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一章(5)

墨檀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几个队员下意识的握紧了枪,更多的队员是不知所措。现在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周凯旋身上,这比看陈风更专注。 周凯旋惊讶的走过去,这种巧合不是一般的巧合能解释的。 走过去的周凯旋终于与老人面对面的了,老人看到走近的周凯旋,虽然他的脸被油彩抹的看不清了,但是他还是一眼认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几个队员下意识的握紧了枪,更多的队员是不知所措。现在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周凯旋身上,这比看陈风更专注。

周凯旋惊讶的走过去,这种巧合不是一般的巧合能解释的。

走过去的周凯旋终于与老人面对面的了,老人看到走近的周凯旋,虽然他的脸被油彩抹的看不清了,但是他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爸?”两人凝视了半天,周凯旋的脸由原来的疑惑转变为震惊,而后表现出从没有的慌乱

王辉和卫光南差点让空气噎住。

如果说大爷让全场的队员都吃惊的话,周凯旋下面的话足以让这里能听得见的每个人大脑卡壳。有个队员差点把手上的扳机扣动了,大家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真的是你……儿子。”老人说出这句话之后浑浊的泪水流下,眼睛里写着久别重逢的辛酸。

周凯旋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表现出应有的激动,他忍住眼眶里涌出的泪水,大步的转过身:“警戒!你们以为危险解除了吗!”他脸上的那道伤也因为他的脸显得更加狰狞了。

从来没看队长发过这么大的火,好像脸上的油彩都红了,大家赶紧的警戒,那个老汉想要过来,但是看看周围的情况他的脚动了动之后站住,看来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和应该做什么,老汉只是看着周凯旋,没有再叫他但是也不肯走,堵在他前面的卫光南和王辉难办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这时增援分队上来,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带走犯人之后,有一辆车是专门接大家回去的,被陈风和徐青林婉言拒绝了,弄的增援的官兵又不好意思又摸不着头脑,几个不明原委的兵以为特战队的严格到坐车都不行了。


知道事情的队员们大气不敢出,不知情的队员缠着队友问怎么回事,被拉到一边去。增援部队在村子里搜索,趁这个空挡他们有时间休息一下,关键是有时间理清刚刚发生的是怎么回事,打仗打出一个爹来,这恐怕是本军建军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王辉和二副队长搬了张破旧的椅子让老人坐下,院子里还有满地的鲜血,这会让没见过血的老百姓心惊胆战好长一段时间,但是老人只是淡淡的一看,没有太多的在意,这更让久经沙场的队员们感到这个老人不一般。

陈风不知怎么办好了,本来自己长了张好嘴,但是今天好像它不合时机的罢工了。


“我说啊,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行吗?你都告诉我了。”陈风结巴的对周凯旋说。

周凯旋并没有在院子里,他坐在外面的一个老百姓为了乘凉搬来的石头上,低着头,枪好像他现在的状态一样死板的靠在他肩膀上。他也像这枪一样一言不发。

“他妈的别问我,我不知道!”周凯旋忽然一抬头,然后拎着枪站起来,焦躁的走来走去。

“我会向大队汇报这事,”看周凯旋想要说什么,陈风打住,“你别拦着,就算他不是你老爹,也算得上是被埋没的老功臣了。”

看周凯旋长时间的没有反应,陈风不泄气:“我们可以在这停留两天,我想大队长会批准的。”

“别因为我耽误大队。”周凯旋终于正常说话了。

陈风恍然大悟的说:“大队长也有可能认识吧。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或许是战友。”

周凯旋不解的看着他。


“我是大队长一路带过来的,你不觉得大队长和他有些地方很相似吗。”陈风回想着。周凯旋有些讥诮的回过头。

“我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被称为“神枪手”的二分队队员好奇加茫然的凑向徐青林。

徐青林抬起头,更茫然的摇摇头:“兄弟,这我真不清楚。”

“神枪手”自知无趣的走开,试图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什么消息。

陈风走到门口看看满院子或坐或站的兵,他们虽然好奇但还没有张牙舞爪,他走进院子看看那位老人,不,他的岁数应该比自己的父母大不了多少,但是岁月刻意眷顾这位饱经沧桑的人,在他的外表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记。

“好歹过去看看,毕竟是你念叨的爸爸。”陈风有些着急的说,周凯旋是和自己在赌气。

周凯旋深吸一口气,好像是被陈风的这句话叫回了神。

“给我根烟。”周凯旋朝陈风伸手。

陈风把身上的烟掏出来,替他点上。

周凯旋没往下说什么,几个村民偶尔往这张望一下,在这么大的村子大家都是互相叫的上名字的,几个多嘴的村民上来打听,精明的队员们对他们说是对目击者的一些询问,没什么大不了的。


徐青林刚才还在骂陈风下次你要再这么玩提前说明白了,现在继续研究他的鞋底,这是他时间长了自己找的办法,太多自己不明白的事碰在一起,就不要掺和。


周凯旋重新坐下低头抽着闷头烟想着,他依旧把枪死死的抱在怀里,好像这是他的命一样。忽然他站起来,把吸了一半的烟扔到地上踩灭,手里还不忘拎着枪,这个动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陈风刚刚的表现,不过他不是陈风,对方也不是罪犯。他快步走进院子,几乎是踢开院门的,差点把正在后面靠着门休息的王辉踢飞。王辉手扶了一下地面才使自己免得被摔成个大马趴,他站起来同院子里所有的人惊讶的看着这突来的一幕。


周凯旋径直走向老人:“你知道我妈怎么死的吗?”谁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原本集中注意力的队员忽然很有默契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离他们最近的赵刚知趣的走开。


老人端坐着,他不同于一般村里的老人那种安详的坐姿,他的坐姿有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老人眼中忽然多了悲痛之情。

“我对不起你妈。”老人听似平静的话语中带着巨大的痛楚。

“你知道我妈死了?”周凯旋忽然有些激动。

老人摇摇头:“你说的。”他的确有陈风看到的那股稳。

周凯旋手上的枪动了一下,好像是要抬起来一样,陈风在旁边给王辉使眼色,王辉半天不敢动弹,回头看着陈风,那意思是你怎么不上。但是周凯旋的枪就好像是训练的时候不经意的一动一样,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你知道我妈死的时候跟我说了什么吗?”周凯旋的情绪更加激动起来,这是陈风第一次看见他生这么大的火,“她说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跟了你,让我永远不要怪你。”

大家这才发现,周凯旋的眼中闪着泪花,他不是对父子相见没有感触,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让自己的母亲郁郁而终。

“我是为了任务啊!”老人流下一滴浊泪,多年来的刀山火海没有打倒他,却因为今天得知妻子的噩耗而瞬间崩溃。

周凯旋忽然很无力的干笑两声:“任务?一头老牛和几亩水田?是不是还有另外的老婆孩子啊!”他看着院子里的那头牛。

老人赶紧摇摇头:“没有,我一直一个人,孩子,说来话长啊。”

“那就慢慢说,我有时间。”周凯旋看着周围的队友,他们正在找别的事让自己看起来有活干。老王更甚,拿了一个破笸箩扣在卫光南头上,后者显然没有玩笑的心思。

陈风忽然拍一下自己的脑瓜子,他恨不得吞了手中的九五,他赶紧周过来一个负责通讯的中尉,让他最快的接上了电台,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大队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