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当了一辈子班长

teng888 收藏 44 55462

当过兵的人大都知道拿破仑将军的一句铭言;班长是军中之父。斯大林也讲过;班长是军中之母。更有一句老百姓的名言;在家靠父母,当兵靠班长。可见班长这个兵头将尾的芝麻官,还是满重要的。 从新兵开始接触的第一个`首长'是班长 。是他在短短的 几个月里把你从一个普通老百姓 训练成一个基本的兵, 在这里引用一位王姓网友的回贴;〈一个新兵今后成长为什么样的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班长〉在那个基本从战士中提抜干部的年代里,几乎毎个干部都是从班长过渡的,难怪当时有句口头禅:班长是进步的阶梯

我有幸当了三年班长,同所有的班长一样,一点一滴教军规、手把手的教技术,白天搞训练、晚上盖被子、既是教官又是保姆、事无具细。练起兵来象严父、关照起来象慈母,即团结紧张、又严肃活泼,究竟班长有多少职责范围,又有谁能说清呢?

任何一个当过班长的兵,不会把当过班长当成资本来炫耀,?(实在不值,叫人家笑话 ) 当过班长这段经历却是终生难忘的。作为班长的我曾带领一个战斗小组参加过六四年的全军大比武。也曾带领两个战士参加过集团军的夜间比武。三年班长带出的兵先后有五个提升军官,更有一名升至将军(朱俊齐同志 任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政委) 很辛慰啦!常言道 有状元徒弟没状元師傅。用到这里可谓∶有将军士兵、没将军班长吧!(聊以自嘲)从未忘记过我的老班长,每当听到小曾那首:我的老班长 时自然而然的想起俺班长,颂扬俺班长的帖子都上了好几个了!当几十年后看望俺班长时,六十多岁的人啦!抱头痛哭!那份思念那份情,一切融入眼泪中!痛快呀!现在同城的战友老梁见面依然是班长长班长短,人家说叫你班长亲。接到远处战友的电话一声班长你好?一下子回到了几十年前!没有距离感啦!哈哈!跑题啦!不是当了一辈子班长吗!复原到了企业,大大小小小的部门当了几十年班长,最多管过十几个人。唯一是当了几年老师管着一个班长和几十个学生。你说俺是不是当了一辈子班长。这份班长情节理不清、割不断了!战友们别忘老班长!有机会看看他,打个电话问侯下、别忘了老班长!!又想起一点;常看到有贴子称:班长如何整新兵甚至拳脚相加,我当兵那会是绝无此事,当时有句话:不怕挑皮捣蛋,就怕队列教练 。到了顶,班长利用队列教练时给你来个单个教练,试想来个正步走,还得是分解动作,再慢慢纠正也夠人受的!及是这样的报复也不能过份。曾因过了头激化矛盾的事,把战士整急了刀枪相见了!这样的通报见过几次。好了说的不少了再见!祝班长好!战友好!网友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2楼teng888

看到没有当过兵的网友对铁血讹坛的关注,对军旅生涯的想往,和那种对军人的崇敬,特幸慰。战友到一块喝酒时常说;在如今商品社会中,有一种酒是最纯洁的―――那就是战友的酒。

先向老兵敬礼,我也曾是部队的一名士官班长,士官 ;班长被称为军中之母。他们是连接士兵和军官的纽带。所谓兵头将尾。但是他们一直默默贡献着自己,为部队带出一个一个的精兵。他们都是最可爱的人!

我当兵五年只在战斗班带过两个多月,就调到连部当司号员后来又调到营部任号目。虽然只有两个多月对我的老班长印象也非常深。我的正副班长都是六八年兵山东人。两位班长既是严师又是兄长,训练严格要求,生活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们那个年代绝对没有班长打骂新兵的现象。就像楼主说的一样,“开个小灶”单个教练,来个分解动作。有人说“不打不成兵”,我看不然优秀的士兵并不是打出来的。就开你班长的带兵方法是否得当。我非常喜欢那首“我的老班长”的歌。

本文内容于 2011/9/15 16:22:37 被空降兵老战士编辑

我前前后后接触了6-7个班长.你要看怎么分:训练上我第一个想起新兵班长.他打兵狠,凳子砸床板拍腰带全抽,再油的兵都惧他三分(新兵连没打过我一下,班里其他战友都被削过我也从未给他端过水洗过衣服,在营里拿了3个第一,还因此请我吃饺子还是跳大墙的)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照顾

上等兵的时候我就想起浙江的一个班长,他不是我的直接班长,但无所不谈.虽然那时候我只是个蛋子.经常一个坏点子说出来他都会和我聊上半天

学40火的时候看见一个三期老炮,把一个刚转上士官挺得瑟的兵骂的一愣一愣的...

在军队里那种战士和战士,战士和班长,战士和军官的感情是固不可破的,即使是时间走的再快,战士之间的距离是不会变得,都是只要你转身就可以看见我在!嘻嘻,我不是军人,也不是兵,只是在评论下我偶像——军人。希望我没有玷污他们。。。。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