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摘:22岁小伙8年坎坷追寻杀父仇人 凶手新疆终落网

杰克600 收藏 3 872
导读:尽管离那个悲痛的日子已过去19年,但王奎每天都被这样的念头牢牢牵引——寻找杀父仇人。   家在安徽的王奎幼年时父亲被人杀害,家庭瞬间坍塌。为寻杀父仇人,王奎从14岁时便踏上追凶路,单枪匹马从少年追到青年,直到潜逃至新疆石河子多年的凶手落网。   曾经,王奎幻想自己是武侠片里的侠客,寻见仇家,手起刀落,但眼看着仇家被他锁定,他却选择了克制。而那个被他做了无数次的复仇梦终于实现时,他却陷入了纠结。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在新疆昌吉市见到了王奎。这个身形消瘦、皮肤较黑的年轻人穿着

尽管离那个悲痛的日子已过去19年,但王奎每天都被这样的念头牢牢牵引——寻找杀父仇人。


家在安徽的王奎幼年时父亲被人杀害,家庭瞬间坍塌。为寻杀父仇人,王奎从14岁时便踏上追凶路,单枪匹马从少年追到青年,直到潜逃至新疆石河子多年的凶手落网。


曾经,王奎幻想自己是武侠片里的侠客,寻见仇家,手起刀落,但眼看着仇家被他锁定,他却选择了克制。而那个被他做了无数次的复仇梦终于实现时,他却陷入了纠结。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在新疆昌吉市见到了王奎。这个身形消瘦、皮肤较黑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崭新的休闲装,即将在新疆阜康市接手新工作。“我突然觉得特别困惑,我报了仇,也就从此成了别人的仇家,冤冤相报,会不会陷入循环的劫?”22岁的王奎说。


“我伯父说,出来谋生,要穿得像样些……”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王奎腼腆地说。伯父王勇拍着他的肩膀告诉记者:“仇家寻到了,这孩子终于可以找对象了。”


原来,王奎曾对自己放出狠话:找不到杀父仇人,绝不谈对象。


王奎从记事起,爷爷王殿友就不断对他和哥哥说,他们的父亲王友宣是被人杀害的。


1992年农历七月廿五日晚,安徽省太和县赵庙镇高岭村王殿友家,身有残疾的村民王友民吃完晚饭出来纳凉聊天。此时,村民孔某带着他的两个儿子也来了,随后和有过节的王友民发生争执,闻讯赶来的王友宣试图劝架,被孔某的大儿子用事先准备好的钢锭刺倒。时年28岁的王友宣当场死亡,王友民和一名亲友被刺伤。两年后,当时逃走的孔某和他的小儿子被抓,但孔某的大儿子杳无音讯。


在农村,谁家兄弟多,谁说话就硬气,正值壮年的王友宣原本是家中的顶梁柱,他的意外去世让这个家也瞬间坍塌。由于凶手在逃,王家人没有得到分文赔偿。王友宣被家人葬在自家田里,没有立碑。家人商定,什么时候抓到凶手,再把坟迁到祖坟去。


王友宣过世后,妻子忙于照顾病倒的婆婆和两个年幼的儿子,曾经当过村干部的王殿友则忙于奔波在当地的公检法部门为儿子讨说法,土地基本撂荒。


在高岭村人看来,杀父之仇是要报的,何况王家还有两个儿子。


“经常有人嘲笑我没有爸爸。”王奎叹气说,他从上小学的时候起就抬不起头。他永远无法忘记,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逼问他:为何填表格时,父亲那一栏总是空着?


2003年,刚上初一的王奎因家境困难被迫辍学。从那时起,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杀父凶手,“如果不是他,我们家就不会沦落成这样”。


辍学后,14岁的王奎跟着母亲和哥哥到浙江省杭州市谋生,他们和老乡们挤在破旧的出租屋里,搬运、包装、拾荒,只要是能换成“票子”的活儿,他都干。赚来的钱,他从不乱花,全都用来打长途电话。“除了打给爷爷,就是打给在各地打工的亲戚,向他们打探杀父凶手的行踪。”王奎说,当年打10分钟长途就要花二三十元钱,这是他给橘子包膜干十几个小时的工钱。


打工时,王奎从废品站捡到了几本武侠小说,顿时被书中的情节吸引住了,尤其是那种复仇的情节。王奎把自己想象成《雪山飞狐》中的胡斐,为了替父亲胡一刀报仇,可谓踏破铁鞋,王奎甚至连做梦都幻想这样的情节:他骑着马在密林中穿梭,与仇人对视的刹那间,手起刀落……


2004年,王奎来到广东省惠州市,借用了同乡的身份证,来到当地一家包吃包住的饰品厂,成了一名流水线上的工人,工资除了大部分寄给爷爷看病外,剩下的钱基本花在打电话找老乡寻找线索以及购买法律、侦探类书籍,王奎的寻仇步伐逐渐“专业化”。


2009年,王奎找到了一条确切的线索:凶手孔某可能在新疆石河子。他立即买了火车票,从广东赶到新疆。“我一开始以为石河子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到了之后才知道石河子的团场太多了。”盲目寻找了10天后,眼看着身上带的1000元钱不够用了,他只好离开了新疆。


然而,贫穷以及爷爷奶奶相继病倒的现实,让他不得不先放下寻凶的脚步,他必须先赚钱给老人治病。


时间和血汗改变了一些东西,但并不足以改变一切,比如王奎心底“寻仇”的决心。


去年10月,爷爷王殿友病危,弥留之际,老泪纵横地叮嘱王奎:“我这辈子最过不去的事就是你爸,不能让那个人在外面逍遥。”王奎写下誓言: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寻找杀父仇人的路上。


今年4月初,王奎办理了辞职手续,因为这次他得到的线索缩小了范围,凶手孔某就在新疆石河子市附近的一个团场。


王奎到新疆后,换了手机号码,怕走漏风声,便独自悄悄打听孔某的下落。6月底,他终于得到了孔某的手机号码和具体居住地址。


“那天,当我知道杀父仇人在哪里的时候,说真的,我想冲过去抓住他!”王奎说,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他忍住冲动,立即向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北一路派出所讲述了情况。


7月初,王奎匆匆回到家乡,向安徽警方报了案,警方很重视,开始对孔某进行网上追逃。7月20日,王奎又回到石河子,正式向石河子警方报案。


8月1日,孔某在石河子落网,警方通知王奎去辨认。王奎的伯父王勇说,当时,王奎的手都在抖,“我担心他控制不住情绪,再说,他爸去世的时候,他太小,不一定能辨认出来,想来想去,我按住他,没让他去”。


“我妈和亲友通过两地警方的视频连线,确认那个人就是凶手,那一刻,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王奎说,自从和母亲去杭州谋生的时候起,他就没有流过泪。


石河子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北一路派出所民警说,抓到孔某后,他们进行了初步审理,孔某供述的杀人事实与王奎所讲述的一致。记者从太和县公安局获悉,孔某已被押回该县。


选择报警是因为相信法律


■对话


记者:在为人处事方面,你的家人对你有什么影响?


王奎:我爷爷对我影响最深,他当过村长,有文化,逢年过年什么的,人家都找我爷爷写对联。从小,爷爷就教育我们要知礼仪、懂尊重,还灌输我们一些儒家伦理:仁义礼智信。我把“义”看得最重,大孝大勇就是“义”,如果不把杀父仇人找到,就是对家族最大的不孝。


记者:这么多年过去了,仇恨有没有改变?


王奎:心态上肯定还是有变化的,“仇恨”已经不如当初那么直接了,我曾经幻想亲手把他杀了,但现在的想法是,要相信法律,更重要的是,人抓到了,凶手终于没有逍遥法外,这一点最值得欣慰。


记者:寻仇中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王奎:坚持和忍耐,最重要的是保持最大的克制,我相信法律、相信公安。其实,我不是在“寻仇”,只是在配合公安,帮他们寻找线索。之后,我还给石河子的民警们送了锦旗,发自肺腑地感谢。找人过程中,我绝望过,但从没有放弃,那样对不起父亲,对自己的感情也交代不过去。


记者:现在是不是感觉轻松了很多?


王奎:咋说呢,也就片刻吧,其实我最近挺纠结的,孔某的大儿子比我大一岁,他给我打过电话,内容我不想说,他现在的状态和我的某个阶段很像。冤冤相报,会不会陷入循环的劫?(王奎的表情里透着与同龄人不相符的成熟,向记者反问。)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