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拿什么向西方说“不”?

枭龙FC-1 收藏 5 697

古希腊数学家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翘起来。”可问题是,到哪里去寻找这个支点呢?

——代序

推出这话题,会让人想起当年曾风行一时的《中国可以说不——冷战后时代的政治与情感抉择》。这本在当时创下300万册销量神话、先后被译成8种文字、吸引了全世界100多家媒体关注和报道的书籍,被一言概之为“90年代中国大陆民族主义情绪升温”的标志。“升温”缘由,是由于自上世纪80年代初的改革初起,到90年代中期时,中国经济状况发生了翻天覆地般变化,所以按西方“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实力论英雄”哲学,代言者们便参照此前的《日本可以说不》,推出这部很迎合其时中国人心态的热门著述。

那么,时至今日,论“实力”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否该当将“可以”换做“应该”了呢?

论经济,早在2010年,中国就以总量(GDP)的58786亿美元,高过日本的54742亿美元,取而代之,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并且连位居“老大”的美国,尚欠下我们高达近1.16万亿美元的债务。论军事,虽尚无法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军相比;但今年以来,则无论被炒得“高烧”不退的中国首艘航母“瓦良格”、“航母杀手”DF-21D,还是横空出世的隐形战机J-20、“翔龙”无人机等,无一不在他人的“惊呼”与“惊叹”中,让我们至少在对于国际地位的感觉上,傲爽不已。

然而,当所有这些让无数个“不”字吐之欲出时,冷静下来,却又不能不生出较这无数个“不”字更多的疑问与疑惑。

——我们为什么要向西方说“不”?

——我们说“不”之后要干什么?

——我们说“不”之后不同的取向会有怎样不同的结果?

——我们还应该向什么说“不”?

……

“易”心解中国人何以说“不”

其实,早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中国人就开始向西方说“不”。只是作为历史公认的分界线,1840年前,中国人是以俯视的傲态说“不”;这之后100多年间,却是以屈辱的呻吟与反抗的怒吼来说。而直至1949年毛泽东一声石破天惊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到如今的60多年间,中国人又何时停止过向西方说“不”呢?

只是以中国人为代表的典型东方心态的说“不”,与西方人对世界说“不”的内涵,迥然有别。

即如在鼎盛至极、堪可称之为“飞龙在天”的乾隆年间,中国人对不远万里而来的英国使臣马戛尔尼勋爵一行说“不”,不过是要其下跪,以符合藩属小国对“中国威仪”倾心“向化”的礼仪认知;而自此后,西方列强却如法国人阿兰·佩雷菲特在《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一书里所说,当逐渐认清了“那只是一个泥足巨人,只要轻轻一抵就可把他打倒在地上”后,便相携以坚船利炮、虎狼之师,用烧杀抢掠、无所不极的“行为艺术”,足足对中国人把一个血腥的“不”字,“说”了有100多年。而在这期间,中国人起始时其实是想说“是”,而不是说“不”。这一痛苦的心理转折,在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里,被描写得淋漓尽致:“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那时,求进步的中国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么书也看。向日本、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派遣留学生之多,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国内废科举,兴学校,好像雨后春笋,努力学习西方……要救国,只有维新,要维新,只有学外国。那时的外国只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进步的,它们成功地建设了资产阶级的现代国家。日本人向西方学习有成效,中国人也想向日本人学”;然而,“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如此而后,中国人才在共产党领导下,师法苏俄,开始以自己的“行为艺术”,向西方说“不”。

而如此认知,如若追溯到数千年之前的《易经》,其多处卦辞里所涉,又何尝不早就有精论呢?

《谦卦·六五》爻辞说:“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就是说,本国之所以不富,是因长期受到邻国的侵略所导致,所以,主动抗击邻国的侵略、打击是名正言顺、有理有利的,否则便后患无穷。《师卦·六五》爻辞说:“田有禽,利执言,无咎。”是说有禽兽闯入我的田园,毁坏庄稼,擒而杀之,是理所当然的事,没什么不妥。《谦卦·六二》说:“鸣谦,贞吉。”是说分辨是非曲直后,再决定谦让,这是明智的谦让,否则便是愚蠢。对待强敌的侵犯,不能无原则地谦让、容忍,要坚决予以反击、征讨。而《同人卦·卦辞》里,甚至对抵御外侮的行为方式,都有着类同于“人民战争”的精辟说辞,即“同人于野”、“同人于门”、“同人于宗”;就是说面对外侮,在郊外聚合众人,挑选士卒,在宗庙前聚合,受命于祖先,在王门前训练士卒,准备出发。也由此可见:自古及今,中国人对外说“不”的言语与行动,多出自被动而非主动,多是为御侮而非为侮人。那么,当时光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而今的中国又恍如横空跃舞的“飞龙”时,则该当又持有何种说“不”的心态呢?

“易”眼看东西方“和而不同”

其实,若沉冷思考,“不”固然仍该当说;但别说在推出《中国可以说不》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是在GDP擢升为“世界老二”、军力军备等猛增的今天,决定中国人说“不”心态的东西方奕局,也仍未有根本性的逆转。

品享“中国制造”的价廉物美,却频频对中国挥舞“反倾销”大棒;靠借中国债务以持内扩外,却屡屡向“人民币汇率”发难挑战;满世界建军事基地、航母耀武扬威,却时时在高唱“中国威胁”论;挑分裂阻统一,唆使走卒帮从们鼠窃狗偷、“贼比人恶”,却反倒要中国人“克制忍耐”……也就是说,相对而言,甚至在未来相当长时期内,东方的“青龙”仍处于被动守势。那么,对始终持咄咄之势的西方“白虎”,则除了以虚浮苍白的“抗议”等道些个“不”字外,我们似更应从祖先的浩瀚智慧里溯思回味,以求得为谋长远的认知。

断事先断理,折树须刨根。

历史证明,GDP多寡,固为重要因素,军力强弱,当为胜败首因。然而,造成东西方对峙的根本,则在于自形成国家与社会的始初,两者就由于基因遗传、环境气候、生活生产方式等多种因素的不同,所造成截然有异的思维与行为方式。总的来说,以中国人为代表的东方思维,其路径与模式是由大到小、由外及内,以欧洲人为代表的西方思维,则恰好相反,是由小到大、由内及外。有学者将前者比喻为像“水的漩涡”,善于吸收包容、内敛含蓄、强调整体、注重秩序、恪守修养,不具备对外攻击性;后者则犹如点燃旋转的“地老鼠(一种烟花)”,专司外扩发散、强调个性、注重竞争、热衷表现,极富有进攻性。而由这两种思维所形成的东、西方形态,就恰如太极图里的黑与白,无阳不成阴,无阴也不成阳。巧妙的是,太极图里的两只“鱼眼”,则表示在这种阴阳黑白的环抱对峙中,不仅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还只有在相互渗透、相互作用的推动下,整体才能够有如生命般活跃旋转。如此,从另个角度去思辨历史与现实,便可看到:当着中国人以其思维与行为方式所创造的社会推动力达到顶峰时(唐、宋),如没有新的思维或活力加入,打破定势,社会就会长期处于相对稳定、趋于老化的状态(元、明、清);而百年耻辱,便犹如凤凰涅槃,改革开放30多年,则更是把这种引进、渗透和作用,推进到极致。而与此相应的是,100多年前至今,西方却是以迥异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创立现代科学与现代资本主义制度,推动生产力飞速发展,使人类在物质生产领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然而弊与利同生,由西方这种模式带来的高风险、高危害,诸如环境破坏、能源危机、贫富悬殊、文明冲突、军备竞赛、核利剑高悬人类头顶等种种,不更是如“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么?

或许,这正也是我们应该和必须说“不”的背景和缘由。

但是,正如同当年西方靠派些传教士对中国说“不”、收效甚微一样,现如今便是在西方再多建“孔子学院”之类,指望靠这些使对方能刹车拉闸、皈依“王道”与“天人合一”,也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归根结底,不侮人却必先使人不得侮我;欲渗透并作用于对方,须得“打铁先要自身硬”。

所以,持续发展经济、以“御外”和保障国家利益为目的强军备战的国策,毋庸置疑。

然而,从另一个层面看,当如今在面对由西方模式所带来高风险、高危害的世界性通病时,与其嘈嘈别人,又何如把这般心思与劲头倒转过来,先来向我们自己多问些“不”呢?

结束语

行文间小憩,适逢央视播放有关高尔夫球场的记者调查。据报道,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311立方米(有说为307立方米)、不及国际公认人均1000立方米缺水标准的1/3、甚至比不上以干旱著称的中东和北非的中国河北省,上百家高尔夫球场却因要维护“绿草茵茵”,私开暗井,非法抽取,致使本属于公共资源的地下水濒临枯竭,按专家的话说,欲恢复往往要以万年做单位……那么,这种既不能像航母护国、亦不似出事的高铁那样还能够“利民”,却按照荷兰文音译,美其名为“在绿地和新鲜氧气中美好生活”的玩意儿,又为何在中国扩张无度、恣意而为呢?显然,且不论躲在背后的房地产推手,其本身暴利和犹太人“赚有钱人的钱”之法则,便是其唯一的动力。而这种“美好生活”的享受对象,不过是占中国人总数少到可忽略不计的一些明星、官员与大款;至于其所谓的“美好”,或许,有“绿地和新鲜氧气”作托,但潜在的诱惑,却似乎主要为满足这类因纵欲而罹患阳痿的“患者”们病态心理,即猛抽紧送,把那个象征阳具的小“球球”,推送进象征阴物的“洞洞”里……

所以,仅就此而言,即可看到:当欲对西方说“不”时,其实随西方模式而来、被我们一些“高端”们如蝇逐臭般接过的高危“病患”,又岂知不比人家侵染得更深更重呢?而更为可虑的是:假如不溯本返源,着力来矫正模式、扭转变态的价值观,那么,“掏空”我们物质资源与精神信仰的,能不是这类越喂越肥、越肥越贪、越贪越背离祖宗与人民大众的“蠹虫”么?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