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劫持案全程回顾:警方开两枪击伤劫匪颈部

华晓静 收藏 4 1249

据悉,在南京大巴劫案发生前,警方已知悉4名逃犯在车上,收费站找借口拖延大巴车近40分钟后警方到场要求查乘客身份证。逃犯突然劫持一名小女孩和一名男子,在僵持近80分钟后,警方开第一枪,击伤男性人质。25分钟后,警方开第二枪击伤劫匪脖颈。女孩未受伤。

“都下车,请大家配合全都下车,我们要例行检查。”昨天下午1时许,在南京长江三桥收费站北出口,荷枪实弹的警察上了一辆安徽牌照的大巴车。就在一车乘客快要下完时,突然一名穿粉红色上衣的女子“扑通”一声跪在警察面前,哭喊道:“我的孩子还在上面,被人用刀逼着不让下车,快救救她!”


劫持人质的4名歹徒正是警察要寻找的嫌犯。随后,警察与歹徒对峙100分钟,在开枪击伤歹徒后,成功救出小女孩。


快报讯 8月30日下午,江苏省南京警方两小时快速处置一起劫持人质事件,犯罪嫌疑人阳兵(男,32岁,重庆开县人)被警方当场擒获,两名人质成功获救。


30日12时许,南京警方接浙江宁波警方通报,8月27日宁波发生一起命案,阳兵等4名犯罪嫌疑人乘坐的皖D21897客车可能途经南京,希望南京警方予以协查。接报后,南京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徐珠宝亲自部署指挥,并迅速调集警力开展布控工作。


13时许,警方在长江三桥收费站发现该嫌疑车辆,遂对其检查。检查中,犯罪嫌疑人阳兵在车上突然持刀劫持一名9岁小女孩,并将一名男性乘客李某控制在车尾,与警方形成对峙。警方一方面调集警方谈判专家、特警、刑侦、交警等警力赶赴现场开展工作,另一方面迅速疏散完车上其他乘客。


14时20分,经警方劝说,3名犯罪嫌疑人下车投案,劫持人质的犯罪嫌疑人阳兵仍与警方对峙。15时15分,犯罪嫌疑人阳兵突然情绪激动,意图伤害人质,为确保人质安全,警方果断处置,将嫌疑人阳兵开枪击伤后擒获,两名人质安全获救。


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阳兵今年8月27日晚在宁波市北仑小港一KTV因酒后与人发生矛盾,伙同他人持刀将对方捅伤致死。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警方微博发布案情动态


收费站“卡机”


50多岁的裴师傅是安徽大巴车司机,开着一辆皖D21897牌照的大客车,长年来往于安徽淮南与浙江萧山之间。昨天早上8时20分,他载着一车乘客,从萧山准点出发,前往淮南。发车时,他没有料到,一场惊心动魄的劫持人质案将要发生,车上的40多名乘客中,有4名命案在身的嫌犯。


这辆车一路顺风,向西行驶。中午12时30分,行驶至南京长江三桥收费站北出口时,裴师傅从窗口递出收费卡和钞票。“对不起,刷卡机坏了,刷不起来,请您等等。”收费员礼貌地说。没想到,等候了40分钟,刷卡机还没有修好。车上人都有些不耐烦了,连声抱怨。


“我事后才明白,收费员说机子坏了,是故意拖延时间,好等警察过来,因为车上有坏人。收费站的刷卡机哪会修了那么久?如果坏了,也可以换个出口让我们过去呀。”劫持人质案发生后,裴师傅才恍然大悟。


突查大巴车


一直等到下午1点多钟,刷卡机还没修好,却等来了两名交警。他们向裴师傅敬礼,问了几句话,拿走了他的驾照,“请你把车靠边停,我们要做例行检查。”裴师傅将车子开出收费站30多米,停在右边的护栏边。这时,开过来一辆警车,跳下来4名穿着防弹背心、手持冲锋枪的特警,冲上大巴车。


“请大家配合一下,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我们要做例行检查。”特警顺着座位挨个查,这时,坐在倒数第3排的一名穿绿色圆领衫的男子趁乱迅速起身,挤在过道另一边的座位上。那个座位坐着一个妇女,带着两名八九岁的孩子。绿衣男子抱起小女孩,逗她玩笑。


警察检查完所有乘客的身份证后,下车对裴师傅说,“把行李箱打开检查。”裴师傅下车打开行李箱,警察简单看了看就让关上了。接着,让车上的人全部下来。


为何警察对这辆大巴盘查得这样仔细?原来,中午12时许,南京警方接浙江宁波警方通报,8月27日宁波发生一起命案,阳兵等4名犯罪嫌疑人乘坐的皖D21897客车可能途经南京,希望南京警方予以协查。三桥收费员发现该牌照大巴后,迅速通知了警方。


嫌犯劫人质


听从警察要求,乘客们陆续走下车。就在乘客快要下完时,突然,一名穿粉红色上衣的妇女发疯似的冲下车,“扑通”一声跪在警察面前,慌张地哭道,“我的女儿还在车上,被一个男的拿刀逼着,不让下车,快救救她!”妇女手上还拉着一个8岁的小男孩。她是安徽五河县人,在浙江打工,昨天带着一双年幼的儿女回老家探亲,女儿今年9岁。


警察闻声赶紧上车,刚进前门,就见车厢里站着那名穿绿色圆领衫的男子,左手搂着小女孩,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对着小女孩的喉咙,吼道,“你们谁也不准过来。”这名挟持人质的男子,就是8月27日在宁波一KTV歌厅捅死人的嫌犯阳兵。昨天,阳兵与3名同伙乘坐这辆大巴,准备逃往安徽。上车后,两名嫌犯坐在倒数第二排,阳兵与另一名嫌犯坐在倒数第3排位子上,后来趁乱挤到了小女孩身边。


阳兵与同伙站在车厢里,与车门前的警察展开对峙,阳兵将刀逼向女孩喉咙,拖着女孩在车厢里前后移动,他先是窜到车的前部,接着又拖着女孩窜到车的后部,亢奋地吼叫着。最后,他回到倒数第3排,坐在过道边的座位上。这时,20多岁的乘客李先生还坐在同一排靠窗的位子上,没来得及下车。阳兵持刀逼着女孩,并逼迫李先生老实坐在窗边位子上,不许动。这时,大批警察蜂拥赶到。


同伙先投案


警方一方面调集谈判专家、特警、刑侦、交警等赶赴现场,另一方面迅速疏散完车上的其他乘客,并在现场四周拉起了警戒线。狙击手也埋伏在暗处,将枪口对准车窗。


乘客们疏散完后,车上只剩4名嫌犯和两名人质。从警戒线外可以看到,车的前门开着,一名穿着白色短袖上衣的便衣警察坐在前挡风玻璃内的平台上,另一名便衣警察站在门内台阶上,正挥舞着手臂,跟嫌犯说着什么。车外,五六个穿制服的特警站成一排,阻挡人们靠近。


天下着小雨,疏散出来的乘客们站在警戒线外的一堵墙边,焦急地等待着。被劫持女孩的妈妈头发湿漉漉的,抹着眼泪,不停地对司机裴师傅和其他乘客哭诉着,“我女儿在车上哪,快救她下来。”她发疯般走来走去,数度要冲进警戒线,被警察拦住。


旁边一名七八岁的小姑娘也在不停哭泣,她是被劫持在车上的乘客李先生的女儿。父女俩也是安徽五河人,发现爸爸不在身边,小姑娘吓得哇哇大哭。


14时20分,经警方劝说,3名嫌犯主动下车投案,被警察带到旁边一辆警车里。车上的阳兵仍劫持两名人质继续与警方对峙。


狙击手开枪


车内,几名便衣警察与阳兵艰难地谈判;车外,狙击手埋伏在30米外的一堵墙后,将枪口对准大巴车的后窗。由于大巴车窗玻璃颜色偏暗,还拉着半幅窗帘,因此很难瞄准。透过车窗,能模糊看到倒数第3排的阳兵,他仍搂着小女孩,将刀对着女孩的喉咙。在他旁边,坐着另一名人质李先生。


14时50分左右,众人听到“砰”的一声沉闷的枪声。随后,只见李先生挣扎着走向车的前部,他满脸是血,被警察搀扶着走了出来,上了守候在外面的急救车,送往医院救治。大家猜测,可能看到李先生受伤了,阳兵才允许他下车接受救治。


李先生被送走后,阳兵继续在车内挟持小女孩,这时,他与警方对峙已近80分钟,渐渐变得情绪失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雨越下越大。阳兵在闷热潮湿的车厢里,长时间地持刀挟持小女孩,他渐渐变得烦躁起来。15时15分,在紧张对峙100分钟后,阳兵突然情绪激动,意图伤害人质。为确保人质安全,狙击手瞄准阳兵颈部,果断扣动扳机,随着一声枪响,阳兵应声倒地。车内警察飞身冲上前,抱起小女孩,冲下车,交给孩子的妈妈。随后,4名警察将阳兵押下车。


阳兵被击伤后,被警察反拧着双臂,揪住衣领,押下车来。他的左侧脖颈还在流血,但伤口并不明显。


小女孩获救


“狙击手不简单,人质安全获救,嫌犯被擒,这样的解救很成功。”人们议论的同时,阳兵被送往医院救治。


被嫌犯持刀劫持在闷热的车厢里,9岁小女孩吓得不轻,她一直不停地哭泣。被解救出来后,她一头扑进妈妈怀里,哭得抬不起头来。妈妈一手搂着女儿,一手搂着儿子,一家三口在雨地里哭成一团。经历了惊魂的100分钟分离后,一家人重新团聚,眼泪中满是劫后重生的惊喜。随后,警方解除了警戒线。


乘客李先生与被劫持女孩是同一个村的,他与小女儿一起乘车返乡,不料被嫌犯挟持在车内。小姑娘先下了车,不见爸爸,吓得哇哇大哭,许多老乡过来安慰她。警方最后将乘客们安排进另一辆大巴时,小姑娘死活不愿上车,“我要爸爸,我要找爸爸。”雨中传出的哭声让人心酸。一位中年妇女拉着她的手,也不愿上车。


另一个伤心哭泣的是被劫持的小姑娘,才9岁。在车里被嫌犯持刀挟持约100分钟,她吓坏了。被解救出来后,她像小猫一样躲进妈妈怀里,委屈地哭个不停。妈妈不停地哄着,她抬起脸,又张嘴大哭一气。最后,妈妈搂着她与弟弟一起上了警车。


述说惊魂一刻


司机声音发抖


大巴司机裴师傅向快报记者介绍了他刚刚亲历的一幕。裴师傅说,早上发车时没发现乘客有什么异样,到了三桥收费站,突然说刷卡机坏了,他也没意识到车上有逃犯,还一直安慰乘客别着急,要配合警察的治安检查。直到看到被劫持女孩的妈妈拼死拼活地跪倒在地,求警察救她女儿,裴师傅心里一咯噔,才知道出事了。“只盼望乘客们都平安,不出事就好。”


曾坐在嫌犯旁边的两名乘客感叹,4个嫌犯中,除拿刀的有30多岁外,其他的都像是不到20岁的小青年。“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不学好呢?”可能是年纪小怕事,这3人经过警察做工作,都主动下车自首了。


讲述中,不停有电话打进来,裴师傅接电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毕竟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回碰到。


幕后


劫匪曾安慰小女孩


不要哭,不会有事的


据来自安徽蚌埠的乘客老陈介绍,大客车到达长江三桥收费站后,警察上车拿了司机的驾照和行车证。“两个警察在车上转了一圈,打量了一下车上的乘客后,就让女的和小孩下车,说让他们去上个厕所。”老陈说,当时不允许成年男乘客下车,阳兵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将旁边的一个小女孩抱了起来,并迅速用一块毛巾之类的物品盖在了女孩身上。


“当时旁边座位上的那位妈妈还带着一个更小的男孩,小女孩可能是自己在前面走,准备下车时被坐在过道旁边的阳兵一把搂过去的。”老陈称,当时他坐在阳兵左侧前面一排,在女乘客带着小孩下车时,突然听到后面传来小女孩的哭声,他扭头一看,发现阳兵已经抱着哭闹的小女孩了。老陈还听到,当时阳兵还轻声安慰小女孩,“不要哭,不会有事的”。


据老陈回忆,当时小女孩的妈妈想要从阳兵手里抢过女孩下车,可能是担心阳兵手里握着凶器,因为女孩身上被盖了一个毛巾。后来在民警和其他乘客的劝说下,小女孩的妈妈赶紧带着另一个孩子,跟着大家下车了。


“我先下车,看到被劫持小女孩的妈妈下车后,哭喊着说她的女儿还在车上,被人抓住了,不让下车。”另一乘客陈小姐回忆,当女乘客和小孩都下车后不久,又有几名男乘客被允许下车。可刚有几人下来,又不让下车了。后来隔了10多分钟,其他乘客又才下车。最后,车上只剩下阳兵和那个被他抱住的小女孩以及另一名男乘客。


“还有一名小女孩下车后,在路边没看到她爸爸下车,当时就哭了起来,说她爸爸还在车上。”陈小姐称,一旁的警察赶紧将这名小女孩疏散到了路边。后来听到“砰”的一声枪响后,下车的乘客发现,一个身影从阳兵附近晃动着,往车厢前面移动,最后满脸是血从客车上下来。


“当时他满脸是血,不过自己还能走路,而先前那个喊着找爸爸的女孩见状,哭闹着要冲过去,被警察拉住了。”陈小姐说,后来受伤的男乘客被一辆警车送走了。


劫匪脖子被子弹擦伤


劫持人质事件发生时,快报记者正在5公里外的浦口区采访,接报后当即掉转车头赶赴现场。到了三桥收费站北口,只见东侧一个出口处停着一辆红色的大巴,车头朝北,停在护栏边,被几辆警车围住。大巴车前门开着,几个便衣警察站在车的前部,正与车尾部劫持人质的嫌犯谈判。大巴的前方20米开外,停着两辆急救车,后面车门敞开着,急救人员站在门口,做好随时抢救伤员的准备。


在大巴西侧约30米处的一堵墙后面,狙击手蹲在草地上,正举枪向车窗方向瞄准。警戒线外,雨地里站着刚被疏散的乘客,都在焦急地等待结果。其中最伤心的是被劫持女孩的妈妈,望着大巴车,她时刻担心女儿的安危,失声痛哭,司机裴师傅则不停地安慰她。


特警开枪击伤阳兵并将其控制住后送往浦口区中心医院救治。昨天下午3点半左右,记者在浦口中心医院放射科CT检查室见到了受伤的阳兵,他正在接受检查。“他的脖子流血了,有一道擦伤,我们担心他颈椎受伤,就先用一个护套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固定颈椎。”据急诊抢救室一医生介绍,后经医院CT检查,发现阳兵脖子上的伤并不重,只是表面擦伤,根据医学影像初步判断,他的颈椎也未受伤。


警方得知阳兵伤情不重后,可能担心他逃跑,从CT室推出来后,立即给他戴上了手铐,并安排了多名民警一路“护送”到急诊室。躺在担架上的阳兵留着平头,身高约1.70米左右,在从放射科到急诊室的路上,他不时看看身边的民警,一脸淡定的表情。


随后不久,大批民警赶到急诊室,关闭了阳兵所在诊疗室所有门窗。诊疗室外面还安排了多名民警把守,无关人员一律不允许靠近。“他受伤了,我们首先给他治疗,同时为了不耽误调查,等医生给他治疗结束,我们立即在病房开始调查。”在现场把守的一民警称,估计要到夜里问话才能结束。


进展


其余乘客得到妥善安置


受伤的乘客李先生先是被送到了浦口区中心医院,因其伤势较重,医生简单为其处理后,立即送往省人民医院救治。据江苏省人民医院急诊中心一名护士介绍,李先生是一批警察送到医院来的,当时鲜血从其面部往外冒。



“受伤部位好像靠左眼下方,鲜血直冒,伤口不大。”该护士称,急诊中心的医生为李先生做了清洗和包扎后,将其送往手术室,这时,他意识还是清醒的。


目前,李先生仍在医院接受治疗,可能完全恢复需要一段时间。


昨天事件成功处置后,车上的其余乘客被送到珠江镇派出所,民警将他们引进派出所接待大厅,又买方便面和火腿肠分发给他们。拿到食品的乘客都被民警带上楼,配合警方调查。“估计一时半会是不能走了,明天小孩就要开学报到,迟到免不了。”不少家长都称,经历了这次事件后,他们都想早点把小孩送回家。


截至昨晚10点半,车上的乘客配合警方做完笔录,结束后,警方将安排车辆送他们回安徽淮南等地。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