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时分我在想你

shanel 收藏 1 301
导读:很久没有听你叫爸爸了,孩子。 当我趴在海珠宝岗大道最高建筑的天台栏杆上,看到天幕低垂下来,地上红色黄色的灯光柔柔亮起,桔红如轮的夕阳静静泊在西天浅白的暮云里的时候,我想起了你,你才18个月大,离开爸爸,回到爸爸生长的地方已经几个星期了。现在,你在八百里之外的地方,做了一名留守儿童。爸爸想起这些,就觉得分外沉重。你是无辜的,也是无知的,可你就离开了广州,离开了父母,到了那个宁静的乡村,在爷爷奶奶里视线里,过一种陌生的的生活。 那是爸爸生长的地方。当时的环境,与你现在见到的,截然不同。爸爸年幼时

很久没有听你叫爸爸了,孩子。

当我趴在海珠宝岗大道最高建筑的天台栏杆上,看到天幕低垂下来,地上红色黄色的灯光柔柔亮起,桔红如轮的夕阳静静泊在西天浅白的暮云里的时候,我想起了你,你才18个月大,离开爸爸,回到爸爸生长的地方已经几个星期了。现在,你在八百里之外的地方,做了一名留守儿童。爸爸想起这些,就觉得分外沉重。你是无辜的,也是无知的,可你就离开了广州,离开了父母,到了那个宁静的乡村,在爷爷奶奶里视线里,过一种陌生的的生活。

那是爸爸生长的地方。当时的环境,与你现在见到的,截然不同。爸爸年幼时,爷爷奶奶种地,全村的人都和睦相处,白天有劳动的集体,晚上有闲聊的人群,还有我们那些不知道忧愁的孩子,吃了晚饭,就跑出家门,在巷子口吆喝:月亮好大,出来耍了。伙伴们听到讯号,一个一个猫一样的从巷子里溜出来,聚集在村前的土谷坪上玩“老鹰捉小鸡”,或“丢手绢”游戏。大人门吃了饭,收拾清爽了,也拖了长凳板出来,坐在土谷坪边缘。抽烟的,点了旱烟,提上一只脚来搭在凳板上,或搁在屁股下,模样十分地惬意。土谷坪边是水田,稻子青青,时常可以听到老鼠游进稻田划拉过水面发出的哗啦声。像你这么大的孩子,不会玩游戏,时常跑到玩游戏的队伍里掺和,大一点的孩子把他拉出来,他会无奈的站在外边哭。他的父母听见了,会跑过来,一边责怪那些不讲情理的大孩子,一边抱了孩子,坐到长凳上,继续跟邻里拉家常。爸爸当时也常常趴在你爷爷的腿上,听他们讲天讲地,把前五百年的事颠倒来颠倒去,我们照样听得津津有味,充满惊奇和向往。现在你是在听摇篮曲的时候,爸爸却把你送到了乡下,天黑关起门来,看看电视,或者在爷爷奶奶的喝斥下,含着泪,在梦境里寻找爸爸妈妈的呵护了。每念到此,爸爸都觉得心里十分的郁闷和沉重,像你做错事一样,很无辜的讨好的笑,只是,现在,你看不到泪水滑过爸爸脸庞时,爸爸那狼狈的样子。

夕阳发出最后的红光,悄悄隐坠进这天的黑暗里。风开始从西南面吹过来,有点凉,让人感受到春天的气息。你离开爸爸的时候,还未出正月,你还穿绒衣,而现在,爸爸穿T恤衫了。在遥远的湘南乡下,应该可以听到蛙声虫鸣,像潮水一样漫过田野,冲到村子的小巷曲径,那时爸爸睡在黑夜里,就像睡在田野上。风是清新的,蛙声虫鸣是十分令夜清静的,还有月光,也十分的让人内心清明。或许这个时候你已经睡着了,睡一觉,你要换一个姿势,还习惯的伸出手在枕头上抓一把,在爸爸的脸上捏几下,你才觉得安全,才会睡得踏实。现在或许你转身,你什么也抓不着,或许会惊醒,坐起来,寻寻看看。但是,孩子,你不要慌,不要哭。爷爷奶奶睡着了,村子也睡着了,你一哭,夜就醒了,你就会想爸爸妈妈,再也睡不着了。醒过来,你闻一闻那些在你血脉里存在的熟悉的味道,然后转头又去睡吧,悄悄的,爸爸,妈妈,你,大家会在梦境里相互交融。如果醒了,这已不是第一次,你要坚强,利利落落哭几声,然后继续去睡。爸爸知道,长大了,你才有希望!

出租屋里没有了你,少了很多已习惯的味道,如你的尿味儿,奶粉味儿。厨房和厅堂的地板上,比往日干净了许多,见不到你扔的小玩具和奶瓶子了。爸爸进门,也见不到你候在门里,一副疑问的样子,见是熟悉的爸爸,就张开手,非得要爸爸抱一把,在走廊里走上一圈才满意。在爸爸臂湾里,你不忘稚嫩的叫几声爸,爸,爸爸------ ,然后把嘴凑到爸爸脸上,咬一口,亲一下,把口水都涂到了爸爸脸上。听爸爸“哟哟”几声,才伸出手,指着门外,让爸爸带你出去玩,去广场看人家牵着的小狗,或者去商场坐进购物车里,让爸爸推着在商场里转悠。爸爸下班回来累,踢下皮鞋换上拖鞋,你就跑到门边,把两只皮鞋提过来,放到爸爸面前,用手指划爸爸的脚。后来,只要爸爸穿拖鞋,爸爸就有不出门的理由,你只要看到爸爸脚上穿的是拖鞋,也不再要求抱你出门去逛。18个月大的你,像是上天赐来的精灵,让爸爸妈妈在上班工余时间,心里有了一个完美的寄托。

天黑了,再也看不到远方,你妈妈还在向北的阳台上无语独立。她有些忧郁,有些绝望,她一直在谴责自己把你送回了爸爸的故乡。为此,很多个夜里,她像你一样,睡梦里摸不到你,醒来,就一个人抽泣。妈妈觉得不能原谅自己,却又那么无奈和无能为力,只得千叮咛万叮嘱的你年迈的爷爷奶奶细心照看你。爷爷奶奶答应了,她仍是不放心,担心他们不懂你的生活习惯,担心他们口是心非,担心他们不会善待你,担心你吃不饱,担心你哪怕受到一点点伤害她都无法接受。她忐忑不安,可打电话给你,你拿了话筒又不发出声音,偶尔听到你的尖叫,这使妈妈更为揪心。妈妈一直在努力工作,想攒起钱,想培养你,想完成一个小小心愿,你长大了,不再做农民工,孩子不再做留守儿童,而是可以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开开心心,温温暖暖,和和美美。妈妈不知道将来你需不需要,但现在她别无选择。

每当这个时刻,落日时分,爸爸就会站在天台上,一个人在夜幕之下,在广州的车马水龙之上,静静的想你。你像这黑色天空里一个巨大的云,在爸爸的脑海里,塞满忧伤。你的脸就在风里,轻轻的摩娑着爸爸的脸,让这些你离开爸爸妈妈的日子,充满温暖的感伤。你见不到爸爸,或许你会忘记,只要你快乐,这一切已无关紧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