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诸葛清风露出一丝苦笑,摇头道:“叶大哥,说出来你恐怕不会相信,其实至今为止那个圣龙铁卷是什么样子我都没有见过,更别说它有何用途了。”

“哦?”叶建平刚端起的酒杯又重新放回桌上,一脸好奇的问道:“不会吧,我看那些黑衣人好像很紧张那东西似的,难道诸葛公子就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啊?”

诸葛清风轻笑一声,道:“家父平时就爱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若是件件都好奇恐怕就不用干别的了,我对那些东西早就已经习惯了!”

叶建平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口道:“我看是那些外族人小题大做,没准那件东西是我们以前的中原人垫脚铺路用的呢。”

陆继海笑着接口道:“叶大哥说的还真未必不可能,景教的人我以前就接触过一些,他们对中原的所有东西都好奇,很可能就把一些没用的东西当宝贝了。”

李宏图端起酒杯,朗声说道:“好了,我们都没有见过的东西研究它干什么,我们难得和诸葛公子在一起喝酒,今天大家一起借花献佛敬主人一杯。”

众人纷纷响应,屋内的气氛也随之热闹了不少。就在这些年轻人把酒言欢的时候,在一处暗格内站着三人,其中一个黑巾蒙面,另外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和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中年人。此时那个黑巾蒙面人手中正握一把通体赤红、泛着幽幽红光的大刀,眼中尽是得意之色。

说到这里大家定会猜出蒙面人手中的兵器是什么,没错,那正是张云龙丢失的烈阳金刀,那老婆婆正是百变圣手甄大娘,那个中年人就是百变神偷甄永辉。

甄大娘看向手握金刀的蒙面人,冰冷的说道:“老老爷,东西已经到手了,希望我们母子两能就此和绝杀脱离关系,彼此划清界限,我们母子想远走大漠,再也不想在这刀剑上过生活了。”

蒙面人一声轻笑,道:“我不是答应过你们嘛,只要东西一到手你们从此便和绝杀无半点关系。”

甄大娘一抱拳,道:“多谢老老爷成全,那我们母子就此告辞!”

蒙面人抽出金刀,发出一声怪笑,金刀毫无预兆的劈向甄大娘的头顶,甄大娘顿感头顶一股热浪袭来,赶忙侧身避开要害,可惜还是慢了一步,金刀刚好砍在甄大娘的左肩上,若不是甄大娘反应还算迅速,这条胳膊恐怕也早已经和身体分开。甄永辉见自己的老娘吃了大亏,怒吼一声,瞪着血红的双眼径直扑向蒙面人,蒙面人只是随手的一掌,刚好和甄永辉攻过来的双掌结实,甄永辉只觉双肩一麻,一股强大的内力便将其震的倒飞出去,而蒙面人却稳丝未动,此时甄大娘也已经从刀下逃出,反手便朝蒙面人的气海穴点去,蒙面人眼中露出一丝嘲笑之意,金刀顺势在胸前向下划去,甄大娘迫于自保,攻出去的右指只得抽回,转身掠向甄永辉的方向。

蒙面人也没有急着追出去,只是眼中射出骇人的杀气,使整个暗室的温度都为之降低了许多。

甄大娘看甄永辉没有受多大的伤,愤怒的看向蒙面人,质问道:“老老爷,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出尔反尔?”

蒙面人冷笑道:“甄大娘,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谁叫你们知道的太多了,单不说以前你们接过的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就说现在这把金刀,若是让外人知道了我也不好办不是,所以……。”

话音未落,蒙面人鬼魅一般的又出现在甄大娘和甄永辉的近前,手中金刀泛着血红的光芒,横着扫向墙边的甄大娘母子。

“卑鄙!”甄大娘怒吼一声,身形疾起,面对着蒙面人不退反进,右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枚嗜血金针,蒙面人见到甄大娘手中的金针,也不禁放缓了攻势,不敢与之硬碰硬,他是深知这两枚金针的威力,如果稍有不慎就会有毙命当场的危险。

蒙面人笑道:“甄大娘,如果你老现在决定继续留在绝杀这个组织中我还是非常欢迎的,何必大家刀剑相向呢。”

“呸!”甄大娘鄙夷的看向蒙面人,怒道:“你认为老娘还会相信你的话吗?你这个见利忘义的小人,我今天和你拼了!”

说到这里,甄大娘脚下幻出阵阵虚影,虽然左臂受了刀伤,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甄大娘的行动,右手两枚金针破风而出,直取蒙面人两处死穴。

蒙面人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想自寻死路,那我今天就成全了你们这对母子!”

只见蒙面人周身出现一层淡淡的护体罡气,金刀在其手中也是忽上忽下,两枚金针的去路都被封的密不透风,甄大娘见蒙面人早有防备,手中一抖,两枚飞出的金针又重新回到手中,(其实两枚金针上都有一根细细的金蝉银丝连接着)单掌挂着风声以奇快的速度轰响蒙面人的面门,甄永辉慢慢的起身,也没不作他想,径直奔向蒙面人想助母亲一臂之力。

甄大娘见甄永辉冲过来心中不由得一紧,急忙喊道:“辉儿,不要管我,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

甄永辉怒吼一声,道:“孩儿怎么能丢下老娘独自存活,我们母子今天要走一起走!”

蒙面人冷笑,道:“你们就不要再吵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你们放心,看在你们为绝杀卖命多年的份上,等你们死后我会给你们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的。”

说到这里蒙面人放声怪笑,声音震的甄永辉母子耳膜生疼,手中金刀都随之显得诡异非常,将甄永辉母子牢牢的锁在由金刀掌控的气流之中。

甄大娘见情况越来越危急,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危,飞身挡在了甄永辉的面前,反手就是一掌,将甄永辉震出蒙面人的攻势范围,口中怒吼道:“蠢孩子,你若是再在这里纠缠,那老娘死的就一分不值了,赶紧留着有用之身,日后再想办法为老娘报仇!快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