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下午,在午后的阳光下,82岁的吴玉章拿着一本《老歌精选》,正专心致志地学唱革命歌曲。对于这名曾远赴印度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来说,在印度不到一年的军旅生涯,是他最难忘的记忆。


远征军老兵15岁参军 年龄太小冒用同学名


1944年,时年15岁、正在成都读初三的吴玉章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座右铭,瞒着父母偷偷参加了中国远征军,远赴印度抗日。他想参军,但年龄不够,于是冒充同学偷偷来到军队;他想要上前线与敌人拼杀,却“被骗”当了宪兵……


冒名顶替 他毅然奔赴战场


1944年,15岁的吴玉章在成都一所学校读初三。当时,日本军队已攻至广西。“日本人的飞机,三天两头飞到成都来轰炸,整个成都人心惶惶。”吴玉章说。


吴玉章的心思早就不能放在学习上了,他想参军,去前线抗击日军,保卫祖国。“我当时虽然小,但个头也不矮了,有1米65的样子。学校门口就写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八个大字,我想为国家出一点力。”


但现实的情况让吴玉章的参军梦想难以实现,他只有15岁,年龄不够。这让吴玉章在一段时间内十分郁闷。此时,吴玉章的一名同学报名参军,都领到军装了,但父母不同意他参军,将他关在家里。吴玉章想了一个办法,他找到这名同学的父母,“我对他们说,既然你们不让儿子参军,那就必须得退还军装。”


就这样,吴玉章领到了一套军装,他穿上这身军装,以这个同学的名字进入军队。“那是1944年11月24日,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我加入了远征军。”当晚,吴玉章就和300多名“学生军”一起步行到新津机场。在走之前,他没有和家里的任何人告别,“我只能偷偷地走,如果让家人知道,我就走不成了。”


想上战场 却当了“娃娃宪兵”


到了新津机场的第二天,吴玉章乘飞机赶到云南。休整一天后,又乘飞机飞往印度,抵达印度阿萨密省。随后,这批“学生军”坐汽车到达招待所,等待训练。


在招待所住了10多天后,吴玉章看到车上标有“中国驻印宪兵队”的车来接他们。“和我们一起来的人,都不愿意去。我们来印度是上战场打仗的,如果做宪兵,基本上就没有上战场的机会了。”


在这种情况下,来接他们的一名长官解释说,这些车辆是派来保护他们的,并不是让他们去当宪兵。300多人这才上了车。“结果,车直接开到了指挥部营地,我们才知道受了‘骗’,他们确实是让我们去当宪兵。”


这处营地位于中印缅交界处的野人山脚下,环境恶劣,想自己离开几乎不可能,加上营地里原来的老宪兵对他们不错,吴玉章渐渐接受了宪兵的身份。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维护中印公路。


由于年龄太小,当时军中的人,都称呼吴玉章为“娃娃宪兵”。年龄小,但吴玉章执行任务却一丝不苟,他多次发现并查扣通过中印公路私运黄金、鸦片等行为,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他的脸部几乎完全被烫伤。


爱唱歌 最喜欢“友谊地久天长”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吴玉章回到祖国。1946年,他复员回家继续学业。进了成都一所高中学习,几年后考入一所体育院校。


吴玉章的军旅生涯仍未结束。1950年,他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军队服役两年后,他退伍回家,回到成都中和镇。


现在,吴玉章已步入耄耋之年,但一提起当年远征军那段历史,他仍会精神焕发。他爱唱歌,尤其喜欢“友谊地久天长”。“这首歌是我在印度的时候,向美国兵学的。现在,只要一唱起这首歌,我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在宽敞的客厅,吴玉章又轻轻哼唱起这首“Auld lang syne”(“友谊地久天长”的英文原版),“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and never brought to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