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缘 第一卷 异国紫薇 1 夜遇

netflyhawk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size][/URL] 中国北方名城,千年帝都,牡丹花城,洛阳也。如今正是华灯初上时刻。 车如流水马如龙,夜色阑珊温情浓。最是灯红酒绿处,当属豪华地段的花都娱乐中心。 花都娱乐中心,洛阳城市中心地段的标志性建筑。楼高十九层,最顶层旋转舞厅外壁,皇帝豪情妃子柔蜜的招牌在霓虹灯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



中国北方名城,千年帝都,牡丹花城,洛阳也。如今正是华灯初上时刻。

车如流水马如龙,夜色阑珊温情浓。最是灯红酒绿处,当属豪华地段的花都娱乐中心。

花都娱乐中心,洛阳城市中心地段的标志性建筑。楼高十九层,最顶层旋转舞厅外壁,皇帝豪情妃子柔蜜的招牌在霓虹灯的映照下金光闪闪,尽是豪华气派。劲歌狂舞,当真是一片繁华。

钟凡已经端不住杯子了,酒意上心头,他大大的打了一个响咯。这里是他苦涩的最爱。现代人啊,丰富的夜生活,不止可以怡情,更是调整紧张忙碌工作状态的最佳舒缓剂。酒意八九分的时候,最是狂欢好时候。

作为一个奔波与城里坊间的底层打工族,进到这种地方,机会可不太多,也太不容易了些。不过,钟凡自来大喇,手里有几个钱,指缝里便溜走了。再加上今夜钟凡诚心买醉,放纵一切,以纪念刚刚失去的工作,以及那未开始便逝去的初恋。所以,疯狂,便疯狂了呗。

钟凡这小伙子,生来便不是出大力卖血汗的命。从小到大,他一直有超越同侪的优越感。实际上,他也确实优秀。读大学虽不是一流大学,却也是一本院校,香喷喷的专业。但读完大学,却落空了,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工作。

因此上,洛阳虽繁华,搏命却是他。

人,总有疯狂的时候。尤其,是在抑郁难消的今夜。这不,来事了。

“呃,小妹妹,过来,过来。”钟凡眼前忽然一亮,这个妹妹不错呀,凹凸有致,更妙的是清纯亮丽无双。借着醉意,钟凡勾了勾手。

那暴漏小妹听到叫声,嗒嗒的走过来,翻着眼皮,挑衅似的看着他。

“嘿嘿,这么猛的妞我还是第一次见。第一次来这里?来一杯?马提尼如何?”

“冰水好了。”小太妹道,身子扭了几扭。

“咦,小妹妹,哪有进来皇帝还喝冰水的?当是哥哥小气吗?只要哥哥高兴,哈,你要什麽都给你。嘎嘎。”

“谁是你妹妹?”

小姑娘蛮有性格呀,钟凡嘻嘻笑了,“走,泵去。”伸手便搂住了她的细腰,一股香气氤氲而来。哇,爽。没有反对呀,有门。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喝,“小子,滚开。”一个人影扑了过来,一下撞开了他。

钟凡大怒,一个黄毛就这么张狂,鸟,当老子是谁?“你瞎眼了。”

那人拉过女孩,冷冷的张狂道:“敢泡我的马子,你找死?”

女孩突然打开黄毛,拉住钟凡的胳膊,“别管他,咱们走。”钟凡哈哈大笑:“小子,算你走运。”拉着女孩扭进了舞池。


钟凡,人如其名,可算是个无良少年了。孤身一人漂在洛阳,寂寞无聊的时候,就去酒楼迪厅可劲的狂欢,醉生梦死之后,第二日也就是重新开始的时候了。

他拉着女孩一进入舞池,灯光陆离,乐声震耳,人立即疯狂了。疯狂的旋律,疯狂舞动的男男女女,洛阳的夜生活就是这么刺激。

女孩在乐声中疯狂舞动,灯光急闪,看上去人似乎机器人似的,一节一节的跃动。

钟凡大声道,“那是谁?”话音穿过了震耳欲聋的乐声,飘进了女孩的耳朵里。

“不认识。”女孩也大声呼叫,钟凡搂住女孩的腰,来了个漂亮的大飞。顺手在女孩胸前摸了一把。入手渲软,荡人心扉。目光越过女孩的头顶看过去,不由一愣,顿住了脚步。

他分明的看到,有一个红光满面花白胡子的道士,正搂着一个胖妞,跳得那个欢式。

道士?迪厅?

他以为看花了眼睛,使劲擦了擦,不顾女孩的推拉,再看过去,还是那样子,不是个道士又是什么?

奶奶的,什么世道。牛鼻子老道士都来舞厅里泡马子,我靠,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钟凡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女孩道:“你有病啊。”手一甩,转身要走。

钟凡一把拉住,拖进怀里,嘴凑在她的耳边道,“你看。”

“看什么?啊,拿开你的脏手。”女孩狠狠的一巴掌下去,钟凡讪讪的缩回来手,不过这只禄山之爪已经饱受香泽。

“原来是个老道士。我呸。”女孩道,“也不知哪个胖傻妞,没有一点眼光,和一个臭道士贴得那么紧,还拽呀拽,呸,恶心死了。”

“来,妹妹,我们继续high。”钟凡笑着,手却顺着女孩的腰肢滑了下去。

马玄挤了过来。做了个眼色。

马玄是他的死党。他知道有事了,不甘心的收回来手。顺着马玄的眼色,他看到有五六个横着走的黄毛在东张西望。

“狂个鸟,这是哪里?由着你们来胡闹。”钟凡不屑道。不动声色的扭动着,眼角瞟处,几个黑西服的光头围了上去。黄毛们被簇拥了出去。哈,钟凡无声的笑了。

“小心。”马玄道。

“没事。”钟凡道,“玄子,你看那边,连道士都耐不住寂寞了。”

马玄笑道:“我早看见了,还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花道士呢。哈哈,我再过去看看哈。”

“别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听到了没有。”钟凡大声道。

“你放心,没事的。拜拜了,你好好玩啊。”

马玄隐去了。灯光闪烁处,瞅着马玄的手已经在一个丰满的躯体上游走了。两人却伴着乐声不住的向道士那边靠拢。

这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疯狂的夜总是不平静。

一个道士,在这种场所出现已经是不寻常了,一个花白胡子的老道士的出现,更是不同寻常。尤其是他的怀里,竟然还有一个不满十八的美娇娘。当然,这美娇娘,难免胖了些,颇有贵妃遗风。而两人劲舞的姿态,却又与这环境如此的协调。

灯光闪烁中,道士的面孔竟是特别的显眼,颧骨高耸,白眉善目,面皮润滑如脂,目光凝练而悠远。浑身上下,竟是一身的仙风道骨。

仙风道骨的道袍高人搂着美艳入骨的辣女在豪华的舞池中狂舞,当真是皇帝豪情开业以来第一遭发生的妙事。

所以他们周遭早就布满了形形色色的目光。

道士身边的人不只马玄一个,但是马玄这个惹祸精,绝对是第一个捅了大漏子的傻蛋。因为就是他,肆无忌惮的,夸张的举着手掌,朝着道士怀中美人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下去。

舞池的人群突然尖叫起来,随着尖叫声,一个身影踉跄着一路后退,过处人仰马翻,竟是马玄。

偷鸡不成蚀把米,马玄是绝对没有想到,他的手掌还没有挨着美人的屁股,却见道士似乎是朝着他微微一笑,宛若在他眼前绽开了一朵耀眼的百花,随即小腹剧痛,被道士神出鬼没的一脚踢飞了开去。

哗然中,三个黑西服的光头已经成品字形站在了道士的周围。

钟凡注目之间,三个光头已是倒飞而出,道士搂着的女子却也闪在了一边。

老道晒然而立,抱手于胸,须发**,更增仙人之姿。

舞池里乱开了锅。呼爹喊娘中,二十多个光头大汉蜂拥而至,团团围定了道士。

“你先走开,小心点。”钟凡推了一下女孩,将马玄拉了起来。

“干,你,老娘,敢踢老子,揍他,揍他,揍他啊。”马玄一字一顿,跳着脚大骂了起来。钟凡急忙拉住他,这个时候,还是少一事的好。这个道士,稀奇古怪,少惹为妙。

马玄不满的道:“你总是拉我干嘛,你什么时候胆子比老鼠还小了。”

钟凡笑道:“你呀,刚刚吃了个亏,还没有吸取教训?那个道士,也是你能惹的?长眼睛做什么了。边上就你一个人啊,那么多的人围着他,人家为什么不动手?就你,愣头愣脑的,吃亏了吧。”

马玄一怔,吐了一口气,气鼓鼓的说:“我就是气不过。奶奶的,老东西凭什么?”

“你管人家凭什么?”钟凡道,“存在就是合理的。看热闹吧。”

“这么多人,还不扁死他?”

“我看不一定。”钟凡悠然道,“你看老道士的气势,是怕事的人吗?还有啊,这里是什么地方,虽说三教九流,可是你见过学道之人来这里的?”。

马玄不说话了。随着钟凡退在一边,静静看过去,果不其然,老道士在人群中怡然不惧,左顾右盼,睥睨四方,目中精光,竟是十分的耀眼。

光头大汉们似是十分克制,然过了一会,面上渐渐出现迷茫是神色,接着不知怎地,竟然舍弃了道士不顾,自顾自的互相殴斗起来,

局面十分怪异,老道士倒昂然站在一边,笑意隐然,手一招,那美娇娘又甜腻腻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众人喧哗起来,不少人大声叫喊,更有甚者,有的当即开赌推庄,赌赢斗胜,开起盘口来。

“都给我住手。”大班气急败坏的赶了过来,此时音乐全消,唯闻打斗喧哗之声。大班这一嗓子,倒也气势凛然,嗡嗡作响。

道士口中呢喃做声,不知说了些什么,但是手一指,咄的大喝一声,那些光头,突然回过身来,朝着大班蜂拥而至。

大班嘶吼一声,落荒而逃,众大汉急起而追,拳飞脚踹处,众客人哭爹喊娘,避之不及,茫茫然如丧家之犬,急急乎似漏网之鱼,豕突狼奔中,却见道士昂首而笑,挽着美娇娘施施然而去。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钟凡和马玄还未来得及躲开,人流已经蜂拥而至。众光头犹若疯虎,势若狂狼,不分孰敌孰友,一路打将过来。

钟凡转身一脚飞踹了出去,将一个扑上的大汉斜着踢飞了开去。

打架,他从来是不含糊的。打小时候起,他虽不是打架的阎王,但出身武术世家的他,什么时候怵头过?更何况是这个乱时候,他不主动惹别个,别个都应该烧高香的了。

不过,那个,人态度,拳太乱,好汉不吃眼前亏。都是马玄,搞得什么屁事事。哎呀呀,还是保命要紧。

马玄被一个大汉捶了出去,嗷嗷叫着又冲了回来,抬膝盖狠狠顶在大汉的下巴上。钟凡仿佛听到了下巴碎裂的声音。

靠,要老子小心,你却先搞出事来。可惜了如花似玉的小妹妹了。哎呀,这个小妹妹此时已经不见人了,恼火啊。

三个大汉冲了过来。

“杀。”钟凡大吼声中,迎上去,沙钵大的拳头重重击在在当头大汉的脑门。大汉晃了晃,慢慢倒了下去。

马玄更是人精,矮下身子飞快踢出两脚,后面两个大汉捂着裆部惨号着倒了下去。

“叫你惹老子,奶奶的,牛鼻子臭道士不去打,倒来打老子。”马玄怪怪的笑道。

“靠,你小子。贼胆大,岂不闻僧道尼都不可招惹?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哥傻们。快走,再不走,就成肉酱了。”借着乱劲,两人一溜烟似的逃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逃离了顶楼,看着一大堆人嗷嗷叫着挤电梯,电梯前乱成一团。后边的人还不住的向外涌,噼里啪啦之声不断,想是里面正自热闹非凡。此地非久留之地啊。钟凡一拽马玄,两人磨头从人行楼梯溜溜的跑了下来。

十九楼啊,绕是两人壮健,也累了个半死,两腿溜酸,抖抖个不听。两人都弯着腰,牛喘也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干呕了几下,又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今晚虽然遭乱,却也刺激。

“谢了,哥们。没耽误你的事吧?”

马玄这小子是精明还是傻?钟凡真想朝着他的鼻子揍一拳头。这里还是非停留之地。“走吧。好事都让你小子搅黄了,别在这里了。奶奶的,不知那个牛鼻子是什么路数,竟然也有这样的人。”钟凡道。

“我看那定然是个妖道。你想啊,要是没有妖术,那些看场子的,哪个含糊过,却被他耍的团团转。”

“什么妖术,我看是他会催眠术。唉,说起来,还是你伟大,惹人家道士的马子,第一个被人家踢了一个屁蹲。”

“嗨,嗨,这个,这个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那牛鼻子这么怪异。奇怪了,牛鼻子哪里去了?难道他会飞?怎么没有看到他。”

“你上哪里找他去?人家走得可比你早得多。你说他搂了那么一个美女,会到哪里去?”

马玄哈哈大笑,突然又苦着脸回过头来。

“走不了啦。看。”马玄道。

前面拐角处走出了那几个黄毛。个个手握板刀,铁棍,煞气腾腾。我靠,还真是阴魂不散。钟凡肚里骂道。

“就是他,哥们给我上,废了他。”一个黄毛大叫着抽出板刀,几个黄毛或片刀,或铁棍,一齐冲了上来。

“鸟,奶奶的,哥啊,不要命啊。”马玄怪叫着,一边扔飞出去一个黑黑的物事,啪,高举板刀的黄毛捂着眼睛惨叫起来。

钟凡和马玄倒头狂奔起来,后面的黄毛呼啸着追来,骂声四起。

“你扔的什么,玄子。”钟凡边跑边问道。

“还有什么,手机呗。”

“准头挺准呀,等下拿我的去再丢。”

“哈,咱哥俩被人这样追,是第几次了?”

“谁知道,哈哈,今日不宜出行。”

“嗖”的一声,一个铁棍擦着钟凡的肩膀飞了过去,在路边石上擦出一溜火花。

“娘的,你也吃你爷爷一下。”钟凡回过头,掏出手机砸了回去。身上除了手机也没有其他趁手的东东了。

又一个黄毛哇哇乱叫起来,追的越发猛了。

“奶奶的,阴魂不散呀。”马玄回头道。刚刚从十九楼下来,又遭遇着马路狂奔,还真的吃不消了。马玄索性回头站住,奶奶的,拼就拼了,谁怕谁?

这时正是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马玄的后面,一辆小面包疾驰而来。

“玄子,快闪。”钟凡头立时大了,赶上一步,重重的推在马玄身上。马玄倒飞出去。

“吱……。”雪白的灯光真白,晃眼,钟凡重重的被撞飞了出去。

“大哥……”马玄嘶声裂肺的狂呼起来。

众黄毛一愣,回头呼啸而去。搞出人命来了,不走更待何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