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委第六巡视组在国家级贫困县秭归巡视20余天总共花费80万元。其中,烟酒两项耗费13万余元,外出考察费中旅游费12万余元。长期以来,这里经济发展落后,加之受三峡工程移民影响,至今仍属国家级贫困县,县财政系“吃饭财政”。


13个人,20余天,开销80多万元。这是一个多么昂贵的巡视组!作为国家级贫困县,2010年秭归农民人均年纯收入才3497元。巡视组短短20天的开销,就相当于200多名秭归农民全年收入的总和。如此强烈的对比,不免让人倍感悲凉,秭归籍的大诗人屈原如果活到今日,也许会再度“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吧?因为这靡费的公帑,都是老百姓的口粮啊。


众所周知,巡视制度的存在已有不少年头,从现实检验看,不无效果,犹记得监察部部长马馼曾表示,“巡视制度是一项比较有效的措施,体现了上对下的监督。一些地方领导班子的问题,特别是一把手的问题,一些大案要案如陈良宇的案件线索,都是通过巡视发现的。” 作为体制内的一种自我监督模式,巡视既可以落实上下级监督,又为底层百姓直接向上级反映问题提供了制度性的路径。


巡视组是为了解决问题,但有的巡视组却在制造问题,比如20余天花费80万元。打量该天价账单,可以发现不少让人错愕的细节。比如,巡视组被安排在县城的“豪庭酒店”,这是一家集住宿、餐饮、娱乐和会议为一体的准四星级酒店;秭归县官方除了为巡视组购置了打印机、复印机、照相机、电脑等设备,还为相关领导购置了两部手机和十部平板电脑——据财政局对账务的审核,平板电脑“省巡视组用,并带走”,手机为“省领导购”。除了带走电脑,巡视组成员还带走礼品——礼品一项总额113477元。在37万余元的接待费中,餐饮费为90672元。巡视组花销各类酒30件,112056元;香烟55条,35550元。用“一盒烟一壶油,一顿饭一头牛”来形容该巡视组的消费,并不夸张。


2006年10月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的通知。无论入住豪华宾馆,还是大吃大喝,无论配置手机,赠送礼品,还是给巡视组安排长江三峡游,每一条都违反中央规定。80万元,对秭归这样的贫困县来说,确实是沉重的负担。钱谁来出?目前来看,由秭归财政负担。而根据《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像巡视组到基层巡视这样的公务行为,应按照本级财政部门规定的收费标准,交纳住宿费和伙食费,回本单位凭据报销。如果傲慢地任由当地报销,无疑会加大当地居民的负担。

由此,便引申出另外一个话题,当地为何如此大舍血本接待巡视组?巡视组为何又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些安排?中央一再强调的廉洁自律、轻车简从、精简会议为何被虚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项调查表明,仅在2005年,一些地方政府全年竟有100至150天在接待各路官员。超标准接待巡视组,当地相关部门应该被打屁股,而对那些心安理得地享受贵宾待遇,在当地大吃特吃,走了之后又大带特带礼品的巡视组,又该如何呢?


“如果老百姓知道接待巡视组花了那么多钱会怎么想?党和政府的威信将会如何?”秭归县委一常委如是感叹。如今,老百姓已经知道了此事,反应之激烈、之愤怒、之伤心,可想而知。对此情景,不知道巡视组会怎么想?又如何考虑党和政府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