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大培:本来就不应该把中国的银行股权卖给外国人!

滴血利剑 收藏 0 121

2008-07-23 11:32:15.0

5月27日,中国建设银行称收到了美国银行的通知,后者将根据其在3年前的协议中所获得的权利,于6月5日前向中央汇金公司购入60亿股的建设银行H股,交易价格为2.42元港币。而建设银行H股当日收盘的股价则达6.65元港币,折价率为63.6%。消息传出,舆论哗然,一时批评“贱卖建设银行的国有财产”成了一股热潮。


本人认为,对“贱卖建设银行的国有财产”所作的批评是完全正确的。我无保留地支持那些反对向美国银行贱卖建设银行国有股权的人,因为这种贱卖就是简单地向美国的金融机构赠送财产,使中国人民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不过我要强调,向美国银行贱卖建设银行股权的要害,不在于是否贱卖了中国的国有财产,而是在于向外国金融机构出卖中国的银行股权。本来就不应该把中国的银行股权卖给外国人,这是贱卖建设银行股权问题的要害。


将建设银行股权卖给外国金融机构,贱卖会直接造成中国人民财产的损失,损害中国人民利益,这是不用说的;但是在最近几年的经济形势下,就是建设银行股权对外国人没有贱卖,只要是卖给了外国人,就也会对中国人民的利益造成重大的损害。


最近4年以来,中国的外汇储备过多,对中国的中央银行造成了极大的过多增加货币供给的压力,把中国逼上了通货膨胀的道路,严重地威胁了中国的宏观经济稳定。而任何向外国人出售中国企业所有权的行为,都会进一步增加中国的外汇储备,加剧中国的宏观经济问题。因此之故,将建设银行的任何股权卖给外国人,都会对中国的宏观经济运行造成危害,而且售价越高,卖的越不“贱”,增加中国的外汇储备就越多,对中国宏观经济运行造成的危害就越大。


这样说绝不意味着应当贱卖建设银行的国有股权,而只是意味着,根本就不应当向外国人出售中国的银行的股权;在最近这几年中,只要向外国人出售了任何中国企业的所有权,就必定会对中国人民的利益造成严重的损害,无论这种出售是“贱卖”了还是没有“贱卖”,都是如此。


问题在于,美国银行购入建设银行9%的在外流通股并取得最高可以获得建设银行上限为19.9%股份的权利,依据的是其在2005年6月和8月分别与建设银行及其大股东汇金公司签订的协议。而在签订这些协议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暴增了将近3年,外汇储备过多及其威胁宏观经济稳定的后果已经显露。在那样的情况下强行向外国人出售建设银行股份,就肯定会损害中国宏观经济稳定、危害中国人民的利益。这个责任是绝对不可能推卸掉的。


有些人为这样向外国人出售中国的银行股权寻找理由,说是这样把银行股权卖给外国人之后中国的银行利润大大增加,这就证明将银行股权卖给外国人对中国有好处。其实,会作经济分析又懂得中国金融业的实际的人都知道,最近几年中国的银行坏账减少,利润大增,首先是因为中国在这几年中处于一个宏观经济繁荣期,企业利润普遍比较高,连国有企业的利润也都比较高;其次是因为十多年来中国银行业的治理整顿收到了成效,那些损害银行资产以肥私的一代经营者被赶下了领导岗位,经营腐败行为得到了有力的震慑;还因为国家采取了有力的措施向中国的银行注入资金,打消坏账,国家为此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这样所造成的银行利润和资产增加,本来与外国人入股中国的银行没有任何关系,却被某些人当成了让外国人入股中国的银行的理由。这样为外国人入股中国的银行辩护,如果不是因为经济分析的水平太低,那就一定是由于其它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导致这些人竟然这样混水摸鱼,贪天之功为外国老板之功,挖空心思地为外国的银行唱颂歌。


外资掌握中国的银行股份对中国人民利益所造成的损害是实实在在的,而且是实实在在的金钱利益上的损害。一直到20世际90年代中期,中国的银行历来是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银行界一直抱怨国家财政对银行挖得太狠,不仅要把银行的所有利润都变成国家财政收入,而且往往把不是利润的资金回收都当成利润收缴。显然,国家财政收缴银行利润越多,公众的税负就可以越轻。而外资占有了中国的银行股份之后,银行的利润必定会相应地流向外资的所有者——外国人,减少国家财政从中国的银行业所收缴的利润,反过来增加全中国人民的税负。


一些人说,建设银行和其它中国各大银行向外国人出售股权,是为了“引进战略投资者”,最终将中国各大银行变为上市公司,以便增强这些银行领导层盈取利润、资产保值增值的动力。但是,即便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也根本不需要引进外国的战略投资者,甚至不需要引进任何私营的战略投资者。我早在2002年就对中国人民银行当时的行长戴相龙指出,我们可以建立许多个象过去的新加坡淡马锡公司那样的国有财产经营机构——基金或控股公司,然后由它们来作中国各大银行的“战略投资者”,持有银行的所有国有股。如果怕这样的国有财产经营机构“一股独大”,还可以让多个国有财产经营机构分别持有一个银行的股份。只要允许我们全国人民对国有财产经营机构实行有力的监督,我们就能够逼迫国有财产经营机构发挥有效的大股东的作用,通过它们来使中国各大银行的领导层具有足够的盈取利润、资产保值增值的动力。


建设银行的发言人为向美国银行“出售”其股权辩护,使用了那些主张向外资赠送中国企业的人最喜欢援引的理由——说外资入股使中国的企业能够得到高精尖的“核心技术”。该发言人说,美国银行一成为建设银行的“战略投资者”,建设银行就得到了美国银行的许多“核心技术”,建设银行的利润因此而大幅度提高。2005年建设银行与美国银行签订投资协议时就规定,美国银行“在建行若干业务范畴向其提供战略性协助”;其后美国银行在风险管理、公司治理及管理等7个领域向建设银行提供了“战略性协助”,并向建行派驻了约50名人员;据称“双方在战略协助上完成了30多个项目”。


这种说法还真蒙住了许多不懂银行业务或没有头脑的人。就连最激烈地批评“贱卖建设银行国有财产”的人,也多半对此不提出反驳,好象贱卖建设银行股权后真能从美国银行传授“核心技术”上得到什么好处。而我则恰恰要在这个问题上揭露真相:贱卖建设银行股权所获得的美国银行的“战略协助”,绝不可能使中国人民从所谓的“传授核心技术”上得到任何好处;相反地,美国银行向建设银行传授的技术,无论其是否“核心”,都更可能是危害中国人民的“垃圾技术”、“坑人技术”。


退一万步说,美国银行即使真有什么保证盈利的万能法宝“核心技术”,中国的企业也休想靠出让多少股权得到它。这种保证盈利的万能法宝,中国的银行别说出让个10%、20%的股权,就是出让100%的股权、变成美国银行的全资子公司,也别想学到它。你只需问问美国可口可乐在世界各国的那些子公司,它们是否拿到了可口可乐饮料的核心配方,你就可以从否定的回答中得知,对这种作为盈利法宝的核心技术,美国的企业不可能传授给任何别的企业,包括自己在国外的下属企业。


至于那些并不能保证盈利的银行经营技术,包括所谓的“核心技术”,其实都很容易获取,而且获取它的代价通常都比出让自己的股权要小得多。世界各大银行为推销自己的业务,都要开办许许多多的讲座和培训班,它们在业务上的那点“核心技术”,聪明人参加几次培训就可以明白,甚至跟它们发生几次业务往来就可以想出来。实在不能通过这样的培训和往来学习其经营技术,我们还可以通过“挖人”来学习,通过高薪聘请有过在这些银行中工作的经历的人来学习真正对我们有益的经营技术,而根本不必付出股权上的代价,向这些外国银行出让股权。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各大银行最近几年的经营表现已经说明,美国的所有银行包括向建设银行入股的那个“美国银行”,都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保证盈利不亏损的“核心技术”。美国的银行顶多有一些能使本银行在短期内有较高利润的经营技术,但是这些技术不但不能保证其长期中不亏损,甚至可能导致其长期中亏损。证据就是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危机所暴露出来的美国各大银行经营上的严重问题。


据美国银行自己2008年1月发布的数据,其次按减记已高达52.8亿美元,并拖累2007年盈利急跌95%。诸如花旗银行等其它的一些美国大银行,有的更是在2007年出现了严重的亏损。老实说,若不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怕金融业崩溃而不顾通货膨胀危险强行连续降低利率,美国银行可能会在2007年陷入巨额亏损。美国的这些大银行包括美国银行要真有那种保证盈利的“核心技术”,它为什么不运用这些技术来防止自己的利润急跌甚至亏损?实际的事实再清楚不过地说明,美国的任何银行包括那个“美国银行”在内,都根本没有什么保证盈利不亏损的“核心技术”。它们要真有这样的“核心技术”,就不可能出现2007年这样悲惨的利润急跌和亏损了。


象花旗银行和美国银行这样的美国大银行,连自己都不能保证盈利,连自己的坏账都控制不住,它们的经营技术怎么可能保证中国的银行不出坏账、有很高盈利?指望从这种银行学到高盈利无坏账的“核心技术”,显然是犯傻;想靠低价送股权从这种银行学到高盈利无坏账的“核心技术”,那就更不仅是犯傻的问题了。


而最为重要的是,美国银行等美国的大银行的许多“经营技术”,是地地道道的“垃圾技术”甚至害人的“坑人技术”。这种“垃圾技术”、“坑人技术”,在最好的情况下是让使用该技术的银行赚钱而坑害社会,在更坏的情况下连使用这种技术的银行自己也坑害:它让使用这种技术的银行短期有很高的利润而长期形成亏损和坏账。最近20年来,美国的银行在“金融创新”的旗号下,研制出了许许多多这样的“垃圾技术”、“坑人技术”,它们往往被当成“创新”的“金融衍生产品”而到处肆虐。


典型地让银行赚钱而坑害社会的“坑人技术”,就是美国的银行以“资产证券化”名义将次级住宅抵押贷款“打包出售”给其它金融机构。美国的银行这样作,不仅加快了自己贷款资金的回收,在短期内增大业务量并增加利润,而且最主要的是将贷款转让出去,从而将债务人不还贷造成损失的风险转嫁给了购买其贷款资产的其他人,靠让别人承担坏账的风险而保证自己不出坏账的资产质量。


在长期中连银行自己都坑害的“垃圾技术”之一是,对那些按其房产的市价获得了一定金额抵押贷款的债务人,当其房产的市价上涨之后,就可以按其房产增加的价值再获得一笔贷款。我最初一听到这种贷款业务就十分反感,认为它会大大增加银行房产抵押贷款的坏账风险。道理很简单:房价能上涨就能下降;当房价下降而债务人拒绝偿还贷款时,基于房价上涨而发放的贷款就会成为收不回来的不良贷款。事实证明,这种根据上涨的房价增发的贷款,就是美国的银行为增加自己的短期利润而拓展的“新业务”和“新技术”,它在长期中造成的是银行的亏损和坏账。


这样两种“垃圾技术”兼“坑人技术”相结合,不仅使美国最终陷入了次级抵押贷款危机,而且使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坏账牵动了整个美国社会以致全世界,最后把美国的大银行也都卷入进来。


在长期中连银行自己都坑害的又一种“坑人技术”,就是美国的信用卡。美国大银行发行这种本质上是信用贷款的信用卡,本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赚取利润。甚至有报道说,美国的银行为了赚钱,还暗中鼓励持卡人不及时还款以收取高额的罚息。但是这样的坑人技术最后害的是银行自己:纯粹是信用贷款的信用卡极易形成高额的坏账,当前美国的某些大银行正在遭受信用卡坏账亏损之苦。


这样的“垃圾技术”、“坑人技术”让银行赚钱而坑害社会,甚至在长期中连银行自己也坑害,学到它并且使用它不仅对中国没有好处,甚至可能给中国造成巨大的金融灾难。我们不仅不应当去学着使用这些“坑人技术”,而且应当庆幸中国过去没有学会使用这些坑人的技术,否则中国的金融危机就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中国当前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怎样去学这些“垃圾技术”和“坑人技术”,而是要怎样才能不学这些技术,怎样才能真正禁止使用这样的技术!


我们现在才知道,原来最近几年建设银行在引进了美国银行这个“战略投资者”之后,一直在那么积极地学习美国银行业的那些坑人的垃圾“核心技术”。这倒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建设银行这几年在一些业务上那么反常:


我曾经听人说,建设银行在2007年还给贷款购买第二套及更多套住宅的人以特殊的优惠。这是一个典型的自己赚钱坑害社会的“业务技术”,因为那时城市住宅售价还在快速上涨,而房价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有大量的投机性买房。建设银行以优惠的贷款鼓励人们购买第二套以致更多套住宅,为投机买房哄抬房价提供资金和激励,不仅与中央抑制房价上涨的宏观调控意图相对立,帮助遭到全国人民痛恨的房地产商抬高房价,而且最终也会加大银行业坏账的风险。


更有甚者,建设银行这几年还积极鼓动在中国的银行业实行“资产证券化”。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这种“资产证券化”到底从何而来:原来这就是美国银行业制造出次级抵押贷款危机的那一套“业务”和“技术”。我完全相信,这肯定是当了建设银行股东的美国银行向建设银行传授的“核心技术”。


现在我们明白了,最近几年建设银行这么积极地开展和要求开展这样一些怪里怪气的业务,原来是因为它接受了美国银行的“战略协助”,得到了美国银行那些“核心技术”的真传!这样一些业务短期内可能会有助于增加银行的利润,但是它将祸患传播到整个社会,损害了国家的宏观经济稳定,最后甚至可能在长期中损害银行自己。难道我们将建设银行的股权贱卖给美国银行,让中国人民损失了那么多亿的财产,就是为了让美国银行向建设银行、向中国的银行业传授这种坑害中国人民甚至坑害中国银行业的“核心技术”吗?


我认为有必要奉劝建设银行高层:别再那么迷信美国银行向你们传授的“核心技术”了。小心照那一套作把你们送进亏损和坏账的泥潭!你们为向美国银行奉送股权所作的任何辩护,这种辩护所使用的任何理由,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我再重申一句:本来就不应该把中国的银行股权卖给外国人。



左大培(2008年6月26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