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五卷 天堂过河卒 序章 彼岸

赤色风铃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深红色的太阳如同一扇敞开的炼狱之门般悬挂在湛蓝的天穹中央,将它灼人的热力源源不断地射向这片水汽氤氲的沼泽。褐色的水面上没有一丝微风,从沼泽中蒸腾而起的迷雾像是一片用蛛丝纺成的灰白色纱帐,填满了举目所及的每一寸空间。 “我们不能再进去了,离忧。”李南柯从穿梭机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深红色的太阳如同一扇敞开的炼狱之门般悬挂在湛蓝的天穹中央,将它灼人的热力源源不断地射向这片水汽氤氲的沼泽。褐色的水面上没有一丝微风,从沼泽中蒸腾而起的迷雾像是一片用蛛丝纺成的灰白色纱帐,填满了举目所及的每一寸空间。


“我们不能再进去了,离忧。”李南柯从穿梭机露出水面的舱口处跳了下来,落在了一大团腐烂的水生植物上,带着一股腥臭气息的泥水随即四散飞溅开来,“机舱舱壁已经裂开了,这玩意随时可能沉掉。”


“没关系,反正那里面也没什么可拿的了。”苏离忧一边用一卷塑料绳将几只装有一天份量野战食品的塑料筒捆在一起,一边抬眼打量着李南柯从怀里取出来的那些东西——她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已经尽全力拿走了每一样有可能派上用场的东西(在苏离忧眼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在野外生存中可以被归为“派不上用场”的一类)。几只人造革制成的褐色座椅垫和固定在穿梭机舱壁上的可拆卸把手被堆在一起,前者的表面上还破了一大块,看来都是被他强行从座椅上扯下来的。除此之外,李南柯还拿出来了许多从他们报废的动力装甲上拆下来的零零碎碎:供气软管、凯夫拉内衬、被拆开的封闭式头盔、小型应急照明灯、橡胶护膝、备用温度计和成卷质地柔韧的铜质导线,最后一样东西在现在尤其有用。


“可惜我们不能把这玩意捞出来。”突击队的幸存者之一、大盐湖行动与长安战役的双料幸存者黑石义秀颇为惋惜地看着正缓缓没入深不可测的腥臭泥水中的穿梭机银色的机体,“要是我们能把它捞上来的话,或许还有可能把减速火箭里剩下的固体燃料弄出来,最不济也……”


“啊哈,这个想法看来倒是不错。那你打算怎么捞?像尤达大师那样用原力把这个几十吨重的大家伙直接拖出水面吗?”李南柯冷笑道,“我倒是希望这该死的臭沼泽足够深,能让那玩意完全沉下去,否则我们的行踪很快就会暴露。”


“即使穿梭机已经沉到了沼泽下面,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苏离忧挥手赶走了一只外形酷似蜻蜓和黄蜂的杂交种、看上去相当不友善的小虫子,“记住,‘天国’的技术水平永远只会比我们想象的更高。我不大相信这潭臭水就能阻止得了他们的搜寻。从我们离开地球到现在已经快两天了——当然,这是我们在高维空间航行时经过的时间,或许在三维空间中流逝的时间还要更多些,但无论如何,这已经足够姬紫宸他们把我们即将造访的消息发回这里了。”


李南柯耸了耸肩:“那我们最好赶紧收拾东西走路——但去哪呢?”


苏离忧沉默了。“我不知道。”几分钟之后,她终于低声说出了这几个词,“呃,至少,我现在还不知道。”


这一次,所有人都沉默了。



将所有从穿梭机里抢救出来的东西分类并打包花的时间比李南柯预料的要长得多,这主要是因为苏离忧坚持要将大部分物品都拆卸成“方便使用”的状态。而令李南柯更加不满的是,她决定在离开时做一副担架好带上那个倒霉的伤员,不消说,这又花掉了他们更长的时间。


与刚抵达大盐湖时相比,“天堂过河卒”突击队的人数只剩下了原先的一个零头——出发时的一百六十七名突击队员中,成功抵达这里的只有区区七个人。当然,这里实际上一共有八个人,因为那个在大盐湖的穿梭机起降场“有幸”被苏离忧邀请一道踏上这次旅途的“新曙光”成员现在也还活着,尽管李南柯非常怀疑他还能活得了多久。当穿梭机在沼泽地里迫降时,这位老兄不慎未能将自己在座位上固定好,结果被机身与沼泽水面接触时突然减速所产生的惯性抛了出去,像一只被踢飞的橄榄球般撞上了穿梭机座舱前端的舷窗。尽管他在最后一刻下意识地将右臂挡在了面前,让自己的臂骨替代颅骨成了牺牲品,但撞击产生的强大能量仍然几乎将他全身都砸散了架,看上去活像是一个被铁锤打遍的橡胶娃娃。


不过,在剩下的七名队员中,大多数人的情况也不见得比这个倒霉的家伙好到哪里去:虽然苏离忧凭着她那一贯无视概率论的好运气毫发无损地抵达安贞琳那行星,但其余的人都为这趟人类史上距离最远的免费旅行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前“扶桑之子”军官黑石义秀在龙门岭的交火中被那支偷袭他们的共和国卫队的一架“输送者”直升机的自卫机枪火力击中,尽管那套旧文明纪元生产的FD-75装甲抵消了那几十发12.7毫米机枪弹的大部分威力,让他逃过了被拦腰切断的悲惨结局,但他还是为此付出了四根肋骨断裂、胸肌严重挫伤的代价。井上秋水的情况稍微好些——但就她自己看来,或许断几根肋骨反倒比撞塌鼻子更容易接受些。原美军技术军士霍华德.埃里克森的右眼被他的头盔碎裂时产生的一块硬质塑料碎片打瞎了,他的老朋友丹尼尔上尉倒是没怎么伤筋动骨,但在他的面部皮肤在大盐湖的战斗中被一枚炸膛的枪榴弹严重烧伤,右半边脸现在看上去活像是糊着一层肉红色的果酱。李南柯自己大概算是伤得最轻的一个,除了降落时额头上撞出来的几个大肿包之外倒也没有受什么伤,这让他自己都不由得感到有些吃惊。


除了苏离忧之外,突击队中另一个基本毫发无损的人是安娜.马卡洛娃。这位曾经在神圣联盟共和国空军服役、后来投奔北美邦联的强击机飞行员本来是和这次见鬼的任务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但不幸的是,策划行动的那帮蠢货参谋们一致认定,假如突击队真能侥幸抢到一架穿梭机的话,他们“或许会需要”一名熟练的飞行员来“协助驾驶”。于是乎,曾经阴差阳错搅和进密歇根事件的安娜就幸运中奖,成为了“天堂过河卒”的一员。


与过去的历次行动一样,这一回,事实又一次和那帮只靠着速溶咖啡和劣质白兰地为原料、蹲在不见天日的防空洞里制造各种计划的参谋们开了个不怎么好玩的玩笑:当幸存的突击队员们登上那架穿梭机时,苏利亚立即明白了姬紫宸所说的“像骑自行车一样简单”绝对没有半点夸张的成分——哦,不,严格来说,让那艘穿梭机飞起来比骑自行车还要简单得多。后者还需要把住龙头、掌握好微妙的平衡,小心翼翼地保证身体重心落在自行车的轮轴上,而前者只需要你动动嘴巴,然后照着穿梭机上的智能电脑提供的指南下命令就行了。因此,直到这架穿梭机进入安贞琳那行星的大气层之前,安娜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翻来覆去地阅读那份《紧急情况手动操作简明指南》,而随后的事实证明,她这么做是很有必要的。


在这段漫长的(就三维空间距离而言)旅程中,每一个穿梭机上的乘客都相当信任它的智能电脑——当然,他们也只能选择信任这玩意,因为没有谁知道在高维空间内该怎么去手动驾驶这架外星飞行器。不过,当穿梭机离开位于安贞琳那行星大气层外的跃迁节点、重返三维空间时,这一信任也随即结束了。他们对智能电脑改投不信任票的原因很简单:尽管姬紫宸保证他们不会遭到任何跟踪,而他们手上也有一个人质,但仍然没人相信“天国”方面真的会对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捣乱分子不闻不问。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决定关闭自动导航系统,设法手动着陆,而安娜则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了驾机着陆的重任——尽管她实际上并不比其他人更会驾驶这玩意。


其后的一个多小时是一场货真价实的大灾难:虽然这架穿梭机在设计之初已经考虑到了它可能在紧急情况下由缺乏经验乃至完全没有驾驶经验的人员驾驶着陆,因此手动操作系统几乎就像20世纪末期的街头游戏机的操作面板一样简洁明了,可靠性也非常令人满意。但安娜很快就发现,控制一架时速高达一万五千码的航天器在“尽可能偏僻”(这是苏离忧的要求)的荒郊野外着陆和驾驶时速一百五十码的轻型强击机在机场着陆压根不是一回事。一开始,她打算找一处人迹罕至的沙漠或是草原作为降落场,但电脑资料库却显示,这颗行星上压根就没有这两种地貌!与之相反,安贞琳那是个货真价实的青葱世界——哦,不对,严格来说这里并不是“青葱”的,因为安贞琳那的森林主色调不是绿色。但不论怎么说,在那份资料库提供的行星地图上,这颗行星陆地表面的森林覆盖率超过了70%,其余地区则大多是终年积雪的高耸山脉、巨大的裂谷和那些分布在赤道地区、规模骇人的高大石笋林。当然,安娜也知道这架穿梭机要远比她以前驾驶的那些破烂结实得多,但她可不想亲自去试试它的结实程度。


在一番仓促的挑选之后,她最终选定了这处位于安贞琳那南半球沿海地区的沼泽地作为降落地点。在各种减速装置的协助下,这架穿梭机总算是勉强避免了一次致命的硬着陆,像一只被猎枪击中的塘鹅般一头栽进了几十英尺深的污水和软泥里,顺带着让它的大多数乘客都享受了一次伤筋动骨的美好经历。对于这次着陆,安娜自己倒是感到很满意,在她看来,其他人对她的怨气简直是无理取闹——毕竟她只是一名飞行员,又不是宇航员,他们凭什么认为她就能像降落客机一样让这个鬼东西四平八稳地着陆?


——可惜的是,另外六个人都不这么想。


“指挥官同志,我们到底要去哪?”在与齐踝深的淤泥搏斗了大半个小时后,安娜觉得自己的脚几乎都要不属于自己了。在暗蓝的天穹上,深红色的太阳一点都没挪动位置,燠热的湿气从泥沼中蒸腾而起,令人觉得憋闷难耐,仿佛被塞进了一个恶臭无比的大蒸锅似的。更可恶的是,这片沼泽中几乎找不着半点荫凉,仅有的一些大型乔木(或者是高大蕨类,安娜没法确定那些植物到底是什么)也稀稀疏疏,淡绿与橙色交杂的叶片无精打采地垂着。


“找一个可以过夜的地方,你总不至于打算在泥地里睡觉吧?”


“过夜?见鬼,在穿梭机上时你们就应该好好看看电脑里的那些资料的!”安娜气鼓鼓地喊道,“过夜?这鬼地方怎么会有夜晚?”


“什么?”看来苏离忧确实没看过那些资料。


“安贞琳那的太阳永不落下,指挥官同志,”安娜换上了一副老师给学生讲课的口气,“这颗行星离它的恒星——似乎是被那些混蛋叫做‘天堂星’还是别的什么的一颗红矮星很近,它的自转已经被恒星引力锁死了——喏,就像地球从前的那个月亮一样。这里的热量交换完全靠大气环流和洋流,昼半球永远是白昼,夜半球则比他妈的西伯利亚还冷。好吧,如果你不信,可以用你的经验判断判断太阳的位置,我敢保证它连一角秒都没挪动过。”


苏离忧点点头:“很好,那我们更要快点走了。”


“呃?”


“去找个过夜——至少是度过我们生物钟里的那个‘夜晚’的地方,”她补充道,“你该不会希望在正午的太阳下睡个好觉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