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83章 船上的兵乱(上)

亦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义田、川崎还有几个军官被两辆轿车接走,转弯抹角的走了很长的路,才到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从酒店门口到房间都有宪兵站岗,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 几个人刚刚坐定,门口值班的军官喊,“安田将军到。” 听到这一声喊,义田等人“唰”站起来,笔直的站着,安田少将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义田、川崎还有几个军官被两辆轿车接走,转弯抹角的走了很长的路,才到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从酒店门口到房间都有宪兵站岗,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

几个人刚刚坐定,门口值班的军官喊,“安田将军到。”


听到这一声喊,义田等人“唰”站起来,笔直的站着,安田少将在门口一出现,所有的人都一起给安田敬礼,安田笑吟吟的,回礼,然后,做了手势,让大家坐下。没有一个人先坐,直到安田坐下,然后义田在安田的身边坐下,川崎走到义田身边的位置,其他人才按照军衔的高低依次坐了。

完全是日式的宴席,菜品很丰盛,还倒了酒,是日本的月桂冠清酒,这是上好的清酒,不说在战时的中国,就算是平时在日本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有能力喝得起月桂冠的,所以,这些下级军官们就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些人,除了川崎以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安田将军,显得有些拘谨。不过,安田将军看起来还是和善的。逐一问了姓名和职务,还聊起了家常,席间不时有安田少将的笑声响起来,别人也附和着笑着。

整个酒宴中,没有说一句关于这次出征的事。

最后,安田将军端起了酒杯,“为我们的天皇陛下,为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壮行。”说完,一口把酒喝干。

然后,义田说,“感谢,安田将军的信任,为天皇陛下。”说完也干了。

其他人没有说话的份,只有端酒干杯的份了。


吃完了饭,回到码头,士兵们已经登船了。

加藤中尉和几个军官列队在船舷旁边等候,义田上船的时候,船上的汽笛响了起来,这是海军通行的规矩,表示本船最高长官到了。

一个佩戴大尉军衔的军官跨前一步,向义田报告,“报告大佐,佐佐木大尉向您报到,我是这条船的船长,负责本次航行。”

义田“嗯”了一声,算是首肯了。

依次报告的还有上尉医务官栗原加藤,中尉轮机长大路熊二、中尉航海长木村海边。义田一一应了。

佐佐木船长和加藤中尉带路,领着义田带着几个中队长一行军官全船上下走了一圈,察看各自的士兵在船上的哪个位置。


500个士兵被分别安置在几个大统舱里,空气不是太好,有一种霉烂的味道,运兵船也就这样了,好在看起来还不算拥挤。


军官们分别被安置在几个舱室里。

义田的办公室兼卧室是甲板上一个比较大的舱室,川崎房间就在义田旁边。

巡视完毕,加藤中尉对义田敬礼后,下船,然后舷梯收起来。准备起航了。


川崎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了。

船拉响了汽笛,在宁静的夜空中,汽笛深沉辽远而又有些孤独。

川崎和警戒的士兵们站在船舷边上,看着船缓缓离开了码头。

在那一瞬间,川崎突然想到,这或许真的就是一次永别的航行了,他真的再也见不到妮子了。于是,川崎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两遍,“别了,我亲爱的妮子。”川崎甚至有一种冲动,向跳进海里,游回到岸边,他有点后悔当时答应了任智,如果没有答应任智,他现在应该是和妮子在一起的。这样想着,心里有了一些酸楚。人生的生离死别就是这么无奈。


一个人影从川崎的身后闪过去,川崎看着过去的背影,那是狸猫。

有个代号狸猫的中国人,会时刻在他的周围,这让他感到安全同时又有些许的不安。


船已经驶出了港湾,川崎安排警戒的士兵留下两人巡逻的,其余的回舱休息。

川崎自己在船舷站了一会,就慢慢回到舱内,走到大佐的舱室,川崎听见里面隐隐的传来呼噜的声音,大佐已经睡了,今晚大佐喝了不少酒。

川崎走回到了自己的舱室,躺了一会,川崎完全没有睡意,他努力想让自己睡着,但是,没有奏效。

川崎又站起来,找出了一件外衣,穿在身上,又走出了舱室,向船头走去。


站在船艏,川崎放眼望去,漆黑的一团,除了船头犁开海浪的哗哗声,周围一片死寂。

早春的夜里,海风是十分的强劲而寒冷,川崎颤抖了一下,挺直了身板,努力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他知道驾驶室里的舵手可以看见自己的。

慢慢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就看见船头的方向有些泛白了。哦,天快亮了。从这个方向看,川崎知道,他们的船在向东方驶去,也就是说,现在还是在渤海湾里面。


天光大亮了,川崎就在全船上下几层甲板都走了走。

这是一条军用运输船。前后甲板各有一座105口径的火炮,不过,炮是被渔网遮盖起来的,还有些杂乱的渔具,从甲板上看很像是一条渔船。一条伪装成渔船的军用运输船。


陆续有几个军官都起来了,彼此见面客气的打打招呼。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军官们各自在各自的营地,占山为王,自己的地盘里,每个人都是老大,自己说了算,现在,就这么狭小的一条船上,还不知道要航行多久,到哪里去,每天看到就是这些面孔,相互之间不想见面也得见。

“川崎队长一夜没睡吗?”二中队长石古小泉主动和川崎打招呼。

“呵呵。”川崎不置可否含混的应着。

石古有些巴结的说,“您值更这么辛苦,可不行啊,川崎队长,这航行的时间还长着呢,你可要好好休息啊。”

川崎不太喜欢这个二中队长,懒得继续和他搭话,说了句,“谢谢石古大尉啊。”就走了。


走到舱室门口,正好义田大佐往外出,川崎上前一步,敬礼,“大佐早晨好。”

义田看起来心情不错,朝川崎笑笑,说,“回去休息吧,一夜没睡吧?”那神态完全是父亲对待儿子的样子。

川崎说,“没关系的,大佐,我会抽时间休息的。”说完,跟在义田的身后,慢慢走着。

早起的军官们看见义田大佐出现,都毕恭毕敬的敬礼,然后移步到旁边,等候义田的训示。


义田慢慢踱着步在甲板上走了一圈,然后又进入到舱内往士兵住的大统舱走下去。

刚一进去,就被舱室里的气味顶了一下,100个人一夜的呼吸,空气已经相当的污浊。

在门口停了一下,义田还是硬着头皮走进舱室,士兵们看到义田进来,都懒懒的躺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义田,有的甚至就干脆装睡。

医务官栗原说,“这舱室里人多,空气不好,时间长了容易生病的,士兵应该轮换到甲板上活动一下。”义田听了,对川崎说,“你的和医务官研究一下。”

栗原加藤一看自己的建议被长官采纳,很高兴,和川崎握握手,客气的说,“多多关照。”

栗原加藤显然已经看出来川崎和义田非同一般的私人关系。


按照出发前的规定,只有军官可以在甲板上活动,除了值更警戒,士兵一律都在船舱里面呆着,不准到甲板上来。义田同意医务官的建议,其实也是从需要出发的。这要是一船的兵相互挤挤挨挨的靠着这么近,一个生病了,很容易传染别人,即使有医务官的治疗,也是不行的,都生病死了的,那怎么办?老义田还是有责任心的,就像他把川崎从本土带出来一样,他要把这一船的人带走,他得对他们负责任。


川崎就和医务官栗原商定,除了值更警戒的士兵以外,每次20人上甲板,一个小时轮换,依次从一二三四五中队排下去。这样算下来,所有士兵都轮换一遍就要一个昼夜,栗原说“不行吧,时间太长了。”

川崎说,“是有些长了,还有夜间不能让士兵出来,那就等于两天才能轮换一次。”

川崎想想,说,“这样每次40人,从两个中队各出20人,我去找大佐解释。”

栗原医务官说,“好,川崎队长真是体恤下属啊。”就对川崎有了些好感。


船在渤海湾里行驶了一天。船头转向南方了,他们的船已经进入了黄海沿海海面。

川崎看看没什么情况,就回到自己的舱里,准备休息。

医务官栗原上尉显然已经喜欢上川崎了。没事的时候,愿意到川崎的舱室来坐坐聊聊天。

栗原要比川崎年长10岁的样子,但是,对川崎还是很尊重,诸事都是听川崎的命令。而川崎虽然是义田的副官还有和义田的关系,但是,他也想在人堆里搞好自己的社会关系,于是,就顺着栗原的意思,两人慢慢就熟络起来。

川崎刚刚要躺下,栗原在外边敲门,“川崎君,可以进来吗?”

川崎看看不能睡了,就起来伸手打开了门,“请进吧。”

栗原手里拿着一包茶叶,对川崎说,“看,上好的中国茶。要不要试试?”

川崎也不客气,“那是要试试的。”

说着,川崎打开门,对着外边喊,“勤务兵,”

一个士兵应声过来,“长官,什么吩咐?”

川崎说,“打点开水来。”

士兵说,“是。”拿着水壶走了。


士兵刚走,四中队长户上村夫跑过来,对川崎说,“不好了,川崎队长,”

川崎问“怎么了?”

户上说,“二中队打起来了。”

川崎一听,从床上拿起手枪,就下了舱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