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外传 反复推敲    卷宗之中寻破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三章


反复推敲 卷宗之中寻破绽

出人意料 顶罪原来为离婚

第一节

一个月之后,郝铭遥打听到惠涛的一审卷已经到了省高级法院,便带了小朱去省法院阅卷。二审承办法官白天亮见到郝铭遥和小朱后说;“我刚看完卷,你们就来了。真够积极的。”

郝铭遥说道:“受人之托,职责所在,不积极哪儿行啊。”

郝铭遥和小朱阅完卷,白天亮问他们:“怎么样?感觉如何?”

郝铭遥回答道:“现在还不好说。只是汽车上的撞痕问题倒是应当去交管局查一查。”

白天亮说道:“你们也可以去查呀?”

郝铭遥回答道:“还是你们法院查好。我们去有几个不好办的地儿。”

白天亮有些诧异:“怎么不好办?”

郝铭遥说道:“头一个,交管局不一定让我们查。有些人只认你们戴大盖帽的,根本不愿意接待我们律师。”

白天亮追问道:“为什么?”

小朱抢过话茬:“还不是因为律师不是官?”

郝铭遥接着说:“有些人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怕官不怕老百姓。但这只是原因之一。主要原因还是有些人觉得法官、警官、检察官都是代表国家办事的,不接待不行,律师却是受当事人雇佣、替当事人说话的,没资格向他们取证。”

白天亮问道:“你不愿意查,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郝铭遥承认道:“不错。有些人总觉得律师取的证据来路不明,疑心律师有猫腻。万一说我作伪证,按照刑法第306条把我抓起来,岂不更麻烦了?”

白天亮说道:“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你只要光明正大,你怕什么?”

郝铭遥回答道:“不是怕,而是没必要惹那个麻烦。人家真要那么办,我即便没作伪证,也得先让你们来回折腾。不如把线索提供给你们、让你们查。你们查的不对,我再提意见。”

白天亮有些不满意:“那你这不是折腾我们吗?”

郝铭遥回答道:“我提供线索是律师的义务,你取证是法院的职责。怎么叫折腾你们?”

白天亮说道;“我明白了,你不想取证、实际是跟有些人一样,对刑法第306条不满,总想取消。是不是?”

郝铭遥严肃的回答道:“这叫什么话!这话也就是你老朋友说,要是别的法官这麽讲,我非找你们院长去!”

白天亮尴尬的说:“不是开个玩笑嘛?干嘛这么认真?”

郝铭遥说道;“这玩笑可开不得。我倒觉得对有些故意作伪证的律师来说,刑法第306条还是很必要的。我不愿自己取证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有法可依的。”

白天亮问道:“有法可依?”

郝铭遥回答道;“是呀。《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款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做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我就是按这条办的。”

白天亮问道:“这和刑事诉讼法一百六十二条有什么关系?”

郝铭遥回答道:“当然有啦。我问你,你是怎么搞二审的?”

白天亮回答道;“你原来也在法院工作过,你应当知道呀!搞二审实际就是挑一审毛病,看看确认事实和引用法律上有没有问题。挑出来,就改判或发还重审;挑不出来,就维持原判。”

郝铭遥问道:“你维持原判、改判或发还重审的依据是什么?”

白天亮回答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不依据刑事诉讼法,还能依据什么?”

郝铭遥说道:“我当律师跟你搞二审一样,都是做挑毛病的工作。不过在一审时我要挑公安局、检察院的毛病,在二审时,我要挑一审法院的毛病。换句话说,我在公安检察卷或一审法院卷中要找一找他们定罪的证据有没有?够不够?”

白天亮问道:“找出来?”

郝铭遥回答道:“如果让我找出毛病,卷上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我就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款作无罪辩护。”

白天亮问道:“找不出来,你也做无罪辩护?”

郝铭遥回答道:“那我不成了胡搅蛮缠啦!要是找不出来毛病,我就再从别的角度考虑。”

白天亮问道:“平州中院可说这个案子是个‘铁案’,你要找铁案的毛病可得慎重再慎重!”

郝铭遥问道:“干什么?想威胁我?”

白天亮回答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看在咱们熟的份上才提醒你。什么叫威胁?好,就算我没说,行了吧?”

郝铭遥回答道;“好啦,我知道你是好心!是不是铁案走着瞧。没毛病,我想翻也翻不了;有问题,就是我不说,你老白自己也得翻。”

从省法院出来以后,小朱问郝铭遥;“刚才您说‘从别的角度考虑’是什么意思?”

郝铭遥回答道:“要是没证据或证据不足,我可以做无罪辩护。要是证据挺充分,你还能再做无罪辩护?”

小朱说道:“那当然不行,可您那个‘别的角度’到底是什么?”

郝铭遥笑道:“‘别的角度’就是不能做无罪辩护时,你不能享有的律师一样胡说八道,而是应当从其他方面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小朱还是不理解:“‘其他方面’是哪个方面?”

郝铭遥回答道;“比如你阅卷后发现证据确凿、事实清楚,被告人肯定有罪或者有重罪,你就不应当再做无罪辩护了,不能迎合被告人家属的意愿胡说八道,更不能做假证帮助被告人逃脱罪责。”

小朱颇有同感:“嗯,这种律师我见过。那次我跟王老师办一个伤害致死案子,那个被告人是个小流氓,有一次为了在车上争座位,竟然把一个学生用刀给捅死了。本来没什么可说的,可那个辩护人不知从哪里找出一份证明,硬说小流氓的生日是按阴历算的,行凶时不够18岁。后来才知道那份证明是小流氓他爸爸掏钱买来的。”

忽然。她觉得自己跑题了,赶紧把话又拉回来:“您还没说完呢,‘其他方面’到底是哪个方面?”

郝铭遥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可以看看还有没有从轻或减轻的法定情节。有的话,你就提出来,这不就是‘其他角度’吗?”

小朱锲而不舍:“要是那些情节也没有,还有没有‘别的角度’?”

郝铭辩回答道:“有啊!我给你举一个例子。那个案子的四个被告共同盗窃用于抗旱的高压线和变压器。一审判第一被告死刑、第二被告无期徒刑、第三、第四被告有期徒刑。第一被告上诉后,二审法院一事实不清为由发还重审。发还重审后我给第一被告当辩护人。那个第一被告罪行挺清楚、也很严重,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他就应当判死刑。可是我发现除第四被告外,其他两个被告犯罪时并没有个主次之分,也没有从轻或减轻情节,罪责都一样,但是其他几个人全都把责任往第一被告身上推。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不能做无罪或最轻辩护,我就…”

小朱猜道;“您就把责任往第二、第三被告身上推?”

郝铭遥笑着说;“那像话吗?我就根据事实和法律说明前三个被告罪责相同、惩罚力度也应当相同。不应该把问题全算到第一被告身上。结果法院采纳了我的意见,第二次一审判决时,前三个被告全判了死刑。”

小朱叫道;“这也叫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郝铭遥回答道:“怎么不叫?他罪该枪毙。可是第二、

第三被告罪责相同却能捡回一条命,这对第一被告就太不公平了。俗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共当。哪有一块儿犯罪、只让一个人背黑锅的道理?从公平角度讲,我当然维护了第一被告的合法权益。”

小朱笑着说:“公平确实是公平了,可第二、第三被告的命也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