膛线 第二卷 生活 第六章 富二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


都说快乐的时间过的很快,但是最近白鲸体会到了,原来无聊的时间过的依然是很快的,而有的时候无聊无聊在无聊,时间怎么才过了五分钟。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白鲸也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规律,每天早上上班,晚上下班,每个星期七天,上五天休息两天,平常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去不去都是一样的,反正也不远,不过在宿舍呆着也是无聊,上班还有人可以说说话,不至于那么无聊。

一个月的时间,白鲸他们几个人已经看了不下二百张的影碟了,看的有些烦了,甚至有一天回去看到徐子昂在哪里看蜡笔小新,无奈的白鲸,回去一头仰在床上,冲天大叫

“天啊,你能不能不让我这么无聊啊?”

话说,白鲸从老先生哪里回来的时候,在他出门的时候和老先生的对话,让白鲸有些莫名。

“年轻人,眼中杀气太盛,要学会内敛。”

“没有凌厉的杀气,如果才能威慑住敌人,从而制服敌人!?”

“这也是杀手和军人最大的区别了。你只能是军人,而不是杀手。”

“曾经是!”

“你能否认,你心里不是一个军人吗?那么何必要用一个军人的准则来要求自己呢?为什么不轻松一些呢?”

“习惯了。”

“队长,想什么呢?开工了。”徐子昂看到白鲸一个人站在楼顶不知道发哪门子楞,便出声叫道。

“开工了?哦,知道了,我马上就来。”白鲸回神过后,淡淡的说道。

“真奇怪,说这话什么意思吗,我有杀气吗?子昂你回来,我有杀气吗?你能感觉到吗?”白鲸大叫道。

“杀气?什么杀气?”徐子昂也是一头雾水。

“没什么。”白鲸笑了笑转身从楼梯走了下去。

开始的时候还说别人天天有电梯不做爬楼梯是有病,但是现在,他也开始了,因为需要巡逻每一层楼,坐电梯还不如爬楼呢,不过白鲸不是从下,而是坐电梯直接坐到顶楼,然后往下走,这样可是轻松了很多了。

走到大约六楼左右发现了迎面上来的三四个小伙子,抽着烟,光着膀子,身上还有纹身,白鲸斜眼看了一眼笑了笑没有理会,边径直下楼了,不过下来的时候,碰到另外一个人的肩膀,白鲸说了声对不起就走了,但是就这个时候,找茬的来了。

“你站住。”那个人叫道。

“有事吗?”

“你撞到我了。”那个人叫道。

“对不起。”白鲸笑道。

“我没听到。”那个人叫嚣道。

“对不起!”白鲸再次大声的说道。在一边的徐子昂有些不懂了,白鲸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这明明是故意找茬何必让着他,虽然看起来这几个人是一起的,但是要想收拾他们,自己一个人就够了,更别说是白鲸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事了?”那个人嚣张的说道。

“呵呵,我真不知道您是谁?是否可以告诉我呢?”白鲸笑道。

“你……”那人听到白鲸还是这样不愠不火的说着,便有些怒极攻心,脸都憋红了。

边上一个看上去好像是带头模样的人,一把拉住了准备动手的那个年轻人,走到了白鲸面前笑道:“朋友,我这个兄弟,脾气不好,他也没有别的要求,只是想让你跟他认个错而已,仅此而已。”

“兄弟,说笑了,难道说,道歉不可以,非要认错吗?你不认为你们有点逼人太甚吗?你会在街上无意见碰撞到一个人,然后对他认错吗?不要无理取闹!”白鲸依旧笑道,从白鲸的脸上,外人好像永远都看不到生气,发怒,因为白鲸永远都是这个样子,不论对谁,永远都是一副笑脸,但是一旦谁惹急了他,估计,他会死的很惨。所以,在部队,白鲸还有这样的一个外号,笑面虎。这是战士们起的,白鲸曾笑答,很贴切。

“别说你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就是你们董事长跟我说话也得礼让三分,你算什么东西!”带头的青年冷声喝道。

“你是什么东西,我就是什么东西,大家彼此彼此!”白鲸说完了之后,在边上徐子昂几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话说的,有点欺负人啊。不论你骂他什么,那就等同于骂你自己一样了。

“哈……”领头的年轻人笑了笑,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沓钱,直接扔到了白鲸的身上,然后仰着头,挑着眉头看着白鲸,眼神中的意思,显然是白鲸只要认错,那么这钱就是白鲸的了。不过白鲸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低头看了看钱,有回头看了看几个战友,无奈的摇头苦笑。

“怎么,不够?”年轻人笑着再次从怀中掏出了两沓钱之后,扔了过来,其中一沓被白鲸接在了手中。

白鲸用手拨开一段,笑了笑,又扔了回去。

一万块,对于一个刚刚退役的兵,实在不少,虽然在这个社会一万块已经不算什么了,随便买点什么东西,转眼间就没了,不过,对于白鲸实在不少,但是这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这里面只要有一张是你的,我都拿着给你认错,但是看来,好像没有,所以……”白鲸没有继续说下去。

“小子给你脸别不要脸。”一个年青人,从一边走了出来,举拳就要打白鲸,可是还没有等这个年轻人的手触碰到白鲸,就已经被白鲸一手抓住了,接着白鲸手上用力,那人大声叫着,抓着自己被白鲸抓住的手,蹲在地上惨嚎。”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看起来你也是大学生了,这点我想你比我要明白,这钱不是你的,你还没有权利去支配他,等你有了这个权利之后,再来让我给你认错。”白鲸淡淡的说道,同时放开了那个人。

“摔我就用他自己挣的钱什么的,因为我是自己挣钱的,有本事不要靠家里,你如果不是沾了家里的光,如果你没有一个富有的老爸,你身边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如果你和我一样的话,你身边的这些人都会不存在!”白鲸淡淡的说道。

而那个领头的年轻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弯下身去,捡起了地上散落的钱,然后,整理好衣服,离开。

“连长,就这么让他走了?”徐子昂叫道。

“这小子以后一定会是一个人才,希望我没看错,他不同于其他几个人,只看他的言行举止,这个人以后一定会成才。”白鲸笑了笑就走开了。

后面的几个人莫名其妙的摇头,根本就不明白白鲸在说什么,不过好在那个人没有闹事,不然这几个老兵还不玩死他们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