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缘 第一卷 异国紫薇 3 迷癫(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


他要好好的理一理混乱的 思绪。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迪厅的疯狂,混乱的斗殴,钟凡警醒起来,我,不是被车撞了吗?难道这里是阴间?可周遭这个样子哪里有半点阴间的样子。

他哑然而笑。还阴间,阴间他也没有见过啊。或许,阴间,亦即是冥界,就是这个样子吧。

他慢慢地在室内转了几圈,感觉除了左脚有些不便,倒也没有什么。只是磕磕绊绊的。他想起来了,臭道士,就是那个臭道士,在老子的后脚跟上打了一溜金光啊。

金光,是啊,奶奶的,臭道士还真是邪门,手一挥,就发出一道金光,还真有点道行。

他下意识的学着老道士的样子,手上也捏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印法,作势比画间,不由一怔,这衣服的袖子怎么如此宽大?再一低头,咦,奇怪了,老子怎么穿上一身长袍了?

靠,有病。

“谁给老子穿的?折腾人啊。”钟凡喃喃的咒骂着,想扯开下摆。一低头,头发如瀑布一般泄了下来。

“妈的,折腾人可没有这么变态的。搞什么鬼,给老子安上这么长的假发。老子是女人么?”钟凡跳了起来。

他抓住一缕长发,狠狠一揪。反正是假发,这一下还不连头套也扯下来?所以他的力道可真是快准狠,务要一击而成,嘴里还叫着,“你给我下来吧。”

“哇呀呀”,头套丝毫没有动静,一股剧痛却从头顶猛然传来。钟凡不由大叫了出来。刚才这一下子,力道自是威猛十足,头皮都差点和脑壳分裂了。

眼泪鼻涕,一股脑的,汩汩的流了出来。都是疼痛惹的祸啊。

怎么回事?难道用强力胶给老子沾头皮上了?狗日的那群老娘们,老子就是这么好欺负的?老子没有得罪你们啊,干嘛跟老子过不去啊。

唉,倒霉的,不就是打了场架嘛,这么折腾人算什么英雄,鸟。

唔,该死的马玄,后面来了车也不躲,老子是救了你啊。你小子没事了,可那车撞在老子身上了?呜呜呜呜,马玄你这个鳖羔子,也不多给老子烧点纸钱,当心老子回去报仇哈。

他下意识的顺着头发捋上去,不由傻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真的生了一头长发。惨啊,做鬼要留长发,扎辫子啊。老子没死前可是帅气毛寸。唉唉唉,人和鬼就是不一样啊,不然,怎么做了鬼就突然间长了这么长的头发哪。偶可是个男人啊,不要这么男不男女不女的,变态啊。

钟凡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脑子里是乱成一团。犹如脑壳里充满了浆糊,什么也不知道了,也没有章节了。

这时外面吵吵嚷嚷,好像又来了什么人,似乎在叫开门。

钟凡肚里这个气啊,奶奶的,老子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是人是鬼都还分辨不清,你们这些邪门歪道,竟然不住的来纠缠老子,当老子好惹啊。

“滚,老子做了鬼也不让人安生啊。你们这群女鬼,惹恼了老子,一个个QJ了你们。当老子好欺负啊。”狂吼一出,门外立刻静下来。

这个世界清净了。

哈,善鬼恶拿。自来都是软的欺,硬的怕,人生如是,鬼生亦如是,嘎嘎。

钟凡洋洋自得的站了起来,瘸着脚拐呀拐呀往门口走去。嗯,墙上挂了一个铜镜,呵呵,铜镜?古董了啊。镜子?!!钟凡一个健步跨过去,伸头一瞧,又噔噔噔退了好几步。见鬼了,镜子里的怎么不是熟悉的自己?镜子里出现的完全是一个陌生的面孔。怎么回事?靠,老子就是鬼啊,怎么还说见鬼。唉,做鬼也不错。嘎嘎,原来真的有鬼,哈哈,鬼都会飞啊,要是老子飞回去,嘎嘎,非吓死一大堆人不可。

门外又叫了几声,还有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在叫什么“少爷”,钟凡这时候哪里会有好声气,狠狠的吼道:“都别吵了,烦死了!”

他抬起头,向着镜子瞅了瞅,这绝对是一张陌生的面孔,白白净净,到像是个贾宝玉是的。啊呸,不男不女的,脸蛋还那么白,典型的小白脸呀。哈,小白脸,嘎嘎,老子做了鬼倒漂亮了啊。这勾起女来,不是有先天优势了啊。

啊,呸,呸,钟凡吐了几口唾沫。扬起手朝着脸啪啪拍的山响,面皮上一阵火燎燎的疼。靠,鬼还怕疼。什么世道。

啊,疼?他一下子清醒了,不错。是疼。疼就是没有死啊。这么说我还活着?

钟凡一高兴,啪啪又是几下,没有打错,是自己的脸,他哈哈笑了起来。可不对啊,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呀。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

“难道爱因斯坦老头子保佑,让我进了时光隧道?”不知怎地,心里忽然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钟凡突然兴奋起来。时空穿梭,这样的美事也能发生在老子身上?可真是撞大运啦。

可转头看到了铜镜,兴奋的心又沉了下来。走过去再仔细看看,镜子里分明是一张稚气的陌生的脸,皮肤细白,五官倒也匀称。左右晃晃,镜子里的人也晃来晃去。伸手摸摸,镜子里的人也抬起了手。揉揉眼再看,没错,还是那张脸。而且刚才那几巴掌起作用了,面上红了一片,还热辣辣的。

钟凡颓然坐地,“总不成借尸还魂吧!”这个想法把它吓了一跳,“难道我真的死了?人死了后真的有灵魂,我又附在了别的人身上?”

恍惚间,似乎记得好像有一个少年从树上掉下,难道真的这么巧?那个人从树上掉下时跌死了,自己去救他,正好误打误撞的钻进了他的躯体。难道真的是自己已经被车撞死了?人虽然死了,可是人有灵魂,是自己的灵魂做了一段段奇异的旅程之后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小白脸的身体里?

钟凡的心里郁闷的慌,长长吐了口气,不管脸面怎么变,反正神智还是我钟凡,先看看再说。

他的心慢慢定了下来。现在一切情况都难明,还是小心点好啊。

他起身,走到门前,顿了顿,又长长呼吸了几口,吱啦一声拉开了门。门外果真围着一圈女人,她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似乎是被里面的动静吓呆了。钟凡哑然一笑,尽量用温和之极的口气说道:“各位婶婶阿姨,姐姐妹妹,你们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