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 四 章 豹归山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龙残”特战队大队长耿黑锏首先抢任务,不待少建宁回答,参谋长井方霖抢先拒绝道:

“不行,你们“龙残”一个个都像“刽子手”似的,人质不伤那些土匪就倒霉了,咱们需要的是谁都不伤。”

01旅(合成作战旅)的特种作战大队抢的更欢。

最终,03旅(技术支持旅)的教官一大队抢到了任务。既然是教官,想想他们的身份就知道有多厉害。

于是,四架Z-15多用途机和两架电动WZ-12隐匿在夜空之中,半小时后与先前赶到的侦察员汇合了。经过简短的部署,教官一大队队长范世虎下达了攻击命令。

在精心部署之后,教官一大队开始攻击了。

首先是三架WZ-12升在300米的高空,与一直在500米高空的WZ-11侦搜机待命掩护,电动型的WZ-12是无声的,即使在100米的空中,也是噪音极低,不过夜深人静,再低的噪音也会传得很远。

接着,四架Z-15直飞土匪老巢千窟山山顶背面的一处小山坳,112名教官迅速的跳下直升机,向各自的目标扑去。

千窟洞由两个副洞和一个主洞构成,呈倒品字形,两个副洞正好把上山的唯一一条路钳住,在最窄之处设置坚固的寨门,配备火力点守护,一夫当关万夫莫过,放置一条枪就能守住。

而军官出身的土匪头子马山豹利用军事常识,精心布置了交叉火力,即使突破了寨门,也会遭到三洞远近交叉火力的覆盖,受到猛烈的杀伤,重武器在这里又无法使用,进攻者必然会被大量杀伤而覆灭或是败退,但对来自后方和空中的攻击就束手无策了。

所谓的垂直攻击,实际上就是从敌人意想不到之处、防御薄弱之处或是不设防之处,最关键之处发动最猛烈的打击,在对方根本无力还击的情况下,迅速的达到攻击的目的。

这样说来对千窟洞两个副洞的攻击,就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了,教官大队人手一支用于捕俘的无声手枪弩,守护两个副洞的二十多名土匪都中了麻醉箭,眼看着一些头戴怪异头盔的黑衣人占据了他们的位置。而枪口对向了洞内,里面的40多

睡大觉的同伙是别想出来了。

对千窟洞主洞的攻击倒是有点戏剧性,千窟洞的洞口很开阔,两辆坦克并排都能开进去,为此,洞口守护的人很多,恰巧带班的又是马山豹的铁杆把兄弟韩顺子,他为人特别机警狡诈。

今夜星光黯淡,习习的微风不时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夜半乍响的鸟鸣声更是让人心底阵阵发颤。已经进入微眠状态的韩顺子突然感到一阵急促的心跳,在摸枪的同时他的目光已经扫向了洞口前的通道,一切如常。

他却不知道,已有三十多人的攻击者潜至近前,暗夜使他什么都看不到,但在来袭者的夜视头盔面前却亮如白昼。

韩顺子长舒一口气,闭目平息着内心的惊乍。可内心的感应告诉他出事了,他一个虎跃而起,拔枪开目,但他却被吓呆了。他面前有一支枪在指着他,诡异的是枪口有一红点正指着他的眉心。他的手下要么已经晕倒要么也同样被枪指住。

“你们不要试图反抗,我不会伤害你们。”低低的话语,发出了严厉的警告。

看着20多人的手下无声无息的就被制服,韩顺子知道反抗也是白送死,他只好束手就擒了。

千窟洞主洞很深,洞口的变故并没有惊动洞内的人。但匪首马山豹的警觉更是异于常人,他从进洞的脚步声就知道洞口出事了,也知道来者不善。

洞内大厅非常的宽阔,被十几盏大油灯照得非常的亮堂,40多个土匪端枪举刀的,静待来犯之敌。

其实在马山豹脚下就有一个秘密的暗道可脱身,但马山豹知道,丢了这个洞可以再夺回来,可失去了外面60多个弟兄就等于失去了信义,他马山豹绝不会抛弃自己的兄弟,他要看看来袭者是谁,如果是鬼子就拼个你死我活。

来袭者进来了,走在前面的竟是他最铁的兄弟韩顺子和其他三个弟兄,他们没有被绑却显得很顺服,显然对手太厉害了。后面来袭者看清了,是一群身着墨黑色军装(特种兵野战服,可随环境自动变换颜色),头戴怪异头盔,手持没有见过但肯定是很厉害武器的人,他们也肯定是军人。

在相距20多米远时他们止住了脚步,一位来袭者跨前了几步大声道:

“马当家的不用紧张,我们是来接人的,你的弟兄一个也没有受到伤害。”说话的是教官一大队队长范世虎。

对外面警戒的土匪都制服了,对洞内土匪的主力,一大队也有能力全部制服,但没有必要,此次行动的目的以救人为主,还希望收服这股土匪,这就必须用实力来降服。

马山豹说话了:“想救人就明着来,咱们真刀实枪的干上一仗,打败了我自然就放人了,偷偷摸摸的算什么英雄?”

“呵呵,马当家的误会了,干一仗会有死伤的。既然你不服,咱们就一枪定胜负如何。”

马山豹心中一动,这可是正中下怀,他的枪法可打穿空中的鸟眼,击灭百步的香火头:

“好哇,就请摆出道吧?”

来袭者倒背着手左右的走了几步笑道:“呵呵,你手中的枪是德国镜面大匣子,射程远威力大。我的道很简单,你当胸打我一枪,我死了你就赢了。”

“啊,这不公平,我的子弹是钢芯的,不是爆米花做的。”马山豹把手中的枪一抛,诺大的盒子炮在他手中滴溜溜的转着。

“哦,原来马当家连向人打一枪的胆量都没有,那还比什么?”

马山豹被激怒了:“哼哼,这可是你自找的,死了别怨我。”说罢抬手就是一枪。

马山豹这一枪打的不是来袭者的心脏,而是肺部的上方,这一枪打不死人只是穿个洞而已,却可制人昏迷,但养几天就没事了。来袭者还没有露出恶意,马山豹也不想制人死地。

可眼前的景象让马山豹发懵了,中枪的来袭者不但没倒,还没事儿一般的弹了弹中枪的部位,弯腰捡起了子弹在手中抛玩着:

“嗯,不错,是钢芯的,就是子弹的劲儿小了点,没打透。”

看着惊愕不已的马山豹,范世虎又道:“呵呵,马当家的是不是吓着了呀?”

“啊,我输了,马山豹输的心服。”说罢,来到范世虎面前,将双枪倒过来一递。

范世虎伸手一挡笑道:“马当家的收起来吧,我没打算缴你的枪呀。”

马山豹一怔,迅即明白了,人家根本没把自己当作敌人,他没动声色而是问道:“请问长官你们是……?”

“我们是中华佑卫使,真正的中国军队。”范世虎威严的道:

“什么?你们是国军?”

范世虎摘下头盔道:“不是国军而是中国军队。”

此时洞内已被教官大队带来的照明灯照得雪亮,马山豹看得清楚,对方确实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啊的一声,马山豹单膝跪地双拳一抱道:“蒙长官宽仁大度,我马山豹及全体弟兄们原誓死效忠长官。”

范世虎没有马上让他起来,而是问道:“如果让你去和日本鬼子拼杀,敢去吗?”

“什么?”马山豹跳了起来:“让我去打鬼子?太好了,我正等着这一天呢,我要杀光他们。”

范世虎心中大喜,握住他的手赞道:“好兄弟,敢于同侵略者拼杀才是真正的中华好男儿。这样,三天后我们再详谈,现在你带我去见人吧。”

“啊,对对对。”

显然这是千窟洞内最好的房间,干燥而洁净。钱三庄的妻女依偎在他的怀里,三人静静的看着进来的不速之客。

向前跨了一步,范世虎敬了个军礼道:“我是大校军官范世虎,奉司令员命令护送钱先生回家。看,我给你带来了谁?”

身影一闪,一个人跪倒在地大叫道:“先生,我是许连凯,我对不起您啊。”

“啊,是小凯子?这一年多你跑哪去了?”

用了一袋烟的功夫,主仆弄清了原委。许连凯指着范世虎道:“先生,他们都是好人,是真正的中国军队,专打日本鬼子,我的病和伤就是他们治好的。”

钱三庄站起来略整衣衫,一抱拳对范世虎道:“感谢贵军的营救,也感谢你们救了小凯子,我钱某全家将永世不忘这大恩。”

说到这儿,指着一旁的马山豹道: “他们并没有为难我,长官就放过他们吧。”

范世虎呵呵一笑:“他们答应参加抗日,我当然就不为难他们了。”

马山豹也上前一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再次向先生道歉,也感谢先生的宽宏大量,我会用多杀鬼子来赎罪。”

新的一天开始了,阳光显得格外的明亮,在距千窟洞10公里外的山路上,三辆马车都已整好了行装,钱三庄一行九人正在向教官一大队队长范世虎等人告别。

指着地上的一个箱子对马山豹道:“马当家的,这里是 5万块大洋,请你收好,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