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城记 第四部 《猛龙过江》 第一五八章 节外生枝

龙天霸 收藏 0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size][/URL] 第一五八章 节外生枝 看着面前的不到2000个袍哥,想到这一仗竟然损失上千的袍哥子弟兵,我心里顿时觉得有点凄然。军师替我打开包,拿出我们袍哥人家的军旗,和陆百川一左一右站了开来,将袍哥军旗展开。那替天行道的刑天图腾和那斗大的“义”字就展现在我们面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


第一五八章 节外生枝




看着面前的不到2000个袍哥,想到这一仗竟然损失上千的袍哥子弟兵,我心里顿时觉得有点凄然。军师替我打开包,拿出我们袍哥人家的军旗,和陆百川一左一右站了开来,将袍哥军旗展开。那替天行道的刑天图腾和那斗大的“义”字就展现在我们面前。

我说:“爷爷,这是三奶奶亲手绣的,是按照你们当年的样式一模一样重新绣出来的。”

爷爷抚摩了一下军旗,回头对大家说:“弟兄们,大家都看见了,这就是我们袍哥人家的军旗,就是来接我们回四川的。格老子的,我林三炮敢在这里给大家放一句话,那就是,我们袍哥人家的旗帜永远不会倒。”

爷爷正要带领部队走进军旗,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梅花天阵那边传来无数的叫喊声:“林三炮,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回来了,要走大家一起走。”

我定神一看,顿时眼泪就出来了。那不正是在白果林老鹰岩和一线天牺牲的袍哥们么?大战已胜,“天字一号”又让他们重新成为了阴兵,回归部队,一个都不会少。大家都是又惊又喜,军师和陆百川与我一样,都是激动得热泪盈眶,泪流满面。

只听得爷爷一声长笑,说:“大家都看到了,不但我们袍哥人家的旗帜永远不会倒,就是我们袍哥子弟兵那也是永远不死。走,大家跟到我走,回四川,到峨眉山享清福去也!”

爷爷纵身一跳,就跳入军旗不见了,只留下那一声长笑还在山间和林间里久久回荡。我忍住眼泪,看着袍哥们唱着《两杆枪》军歌,一个个排着队跳入军旗之中。最后,偌大的空地上就只剩下我,军师和陆百川了,还呆在那里泪流满面。


老兵不死!他们只是成为了传说。

阴兵更不会死。他们本来就是传说!


我们站了一会,最后我轻轻地卷起军旗,朝军师和陆百川点了点头,然后我们就开始慢慢向山下走去。我们走得很慢,军师和陆百川还不时地回头张望,好象还在寻找他们当年的兄弟。我们很开心,因为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我们也很伤感,因为爷爷和袍哥子弟兵我们恐怕再也无缘相见。

没有想到,我们刚出一线天,就遇到了我幺舅和杨大他们带着部队上来。原来也是在今天上午,大舅看到洼地里骷髅们已经被折磨得疲惫不堪,看准时机,让幺舅和杨大带着特种部队和主力团发动了反击,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最后全歼洼地里的骷髅。然后他们又开始攻上山,从白果林到一线天,一边搜索残敌,一边赶过来支援我们。

支援我们?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笑了一笑。

幺舅看到我们在笑,有些目瞪口呆,问:“良蛮子,哪些骷髅呢?”

我笑了笑,说:“骷髅都被我们三个给解决了。幺舅,你可以给大舅汇报,说骷髅已经被全部消灭,他们可以上山了。到时候我让军师留下来协助你们。对了,幺舅,杨大,你们看到燕子没有?还有黄玲和人杰,她们在老鹰咀上下来没有?哦,还有我爸妈呢?”

幺舅神色顿时有点异样,半天才说:“燕子她们已经下来了,就在老鹰岩那里。你爸妈,你爸妈,也在那里。你快过去看看吧。”

我一见幺舅和杨大那尴尬的表情,顿时就大叫不妙,把包朝军师和陆百川一扔,提着菊之刀就往老鹰岩狂奔。


但,我还是来晚了。

黄玲躺在地上,鲜血已经浸透了衣服,胸口上还插着一把短刀。燕子跪在她的旁边,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白面则在那里对着一具已经是血肉模糊的忍者尸体继续疯狂发泄,他拿的是一块鹅卵石,正在一边哭着一边砸那个忍者的脑袋。那个忍者的脑袋都已经被他给砸掉了半边,身上更是被子弹打得到处都是窟窿。

我父母就站在黄玲的旁边,面沉如水,不知在那里想些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了,冲了上去,抱起黄玲,不停地喊她。可她,已经永远都听不见了。黄玲,黄玲,你快醒醒,我们已经胜利了,你不是说到时候还要抱着我哭个够么?你怎么就不哭了呢?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直到燕子叫醒我。燕子告诉我,原来她们坚守在老鹰咀上,骷髅和忍者根本无法爬上去,所以她和白面就在上面开枪阻击忍者。我知道白面的枪法很差,当年刚进大学军训的时候,十发子弹他竟然就只打了四十来分,竟然让十多个忍者都跑了过去。燕子还对他大发脾气,骂他给我们川大丢脸。黄玲负责叫醒我爷爷,她在那里哭喊了整整一个下午,最后喊得连嗓子都哑了。除了中途时候我爷爷翻了个身外,再无动静。黄玲很是担心我,后来就忍不住大发脾气,对了我爷爷就是又踢又打,但也还是没有唤醒我爷爷。不知怎的,她突然就想起军师给她说过,我爷爷当年是刘湘的结拜兄弟,一辈子最佩服的就是刘湘,当然也肯定最听刘湘的话。于是她就对我爷爷一边踢一边骂:“林三炮,你再不起来,你孙子林良就洗白了。日本鬼子都攻上去了,你大哥刘湘马上就要过来拿你是问。你还不快点起来?”

想不到这一招还真管用,我爷爷一听他大哥刘湘来了,竟然立刻就翻身起来。听说日本人已经上了山,我和军师陆百川还在一线天阻击敌人,他就立刻翻身下了老鹰咀,冲向一线天来救我们。

大舅他们消灭了洼地的骷髅,我父母还是很担心我,就和幺舅杨大他们带了部队往山上赶,在白果林里遇到一些漏网未死的骷髅和忍者,都被他们给解决了。等他们赶到老鹰岩的时候,才发现燕子她们在上面。幺舅当场就吓得脸色发白,赶快叫她们下来,然后下山回到军营去。

黄玲看到我父母,很是激动,就哭喊着让我父母赶快上去支援我们,说我们只有三个人,肯定挡不住骷髅。她说到激动处,竟然就哭了起来。我母亲疑心大起,就盘问燕子,最后燕子没有办法,就把黄玲和我已经好上了的事给说了,当场就把我父母气得不行。我母亲还在那里大叫:“这个小杂种,自己的老婆走了还不到一个月,他竟然又去找了个女人,简直是,简直是禽兽不如,简直是在丢我们家的脸。”

黄玲见我父母如此生气,很是尴尬,不敢和我父母呆在一起,就偷偷地准备独自下山。哪知道刚下了老鹰岩,士兵在清理现场处理骷髅和忍者尸体,暂时没有办法通过。她就站在一边看,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忍者竟然还没有死,还在那里轻声呻吟。她就上去揭开了忍者面罩,发现竟然是一个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的忍者。黄玲就跟如月一样,根本就是一个天生善良不知利害的小女生。她就上去替那个忍者包扎伤口,没有想到,这个忍者趁她不备,竟然摸出一把短刀刺进了黄玲的胸膛。

燕子和白面听到黄玲的尖叫,赶快冲下老鹰岩,提起突击步枪就把忍者打得到处都是窟窿。白面还不解恨,找到一块鹅卵石就开始砸忍者的脑袋。


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情感。这是白痴,还是幼稚?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如月因为善良,死了;现在黄玲也因为善良,死了。想不到我林某人,堂堂厚黑弟子,竟然遇到的都是这样用自己的命来证明农夫与蛇故事的女人。老天,我日!

这个时候,白面来到我的身边,一边抽泣一边说:“老良,对不起,是我,是我不好。我当时没有一枪打死这个忍者,让他害死了黄玲。我,我对不起你。”

我真的是哭笑不得,只好摇了摇头,一把拔出插在黄玲胸口上的那把短刀,正要扔掉,却突然发现短刀上竟然刻得有字,心头一动,赶快抹去血迹仔细看了起来。这一看,我顿时冷汗直冒,全身冰凉。

那短刀上刻着一个“袍”字。那可是真正资格的汉字啊,绝对不是日本人用的那种字。刀很短,状如柳叶,长约五寸,质量非常好,锋利无比。

这,这是我们袍哥人家用的刀!这个忍者怎么可能有我们袍哥人家的刀?我突然间觉得头很大,完全就懵在那里。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母亲竟然冲上来对了我啪啪就是两耳光,她一边打还一边骂:“你个畜生,简直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如月走了还不到一个月,你竟然又开始乱搞。你还有点人性没有?还有点良心没有?你自己摸到胸口问一下,你这样做对得起如月么?”

我头很乱。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想起了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在川大图书馆那里,父母对我的那顿拳打脚踢。我站起身,收好短刀,伸出手去将黄玲扛在肩上,头也不回,冷冷地说:“如果不是你奚落她,她怎么可能会一个人下山,又怎么可能会遇上这个忍者?又怎么可能会死?你说的不错,我是很爱如月。但,黄玲,她也是我的女人,我也爱她。”

父母没有想到我竟然迁怒于他们,一时间怔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我把黄玲扛在肩上,提着菊之刀,如行尸走肉一般,往山下而去。黄玲出了意外,我怎么给军师交代?怎么给她父母交代?她明年才大学毕业啊!


洼地里已经是一片忙碌景象,士兵们正在忙着准备着陆场。旁边一队队的士兵正盘膝坐在那里,在军官的带领下,大声地背着保密手册。我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士兵还是军官,他们必须保守秘密,甚至忘掉这一切。

王强正带了人走过来走过去,到处检查准备工作。他看见我扛着黄玲过来,也是大吃了一惊,赶快安排了一块干净的地面,让我坐下。我看着面前的黄玲,眼泪又开始忍不住流了下来。

王强不敢问我,只是叫人准备了水和罐头送过来。过了一会,大舅接到王强的报告也带了人赶了过来,还隔了很远,就在那里一边跑一边大声地问我:“良蛮子,出什么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大舅,想起他突然撤走部队,让我不得不独自作战,我心头就有了一丝怨恨。如果部队不撤,两家联手进攻,黄玲也许就不会死。

我瞪着他,两眼冒火,也不言语,就是冷笑。大舅肯定也明白,就在那里尴尬起来,半天才说:“我,我,我没有想到。。。。。。。”

他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王强又是一阵惊呼,大叫了起来,然后我就听见了母亲的哭声,在那里不停地叫着我父亲的名字。大舅赶紧丢开我,迎了上去。我心中一惊,回头一看,只见几个战士用担架抬了我父亲正一路飞奔而来,母亲则跟着担架一边跑一边哭个不停。


他奶奶的,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母亲还在生父亲的事,一刀把我父亲给伤了?我赶紧站了起来,想要问个究竟。但担架已经在大舅和王强的安排下,直接就奔战地救护中心去了。我却被几个战士给拦住了,他们说:“你现在去也没有什么用?我们那里有很好的医生,你就放心吧。”

我呆在那里,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燕子和白面,还有军师和陆百川也赶了过来。军师一上来,就抱着黄玲的尸体哭了起来。白面则在旁边不停地安慰他。我赶快把燕子拉到一边,问我父亲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我扛着黄玲的尸体下山不久,父亲和母亲就在那里吵了起来。父亲埋怨母亲不该打我,说我正在伤心,怎么也不该这个时候去刺激我。可母亲却说这是什么大是大非问题。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个忍者,抱着那具被白面用鹅卵石砸得稀巴烂的忍者尸体就在那里大哭了起来,然后就站了起来,开始大打出手,武功竟然是离奇地高。几个战士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她给杀了。母亲也是反应不及,眼看就要命丧忍者刀下的时候,父亲用自己的身体帮母亲挡了一刀,并带伤和忍者搏斗,最后还砍伤了这个忍者。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燕子和白面他们,还有其他的战士,纷纷开枪,好不容易将这个忍者打成了蜂窝。

燕子兀自心有余悸地说:“哥,你是不知道,这个忍者武功好高哦。我根本都没有看到刀的影子,我们就有几个人被她给杀了。一眨眼的工夫,她就冲到了我们的面前,姑姑在最前面,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要不是姑爹眼疾手快帮姑姑挡了这一刀,姑姑肯定就没有命了。”

我一直认为日本人进攻袍山里面,一定有武功非常高的忍者。不然,这么庞大的队伍,谁来统帅呢?要是有骷髅造反不想干了,那该怎么办?那就必须得有一个武功很高的忍者才可以压得住阵角。可我一直没有碰上。没有想到,竟然让我父母给碰上了,我的母亲还差点命丧黄泉,父亲也是身负重伤!

燕子接着说:“哥,我当时很好奇,就去揭开了这个忍者的头罩,才知道她竟然还是个女的。年纪和姑姑差不多。真没有想到,她的武功竟然这么高。哥,你看,这是她用的刀。这是我在她身上找到的,估计能值点钱。”

我看了看燕子递上来的刀,果然是宝刀。虽然赶不上菊之刀,却也是世上难得一见的珍稀之物了,上面还镌刻有一个“忍”字,估计是忍者专用的传世宝刀。但燕子递过来的另外一件物事却更是吸引了我。那是一个黄金做的项链,下面一个心形吊坠,竟然还做有机关,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张很小的照片,镶在吊坠里面。照片上一男一女,都是非常年轻。女的身穿和服,清秀异常,非常美丽,一脸的幸福模样。那个男的,也是穿的和服,气质轩昂,气势逼人。我脑袋顿时一阵轰鸣作响。我靠,这个男的简直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看样子,这就是那个女忍者的情人,就是他们年轻时候的纪念。

我看到燕子在那里眼睛都瞪绿了,晓得她的那点心思,就笑了笑,说:“这个是黄金做的,能值点钱。”

我正准备递给她,突然心头一动,就又收了回来,说:“燕子,这个东西暂时归我保管,你不晓得么?战场上缴获的一切东西都要归公。”

看到燕子立马就要和我翻脸,我哈哈一笑,说:“燕子,你也别动气,这样,我给你一万块买你的,如何?你手上这把刀也归你,那也是把难得的好刀。”

燕子顿时眉花眼笑,说:“哥,那就说定了,你到时候一定要把钱给我。”


军师很识大体,伤心一阵后,竟然就一边抹泪一边劝我说:“林良,我刚才听人杰说,你和你父母为黄玲闹矛盾了。黄玲只是意外,与你父母并没有什么相干,何况她为国家和民族而死,也是死得其所了。林良,你父亲现在受伤了,你还是去看看吧。”

我摇了摇头,说:“我现在没有心情,何况他们也不会让我进去的。军师,我等会要和陆大爷把军旗送回金华观,你到时候就留下来协助我大舅他们吧。黄玲就先交给部队保管,到时候我过来亲自送她回北京。白面,你就留下来陪陪你爷爷,我还有事要忙,不能陪他。”

军师和白面点了点头。我和陆大爷正要离开,燕子却提着刀跟了上来,说是害怕到时候幺舅揍她,所以决定跟到我走。我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下来。

燕子从杨大部队那里弄了辆车,这样我们就快多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金华观。大家从陆大爷那里知道袍山已经胜利了,都是兴奋异常;却又看见我脸色不大好,也不敢上来问,只好先去安排燕子洗澡换衣服。

我把袍哥军旗交给五奶奶,告诉她,爷爷和袍哥子弟兵都在里面,让她和妙因师傅开始安排法事。五奶奶泪流满面的接过军旗,哭了好一阵子才和妙因出去安排起来,要将爷爷和袍哥子弟兵们送回峨眉山。

几天下来,我全身都是尘土,都是汗臭味道。我赶紧去洗了个澡,然后回到厢房,躺在床上就开始睡了起来。

没有想到这一觉竟然睡到第二天中午,还是五奶奶进来把我叫醒,说她们根本无法将爷爷他们招走,妙因都累得吐血了,问我怎么办。


我顿时脑袋都大了。他奶奶的,好不容易打胜了仗,好不容易才把爷爷他们收了回来,可却不能送回峨眉山。这到底算什么事啊?我爷爷可是答应过袍哥子弟兵的,要带他们回四川。我如果连爷爷这点心愿都完成不了,我,我还是人么?

我来到房间,其他人都在那里急得团团转。妙因已经被送到厢房休息去了,其他那些尼姑道姑都是累得一脸是汗。

陆百川在那里大叫:“干脆我们直接把旗帜拿回四川好了,我就不相信把他们接不回去。”

那边莫大爷赶紧摇了摇头,说:“这可万万使不得。我们就是把旗帜拿出去,但他们的魂魄还是留在这金华山,那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林良,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玄机,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我想了想,突然脑袋如电击过一样,灵光一闪。他奶奶的,多半又是这个“天字一号”在搞鬼。他把我爷爷他们变成阴兵,而且永远不死,就是要保护他,要跟他在一起。他要是不肯让我爷爷他们回四川,那我们无论怎么折腾,也不会有效果的。

我只好一边苦笑一边摇头,说:“我可能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就回袍山处理。陆大爷,你还是和我一起回去吧。对了,五奶奶,还有莫大爷,你们也一起去吧,去见见我父母。我父亲受了重伤,五奶奶,你那里有没有好的药?到时候好给他用一下?”

燕子在那里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跟到我们回去,一边走一边嘀咕:“哥,到时候我爸要是打我,你可得出面啊!”


刚出了山门,我就接到大舅的电话,语气非常焦急,让我赶快回去。我以为是父亲出了什么意外,顿时心里大为焦急。一阵紧赶,终于来到战地救护中心。没有想到王强就在那里等我,却拦住我,不让我进去,而是让我赶快上山。他说:“良蛮子,你就放心好了,你爸没有事的。现在你大舅让你赶快上山,他们在山洞里等你。”

我只好把五奶奶和莫大爷还有燕子留在了这里,让王强派人带他们去见我父母。王强看到五奶奶乃是一个道姑,却竟然是我爷爷当年的相好,在那里大为惊讶。他一边派人带了他们过去见我父母,一边催促我和陆百川赶快上山。他还一边走一边说:“良蛮子,你爷爷可以哦,竟然连出家人都不放过。”

我简直气得吐血,恨不得一把掐死他。狗日的王强,你他妈的还不晓得你妹王兰也不肯放过我么!老子当年还是幼童!还是祖国的花朵,不,还只是花骨朵儿!我靠!


一路上山,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道路已经清理出来了,骷髅们都被收拾走了,地面很干净,好象这里根本没有发生过激战一样。山路两边到处都是负责警戒的岗哨,一个个表情肃穆。着陆场也都准备好了,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传来直升飞机的轰鸣声。我回头一看,只见五架直升飞机正从山谷那边飞了过来,准备在洼地的着陆场降落。

王强告诉我,从昨天下午开始,在军师的指点下,工兵们就整成了三班倒,开始用钢钎和铁铲挖山洞,一直到今天上午才完全打开山洞。保卫措施很严密,只允预先准备好的士兵进去搬运,其他人等不得入内。但,那些看起来并不大的箱子,这个时候竟然根本无法搬动半分,无论上多少人都不管用。几个中科院的专家气急败坏,最后亲自带了士兵们在那里给“天字一号”磕头,但还是没有用,“天字一号”就如在地上生了根一样,根本无法挪动半分。大家都急得团团转,因为接到紧急报告,再有几个小时,“小鹰号”就要脱离“渔火一号”的阻击北上了;现在海军的水面舰艇和潜艇都在预定海域进入了战斗状态,海航和空军的相关机场已经是24小时待命,随时等待升空作战。导弹部队也都把发射架竖了起来,就只等待命令了。

但,如果真的发生军事冲突,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这个时候,大舅只好又来找我。我愤怒地说:“这个时候想起我了?你们当初撤走部队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起过我?他妈的。”

王强赶紧说:“良蛮子,那些等下去再说吧。你大舅说了,到时候他亲自给你赔罪。现在关键问题还是要早点把东西运走。我们也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那些箱子看起来并不重,怎么上那么多人都搬不动呢!”

我一声冷笑,说:“那是‘天字一号’不肯走。你就是把起重机搬来,也是没有用的。”


山洞四周警戒得非常严密,往林子那边至少布置了三道岗哨。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屹立在那里,严密关注着山林间哪怕一点点的风吹草动。我们进了山洞,才发现山洞里灯火通明,如同白昼。我知道,发电机就放在山洞外,却根本听不到一点声响。

几个专家看到我们进来,都激动地冲了上来,握住我的手就不放,说:“林良,你快来看,快来看。你爷爷当年可真是了不起,了不起啊。和我们判断的一模一样,他当年组装成功的果然是大圆鼎,果然在这里保佑着我们中华民族呢!和郭老在书里说的几乎完全一样。林良,你爷爷简直就是个天才,真的是他救了我们中华民族。”

这个时候,我终于看见一个高约人许的超级大鼎矗立在我的面前,竟然是一个圆鼎。。。。。。(本处描写略去数百字)

一个专家激动万分地说:“一圆八方,果然是一圆八方。这个圆鼎就是主运势的。林良,你看,你看它运行得多好!多么漂亮,多么壮观!这真的是人类历史的奇迹。不,我们中华民族,本来就是历史的奇迹!”

这个时候副总长走了上来,对我说:“良蛮子,现在时间紧急,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们把东西运出去?”

我点了点头,说:“我只能试一试,能不能成我也不知道。这样,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个人来处理。”

都出去?所有人顿时都惊得目瞪口呆。军师望了我,担心地说:“林良,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当年我们并没有费多大的劲就搬动了的。”

我笑了笑,说:“军师,当年你们抢回它的时候,它已经被破坏了,被拆散了,所以就没有一点威力,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后来在这个山洞里,我爷爷组装了这个圆鼎,他现在已经成功运转了很多年,已经具有很强的威力了,甚至都可以把我爷爷他们变成阴兵,可以说是威力无穷。你们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来处理。”

最后,还是大舅带头领了大家出去。偌大的一个山洞里顿时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显得空荡荡地。我这个时候才发现,除了我面前这个光晕四散流转不停的大圆鼎外,周围还堆满了无数的铁箱子,质量很好,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见一点生锈的痕迹。我知道,这就是当年日本人用来装“天字一号”的铁箱,后来被我爷爷和军师他们给夺了回来,好不容易才保住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希望之根。

我淡淡地笑了笑,就朝圆鼎走了过去,进入到这一片五光十色流光溢彩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