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缘 第一卷 异国紫薇 2 穿越

netflyhawk 收藏 0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size][/URL] “是马玄的呼喝吧,怎么这么轻飘,呀,我会飞啦。”钟凡仿佛吐出了这句话。眼前光影闪动。一团团的七彩的光好似被一股不知名的大力拉扯着一样,弯弯折折的在身前飘动,小面包的影子模糊了。 “我,这是怎么了?呃?我,钟凡,死了?被车撞死了?”钟凡喃喃的道,身边是怪异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



“是马玄的呼喝吧,怎么这么轻飘,呀,我会飞啦。”钟凡仿佛吐出了这句话。眼前光影闪动。一团团的七彩的光好似被一股不知名的大力拉扯着一样,弯弯折折的在身前飘动,小面包的影子模糊了。

“我,这是怎么了?呃?我,钟凡,死了?被车撞死了?”钟凡喃喃的道,身边是怪异的空气,却不能呼吸。他本来以为会憋屈,结果却丝毫感觉不到憋气,也没有任何不适。

眼前弯折着,宛若水波晃动,出现了一堵高墙,眯着眼看去,又似乎是花都大厦,钟凡感觉到有点累了,身子斜斜的靠向墙壁,唉,舒舒服服的休息休息先。

后背并没有那种熟悉的坚实的依靠,眼前一暗之间,钟凡已经没入了墙壁,转瞬又从另外一面漂移出来。

坚实的墙壁,在钟凡的面前,宛若水波一般,又或是没有实质的空气,他轻易而举的就走了个通透。

钟凡突然仰天哈哈大笑,飞快的朝着前面跑去,在大厦的房间中,墙壁内一间间的穿梭,全新的体验刺激着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他觉得自己快活的就要笑出花来了。

然后他就又突然的看到了那个道士,那个正在与身下的赤裸羔羊嘿咻的道士。

今晚所有的一切,与这个道士总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钟凡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怒气,看着道士变着花样的“耕地”,他突然有一种恶作剧的冲动。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道士的后颈吹了过去。嘿嘿,鬼吹后脑勺,好玩啊。

哇,要死了。

只见道士回过头来,“啵”的一声呼喝,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巽风都被鼓动起来,犹若咆哮的巨浪,一波一波的冲刷着钟凡的全身。而钟凡也被这突然掀起的巽风直吹到了窗户边上。

美女呢喃几声,唧唧唔唔,把道士的舌头又吮吸了过去。

钟凡惊魂稍定,还未有动作,却见道士右手微动,似是捏了一个法印,倏然展开,一道金色的 光波直冲而来。

钟凡本能的感到了危险,拼命朝着玻璃窗子的缝隙挤进去。

左后脚跟剧痛中,钟凡已经穿过了缝隙,来到广渺的虚空中。

还未来得及检视脚后跟的伤势,突然,他身体一轻,好像被谁带着,轻盈的飞上了天空。四周看看,没有人呀。

“我会飞耶。哈哈。”钟凡已经暂时把老道士放在了脑后面,心情又畅快起来。

一团白花花的云朵飘过,真的是在天上啊。呀呀呀,老天爷,原来做鬼是这么的好玩啊。那些香港的垃圾电影,都说什么鬼不可用见阳光,真他妈的放屁,鬼不能见阳光老子怎么能在这蓝天白云中翱翔?什么地心引力,切,地心引力是个鸟,老子还不是照样在天上飞?

刺目的阳光从身前射过来,金光万丈,咦,不是黑天嘛?哪里来的太阳呀?一抬头,啊,自己上面还飞着一袭雪白衣衫的一个天使呀。天使,就是天使啊,不然身上怎么会长有翅膀呢?“喂,你是天使嘛?”钟凡大声叫了起来,天使转过了头,啊,天使长着一张鹰脸呀。不对,哪里是天使,分明是刚才的那个老道士,正意味深长的朝着他笑呢。

钟凡心里一阵抽搐,又是一片迷茫。怎么会这样?道士张开了翅膀,重重的一翅膀扇在了他身上,钟凡便腾云驾雾的远去了。在空中越飞越快,耳边的风似乎在呼呼的响,又像是没有一点的响声。这种感觉十分奇怪,太别扭了。大团大团的棉花一样的云朵就在身边飞过,仿佛伸手就可以抓住似的。可等到伸出手来,云朵已经是远远的抛在后面了。

道士?天使?是耶?非耶?

生?还是死?

迷茫中,钟凡终于穿出这讨厌的棉花云了,棉花云里面的滋味可不好受。钟凡重重的咳嗽两声,这才发现已到了一个绿树掩映的古朴村庄上方。身边是湛蓝的天空,身下连绵的群山,青翠的森林,好一处人间仙境呀。

前面是怎么回事?有人在玩呀,哈哈。钟凡看到了一棵古朴的大树,枝叶茂盛,而树上,有一个少年在攀援。在干什么,掏鸟窝呀,呵呵,我小时候也干过耶。这真是奇怪了,怎么会有这个奇怪的少年掏鸟窝呀。

难道是幻境?钟凡迷离了,眼前似乎是出现了许多肥皂泡,闪耀着七彩的光芒,氤氲中带着高雅的檀香。

钟凡伸出手去,想把一个肥皂泡抓到手中。手已经抚摸上了肥皂泡,却再也舍不得抓下去。

肥皂泡中,他分明的看到了一处熟悉的院落,那是他生长的家啊。

母亲坐在葡萄架子的下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正在纳一个鞋垫,满目慈祥,两手比划着,似是在丈量爱儿脚掌的长度。

父亲肩上却荷了一把锄头,肩上背了个水壶,手中牵了三只小小的羊羔,嘴里似是在呼唤着什么,分明是下地去了。

“爹,娘。”钟凡哽咽着,不知什么时候,脸上已经布满了泪花。他拼命的想要穿过肥皂泡来到父母的身边,可……

奇怪的事情接着又发生了,无论他用上了多大的力量,他竟然离着那肥皂泡的世界越来越远,渐渐的,父母的影子消失不见,肥皂泡也变作了虚无中的一朵水花,绽放了,绚烂了,归于虚无了。

他定了定神,却发现自己正不由自主的向着那棵树飞去。

就在这时,他看到前面树上那个古装的少年身长了起来,晃了两晃就把手伸向了枝端的鸟窝,少年兴奋的叫了起来。脚下的树枝却突然折了,少年笔直摔了下来。糟了,快救人。几乎就是在下意识之间,钟凡闪过了救人的念头,似乎是一瞬间,他就到了少年的身下。“大侠也就是我这样子吧。哈,大侠也不如我快呀”钟凡哈哈笑着,张开了双臂。少年从空中直落下来。钟凡大吼一声,奋力一托:“小子,你就好好谢我吧。”

“轰”的一声,钟凡满眼都是闪闪的金星,然后就昏了过去。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仿佛是穿越了久远的时空,钟凡晕晕的醒转过来。眼皮未张,已是觉得浑身的不自在,全身各处,都充斥着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就像以前睡觉的时候,被鬼压身,明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意识告诉自己是清醒的,却连一个小小的指头也动不了。

“我不是已经做鬼了么?怎么还被鬼压?老天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我一个如此善良的,初次做鬼的苦命人,干嘛也有恶鬼来欺侮我啊。偶不是坏坏,只是一个新鬼啊。高抬贵手好不好?“

钟凡正自大发感慨,慨叹时命之不济,流年之不利的当口,人中处突然传来一阵犀利的剧痛,激灵灵一下,钟凡清醒过来。

一蓬灰白的胡子正垂在自己的面前,钟凡突然睁眼,灰白胡子向后一撤,露出了张桔子皮也似的老脸,斜斜飞到鬓角发际的灰黄的两道眉毛,大大的动了两动。嘴一咧,露出了一口乌黑的蛀牙。

“鬼啊。”钟凡一声嘶嚎,抬腿一踹,灰白胡子便飞到一丈开外了。

钟凡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却又唉嗂唉嗂的叫唤着,痛苦的跪了下去。剧痛的左脚后跟,支撑不了他身体的重量。一丈开外的灰白胡子,却大声的哼哼起来。

“叫,叫,叫,叫什么你叫。”钟凡恶狠狠的喝道:“你这个老干瘪鬼,欺负老子做什么?难道老子是好欺负的?哇,我咬死你。”钟凡露出了一口獠牙,奶奶的,老子做鬼也要做个恶鬼,总不能被人欺侮了。

“哎呀呀,钟兄,你这是为何?天地君亲师,人之大伦,岂能忤逆?许师也是为你好,你,你,你何故把许师踢了一个跟头,罪过,罪过。”一个锦衣少年,手挥折扇,摇头晃脑,踱着四方步过来,一本正经的双手合十,做了一个忏悔状。

“哎呀,钟兄千万莫动,你地后脑,如今已经磕破了,鲜血四溢,流之乎也,还是先包裹一下,方为安好。”

少年嗤啦一下,将自己的衣摆撕下一片,不由分说便来给钟凡包扎,嘴里却低声道:“佩服佩服,许老头子吃你这一下窝心脚,只怕没有十天半月是动不了的。嘿嘿,还好是你钟兄,若是别个,许老头子还不给我们剥层皮去?”

钟凡一个肘击,正中心口,锦衣少年满目诧异,一个屁蹲,跌坐在地上。

“你,你,你……”锦衣少年话未结束,灰白胡子老者在远处爬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叫道;“你们都还傻站着做什么?没有看出来,钟凡已经撞邪了嘛?快按住他,把头包起来要紧。”

无数少年一拥而上,按头的按头,按脚的按脚,任是钟凡如何挣扎,也半丝儿动弹不得。灰白胡子弓着腰,一窜一窜的奔了过来,钟凡又是奇怪,又是好笑,又是惶恐,脑子里一阵钻心的疼痛,白眼珠一翻,又昏了过去。


等到下一次钟凡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又换了一个场景,而且更把他吓得不轻,感觉自己简直就像动物园里的熊猫似的,旁边却围了一大堆的看客。

不过钟凡的嘴里却几乎流出哈喇子来了。嘎嘎,这到底是哪里呀,老子不是进了温柔乡了吧?怎么身边围着这么多女人。奶奶的,漂亮的棒棒生呀。只是,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服,搞什么飞机?想给老子下马威?老子是干什么的?怕你们?白混了。

“嗨,美女。”一出口就后悔了,怎么那些人的眼神看自己好像在看动物园里刚从非洲运来的猩猩?有什么古怪?

呃,钟凡实在是不习惯被这一圈奇怪女人给围着,虽然他并不排斥美女,可是围在一群宽袍大袖,头上叮叮当当,戴了满头首饰的女人堆中,尤其有几个老女人的,脸上的脂粉,都要掉下来了,活像戏里的老妈子。这种情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而且是让他毛骨悚然的碰到。

“倒霉呀,做鬼也不好受啊。”

“少爷醒了?好点了没有?头还疼不?脚还疼吗?”一个满是皱纹的老女人的脸凑了过来,连带着一股刺鼻的脂粉味。钟凡皱了皱眉头,那老妇的脂粉味虽浓,却遮不住从她身上传来的那股异味。狐臭,对,就是狐臭,要不就是半年没有洗澡的臭味,他下意识的捏住了鼻子。

眼看着那老妇还伸手作势摸向额头。靠,要被这样的鸡爪子抓了,六辈子也洗不清倒霉呀。钟凡伸出手一格,挡住了老女人。

“停,你要作甚?男女授受不亲,你知不知道?”既然这堆人都是古装打扮,自然遵从古礼了,嘿嘿,先给她扣一顶大帽子,压死她。

那老妇停了手,眼睛咕噜咕噜的乱转。情形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却听老妇开口道:“少爷你怎么了?连你都是老身奶大的,还说什么授受不亲,笑话了。”

钟凡傻眼了,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不是鬼、而是在做梦?既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那方法就多种多样且丰富多姿了。

他伸开手,左右开弓,朝着自己的面皮,狠狠的各拍了一下。

“啪,啪”。掌声清脆。

哎哟,面皮热辣辣的疼,有感觉耶。奶奶的,不是做梦。难道鬼也有触觉?自己这两耳光下来,痛还是自己受,岂不是亏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噢……,钟凡裂开了嗓子嚎叫起来。

老妇吓了一跳,“少爷这是怎么啦?哎呀,你可不能吓我啊,呜呜呜,……”

钟凡大是郁闷,一肚子闷气没有地方发作,一下坐了起来。

“我自己打着玩不行啊,我自己叫着高兴,你管得着嘛?你谁啊?警察啊,还是太平洋的警察啊,你管的真宽呀你。咋的,说说不行?不行好说,去去去,都出去,快。”

看着一屋子女人目瞪口呆的模样,钟凡一肚子郁闷,自己想比比猴子耶强不了多少。一股怒气上来,不由分说,跳下床,一瘸一拐的就把这几个人赶了出去。反手关上门,心里才稍稍安顿了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