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温总调研“如何让人民监督政府”

胡显达 收藏 1 251

温总调研“如何让人民监督政府”

——对“温家宝称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的几点感悟

一、政府的为民性与人民监督的架构

据“中新社北京9月3日电,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日下午在国土资源部考察时称,我们就是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温家宝是在国土资源部违法线索处理中心详细了解了国土资源违法线索举报、接收、调查处理工作后说这番话的。”

政府是干什么用的,为人民服务就是它的一个最基本的价值取向。人民设立政府是干什么用的,其最初衷的目的就是让它担当整个社会的公仆。人民靠什么监督这些社会的公仆,权力的民授与周期性的民选就是一个最基本的架构。

早在18世纪的葛斯底堡演讲中,林肯总统就立誓要把这种“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世世代代地传承下去。在对政府的监督上,美国宪法的草创者们显然要比我们考虑得周全。它们关于权力的拆分与民主的架构就是对其社会人性中可能出现的那些不轨倾向的一种睿智性的提防与阻断。

若论及政府的为民性,这显然不应独占为我们体制的一个特质。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也不能成为我们区别于其他政党的一个特有的标识。为民性是一切民选政府所共同遵循的一个最基本的价值取向,是其合法性存在的一个终极性的来源。谁能用确凿的证据证实美国民选出来的政府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不管它们为之服务的这个民来自哪个社会阶级都无法抹杀这种为民服务的本质取向。它们的为民服务不是因为其良知的高尚,而实则迫于人民对政府的严密监督。

在监督政府的为民服务上,草创美国民主的先贤们从不放心这种权力的一党独占与长期持有,总是通过一种分权的架构把它定期收回与重新配置到人民那里。政府的权威来自于人民的同意。没有人民的同意,一切权威的合法性也就没有了。通过这种权力的民授和一切政府由其民选而定期产生的架构,人民有了监管政府的一种制度性保障,政府则有了强迫自己忠于职守、为民服务的紧箍咒和杀威棒。

现在,这种依托人民监督政府的声音终于从我们体制内部发了出来。“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这虽然还只是我们在恢复人民主权上的一种愿景式的架构,但却闪亮了中国未来民主进化的一丝曙光。它就像一个路标导引着中国的民众逐步获得监管各级政府与社会公仆的更多机会,并逐步上升为未来国家与社会管理的主人。

对西方文明的无知与封锁,让我们这里新生的权力架构与日常运作依旧继续传承着几千年封建皇权专制的衣钵。人民主权的虚设与权力授予的独揽,致使普天之下还是王土,率士之滨还是王臣。政府继续役使人民,君王照旧监管政府。

让人民监督政府,这是民主政体之通例,文明进化之大同。只是一些人的君王思想与家长制遗风把我们这里的民主集中制多半演进地与这种“通例”、与这种“大同”背道而驰起来。

二、体制的变革与未来的路径

现在,一种恢复民权的声音终于在这种背道的演进中出现了。温家宝通过自己的调研感悟而承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这在中国的体制变革上毫无疑义地将具有一种里程碑式的意义。因为通过这种监督的形式,人民终于可以在国家与社会的管理上赢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让人民翻身做主人,这是毛主义的一个理想,也是他思想中的一种情结。人们景仰毛的伟大,其根其源都在于他对人民主人之位的敬重与争取。

然而,政权的组织垄断与民主的名存实亡,致使了人民长时期地游离于国家与社会管理的边缘地带。政府不让人民监督,人民也监督不着政府。人民只有这种主人的虚位而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权力对政府进行监督。这些自诩为社会的公仆有没有按照自己的职责为民办事,人民是很难监管到的。在人民与政府的关系上,中国依然处于一种有待进一步启蒙的初始阶段。

温家宝通过自己的调研感悟到的这种让人民监督政府的形式究竟是什么呢?

概括起来说,也就是让人民对政府的各种违法行为进行举报和投诉。在目前,这应该是体制允许的人民对政府进行监督的主要形式了。当然,这只能是一种很难抱多大希望的监督形式。因为这样的监督在政府过错的自我处理上,可有可无,可大可小,一切都要听凭政府自己的良知和履行职责的责任感。从这一点上看,这样的监督根本靠不住。因为它实质上仍是政府内部的一种自我监督。

怎样创造条件,依靠什么形式,让人民监督政府呢?温家宝没有再接着构想下去。他只是架构了一个目标性的路标让中国的体制变革慢慢前行。至于怎么才能尽快达到这样的目标,他只能寄望于未来人民的社会实践了。

从目前人类制度文明的现有积累上看,这种人民监督政府的形式根本无须我们再经过某种社会实践的迂回创造,有很多成熟的形式都可以被我们的体制变革直接地洋为中用起来。只要我们不对这些域外的人类文明采取关门主义态度,这种人民监督政府的形式几乎都可以从别人的成功经验中直接地吸收、借鉴进来。

若论人民监督政府,最有约束力的形式莫过于人民对政府进行直接的选举和罢免了。从政府的产生形式上看,中国和域外的英美似乎都是一样的,都是由人民选举自己的政府。但实际上两者却有着本质性的区别。我们这里的政府是人民通过自己多个层级的代表间接地选举出来的,英美的政府及其官员则是通过人民的直选产生的,没有我们这么多层级的委托。从人民到政府,英美是直达的;中国则需要经过几个代表层级的遴选。到最后,这些所谓的人民代表则几乎遴选成清一色的政府官员了。也就是说,这个人民监督政府的形式,到最后几乎就沉沦成政府内部的一种自我选举、自我监督了。不是人民在监督政府,而是政府在监督自己。在我们的体制里,人大对政府的监督,若从人员的自身构成上看,其实质就是官府或权力持有层内部的一种自我监督。人大代表并非由人民通过真正的直接选举产生,经过组织内部的慎重遴选而几乎都是一些带有一官半职的人。非民选的当然代表更是把一些党政上的一把手世袭化地代表起人民来。这就是人大代表人民监督政府的实质所在。

从监督的效能上看,经过几个代表层级的监督,当然比不上人民自己的直接监督了。

英美国家的各级政府在办理人民交办的事务时几乎没有敢渎职懈怠的。因为它们如果干不好或不尽责办理人民委托的事项,就可能通过人民的监督和直选而很快丢官下台。在非民选的中国体制中,人民很难动了这些官员的官位。懒、腐、庸、散的官员为何充斥在我们的政府里面,只拉屎、不干事,其根其源都在于人民不能通过自己的直选撤换罢免它们的权力或官位。它们能不能做官,能做多大的官,不是人民说了算而是党的组织进行最后的拍板。一些人做官为何要先感谢党、感谢组织的栽培,就是因为它们的权力和官位都直接来自于那里。感谢人民是虚,感谢党是实。听党的话,是它们的一句口头禅。细究起来,党又听谁的?按理说党应该听人民的。只不过我们这里还没有架构出一种让党听话于人民的基本架构而已。

实际上,选举、撤换、罢免这种三位一体的民主公式,才是人民对政府及其官员进行有效监督的一种最有约束力的终极形式。谁不听人民的话,谁不按人民的意办事,谁就要通过人民自己的直选而被撤换罢免掉。若论人民监督的震慑力,没有什么其他形式能够超越它了。

当然,人民监督政府的形式也还有很多,比如人民的听证会、政府政务的公开、监察机构对人民投诉的受理等。这些形式用好了,也能产生一些较正面的作用。监察机构对人民投诉的受理应该是独立于各级地方政府的。如果没有这种独立性,这种人民监督政府的形式,最后也就殊途同归到政府自己监督自己了。人民对政府政务的听证会必须是自由开放的。也就是说只要人民有意于这种听证,就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听证。政府不能通过自己的遴选和内定阻止人民的这种自由听证。

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也为人民对政府的这种零距离、全天候的监督提供了各种快捷的曝光平台。人民的网络监督极易通过这种信息的自由采集、自由曝光,而对政府的各种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形成自己特有的公共舆论压力。通过这种人民的网络监督,各种骄横、贪腐、淫乱官员的丑行劣迹,如想再隐身藏形也就更难了。很多官员的犯事都是通过网络举报的线索被纠查出来的。这样的反腐案例就还能证实这种网络监督的威力和作用。

我早就说过,官员包养的二奶、情人、开发商等一大帮子人,知根知底的它们本身就是一种极具震慑力的监督力量,只是我们未加开发利用而已。不少官员通过身边二奶、情人的反目举报而被纠查出来,就是一些最好的例证。如果我们真想让人民监督政府的话,那么独立、自由的网络监督就是一个很好的形式和极佳的工具。政府的公务包括它的日常收支及其明细账都可以公开到网络上去,接受人民的查询和对账。同时,官员8小时之外的生活也可以让人民通过网络这个平台进行全天候的跟踪和监督。只要允许人民通过网络平台对官员的行踪和生活进行自由跟踪、自由采集、自由曝光,并能获取一定报酬的监督奖励,比如谁把贪腐、淫乱的官员纠查出来,谁就可以直接从其贪腐总额中获取一定比率的回扣作为这种秘密监督与刑侦的劳酬或奖励。如果真能采取这种重金奖励的办法,那么这种职业化的网络监督力量就必能很快地打造出来。二奶、情妇、开发商这些人的反目举报看似很没有人情味,但却可以当作一种网络监督的极佳工具来使用。现在的官商关系,有一句话说的很直白。那就是官员把开发商只是当猪养,养肥了再吃肉喝血;开发商则把官员当狗养,养听话了帮忙赚大钱。一些开发商看起来很牛,然而在这些狗官面前则只能装孙子,有时候要多少就得送多少,连个大气都不敢出。谁敢开罪自己的财神爷呢!除非它疯掉了,不再向利用狗官赚大钱了;或者被盘剥得实在没法过了。这些憋屈的怨气它们也想发泄出去。如果我们开通网络监督这个平台诱导其发泄,其对贪官的投诉和局部极可能像爆发的山洪、泥石流那样一泻千里。通过这样的网络监督,又还有哪个官员敢继续骄横、贪腐和淫乱。

对于政府的人民监督而言,中国只要抓住这两个纲就可以成大事了。一个是人民对政府及其官员的直选与撤换,一个是人民通过网络这个平台对其官员的行踪与政府的收支进行自由采集、自由跟踪、自由曝光。只有通过这种形式的人民监督,我们的政府才可能超越黄炎培在与毛泽东的延安窑对中发现的那个历史周期律的支配,才可能清清白白、老老实实地当好人民的公仆。

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这两点就是一个总纲。只要按照这个总纲去创造人民监督政府的形式,我们的政府才可能万世而不腐,我们党的事业才可能万世而永昌,我们的社会制度才可能万世而永存。

虚言忽悠人,实措方惠民。民主康庄道,何不早临门。

2011年9月8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