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悬棺情 正文 第十一章 沐英之死(下)

与会天下 收藏 0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size][/URL] 六子跟朱元璋回到了书房,只见朱元璋手背在背上,背对着六子,不停地踱步。良久,朱元璋说道:“你跟了我多少年了?”六子站得笔直,正琢磨着这么和皇上说话,没想到朱元璋开口却是问毫无关系的话,顿时觉得有些失望,说道:“六子自八岁起就跟着皇上,算起来也有十六年了。” 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


六子跟朱元璋回到了书房,只见朱元璋手背在背上,背对着六子,不停地踱步。良久,朱元璋说道:“你跟了我多少年了?”六子站得笔直,正琢磨着这么和皇上说话,没想到朱元璋开口却是问毫无关系的话,顿时觉得有些失望,说道:“六子自八岁起就跟着皇上,算起来也有十六年了。”

朱元璋说道:“哦,原来你也是八岁跟着我的啊。那你这十六年来可有何长进?”

六子想了想,自己这十六年来一直都是跟随朱元璋鞍前马后,自江山的时候起自己是出了名的先锋,可是,自己一直没有得到中用。十六年来,不少后到得人才都晋升,而自己却只混了个祭酒,不觉感慨万千,说道:“六子愚钝,有失皇上栽培,六子只是个祭酒而已。”

朱元璋笑道:“一个祭酒。那我问问你,你自比小五(何翰林以前在朱元璋帐下效力的时候,朱元璋就这么称呼他的)如何?”

六子叹息道:“五哥文武双全,治军有方、治国有道,忠孝具备,为人随和,名震朝野,声播江湖,六子望尘莫及。”

朱元璋问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处死小五吗?”

六子一听,本想说处死五哥绝对不是因为丢失成都,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说实在不妥,于是委婉地说道:“皇上英明,六子虽愚钝,但也知皇上绝非一时之失。”

“哈哈哈!”朱元璋忽然大笑起来,转过身来对六子说道:“你可知你一个小小的祭酒怎么能随便就能见到我?皇宫内院,你可以进出自如?”

六子一听,跪下说道:“还承蒙皇上的厚爱和信任,六子才能有幸服侍在皇上身边。”

朱元璋扶起六子讲道:“你跟小五的区别就在于你是对我赤胆忠心,而小五表面对我忠心不二、对大明朝忠心耿耿,可是此人总是透射出一种难以满足的权利欲望。试问这样的人即使再聪明能干,我又如何敢用呢,他本事越是过大对我大明基业的威胁就越大,我绝对不会让陈桥兵变的历史在我大明王朝重演。”讲完,朱元璋对六子说道:“六子,我希望你能随时随刻记住小五的教训,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站你应该站得位置。”

六子急忙跪下说道:“皇上的金玉良言对六子来说简直就是醍醐灌顶,六子自当时刻谨记,永生不忘。”

朱元璋扶起六子,笑着说道:“对于你嘛,我还是放心的。现在,我们该谈谈正事了。”朱元璋说完,关上了房门...........

翌日清晨,文武百官还没上早朝,一骑红尘从中华门飞奔而出,向着西边疾驰而去。

话说沐英镇守云南,这一日他正在军营练武场教士兵们棍棒功夫。台下数千士兵们跟着台上的口令左劈右砍,口里喊道“一、二、三、四......”;台上的沐英身穿银色战甲,手拿一根水火棍,站在几个斗大的“扬武耀威”的字样前,挥舞着手中的棒子,喊着口令,好不威风。

忽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还没着地就对着沐英一阵腿脚。沐英急忙用手中的水火棍抵挡,片刻之间,来人已经踢出数百脚,沐英在台上被逼得步步后退。只听得黑影大喝一声,一个重脚狠狠地踢向沐英,沐英急忙用水火棍挡住。只听得卡擦一声,沐英手中的水火棍被折成两截,人也被震得后退数步,险些摔教练台。

黑影翻身一跃,稳稳地站在台上,抱拳说道:“沐兄,三年不见,功夫大到有所长进。”

沐英一见,抱拳说道:“青龙兄弟好功夫,小弟自愧不如。不知青龙兄弟放着锦衣卫指挥使不好好干,跑到我这穷乡僻野来有何贵干?”

这来人正是大明王朝锦衣卫第一任指挥使青龙。两人虽然同朝为官,但却数来政见不合,虽未明争暗斗,但却貌合神离。两人见面,说话总是带着刺儿。

青龙说道:“恭喜兵统大人被加封为镇南王。”沐英一听,说道:“指挥使大人,少来这里唱我!”

青龙也不多说话,从怀里拿出圣旨大声喊道:“西征军兵统大人沐英接旨!”

沐英一见,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急忙跪下行礼听旨,台下的众将领们也都跪下,高呼“吾皇万岁!”

青龙翻开圣旨,大声念道:“奉天承运,朕,念沐英将军镇守大理有功,特嘉封为镇南王,以继续率镇守云南,保我大明边陲之安宁。钦此!”

沐英行了礼,平了身,接过圣旨。也许是出于妒忌,青龙交了圣旨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练武场。

沐英翻开圣旨,仔细端详了好久,忽然对着台下的将士们大声喊道:“弟兄们,今日咱门就不操练了。我被加封为镇南王了,咱门今日就烹羊宰牛,好好庆祝一番。”台下的将士一听说,都兴奋起来、有的甚至高兴得跳了起来。

这一晚,沐英心情是说不出的高兴。在众将领的拥戴下,酒是一个劲的喝,直喝到喉咙,再也装不下去了为止。

众人散去,沐英躺在床上。由于吃多了,肚子里不舒服。他想去出恭,又懒得起床;不去吧,又憋得难受。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在被窝里忍着,一会儿睡,一会儿醒。

这时,一个刺客小心翼翼地进了沐英的房间,沐英知道了,眯缝着猴眼,偷偷地看着。

刺客拿起刀就刺向沐英,刀还没落下来的时候,沐英忽然使了个鸳鸯腿,一脚正踢到他的小肚子上。那刺客“ 哎哟”一声暴叫,跌坐在地。沐英翻身下床,奔他扑来。刺客忍着疼痛,一个鱼跃跳到门外。紧接着,沐英也跟了出来。这时,刺客发怒了,见沐英没有兵刃,便急转身形,抡刀砍来。沐英一看,急忙闪在一旁。刺客抽刀转身,使了个小鬼推磨,向沐英腰部砍来。沐英往下一哈腰,刀从后背擦过。刺客一翻手,刀奔沐英的双腿。沐英来了个旱地拔葱,刀从脚下扫过。 沐英可有点儿被动,一是他赤手空拳,没有家什;二是他没穿衣服,而且还光着双脚。再加上这个刺客非常厉害。一刀比一刀下得更快,一招快比一招出得更急,把沐英逼得光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沐英正要喊人,这时刺客转身一刀,直挺挺地插入了沐英的心窝。见沐英倒下,刺客摘下蒙面巾,躺在血泊里的沐英见了,惊愕地说道:“六子,原来是你............”还没说完,就断了气。

此时,六子从怀里摸出一张面皮,往脸上一贴,俨然就是沐英。六子笑了笑冷冷地说道:“这个人,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六子环顾了下四周。忽然,看见房檐下有只养鱼缸,高有三尺,粗有五尺。于是一个箭步跳到鱼缸前面,伸手就把它抱了起来,向着沐英的脸就砸了下去,

“咣”的一声。鱼缸摔了个粉粉碎,沐英的脸也被砸得面目全非。六子大声喊道:“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

不一会儿,十几个侍卫举着火把拿着武器就跑了过来。见沐英衣冠不整,赤手赤脚,身上还有血,狼狈不堪,于是问道:“沐大人,刺客呢?”

六子指着地上被换了衣服又弄得面目全非的沐英的尸体说道:“这个被我干死了,还有一个往那边跑了。”侍卫长看着六子指的方向命令手下道:“追!”(第十一章 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