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导弹艇出海看打靶

吹短笛的时候 收藏 1 744
导读:[img]http://img7.itiexue.net/1368/13687423.jpg[/img] 首先向大家说明一下,这里说的打靶并非是打导弹,而是火炮打靶。导弹实弹打靶很少,整个服役期间一次也没轮上的艇员不在少数。虽然火炮打靶不如导弹打靶那么激动人心,但对一般的军迷来说,这种机会也是非常难得的。而我,则有幸在大学期间(准确地说是1985年),得到了一次这样的机会。 出于对大海和舰船的热爱,我在高考时选择了船舶动力作为自己的专业。根据学校的安排,三年级上完后的那个暑假是校外实习期。我

随导弹艇出海看打靶

首先向大家说明一下,这里说的打靶并非是打导弹,而是火炮打靶。导弹实弹打靶很少,整个服役期间一次也没轮上的艇员不在少数。虽然火炮打靶不如导弹打靶那么激动人心,但对一般的军迷来说,这种机会也是非常难得的。而我,则有幸在大学期间(准确地说是1985年),得到了一次这样的机会。

出于对大海和舰船的热爱,我在高考时选择了船舶动力作为自己的专业。根据学校的安排,三年级上完后的那个暑假是校外实习期。我们专业要去两个地方:海军基地和发动机厂。

1985年时我们海军的装备与现在的差距不是一点点,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尽管如此,那些现在看来不入流的舰艇,还是令我们这些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她们的学生兴奋不已。记得我们参观的最大的舰是一艘导弹护卫舰。由舰员客串的讲解员给我们仔细讲解了该舰的性能。在介绍最大航速时,他说这艘舰可以达到27节,也就是每小时100里。当时我们都有点蒙,因为大家都不怎么习惯用华里作为距离单位。

几天参观下来,大家的热情劲渐渐地消退了,静态的舰艇已经引不起我们多大的兴趣。几个班干部找到带队老师,求他跟基地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出海的机会。

好消息很快来了。基地说第二天就有两艘导弹艇要编队进行火炮射击训练,同意我们随艇出海。

第二天上午,当我们来到码头时,两艘艇上的艇员都已经到齐,就等我们了。这是两艘大型导弹艇,有四个导弹发射架,艇的前后还各有一座两联25毫米机关炮。我们全班分为两组上艇。到了艇上,艇长让我们自己找地方。为了能有良好的视野,我们大多选择了图片中那些人待的地方。

出航后,导弹艇并没有如我们想象的那样撒开了跑,而是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行驶,航速也就15节的样子。大概一个小时后,训练海域到了。我们看到有一艘拖船用长长的缆绳拖带着靶船,靶船上有一个大大的白布做的靶子。两艘导弹艇停了下来,开始做射击前的准备。只见战士们搬出一排排炮弹,在每个弹头上涂红漆。我们觉得很奇怪,就问他们为什么涂漆。得到的答复是为了统计成绩。我们艇涂红漆,另一艘艇涂绿漆,这样通过靶布上弹孔边缘的颜色就可以区分是哪艘艇命中了。

导弹艇吨位不大,航行时还算稳当,但一旦停下来情况就不同了。整个艇像是一个木盆,在无风三尺浪的大海里剧烈地摇晃。大部分同学都晕船了,有几个还吐了。只有一个四川来的同学上窜下跳,嚷嚷着摇晃得还不够。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同学以前从未看到过大海,更别提随船出海了。看来,晕船或者不晕船很大程度上是天生的。

就在大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快支持不住时,导弹艇又重新开动了。还是那样的不紧不慢,使得大家都有点昏昏欲睡。突然,一串闷雷般的巨响钻进耳朵,原来是舰炮开火了。由于离得很近,又没有思想准备,所有的同学都被吓了一大跳。大家没想到25毫米这样的小口径炮居然能发出如此大的声响。

打靶训练是这样进行的。拖船拖着靶船沿直线低速行驶。第一艘导弹艇从侧后方同向追近。当与靶船平行时,舰炮开火。打完规定的炮弹数后,向另一侧转向脱离。然后再从侧后方同向追近,准备下一次攻击。第一艘艇脱离后,第二艘艇跟上射击,并重复第一艘艇的全部动作。

由于艇上的舰炮是纯人工操作,因此命中率并不高。多数炮弹都脱靶了。有的还在擦碰海面后高高弹起,就像用石片打水漂一样。只有一小部分炮弹命中靶标。每当有炮弹命中时,艇上都会爆发出一阵喝彩。而当另一艘艇命中靶标时,我们又会发出一阵叹息。至少在这一刻,我们都把自己当作了艇上的一员。在盼望自己艇打好的同时,还“心理阴暗”地咒另一艘艇炮炮脱靶。

就在打靶进行到一半时,艇上的雷达突然发现有一艘民船驶入训练区,而且位置就在靶船的另一边。也就是说,射击时导弹艇,靶船和民船将呈一条直线。训练不得不暂时停止,而我所在的艇奉命前去驱离。艇长一边骂担任警戒的舰艇不负责任,一边指挥自己的艇驶向民船。这次的行驶速度快多了,可离全速差得还很远,也就25节左右。导弹艇用的是高速柴油机,比较娇嫩,使用寿命和大修周期都较短。如果不是必须,艇员是舍不得开极速的。

赶走了民船,训练继续进行。每艘艇大概进行了五轮攻击,随后编队返航。

回到基地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我们和艇员一样,每人分到了两个罐头。在那个时候,罐头可是高档物品,难得吃到的。可由于晕船的缘故,大家基本上都没吃,而是倒头睡了。唯一例外的是那个四川同学。回到住处后,他迫不及待地打开罐头狼吞虎咽。一边吃还一边连说“好吃好吃”。闻着罐头散发出的肉的香味,听着他“好吃好吃”的自言自语,我们都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到了晚上,大家的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就把这个四川同学按在床上“弱弱”地揍了一顿。

转眼间,26年过去了。当年实习时的点点滴滴,都已经变得模糊而遥远。只有那闷雷般的炮声,始终在我的耳边回响,成为我生命中永远的记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