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一节 板垣的贼梦

朱凯明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长春。关东军司令部。 从南线司令部发来的电报引起了关东军高层的极大震动。参谋长西尾寿造手里拿着电稿纸面色阴郁的负手站在作战地图前,眼睛盯着南线的一个点上久久不动。 旁边的副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少将同样面色凝重。性格狂野,素以胆大不羁而在关东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长春。关东军司令部。

从南线司令部发来的电报引起了关东军高层的极大震动。参谋长西尾寿造手里拿着电稿纸面色阴郁的负手站在作战地图前,眼睛盯着南线的一个点上久久不动。

旁边的副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少将同样面色凝重。性格狂野,素以胆大不羁而在关东军内驰名的板垣惟有在西尾寿造面前,表现得稍微拘谨些。他顺着西尾寿造的目光在地图上很快找到了那个点,他猜测到了他的上司所担忧的事。

“将军阁下,燕山义勇军主力突然集结,在一日一夜间,重创守备第三大队,我以为仅仅是个巧合。”

“哦?板垣君说下去。”

“据情报部门反映,那个鹈饲三郎少佐率领的第三大队主力组成的快速纵队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打垮打散了多股义勇军的队伍,这些被打散架的义勇军基本上都投奔了燕山中部的匪首杜鹃那里了。按照支那人的习惯,有仇不报非君子,他们一定会伺机报复一下的。我还听说,鹈饲三郎每一次沿着南线围剿义勇军,都要把沿途村庄扫荡一遍,现在南线的辎重运输线两旁基本没有什么村庄了,除了几个镇子外,支那村民也被清户了。我怀疑这次行动,是义勇军的一次联手报复行动。”

西尾寿造看了看他,没有接着问,而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刚刚收到的电报,有没有给南次郎司令官发过去一份儿?”

“已经给司令官发了过去。至迟后天,南次郎司令官就会从朝鲜回来。”

“嗯。你接着说。”

“电报上说伏击帝国中队的反日义军有四五百人,我认为很有可能。那些被打散的义勇军跑到燕山女匪那里,按照支那人的习惯,是要交投名状的。几十个小股入伙的反日义军有可能联手搞了这次伏击战,利用大雨和洪水帮忙,那个总是牛气冲天的鹈饲三郎肯定是轻敌了。我很了解他,也了解支那人。”板垣自负的说。在中国先后待了二十多年的板垣征四郎,自幼便学习中国文化,自信是日本陆军中数得着的中国通。

西尾寿造目光瞭了他一眼,随即沉默了下来。板垣征四郎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在日本陆军中,西尾寿造素以思维缜密、冷静和战略分析见长,在他面前,板垣总有一种大山置顶的压迫感,自己的粗线条思维有时很难在他面前摆到桌面上来,自从给西尾寿造当副手以来,他狂野不羁的个性,已经学会收敛了很多。

“根据情报部门汇总的信息,此次事件似事出多因。”西尾寿造抬手扬了扬手中的电稿纸,阴郁的目光略微懊恼的盯了板垣一眼。

“第一个可能就是为确保‘飞狼计划’的顺利实施,扫平运输线上的隐患,南线战区情报机关策划了引蛇出洞聚而歼之的计划,拟将燕山女匪势力予以重创。但是计划尚在准备之中,目标却提前主动找上门来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原因就是你刚才说的。”

“第二个可能是几日前,承德情报机关抓获了一组支那情报人员,他们供出支那政府派出了一组高级联络官深入我控制区域进行秘密使命。目前他们的使命目的尚未知晓,但不排除针对‘飞狼计划’而来。有可能他们调动了暗中隶属于支那政府支持控制的义勇军在南线展示一下力量,借机转移我们的视线以图缓解我们在北支那给他们的巨大压力。”

“第三个可能是满铁那边坚持说袭击来自一支精锐的武装作战队,只是不清楚他们的身份背景是隶属南京还是华北的东北军。更不清楚这支队伍此行的任务目的。这个原因不管有没有都要做一下重点彻查。”

“目前北支那局势徘徊不进,国内反战的呼声又开始叫嚣了,让政府止步在满洲。如果我们不能在短期内打破北支那平衡的僵局,依现在的支那反日浪潮,我们扶植的人和依附我们的支那人会被他们那些激愤的民众杀死不少。我之所以同意你提议的计划,是因为大本营和总参谋部的闲院宫载仁亲王倾向于快速解决北支那问题。此计划的好处就是无论成败,都可借机扫除南京政府派到华北坐镇的那个何应钦和东北军于学忠,此二人一除,北支的棋盘就活了。”西尾寿造目光流转,看着身侧棍儿一样站着显得无比恭敬的板垣征四郎。

“板垣君,依你看,这次事件应属那类原因?”

西尾寿造将情报部门汇总的信息信手拈来说出此次事件可能产生的几个原因,这让板垣很不舒服。这些情报他都浏览过,他的习惯性的粗线条思维一带而过。特别是满铁那边儿的猜测简直就是无中生有,形同儿戏。

支那精锐的武装作战队?可能吗?有多少人?有多精锐?哼,再精锐的小股武装队,也不可能眨眼间重创帝国的几个中队。如果支那有这样的武力和能量,我板垣这些年在支那就白混了。

不过对于参谋长西尾寿造的提点,板垣不敢怠慢,他知道作为参谋人员,任何带有主观意识而忽略的细节可能都会在关键的时刻变成实质性的炸弹。参谋参谋,参形谋计,参策谋细。

以在东北大胆谋事,胆大做事起家的板垣征四郎很得意他参与主谋的“九·一八”满洲事变的辉煌,更留恋“满洲国”的策划和实施。如同一个赌徒,尝到了冒险的甜头,便总想着如法炮制,再来一次。面对南京政府孱弱的姿态,板垣征四郎又开始勾画出“华北国”的美梦。

上蹿下跳又折腾了一年多,这次关东军前司令官武藤信义实在是看不惯他那一套粗针大麻线似的冒险思维,给他安了个“参谋本部特派员”的身份,一脚踢开他,让他离开中国到欧洲、印度、菲律宾及南洋群岛等地观光旅游反省去了。

做了一段时间的冷板凳,回到中国后不久,刚刚被调到关东军任副参谋长,屁股还没坐热乎,就又开始固态萌发,贼心不死的念念不忘他那个“华北国”的宏大计划。 这次“飞狼计划”就是他上任没多久,处心积虑整出来的又一个冒险行动。

这次和天津驻屯军联手配合,共同实施”飞狼计划”,为此从年初就开始了准备工作。而且为了今后在中国战场上保持火力优势和强大的军事威慑力,这次行动将本土实验的几种坦克、几款战车和重型火力投入战场进行实战测试,也借此威慑华军。

此次计划可谓一箭双雕。如果支那南京政府反抗,则可就此开启战端,一举拿下平津,彻底的撕掉遮羞布,挺兵进占华北,直接建立“华北国。”如果支那南京政府不接招,继续软软腻腻的玩儿橡皮糖,那谈判时就直接逼迫支那政府撤走北平军分会,招回何应钦,撤换河北主席于学忠,将那些认他日本人当爹的殷汝耕、王明、张国栋等支那拥日人士提携上来,开始“满洲国”在华北的翻版制作。

此计划最初得到了西尾寿造的默许,至于南次郎司令官,板垣征四郎推给了西尾寿造打理。那是一个靠运气加装糊涂的军界不倒翁,有功绩时必算他一份儿,失败时找不到他身影的主儿,滑的跟泥鳅鱼一样。绕过了他,得到了西尾寿造的支持,板垣心里就有了底气,开足了马力,肆无忌惮的实施了前期计划。

五月初,关东军和天津军的龌龊表演开始了。

依然是老套路,先整点儿大的反日动静出来,好以此为借口嫁祸南京政府,让南京政府疲于应付口水仗,而后再武装挑衅,制造迫不得已出兵的伎俩。玩儿这套路,板垣轻车熟路。

就像一个要嫁祸邻家偷窃行为的无赖一样,为了谎言的真实性,无赖得忍痛从自家的鸡窝里拽出俩只鸡来宰了,然后扔到邻家院里栽赃陷害。两个日本特务机关豢养的汉奸报人被主子拽出了鸡窝。

满洲国中央通讯社记者兼天津日租界《振报》社长白逾桓和《国权报》社长胡恩溥被“暗杀”身亡。随即,日本人向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何应钦发难。

紧着着借口遵化地区义勇军孙永勤部,频频挑衅大日本帝国军威,屡屡出击日军防区,破坏停战协定,已经致死致伤数名帝国士兵,要求中方让开防区,打开一条通道,让日军进入遵化就地剿灭反日义勇军孙永勤的部队。

戏演到这个份儿上,正待高潮,而新式装备也已经在旅顺口库仓里,不日即将起运南线之际,谁成想这关口出了这么一茬事儿。这令板垣的心情很不爽。可是面对上司的诘问,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这上边的板垣征四郎一时语塞。

“将军阁下,您的意思是……”板垣语意迟滞,他猜不透上司西尾寿造是就事论事,只谈南线的这次突发事件,还是将此次事件与已经启动的计划联系起来,他在心里盘算着西尾寿造有否暂停计划的可能。

“支那古语常说:事出有因,是树有根。在展开一场大的军事行动之前,不要错过任何可能导致失败的细节。德意志军事家老毛奇曾经说过:一个在展开的最初阶段中所犯的错误,是永远无法矫正的。”

望着西尾寿造那双阴郁而凌厉的威严目光,板垣头上冒起了冷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