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伴郎也不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