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林梅的错误

雪山猎人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陈毅可是中国人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十大元帅之一,新四军军长,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功勋赫赫,大智大勇。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任外交部长,曾经留学法国。红军时期曾经和朱德率领南昌起义的队伍转战湘南,发动了“年关暴动”,那时的林彪还只是刚从黄埔军校毕业的见习排长呢。

第五次反围剿中,英勇的红军在王明左倾路线的指引下,同优势敌人死打硬拼,不仅丢掉了全部根据地,还被迫进行艰难无比又无比悲壮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这次反围剿战斗中,陈毅腿部重伤,当时缺医少药,被迫留守江西苏区。他是杰出的军事家,更是一条硬汉,据说他让警卫员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下挤出伤口中的碎骨,没有医药就用随身携带的万金油抹在纱布上,将纱布穿进伤口来回摩擦,那种痛彻肺腑的感受绝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陈毅额头豆大的汗珠往下淌,咬破毛巾也没哼出声来,伤口竟然奇迹般好了。

此时陈毅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了叶俊一阵,猛然双手攥住了叶俊的双手,眼睛放光,神情激动,“小叶,原来是你啊?我还在想是哪个要得的指挥员呢,原来是你。了不得啊,我的乖乖,过去的周副主席的警卫员成了今天的支队长,愣是要得!”他上下晃动着胳膊,让叶俊浑身热血沸腾,心里既惊且喜,想不到自己竟然是周恩来总理在红军时期的警卫员。

陈毅看出他的惊喜,有点奇怪,这个过去的小警卫员干嘛这样看着自己,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平时见首长说话就脸红,打仗却是小老虎,多次救护中央首长。今天看咱的眼神有点分外的惊讶。那是,陈毅是不知道,叶俊是80后的战士,不可能见过仰慕已久的十大元帅之一的这位伟人,今天因机缘巧合来到他的面前,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陈毅是很爽朗的人,他笑笑有很机智地说:“啷个,一阵子不见,看我大老郭就像见到老虎了,哈哈,这不好,我没有那样的可怕嘛。”说着对他眨眨眼睛。

叶俊也缓过神来,想想自己有些失态,脸现尴尬,他听到陈毅自称“大老郭”,立刻明白这是陈毅的化名,在敌我力量悬殊,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首长都会使用化名,他们的身份也是绝密的。像胡宗南进攻延安时,毛泽东不是化名“李德胜”,周恩来化名“胡必成”吗?

他也不敢向他敬礼,那样目标太大,独立支队的支队长敬礼的对象那是哪一级干部啊?而是用热情的话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朋友来了有好酒,今天我们一醉方休。敌人的物质供应处的好东西太多了,可惜我们人单力薄,即使装满十两卡车,加上所有俘虏兵变成搬运工也是望洋兴叹哪,多少好东西糟蹋了。”

陈毅笑笑,指着身后江南游击队的战士新换的装备,“太谦虚了,你们不是很大方嘛,我们的战士苦啊,武器弹药奇缺,但是到这里就是到家罗,个个像新姑爷,从上到下快赶上中央军啦。听说那些东西不是干掉了中央军近一个旅吗?要得,这样的买卖不亏嘛。我看蛮好。”

得到了陈毅的首肯,叶俊的心里乐开了花,这时陈毅又说:“小师弟,说起来我们都是法国留学的师兄弟呢。不过我们后来回国参加革命,听说你十六岁时还加入过法国外籍兵团,学了不少名堂吧?”

法国外籍兵团成立于1831年,在19世纪期间是法国殖民作战的前锋。所有成员都由外籍人士组成。外籍兵团长期作战于西班牙、马达加斯加、阿尔及利亚和东南亚等地,他们几乎是法国在阿尔及利亚长期战争的代名词。1841年在奥兰以南96.5 km处的西迪贝勒阿巴斯,外籍兵团建立了一个基地。这里成为兵团精神上的家,直到法国允许阿尔及利亚独立,并于1962年撤出它的部队为止。

普法战争期间,外籍兵团试图突破普军防线,以解除普鲁士军队对巴黎的包围。他们成功得夺取了奥尔良,但最后未能解除对巴黎的封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外籍兵团参与了许多重要的战斗,包括凡尔登战役。在战争中,军团的出色表现获得了卓著功勋。

陈毅的解释让叶俊的种种当时看来不可思议的本领得到了很好的解释。周围许多人对法国的外籍兵团闻所未闻,议论纷纷。叶俊作为军人对世界上功勋赫赫的明星部队自然是了如指掌,心中暗喜,自己正为自身的种种特殊本领难以找到借口哪,这下好了。陈毅真是大好人哪。同时也为精通十几国外语的周恩来副主席敢于启用自己这样“里通外国”人士的胸怀而感动。难怪十几年后他能成为举世瞩目的大国总理。

这时星湖大队的领导涌上前来,陈毅一眼看到了众人中的陈综英,都是老熟人啦,想当初他还品尝过嫂子的辣椒炒肉哪,那个香甜至今让他垂涎欲滴,虽然缺盐少油,没啥作料,但陈毅觉得是他这辈子尝过的味道最好的一道菜。

他紧紧握住陈综英的手,口里称呼着“贺大姐”,心里却有些难受:老嫂子,你受苦了,这本是男人的战场却让你们女人挑起重担,老任也真舍得。眼圈有些发红。

陈综英的神情也有几分激动,他乡遇故知,尤其是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中。她擦擦眼泪,展颜一笑:“大老郭,今天你又可以品尝到大姐的辣椒炒肉了,还有别的许多好菜,色香味俱全,保证你满嘴流油,撑破肚皮。”

陈毅也笑了,笑得很开心,“那就托大姐的福了,小弟初来咋到,没有啥见面之礼,就将这两只野鸭送给你烧顿好菜吧。”旁边的警卫员凑上前来,“大姐,这是我们大老郭同志在离开梅山时,用农家的土枪轰下的两只飞禽哪,他硬是舍不得吃,让我们一路携带要送给星湖大队的同志打个牙祭呢。”

大家哈哈大笑,山珍海味什么都全了,过年也吃不上这么多好东西咧。

餐桌上,大家都是来自喜欢吃辣椒的地区,江西、湖南、四川等,陈毅来自四川,他亲自下厨为大家烧了一顿吃得每个人辣冒眼珠的酸辣鱼,大家吃得满头大汗、津津有味。叶俊也喜欢吃辣的,但今天他吃不下也没有赴席。因为他记挂着林梅的伤势,听说林梅自他走后,虽然抢救及时但整个人就痴痴呆呆了,整天以泪洗面,看了让人觉得心酸无比。有人就咒骂叶俊没有人性,伤天害理,把好好的姑娘折磨成这样。“水上鹞鹰”骂的最凶。出于任务的绝密,陈综英无法也不能暗示林梅,只能无奈地陪她流了许多泪。

今天,当空前大捷的胜利消息传遍星湖大队,每个人都恍然大悟:原来叶俊先前的反常表现都是和贺大姐事先商量好的。他们是借此引蛇出洞,揪出内奸,现在“水上鹞鹰”已经被绳之于法,等待人民的审判。早有女队员将这喜讯告诉了痴呆中的林梅,林梅似乎很久不会转动的眼珠定定地看着说话的队员,却没有说话。她还是太单纯了,先前她以为叶俊欺骗她太久了,伤害她的这颗少女之心太深了,对别人的话也不相信了。

这时,房门外突然闯进一个健壮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叶俊,星美朗目,威风凛凛。他微笑着来到了她的床前,轻轻坐下,看着林梅的眼睛透出亲切的笑意,只是那么和蔼地看着她,轻轻握住她的手,低声说:“委屈你了。”

只这么一句,林梅定定的眼睛活了,再也忍不住抱住叶俊的一只胳膊失声痛哭。旁边的女战士笑着跑出去了,去将林梅醒转的消息告诉大家,同时也为他们留下一个私人的小小空间。他们之间有太多的话要倾诉衷肠了。

叶俊也放心了,他知道林没哭出来就没事了。他扪心自问:自己是否真正关心过身边的这位纯洁的姑娘,她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义无反顾,无所畏惧。自己却总是不愿接受她,也包括任何人的爱。为什么呢?难道自己记忆深处还是留恋后世那个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女友吗,还在期待有一天能在茫茫人海中再寻觅到那一份失去的爱?好像也不是,他历经风险,毫不畏缩,不正是这样高危险的职业使得女友离去吗?他没有留下遗憾。

他问自己,是否是不愿现在的女孩再为自己这样随时会牺牲生命的军人留恋动情,不愿他们和自己经历血雨腥风、白色恐怖?对于恋人,他有的是宽容而不是冰冷的严格要求,对于战士,他可以在平时训练中磨砺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让他们经历魔鬼般的训练,百炼成钢;可以在战斗中交给他们近乎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而毫不犹豫,并不是他冷血,而是军人自上战场,生命就不完全属于自己了,而是属于整体,属于胜利。因此他要培养自己远离情感的磁场。特种兵沉溺温柔之乡就意味着使命的终结。现时代他还不会接受任何人的爱。

他轻轻推开偎依在他肩头的林梅,林梅低垂着眼睛,鼻息渐渐急促,几乎要将粉唇贴上叶俊的面颊。叶俊推开她使得她羞涩难当,低头不语。

叶俊整整衣衫,站起来说:“妹子,起来走走吧,我陪着你,老躺在床上对身体不好。我们特攻队的成员可不是泥捏的啊。”说着走出房间,丢下一句话“快起来,我们还要去晚餐哪。”

林梅本有几分不悦,碍着叶俊是队长,只得服从命令,穿好衣服,她来到叶俊身后“队长,你训练我们是让我们随时接受严峻的考验,为什么你这次执行任务事先不让我知道呢?难道你信不过我?”说着有几分不解和抑郁。

叶俊只是板着脸不发一言,林梅却不断追问。

最后叶俊停下脚步,头也不回,“林梅同志,你难道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你出于冲动和意气,违背了军人准则,险些坏了大事也差点丢了命,你已经不适合做特攻队员了。特攻队员对付的不只是眼前的敌人还有暗藏的奸细。稍有不慎就是自己或是同志牺牲性命,就是不可挽回的损失。你的表现让我失望。”说得缓慢却很严厉。

林梅听了如雷轰顶,整个人就傻在那里了,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叶军见状心中不忍,林梅毕竟刚刚恢复过来,这样的打击太严重了。他顿一顿安慰她说:“今后能不能归队就看你自己的表现,现在你先给贺大姐做警卫员,她的安危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负所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