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同仇敌忾 第八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严厉看了看陆云龙和郝仁:“根据我们铁血军自己的情报,眼下东北军把防线前推,北宁线上到达绕阳河一线,警戒线推到白旗堡,但不及新民,沟营线上清除凌印青、张学成伪军后推进到大洼,警戒线推到田庄台。前线以铁路分界,沟营线为第十九旅警戒,北宁线为第二十旅警戒,骑兵第三旅为前方机动兵团。除此之外,还有两列装甲列车部队在前线参加作战,一列为刘汉山中队,配属第十九旅巡逻沟营线。一列为沈瑞礼中队,配属第二十旅巡逻北宁线。第十二旅部队回防锦州。这样的布局很不好,这哪是要打仗的架势呀?”说着,严厉虚指了一下地图,“从这个布局上可以看出来,锦州的防守是一个面对沈阳的半同心圆,里强外弱。把东北军精锐第十二旅撤回锦州,,比较不那么精锐的第十九旅和第二十旅放在前方,而且他们一直尽量避免和日军接触,而处在东北军和鬼子之间的是我们这些非正规军的义勇军和黄将军的公安队,更多的东北军关内部队按兵不动。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东北军无心作战,他们只是摆了唬人的架势,要是鬼子真的动起手来,恐怕我们铁血军根本没办法机动作战,只能是到处堵窟窿,到时候兵力分散,我们形不成有力的进攻态势,只能眼睁睁看着部队被鬼子打垮。”说到这里,严厉一脸的不高兴。

眼镜儿仔细看了看地图:“的确如此。唉!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

海军听严谨这么一说,忽然想起严谨刚才那句话是出自刘伯承元帅所说,有心想笑却没有笑出来:“机动作战?这么说,就是我们为了配合这次战斗可以随便选择作战目标了?”

欧阳摸了一下嘴角:“昨天咱们答应白马赵了,这下有机会把人救出来了!”

陆云龙虽然不满意严厉看不起东北军的态度,但是自己心里却也有点别扭:“根据情报,鬼子就在这明天下午或是后天清晨开始发动进攻,司令,我们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木木司令眯着眼睛,好想是在盘算着什么,想了一会儿他把目光转向了严厉:“严副司令,你有什么打算?”

严厉犹豫了一下。其实严厉心里很清楚,自己穿越以前就是个海军陆战队的士官,单兵作战能力那是很强的,可是说起这排兵布阵带兵打仗的事情,尤其是陆军这方面的事情自己实在是差劲。

眼镜儿凑了过来:“司令,依我之见,这配合友军机动作战的事情还是让陆副司令去指挥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严副司令安排,如何?”

木木司令点了点头,站起身摆了个谱儿:“好,这次配合友军机动作战,陆副司令全权指挥,至于其他方面的事情就交给严副司令,兵力火力如何安排,陆副司令和严副司令协调处理。”

陆云龙闻听此言心里暗喜,可他偷眼瞟了一下眼镜儿海军几个人,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是什么地方不对劲自己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于是犹豫了一下。

木木司令以为陆云龙有心推辞,脸上有些不高兴:“怎么?陆副司令,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安排不合适呀?”

陆云龙先是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司令,我没有觉得什么不合适,我是在想兵力如何分配的事情。”陆云龙心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一个好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手。

眼镜儿和欧阳相视一笑,旁边的海军开了腔:“我看,除了侦察连、特训班,其他的营连陆副司令随便调遣,不过骑兵连必须保留为预备队。”

郝仁插嘴道:“我看二团也留下看家,一团的战斗力最强,再叫上炮兵连,估计怎么着也能抵挡一气,说不定咱们还能捞点儿便宜仗打。”

“便宜仗?怎么个便宜仗?”陆云龙并没有打过什么大仗,更没有郝仁这些绿林人的经验。

严厉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便宜仗就是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仗,比如说咱们可以埋伏起来打击敌人的辎重运输部队,或者抄敌人的后路,总之,用最小的伤亡换取我们最大的胜利。”严厉心想:看起来这个陆云龙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当年平型关不就是这么打的么。转念又一想,现在才是三一年,离这平型关大捷还有好几年呢。

眼镜儿笑道:“我看陆副司令这一仗还得靠咱们郝参谋长出谋划策。”嘴里这么说,眼睛却朝欧阳挤了挤,目光在郝仁身上一扫而过。

欧阳略一点头:“我说郝参谋长,连你都知道咱们二团的战斗力不强,我看这一仗说什么也得让二团历练历练,不见见血光训练可是不行。”

郝仁知道自己的外甥孙德奎孙德庆那两下子实在是上不了台面,说什么也不愿意把二团拉出去参战,于是赶紧分辨,眼镜儿和欧阳有心挤兑那个一直桀骜不驯的孙德奎,所以并不同意,三个人你来我往吵吵个不停。

木木司令让这三个人搅得心烦意乱:“我说三位,你么能不能小点声儿,不就是调动一团或者二团的问题吗?我看这样,这次咱们配合一路军机动作战,怎么说也是长自己威风灭鬼子锐气的时候,既然二团的战斗力不如一团,我看还是让一团出面比较好,二团就当那个什么个预备队。”

眼镜儿和欧阳有心再说点什么,可是一看木木司令的脸色也就不说什么了,倒是郝仁凑到了木木司令身边:“还是司令高见!”

“什么高见?我是怕二团打了败仗给咱们铁血军丢人!”木木司令说完,站起身气哼哼的走了。

木木司令这一走,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

午饭过后,陆云龙和郝仁带着狼牙的一团和曲涉的炮连出发了。

欧阳的侦察连天刚亮就派出了两拨人马,一拨人混入北镇打探消息侦察地形,另一拨人在海军的带领下秘密去往沈阳接人,严厉为了保证海军的安全,特意从特训班抽调了四名高手和海军一起行动。现在既然作战计划已经制定,严厉和欧阳亲率冷锋、薛山和陈二愣子等骨干力量进入北镇一带。

眼镜儿和刘萧两个人安排完自己手头的事情就凑到了一起。

说是凑,其实这一次是眼镜儿主动找到了刘萧。

眼镜儿和欧阳是辽宁工业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同在哈工大学的是机械制造类专业,可是眼镜儿并不像欧阳那么活泼,一来是自己那个豆芽菜般的身子骨不行,二来也是受到自己鼻梁上那副眼镜儿的影响,三来也是性格使然,所以严谨一有空闲的时间就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籍。书看得多,人的知识面就广,知道的东西就多,在《九一八》剧组的时候,严谨没少给剧务、服装和管枪械的严厉指出一些漏洞,这也是严谨能当上参谋长的一个原因。

可是严谨这个参谋长心里一直有个想法,他的这个想法和刘萧的想法很接近,甚至可以说在对某一些地方的看法上与刘萧不谋而合,但是严谨一直不敢说出来。

同样是穿越到一九三一年的东北,对从一九三一年到一九三七年的这段历史,严谨比严厉刘萧海军三个当兵的人更了解,比欧阳更清楚。

《中国抗联》那本书严谨没有看完,可是严谨知道,在日军强大兵力的进攻下,缺乏统一领导而又成分复杂的义勇军,坚持到一九三三年下半年即大部陷于瓦解,只有少部分继续坚持斗争,成为后来东北抗日联军的组成部分。

严谨很想为铁血军找到一块根据地,可是医巫闾山一带并不适合长期游击战,一来是因为医巫闾山作战空间比较小,二来那个在医巫闾山盘踞多年的二阎王阎玉现在还活着,随时都有可能配合鬼子扑过来,所以医巫闾山这块根据地并不理想。

刘萧和严谨两个人合计了一会儿,决定把第一条后路放在处于热河和辽宁两省交界的咯喇沁左旗。

负责热河防务的东北军老将汤玉麟为集中兵力稳固防御,早已经放弃了朝阳西南的建平县城以及凌源东面三十公里外的区域,两个师的主力基本全部退到凌源县城周边驻防,以期在凌源一线建立起热河的第一道防御屏障。凌源西南四十公里的咯喇沁左旗虽然是北连建平、西接凌源、东临朝阳、南依建昌的交通枢纽,但是常年战乱,道路桥粱多已损坏,许多原本可跑马车的道路也因年久失修而荒废已久,数年来南北客商都不再走道路崎岖、盗匪遍地的咯喇沁地区,宁愿走东面的南票和西面的凌源图个道路宽敞安全稳当,也不愿为了省却几十里路程穿越咯喇沁。再一个,咯喇沁属丘陵密集地区,素有“七山一水两分地”之称,延绵群山虽然不高大,多在四百米海拔上下,森林覆盖,灌木丛生,道路崎岖沟壑纵横,特别是到了冬季,交通困难不说,粮食奇缺,供给贫乏,原本除了蒙古旗人三百余人地方武装之外,东北军任何一部都不愿意进入此地驻扎。

“东北军不愿意驻扎,土匪也看不上,日本鬼子还注意不到,而且进可攻,退可守,真是一个打游击的好地方。”眼镜儿一边点头一边说。

刘萧先是笑了笑,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我说眼镜儿,你可真是个书呆子,这穷地方怎么养活咱们铁血军啊,你别忘了,现在咱们铁血军可是四千人马,光是每一天人吃马喂就是个没地儿的窟窿。”

眼镜儿托了托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刘老兄,可是这地方咱们铁血军用得上啊,你想想,汤玉麟的人马说是东北军,可是那战斗力比土匪强不了多少,我们完全可以从他手里抢一部分地盘过来,如果有可能,把整个热河抢过来也说不定,这样咱们就有了依托,就可以和鬼子较量一下。”

刘萧想了想:“你这一步我也想过,可是老严海军,还有欧阳那小子,他们几个的心思都没在这儿,你让我怎么办?”

眼镜儿犹豫了一下:“主力部队咱们动不了,可是抽调一两个连我想还是可以的,实在不行你就不会挑选一些精兵良将过去,当年八路怎么干的你不知道啊?”

刘萧哼了一声:“你这家伙说得轻巧,抽哪个连啊?人少了干不过那些土匪,人多了老严他们答应吗?人吃马喂,弹药补给,那可都是要花钱的,再说,按照你严大参谋长的思路,咱们还要在那儿建立什么兵工厂医院之类的,那可都是技术活,我上哪儿给你严大参谋长找人去?现在我在那边的那些情报点刚建起来,花销大着呢,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我拿什么变成钱出来?”

眼镜儿狠狠剜了刘萧一眼:“兽医,你可真是个钱串子脑袋,除了钱,你还有别的想法没有?”

“去去去!”刘萧一摆手,“亏你还是个大学生,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古代人都明白的道理,怎么到你这儿就是说不清了呢。”

眼镜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的也是。刚才我到沈括那儿转了转,顺便了解了一下咱们的后勤军需补给情况,还算勉强说得过去,我看你还是用老办法,把那些用不着的古董字画弄出去换钱花。对了,卧凤沟的孙铁匠和大市镇的杨铁匠今天给咱们又送来一批大刀,我探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的口风,这两个人愿意跟咱们铁血军走,我看你可以争取一下,先把他们送到那边去。二团的张显不是一直和孙德奎孙德庆哥俩不对付,你可以借这个机会把张显的那个连抽走。还有那个朱非,我看这个家伙八成是当过几年厨子,说不定你也用得上。”

刘萧乐了:“嘿!眼镜儿,你这个大学不白上啊,脑子就是好使唤。”说完这话,刘萧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说眼镜儿,你小子是不是把我也算计进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