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轻功绝技 轻功绝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我认识汤闪是个偶然机会。那时蒿城东湖还是一片好大的水系,岸边长满金丝柳。靠水边的地方,长满芦苇,小叶漳和水稗草什么的。湖水清澈蔚蓝。我家住在东湖东侧毛子房往东的一户农家西屋。房东过去是个专从关外往关里给人捣动骨尸的商人,据说这是个很赚钱的买卖。旧社会有很多闯关东的人,山东的,河南、河北的多去了。也有很多人客死他乡,没办法还得把这些死人从关外捣动到关里老家,按中国人的丧葬习俗,叶落归根。于是“走尸”的行当火了起来。走尸的人可不简单,一般的都能说能打,会几下子拳脚,不然还敢走尸!走尸是犯忌的事情,走村过店穿市井绕商家,都是和一些地头蛇打交道,特别是遇有红事儿停车不说,还要拿出礼分子给人家。有的人家甚至提出走尸人给办事的跪拜!啰嗦事多了。遇见办丧事的的也得说好话,让人家灵车先过去。怕冲撞人家。走尸人的灵车上插一条白幡,如果是正常死亡的尸身或骨尸插一根红幡。简单吗,这里有许多的说道。


一到夏天晚上,很多农村的邻居都来房东家院里闲聊。房东家三间大房子,我住西屋,房东老人家住东屋,房东老人家叫什么我不知道,当面我叫他伯父,背地里我称呼他戴高乐。戴高乐高高的个头,鹰钩鼻子,像欧洲人那样眼睛深深镶在眼眶里。长年戴着一顶黑泥子礼帽,很款式,很时尚。老太太也是大个头,胖胖的紫红圆脸,一身富贵象。两位老人还有个孙子,没考大学,准备下乡,在这照顾老人。孙子叫全果,全果在哈尔滨学过武术。想和爷爷再学两手。其实戴高乐的武功不怎么地,说的天花烂醉,一比划,就露馅。俗话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从不向外人夸悦自己懂武术,我的父亲年轻时是一位著名的镖师,老来后遁迹江湖!他的晚年时传给我些皮毛。进工厂后社会上不太平,为了防身又捡了起来。后来结识九间房生产队更夫张师傅,又和他学了些“三皇炮”和“螳螂拳”。再后来又和丁师傅学了“梢子枪”和“天启棍”。丁师傅是少林派传人,年轻时曾经打坏过人,流落东北。丁师傅的师傅据说会壁虎爬墙的功夫。半夜时我借值班的机会专门找他学鸳鸯脚,因为我自小跟父亲学习过基本功,学习的扎实些,丁师父很喜欢教我。和父亲学的是“弹腿”、“飞镖”。尽管如此,也是三脚猫的功夫。也不好卖弄。我毕竟是文人,怎么好随便武拳弄棒。后来我总结过,之所以学不透,我身上文气太重,不可能在武术方面有太深的造诣。所以渐渐也就失去了兴趣。


里院住着个徐小福和辛二,也都是生产队的农民,两人是戴高乐家常客。徐小福说话水分大,从北京说话到南京听。长得五大三粗,大嗓门,自称大红拳传人。人们都高看他一眼。辛二小眼睛,小胳膊小腿,细高个,风一吹都快散架子了。说话满嘴跑车,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听说全果要学拳脚,辛二说:“学拳脚还用出院,这不都是侠客、剑客的!学洪拳小福是大红门传人!学跑江湖你爷爷会走尸!学轻功找汤闪去,那小子飞檐走壁!”我那时不认识汤闪。其实汤闪是戴高乐和徐小福的好朋友。徐小福那年四十岁,戴高乐块七十了。他们同属于一个生产队。一次,戴高乐打的羊草被几个年轻人拉走!戴高乐在路上手持大扇刀拦住去路!喝令:“爷们,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把草车赶到我家去!”一青年那管这些,问:“哪是你的草,你把它叫答应了!”老戴高乐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手握大扇刀两眼凶光毕露!大有旧社会走尸时的派头!那青年动作也还利落,飞步向前,伸手接过刀把,只一带,老戴高乐早来个狗吃屎,跌倒在地!毕竟七十岁的人了,力不从心。也就在此时,徐小福说话间早到跟前,像拿鸡般一手抓住青年的衣领,从地上把青年提起悬空着,扬言要摔死他!那几个青年吓得跪倒地下求饶过一命。徐小福的身手让老戴高乐五体投地。


那以后老戴高乐和徐小福成了忘年之交。一次闲聊时,老戴高乐说:“他这辈子感谢两个人!”辛二问:“那两个人?”老戴高乐说:“一个刘少奇,一个徐小福!”辛二问:“怎么讲?”老戴高乐说:“刘少奇让搞自留地,兴我养毛驴车!徐小福帮我出过一口恶气!他和我要什么我都不心痛!”徐小福笑说:“我不管你要什么,我求你办一件事你能答应!”老戴高乐问:“只管说!”徐小福说:“我想认识汤闪,你给搭个桥儿!这就行了!”戴高乐笑了:“我当什么大事呢!我告诉他一声,他得借一条退往这跑!”


辛二问:“什么关系,这么厉害!”老戴高乐傲慢地笑着。有人插话说:“那是这老头的干儿子!”戴高乐笑说:“那可不,我干儿子的干哥们,那不也是我干儿子吗!”人们一想也是,干儿子的哥们也是他的干儿子。全果说:“我也想认识认识汤闪!都说他会轻功,是真是假?我不相信世上真有轻功!”


话说到这过去了。我想刺探实情,便把这事一直放在心里。老戴高乐年轻时有钱,妻子在关里。铁路有个扳道叉的胡瘸子,不小心遭遇了车祸。扔下母子俩,生活艰辛。他们处过邻居,胡瘸子妻子很有姿色。戴高乐便包养了胡瘸子妻子,后来戴高乐的妻子从关内找来。两家又处得很好,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胡瘸子的儿子长大后也知道他母亲和老戴高乐的关系。两家走动的依然很好。没想到,戴高乐真把胡瘸子的儿子和汤闪找来了。在戴高乐家吃的晚饭,饭后又到院里乘凉。天南地北地胡侃。徐小福和汤闪很投缘,谈起武术津津乐道。大家说徐小福会洪拳,徐小福指着汤闪说:“高手在这呢!”汤闪长得不高不矮,瘦瘦的,和辛二的瘦弱倒有一比。但是汤闪细腰乍背,一看就是练功的人。眼睛常微微闭着,但是睁眼时两眼如电,放射出慑人的光泽。不爱言语,喜欢瞅着遥远的地方。给人以心事重重的感觉。戴高乐笑说:“说你会轻功,是真是假!”汤闪笑说:“别听他们瞎说!问我哥!”胡瘸子的儿子笑说:“会你就给他们亮几招!爸不问你了吗!再说了,也没外人。”汤闪喝了几盅酒,心血来潮,真就比划起来。他穿的是那种千层底的布鞋!人们把圈子拉大,汤闪说“献丑了!”说这话先来个小开门,马步、摆莲、鸳鸯脚什么的。然后只见他一飞身窜上七尺多高的仓房子,几步从仓房子窜上正房,人没了!不知去向。这一连串的动作令在场的人瞠目结舌。辛二说:“这小子说不定不回来了!”胡瘸子的儿子和老戴高乐都说那回来干什么!戴高乐问徐小福:“怎么样,你的要求吧!”徐小福惊得瞪着大大的眼睛。辛二说:“光听说燕子李三飞檐走壁,这回真见识了!”那天晚上人们闲侃了很久才散。


那时候我家还没有合尺,有那种老式的量土地用的尺,我和全果丈量一下,从地下窜上房是七尺多,从仓房子窜到上房一丈三尺多。我们真开了眼了。那时我也在练轻功,我主要按书上或资料上的方法练。效果不好。在离城不远的荒僻小山上,把腿上绑上沙袋子,里边的沙子全是用做猎枪药的铅粒,三年以后,腿脚很轻便。但是走起来头重脚轻往前抢。后来知道方法不对,带沙袋子必须是腿、胳臂、腰都平均加带。为了和汤闪深厚交往,几次和他学习武术方面上知识。发现他很不好接近。再后来他知道我是搞电的技术人员,他开始主动接触我,交上朋友。原来他有亲属盖房子,拉不起电线,那时买不到电线,更请不起电工。我答应他帮忙。终于有机会帮他搞了三百米照明线,和两根电柱。还有许多灯具。当时没有钱不说,电气原料奇缺。汤闪把我当成知己朋友,再不像以前那样防着我们。他知道我玩儿天启棍时,也很钦佩我。天启棍据说是三国时蜀将马超留下的棍法,杀法凌厉,变化多端。我师父九间房更夫当年一根棍抵挡五、七个人,不在话下。在老戴高乐的院子里,众目睽睽之下,月影婆娑,凉风习习。我把一根棍耍的神出鬼没。我的齐眉棍是江湖上一位卖艺的师父赠给的,镔铁打造;两头镶有铜箍,棍里空心中有个铁珠,棍一摆动,铁珠哗铃铃直响。当我收住齐眉棍,一片喝彩声。汤闪站起来接过齐眉棍,嘴说:“不错不错,真看不出藏龙卧虎啊!”于是讲了些棍法的“砸、扫、刺、拨”的招法。徐小福和辛二都说,再看看他的真功夫。好半天,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汤闪决定再演示一下伸手。


汤闪讲了轻功的要点。他说一个是天才,要有身轻如燕的身法,这是先天给的,学不了。一个是后天学习的,只要艰苦磨练就会有功夫。后天磨练手、眼、身、法、步。手要快,要有劲。眼要看准腾、挪的距离,落脚点。身如猿猴轻灵,动若苍鹭敏捷。脚下要稳如泰山,坚如磐石的功夫。最后一点就是空中选择角度和滑翔技术。在邻居们的要求下,汤闪领我们到戴高乐院外,那里是一所废弃的牛圈。院墙七高八低,豁牙露齿;房子也残垣断壁。皓月当天,晴空万里,雅致的汤闪向我们抱一抱拳。飞身一个箭步窜上眼前一人高的矮墙,接着高墙矮墙,飞一样过去。到高高的破房子那时,眼见着飞身双手半空中抓住旗杆一样的木杆,头冲下来个燕子戏水,然后又纵身一跃不见了。不到片刻工夫,正在人们惊诧之时,他从人群后边纵身跳出,稳稳立在人们面前。轻如飘叶,稳如落鸟。邻里们爆发出一阵掌声。在朋友汤闪面前我们都自愧不如。


还有一次,人们都在东湖沿纳凉。商木匠摆个小方桌,弄点小菜,炒鸡蛋、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几个头面人物,如徐小福、辛二之流都坐在桌旁一边喝酒,一边闲聊。自然戴高乐在场。社会上到处是流氓、偷盗风蛹四起,人们又谈起武术防身的好处。也巧,那天汤闪来家找我,想搞些电器材料帮助朋友。我说看看吧,如果可能,我不会袖手旁观的。他高兴的说:“会武的都讲义气,都两肋插刀!”我笑了,说:“我算什么会武的!三脚猫功夫!你那才是真功夫你呢!”他说:“你年岁大了,不适合再蹿房越脊了!学点地上的功夫,保家护院,防身自卫,足矣!”我说:“我只是爱好,根本不想深造了!也深造不了啦!”


我送他出胡同口,纳凉的人们一看是汤闪和我,不约而同地站起让坐。盛情之下,我们还是坐下来。汤闪见老戴高乐也在,便亲亲叫声:“爸爸!”老戴高乐美的假牙快掉下来了。闲侃一会儿后,商木匠说:“都说你会飞檐走壁,你在我这通过了,那才是飞檐走壁!否则,鸟吧!”汤闪并不想演示轻功技法。他一直看我,也看老戴高乐。这些邻居渴望看到轻功的心情,使我的心动了起来。我也没办法推脱邻里。:“你看吧,简单点的!”


汤闪活动一下身子骨,他用眼瞄一下湖边的电灯柱,灯柱半腰都有粗细变径的地方,高度也在六、七尺上下,两根电柱中间的柳树头都割去了光秃秃地露出树的主干,树与树之间也在七、八尺开外。只见汤闪飞身窜到电柱中间上脚蹬变径的地方,轻轻一跳,落在柳树枝头,又狸猫般一弓腰又跳到另一根树上,一连七、八棵树都飞过去了,在另一根电柱半腰滑了下来,然后扬长而去。真奇了!那次以后,传说不翼而飞,铁路有个会飞檐走壁的高人。整个街头巷尾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后来,我搬家了,和汤闪失去联系。据朋友说在山里械斗时,遭人用猎枪暗算。我听了这消息后很悲伤,可惜了一个人才。




2011年9月9日白马牧野于黄叶书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