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献血后晕倒致残 官方拒其救助申请(图)

心痕 收藏 4 175
导读: [img]http://photocdn.sohu.com/20110914/Img319295297.jpg[/img] 本报记者 王晨辉 文/摄   一周前,宁波的肖先生来到宁波市中心血站,希望血站能够给他的女儿晓慧(化名)一些补偿。然而,他得到的答复依然是“领导很忙”,对方避而不见。   像这样的闭门羹,已经吃过几次了。宁波市慈善总会也以条件不够为由,拒绝了肖晓慧救助的申请。   肖先生很不解,女儿是在献血后,因头晕摔跤,才造成左眼致残的。为了治病,家里已经花费


女大学生献血后晕倒致残 官方拒其救助申请(图)

本报记者 王晨辉 文/摄


一周前,宁波的肖先生来到宁波市中心血站,希望血站能够给他的女儿晓慧(化名)一些补偿。然而,他得到的答复依然是“领导很忙”,对方避而不见。


像这样的闭门羹,已经吃过几次了。宁波市慈善总会也以条件不够为由,拒绝了肖晓慧救助的申请。


肖先生很不解,女儿是在献血后,因头晕摔跤,才造成左眼致残的。为了治病,家里已经花费了5万多元,接下来的手术治疗,还需7万多元。但是,没有一个部门表示将给予一定赔偿或救助。


而刚刚从失业阴影下走出来的晓慧,倒是对未来充满希望。她说,她对那次无偿献血并不后悔,以后有谁需要帮助,她还会付出爱心。


女大学生献完血后晕倒致残


巨额医疗费应该由谁来承担


宁波姑娘从此左眼失明,尚无相关部门对此负责


献血后摔了一跤,左眼撞椅致残


宁波姑娘晓慧是杭州某高校2011届的学生,去年暑假,她听说宁波血源紧张的消息后,就向父母提出要去献血。起初父母不同意,但是晓慧一再坚持,还说“我是O型血,现在O型血告急,好多病人的手术只能延后了”。


去年8月9日,晓慧由父母陪着去献血,但是因为晚饭吃得比较油腻,当天没有献成。


第二天,晓慧吃完中饭,就自己一个人去献血了。中午12点多,她上了亚细亚门口的采血车,本来她想献200毫升的,后来听了血站工作人员的建议,献了300毫升。


晓慧回忆说,献血前,体检是完全合格的,献完血后,她就下车回家了。


“她后来打电话给我,说有点头晕。我就嘱咐她躺下休息,后来想想不放心,就提前回家看她了。”晓慧的父亲肖先生说。


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肖先生刚到家,还没放下手中的包,抬眼看到令他震惊的一幕。女儿晕倒在房间门口,左眼鲜血直流,原来倒地时,左眼撞在椅背上了。


治病花去很多钱,总计将达50多万元


晓慧被送到家附近的医院治疗,医生告诉她,伤势很重。当天,肖先生又把晓慧送到了上海的一家大医院。


知晓此事后,宁波市中心血站在8月18日,还特地为晓慧开了证明。证明上写:“晓慧同学于2010年8月10日中午12:40左右到亚细亚献血车自愿无偿献血300毫升后回家休息,自下午4:30左右起身时突然晕倒,左眼球撞在椅子上,造成严重挫伤、开裂。经宁波眼科医院就诊后,医生建议赴上海、北京等地治疗,特此证明。”


接下来几个月里,虽然经过上海、北京众多眼科专家的检查和治疗,由于伤势过重,还是无法使晓慧复明,只能勉强保住她失明的眼球,但最多也只有5年。5年里,眼球缓慢萎缩,最后只能摘除更换义眼。好心的医生还留给她一个希望,说5年后科技发展,有可能会有办法。


肖先生说,到目前为止,晓慧的治疗费用已超过5万元。在这5年里,她需要不间断服用复明片和血明目片,药费近3万元。另外,还要做一些手术,合计费用将近7万元。


5年后,如果更换进口义眼片,按一年更换一次算,从26岁活到80岁,需要更换55次,预计眼片、药水、交通等费用达45万元。


“这已经是最好的估计了,要是右眼被感染,视力下降,还需巨额的治疗费用,也可能无法工作。”肖先生对记者说。经宁波诚和司法鉴定所鉴定,晓慧的伤残等级为八级。


毕业后找工作,遇到了很多挫折


这一年来,晓慧经历了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在身体上遭遇重大折磨的同时,就业方面的挫折也让她感到非常痛苦。


肖先生说,晓慧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幼儿师范,是五年制大专。本来她的中考成绩足够挑一所高中读读,但是她非常想当幼儿园老师,一心一意要读这个专业。


大学期间,她先后被评为“优秀共青团员”、“优秀实习生”、“三好学生”、“校级优秀毕业生”,获得过一等奖学金。


今年上半年,面临毕业的晓慧应聘了宁波很多家幼儿园,但是,无一例外,所有的公办幼儿园都因为她左眼失明,将她拒之门外。


“那段时间,我觉得这辈子再也不会幸福了。我真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醒来后一切都好了,我还是一个正正常常的女孩,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幼儿教师。”晓慧边说边开始抹眼泪。


后来,同学劝她去外资幼儿园试试。于是,晓慧离开父母,来到杭州试找工作,最后一家外资幼儿园录取了她。当时,面试官不但没有嫌弃她,还对她说:“你这么有爱心,有社会责任感,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幼儿教师,我们非常欢迎你的加入。”


血站态度前热后冷,一直在推脱


如今,晓慧已经成为一名幼儿教师,虽然平时乐呵呵的,但是她心底却有一份深深的担忧就业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但是巨额的治疗费用,仍旧压在她和父母的身上。


肖先生说,他们家的经济条件一般,他自己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而他妻子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收入很低。刚刚工作的晓慧,试用期每个月只有1500元,转正后也只有2500元,维持在杭州的日常生活,已经所剩不多。一家人要承担晓慧的后续治疗有困难。


面对未来巨额的治疗费用,肖先生认为,自己家肯定是要承担很大一部分的,但是与致残意外相关的宁波市中心血站的态度,却让他感到很失望。


肖先生说,意外刚发生时,宁波市中心血站的态度还比较积极,曾经两次来看望过晓慧,也帮助联系过医院。可是后来,面对失明带来的巨额治疗费用,他们没有出过一分钱。每次去找血站,对方总是以各种理由,让他再等等。


“我把发票费用交给他们已经两个月了,中间催过他们无数次,每次都在推脱。”肖先生显得有点气愤,他说他还找过宁波市慈善总会,对方认为,他们家的情况不符合救助条件。


晓慧说,对于那一次献血,她没有一点点的后悔,而且,将来如果有什么地方,她可以帮助到别人,她还是会全力去做。“只是,目前产生的巨额医疗费,能不能给我报销一点。我们家实在很难承受,因为这个事情给我父母带来了这么大的负担,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