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六章(3)

辛十三郎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陈志寄来的材料非常丰富,全部由他曾经说过的那个叫李少华的天津地下工作者执笔。此人文笔确实不错,写出的东西既有文采,内容又很翔实。最为重要地是,他从萧寒受命前往天津处决仪我诚也开始写起。 读完了杜原、陈志寄来的材料,尤其是在看了方丈写的材料后,我浮现在脑海里的一幅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陈志寄来的材料非常丰富,全部由他曾经说过的那个叫李少华的天津地下工作者执笔。此人文笔确实不错,写出的东西既有文采,内容又很翔实。最为重要地是,他从萧寒受命前往天津处决仪我诚也开始写起。

读完了杜原、陈志寄来的材料,尤其是在看了方丈写的材料后,我浮现在脑海里的一幅幅画面,被这些材料里的叙述有机地连接起来,在我眼前再现日军侵华在中原发生的抗日战争。日寇所犯下的罪行,不仅令人发指,简直是罄竹难书!我时而掩卷沉思,时而扼腕长叹,与跃然纸上的人物同悲共喜……我贸然产生写作的冲动,那些沉淀在我心里的材料,变成活生生的素材,犹如火山喷发前涌动的岩浆在我心里翻腾,搅得我坐卧不安,热血沸腾。我顾不得幸子的存在,把自己反锁在宾馆房间里,拿出厚厚一叠稿纸放在灯下,挥笔写下出自心声的几个大字——

《热血一九四二》


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时期。继东北、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江苏、浙江、安徽被日军占领后,内蒙古、湖北、湖南、广东、福建、云南、贵州、江西部分地区也相继沦陷。日军纠集其精锐部队,从中原直扑渔阳,意图经此拿下潼关,直逼西安、南下四川、重庆,亡我中华。

中华民族顽强地奋起抵抗,将日寇的铁蹄阻止在潼关以北。

在日占区内,在敌后,反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如同星星之火,形成燎原之势。日军为挽救在战场上不利的局面,在军事进攻的同时,加紧了文化掠夺与侵略,并利用文化、宗教进行渗透、麻痹人民抵抗侵略者的斗争,妄图达到以华治华,最终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之目的。


天快黑时,华北地区下起了入冬以来第一场雨。雨虽然不大,但很快就把城市淋了个透,街道上到处都是积水。

天津车站亮起了灯,一道道强烈地光划破了夜空,雨丝在白光中随风轻舞**。

地下党几天前得到绝密情报,日军驻华北特务机关机关长仪我诚也少将,将在近日从北平会晤土肥原贤二后回到天津。仪我诚也三十年代就活动在满洲里,他工于心计,生性狡猾,屡屡破坏占领区的抵抗活动,对我党领导的抗日活动具有很大的威胁。地下党决计除掉仪我诚也这个作恶多端、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

仪我诚也平时深居简出,即使外出也带着大批的保卫人员,要击毙他很难得手,就是得手后也难以脱身。仪我诚也从北平归来,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并且在车站伏击他把握最大。然而,地下党军事行动组没有狙击步枪,也没有能远距离准确射击的狙击手。天津地下党通过上级与八路军联系,八路军派出某旅作战参谋萧寒与狙击手陈志,前往天津执行这项任务。

车站入口处走来一个中年男子,他姓苏,名阳。其公开的身份是洋行老板,实际上是地下党领导情报工作的负责人。此次伏击仪我诚也的计划,就是由他制定与亲自执行的。老苏看了看手表,萧寒乘坐的火车还有二十分钟就要进站了。

车站里里外外布满了日军的岗哨,士兵枪上的刺刀在惨白的灯光中闪着寒光,蹲在其身边的狼犬狗仗人势,随时准备扑向它撕咬的目标;便衣特务们混杂在月台和车站外面的人群、摊贩里,监视着周围的动静。

日军这一反常的举动,引起老苏的警惕,他进入车站,来到月台上。

隐藏在月台上监视敌人行动的小李,悄悄来到老苏身边。

小李:“老苏,火车快到了……日本人是不是闻到了什么,调来了大批军警!”

老苏:“密切注视敌人的动静,我接头时要同志们警惕,一定要保证萧寒同志的安全!”

车站副站长拿着信号灯,悄然来到老苏身边:“老苏同志,情况有变!”

老苏两眼盯着四周:“快讲!”

副站长:“我刚接到通知,仪我诚也提前回天津,还有一个小时,他的专列就要进站了!”

老苏闻讯一惊,怪不得为了警卫这位日本陆军在华北最的大的特务头子,天津宪兵倾巢而出,将天津车站围得针插不进,鸟飞不出。

老苏着急了,按预定计划,萧寒与陈志提前一天到天津,本来有充裕的时间熟悉车站的地形和伏击的目标。现在看来不行了,他俩仅仅比仪我诚也早一个小时进站。

老苏是个稳健的人,内心急得如火,表面却镇静自若。

小李急了:“机不可失,错过这个机会……不如我和军事小组的人,等仪我诚也下车时,硬冲上去,乱枪将他打死!”

老苏瞄了一眼戒备森严的月台:“愚蠢,这是白白去送死!”

小李:“那……”

老苏断然说道:“既然情况有变,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他坚定地说:“伏击仪我诚也的任务不变,还要提前!先接到萧寒同志再说,他们是军人,军人有应变的能力!小李,你带人去将敌人布防在车库的岗哨除掉,老站长,你准备好去渔阳的车票,待萧寒事完后,你和我亲自送他们上车!”

小李与老站长应了一声,分开走了。


远方响起汽笛声,萧寒与陈志乘坐的火车就要进站了,鬼子加强了戒备。

老苏撑开了雨伞,手里拿着一份折叠好的报纸,这是他与萧寒约定好见面的的信号。

一辆火车徐徐进站,日军士兵列队以待。

萧寒头戴礼帽,身着黑色皮风衣;陈志打扮成他的随从,提着一长条形的皮袋子。两人来到车门处,萧寒打量着月台上前来接站的人。

车停了,萧寒敏捷地跳下列车,陈志紧紧跟随着他,两人向车站的出口走去。在月台一侧,萧寒发现了他要找的人——打着雨伞,手拿报纸的老苏。他走上前去:“你是天津的梅表哥?”

老苏握住萧寒伸出的手:“我是,你是渔阳来的竹表弟?”

萧寒亲切地回答:“总算见到你了表哥,家里的人都想你!”

“我们也想你呵!”老苏看到陈志手里提着的皮袋子,知道里面是狙击步枪,他示意随他而来的人接过口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