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天 南海之滨 惊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4.html


当飞机在一次剧烈震动的时候,我们俩终于坐不住了,一路跌跌撞撞的向驾驶舱跑去。这时候,飞机的喇叭里已经发出了警告声,与滴滴滴同时出现的还有飞行员的呼叫“各小组注意,紧急情况,准备弃机...”准备弃机了?谁能告诉我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居然如此严重!

刚跑到了驾驶舱,就看到老车和另外一名驾驶员在那里满头大汗的稳定着飞机,那个副驾驶还冲着话筒喊话呢,也不知道报务员跑哪去了,估计正躲在哪个贵宾舱休息呢。“发生什么事情?”刚一进来我劈头就问“不妙啊,二号引擎突然熄火,您看...”刚说到这里,飞机又突然一震,而且幅度还挺大,结果没有防备的我们一下子就给磕到天花板上,发出了砰地一声,尽管我戴上了头盔,也不免有些眼冒金星。

“看,右边机翼上”老化一边捂着被磕得找不到北的脑袋,一边指着他那边的机翼,一起一伏的就跟坐船似地。

再看窗外,猛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飞机右侧机翼的最外面的引擎冒出一阵黑烟,而在那黑烟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这TM不是天灾,是人祸。

正想着,飞机又猛地一震,瞬间,驾驶室里红灯闪烁,在前面的液晶显示屏上,我们的飞机影像迅速闪现,然后来了个旋转,正面图像上,飞机两边的表示最外侧引擎的图像一闪一闪的,我向我这边一看,一抹金色出现在我的眼前,然后引擎就起火爆炸了,整整削下一小半机翼,然后那半个机翼又把后面的尾翼给打碎了。

“我靠,快,降低高低”我吓了一跳,我们的空客A380一共有四个引擎,现在两个已经出现了问题,还有一侧地机翼被折断,尾翼也有了损失,可想而知,现在我们的飞机抖动会有多大了,弄得我都害怕这架飞机像血战太平洋里的那些被击中翅膀的飞机一样,先来几个翻滚,再来个解体,最后game over。

还在这架飞机足够大,同时离地面离得也足够近(当那个机翼打到后面尾翼的时候我看了一下飞机上显示的高度‘200M’)“抓好”老车突然一声大叫,我赶紧抓好我旁边的固定栏,紧接着就是‘砰’地一声,尽管我已经有了准备,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无可阻挡的向地面摔去,然后我又很‘幸运’的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终于有了点知觉,就是一个字‘疼’,刻骨铭心的疼,不过这点感觉使我知道我还在地球上,换句话说:我还活着。“兄弟们,还有喘气的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醒来后第一句居然是这句话,晃了晃脑袋,我才看清了驾驶舱里的情况,这里真是一片狼藉,老花就在我脚底下,估计是撞到了墙,到现在还保持着对墙啃的状态,老车估计是给吓晕了,因为他就在那里仰着头躺着,不过呼吸还好,最惨的是副驾驶,也是老花那队的人,那个倒霉蛋的腿被变形的机台紧紧夹住,也不知道受了多重的伤,反正浑身上下全都是血。

我忍着痛,走到了老花身边,推了半天才把他推醒,这家伙小眼一睁“恩?该喝汤了?”我差点晕过去,这家伙是饿了吧。“瞎说啥呢,你饿了自己做饭去。”“哎呀?世道变了是么,怎么过奈何桥不喝汤了捏?”这句话一出来我差点被噎死,感情这家伙以为自己死了,看这家伙一脸的坚毅,眷恋,不舍等等的表情,我哭笑不得,顺手就给了他俩耳光,然后问他“疼不?”他捂着脸“疼啊,你打我干哈?”“废话,你感觉疼就没死,当然,如果你想等死的话就继续躺着吧”“啊~~~哈,我没死啊”真无语了,看他这样我都害怕是不是世界上又多了个精神病呢?“成了,赶紧把其他人叫醒,我怕飞机一会会爆炸。”“恩?”“电影上不都这样演的么?”“...”

好在大家以震晕,磕晕的居多,再加上救得及时,受伤最重的也不过是软组织挫伤之类的皮肉伤,当然,那个副驾驶不过是被破碎的玻璃弄得满头花,还把我们吓得半死。

(一个半小时后)“谁能告诉我,这TM是什么鬼地方?”走了半天道的我终于走不动了,气的我把手里的包往地上一摔,坐在石头上直喘气,这破飞机摔得真是地方,四周都是山,就那一小片空地,而飞机就在那一小片空地里,要不然我们这群人指定阵亡,但是望山跑死马,别小看这些山,好像一下就能过去,真要走起来要多费劲有多费劲。

“好啦,别置气,找到一家问问不就得了?”我扑哧一乐“真要是有人家的话还用得到咱们跑到这里来?”“行了,走吧,这地方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真想歇一会...”“报告,收到不明联络信号”“什么,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还有无线电联络信号?”“是的,但是...发的好像不是求救信号。”“为什么?”“因为他发的根本就翻译不出来?但是无线测定发出地就在前面”“快,全体都有,跑步前进。”“是~~”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突然看到远方飘来一截木头而努力向那里前进。

不过世界上有一句话就是好奇害死猫,也不知道这是哪条路,不过修得还不错尽管有些地方很陡峭,但是一努力还是可以把运物资的小车(看过飞机里卖小东西的小车么?东西扔掉,改装物资了)给弄过去,当然,我们每个人手里还拿了一些。

正在艰难地行进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句话“看,11点方向”。我们顺着喊声向那边看去,就看到那边出现了一条高速公路。“走,去那里看看,搞好了还能搞到一辆车,那样就不用走路了”命令一出,我们纷纷向那里进发,跑得呼哧乱喘之后,向四周一看,得,除了从小路换成大路,剩下的啥都没变,不知道在哪里,没有车,没有人,没有粽子,没有村庄,没有城镇,没有鸟来拉屎,甚至本来应该在道路两旁的钢铁防护栏都没有....哦,原因?为什么有钢铁防护栏,很简单啊,道路两旁都是一个个的小坑,排得相当匀称,大小,深浅,结构都不带变的,没有那个人会发神经会希求用这一个个小坑来阻挡粽子,有那功夫还不如赶紧跑,粽子更不可能了,人家又不是先进工人群体,也不是什么共青团员,中共党员,三八红红旗手,人家才不费那么大事儿来挖坑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大喘着气,问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