔细观察着。

“轰、轰。”又是两声爆炸。

“小日本真舍得下本钱呀,宝贵的大炮弹用来清除射界。”刘永义悻悻地说道。

胡玉进来了。

“怎么样?”

“他们正在用大炮炸小楼,按他们的进度,再有一小时,最多两个时,他们就可以把两座小楼炸掉,那时,他们的大炮就可以打到一楼了。”

“那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炸小楼,我们就建小楼,胡团长,把66团的营长连长召集起来开会,我要给他们布置任务。”

很快,66团的营长连长聚到了一起。

刘永义宣布:为了保护大炮,一楼前面要建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烟火线,把稻草捆成长条,浸足汽油后扔到做工事的胸墙前约五十米的地方,点燃后产生浓烟烈火,把一楼遮蔽起来;第二道防线是城墙线,把原来做工事的胸墙加高加厚,加到三米高、两米厚,用来挡穿甲弹;第三道防线也是城墙线,在楠木堡的水泥墙外用沙包、石块加筑一道三米高、两米厚的城墙,用来增强水泥墙的防护力。

刘永义让萧金负责第一道线,林大庆负责第二道线,吴江山负责第三道线。

“现在回去准备吧,准备各种材料:汽油、稻草、沙包、石块,钢板,把这些东西准备好后码放到楠木堡后面,到时一声令下,大家一齐行动。”

会议到此结束,大家开始忙碌。

杨青云带一个连负责警戒,刘永义把他叫来。

“过会官兵要在楠木堡的前前后后奔跑,你带人清理一下,清出三条平坦的道路来,好让官兵能跑得顺当。”

“好的。”

杨青云带人平整起了路面。

刘永义回到一楼,他坐在潜望镜前观察着。

很快,各种材料运到楠木堡前,并一一码放好。

萧金从后方打来了电话。

“刘县长,汽油弄到一些,稻草弄到很少,这里是城市,稻草不好找。”

“不好找?没事,你把汽油运上来,稻草的事我来解决。”

过了一会,萧金带人抬着五大桶汽油上来了。

“还有三桶,过会就抬上来,你的稻草呢?”

“我没有稻草,不过我有衣服,用衣服来代替稻草。”

“用衣服?太贵了吧。”

“不贵,不贵,弟兄们打了一天一夜了,衣服早撕成一条条了,该换新的了,现在正好废物利用,哈哈哈哈。”

刘永义把士兵聚集起来。

“弟兄们,我们要在楠木堡前放火,利用产生的浓烟烈火掩护一楼,为了放火,我们需要一些衣服,大家把背包、米袋、身上穿的衣服贡献出来吧,打完了仗,给你们换新的、换丝绸的,这件事我带头,我先脱。”

刘永义解下武装带,他把领章、勋章摘下来放进皮包,口袋的东西也拿出来放进皮包,随后,他把衣服脱下扔到地上。

大家纷纷效仿,也把衣服脱下扔到地上。

“刘司令,脱到什么程度?”

“脱光呀,脱得干干净净,连内裤都脱掉,咱们来个光屁股杀倭寇!”

“连内裤都脱掉?那不露了吗?”

“露了怕什么?咱们又不是没种,没种才不敢露,有种怕什么?”

“刘永义,胡说八道什么呢?不能脱光。”杨心红站了出来。

“哦,对对对,不能脱光,怎么把你们给忘了,哈哈哈哈,内裤不要脱,其它的脱掉。”

刘永义第一个脱完,他穿着一条内裤,得意洋洋在大家面前炫耀。

“看看,看看,这身材够野蛮吧?哈哈哈哈,现在的男子汉标准是‘精神文明身材野蛮’,我绝对符合这个标准。”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刘司令,我比你更标准,看,我胳膊比你粗。”

“我毛比你多。”

“我伤疤比你多。”

刘永义被很多人比了下去。

“刘司令,咱里头没内裤。”一个士兵说道。

“没内裤?那就……那就这样吧,用刺刀把裤脚切下来。”

“好的,就这么办。”

“喂,不穿内裤可不是好习惯,容易伤到命根子,以后要买内裤穿,知道吗?”刘永义一边说一边把武装带、手枪、皮包佩在身上。

“知道了。”

大家纷纷脱衣服,很快,脱下的衣服堆了一大堆。

萧金指挥手下把地上的衣服捆成长条,再浇上汽油。

很快,一切准备就绪,官兵们在楠木堡的后面排好了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