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土家族民间叙事长诗《金凤谣》第一章第二节无奶无米靠一副肩

168384416 收藏 16 179
导读:[face=楷体_GB2312][/face][size=16][/size] [img]http://img7.itiexue.net/1368/13687279.jpg[/img] 老鸦成群撞屋檐, 冤鬼结队敲门窗, 人说命比黃莲苦, 可怜巴巴的田阿尼哟, 更是黃莲水泡苦楝! 自从田阿巴被抓走, 她心子烧焦眼望穿, 苞谷林子里丢了魂, 竹連子床上失了眠, 搂着个崽崽儿泪涟涟。 往北飞去了一只雁, 她捎走个口信带血斑: “鹅毛雪盖满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鸦成群撞屋檐,

冤鬼结队敲门窗,

人说命比黃莲苦,

可怜巴巴的田阿尼哟,

更是黃莲水泡苦楝!


自从田阿巴被抓走,

她心子烧焦眼望穿,

苞谷林子里丢了魂,

竹連子床上失了眠,

搂着个崽崽儿泪涟涟。


往北飞去了一只雁,

她捎走个口信带血斑:

“鹅毛雪盖满罗撮嘎错谢,

做一件新斯巴好御寒,

巴望伲早早回家转!”


往南飞来了一只雁,

她得到个回音绞肠肝:

阎王爷勾了个生死薄,

他殉葬皇城还没闭眼,

只等二世投胎共雪冤!


没阿巴的崽儿贵如金,

田阿尼更爱小黑蛮,

相依为命苦度日,

象一颗珍珠口里含,

越是厚爱越心酸。


谢马迭的崽儿八字好,

四世同堂花好月圆,

甘甜欢乐共同分享,

跑马射箭打秋千,

肥田里长苗才嫩鲜。


俾列崽儿占富贵,

好住好玩好吃穿,

油水水顺倒下巴流,

绸衫儿拖齐脚杆杆,

才做抓周又配亲眷!


舍人列崽儿沾权势,

眼睛长到额脑巅,

放个狗屁香万里,

吐筢口水要人舔,

占强占上云里边。


王爷列崽儿泽皇恩,

出风睁眼就住金殿,

珠宝当成泥弹弹甩,

金马儿骑得胯丫酸,

满岁就合上老寿棺!


太马迭列崽儿命生苦,

一到世上就受磨难,

满天列星星摘不到手,

水中列明月捞不上坎,

心想日月愁肠断!


命里不占三斗米,

走遍天下升不满,

种出列谷子黃沉沉,

抵租填坑坑越陷,

综绳子捆腰肚子扁!


年年寨上闹灾荒,

家家做不起团年饭,

吃完了葛根刨蕨根,

嚼完了野果啃白汕,

白汕泥填肚活命难。


油杉树刮皮打粑粑,

还没下肚心作烦,

鱼腥草剁根当饭菜,

臭气熏鼻口难咽,

不如牛马放上山。


田阿尼性犟不示弱,

筋骨生火气伤肝,

想租茅棚无人要,

欲卖田土巴掌宽,

为儿操碎心一片。


黑灯瞎火没天日,

清汤寡水无油盐,

可怜天下父母心哟,

无奶无米靠一副肩,

一心只为小黑蛮!


黑涯涯森林望不到边,

望一眼崽儿啊使劲砍,

柴捆捆挑进土王宫,

烧火佬嫌个舍—

柴湿冒青烟!


一树树梅子沉甸甸,

想一想崽儿啊甩把汗,

黃果果送进谢马迭家,

婆娘们嫌个舍—

果圆味太酸!


一块块棉田白华华,

闷一闷崽儿啊采一篮,

纺车儿摇得呜呜转,

十冬腊月大冷天哟—

浑身裹棕片!


山路上石板一块块,

块块石板上渍热汗,

骨髓榨干点得着火,

三岁的崽崽儿咽蕨面,

马槡树伤心把腰弯!


一疋疋肋骨挨肋骨,

一个个苦瓜一藤牵,

乡亲们见了空流泪哟,

倒竖罐子又涮罈,

牙缝缝挤出心一片!


土司公公捧一捧白大米,

土司婆婆提一袋苦荞面,

姑娘嬷嬷揣一双青布鞋,

热其八挑两筐山药蛋,

众人拾柴添火焰。


土坷垃再厚压不了嫩笋,

青石岩再硬锁不住喷泉,

黑蛮在风里生啊雨里长,

亮晶晶心田生良愿:

“阿尼呀,长大给伲挑重担—


汗水换来白大米,

茧花开出银丝棉,

寒天卧冰捞鱼虾,

采来灵芝燉麂獾,

保伲活上三百年!”


阿尼的苦心没有白操,

阿尼的血汗没有白淌,

她时常面向皇城下跪:

“蛮儿聪明灵俐又孝顺,

放心吧,伲就安睡在九泉!”


注①罗撮嘎错谢:土家语,即村寨。

②斯巴:土家语,即衣服。

③谢马迭:土家语,即富人。称穷人为太马迭。

④抓周:土家方言,即小孩满周岁做生日。

⑤白汕:一种白色泥土,百姓也叫观音土,做成粑粑入口容易,可消化就难了,大便时离不了用小木棍儿掏出方能排除体外。

⑥土司公公:土家语,即长辈男人。称长辈女人则为土司婆婆。

⑦姑娘嬷嬷:土家语,即平辈女人,多指未婚女子,特指少女。

⑧ 热其八:土家语,即平辈男人,多指未婚男子,特指大力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9/14 21:25:47 被16838441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