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伊》文连载 --- 十一、***原教旨主义将走向何方?

克莱因瓶里的猫 收藏 7 230
导读: 伊朗核危机、预想冲突路线图和***原教旨主义的困境(连载) 十一、***原教旨主义将走向何方? 911之后,***原教旨主义极端派在当今世界成了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你不能否认他们对宗教的热诚可能对社会起到某些良性教化作用;但你同时又不能否认他们拒绝世俗化修正化的态度已经顽固到了影响他人和自己的生存空间。 各种宗教都有原教旨主义流派。这种流派的实质是回归宗教传播的源头 --- 经书。而回归经书就是用经书来代替人的思考,不问来由,一概全盘接受。如果这种


伊朗核危机、预想冲突路线图和***原教旨主义的困境(连载)

十一、***原教旨主义将走向何方?

911之后,***原教旨主义极端派在当今世界成了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你不能否认他们对宗教的热诚可能对社会起到某些良性教化作用;但你同时又不能否认他们拒绝世俗化修正化的态度已经顽固到了影响他人和自己的生存空间。

各种宗教都有原教旨主义流派。这种流派的实质是回归宗教传播的源头 --- 经书。而回归经书就是用经书来代替人的思考,不问来由,一概全盘接受。如果这种接受与周边世俗世界存有矛盾,那这种矛盾在经书原文否定世俗化修正化的情况下是不可调和的。当这种不可调和累计到某种程度,必将以烈性方式爆发。最后要么原教旨主义服从世俗世界,要么世俗世界服从原教旨主义。如果要两者和平共处,也可以,那就是求同存异、互不干预。另外,参政、干政甚至建立国家这些行为本身就是在搞世俗化(政治和国家在现代都已是世俗概念),这和一般原教旨主义的拒绝世俗化立场相矛盾。因此像霍梅尼那样的,一边打着“回归古兰经,拒绝世俗化”口号,一边又去积极参政建立国家,这本身就是一种赤裸裸的违背信念和自欺欺人。

建立政教一体化的国家不是不可以,但其中的宗教只能是世俗派或修正派,否则将和自己的立场宗旨打架。如果原教旨主义者信奉的经书否定世俗化和修正化,那么这样的原教旨主义者是无权建立政治性质的国家集合体的,而只有权建立宗教性质的信仰集合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伊朗执政宗教是否定世俗化和修正化的***原教旨主义流派,那么伊朗其实不能算是一个国家,而只是一个面积163万平方公里的大清真寺;它不能制定法律,而只能制定清规戒律;它不能发行护照,而只能发出家证明。。。这里肯定会有人想提梵蒂冈。梵蒂冈算不算国家?梵蒂冈的天主教是原教旨主义流派吗?个人认为:从教皇本笃十六世反对世俗化的立场出发,梵蒂冈的天主教应属原教旨主义流派,这样的话梵蒂冈就不能算一个国家了。而从教皇庇护十一世接受墨索里尼的《拉特兰条约》出发,梵蒂冈的天主教不是他自己所声称的原教旨主义流派,而应是天主教的世俗派(如果有的话),那么梵蒂冈就可以算是一个国家。这里面的教皇明显言行不一致,以混淆宗教和世俗概念为乐。不过他们应该很荣幸能成为霍梅尼的榜样和“无可非议的先例”。

911事件是二十一世纪原教旨主义者的最烈性爆发。这种爆发发生在***原教旨主义和西方社会的龙头国家 --- 美国之间。***原教旨主义者将自身生存空间的大部分问题归因于西方对***世界的强力侵袭。他们将西方世界用古兰经中的撒旦来形象化替代,从而煽动起一股反西方思潮。这股思潮需最终转化为实际行动。于是我们看到:逊尼派中出了拉登和班纳这样的行动领袖;什叶派中则出了霍梅尼。他们以各自的方式实现了自己意义上的抗争。

拉登组建了基地组织并摧毁了双子塔,班纳组建了一手软一手硬的穆斯林兄弟会去参政,霍梅尼则成功颠覆了一个***世界的世俗政权。然而他们各自得到的结果又不一样。拉登成为恐怖主义的阶段性绝唱,因为小布什的态度是一个字 --- “杀”;班纳在最终明白暴力抗争无望的情况下只能选择温和方式,西方世界表示欢迎;霍梅尼在颠覆巴列维之后建立了***世界的原教旨主义神权国家,但遭到了西方世界和部分***国家的孤立,同时自身内部也矛盾重重。 [ 三者中只有班纳是存在出路的,因为他最终选择了温和的抗争方式,而不是像拉登那样的自毁毁人或像霍梅尼那样的自欺欺人。 ]

伊朗虽然在国内奉行开明统治,允许反对党的存在,但他依然是反世俗化修正化的先锋。只不过在霍梅尼之后,由于世情日变,伊朗事实上已走上了修正主义道路。比如逐渐允许先前所禁止的一些娱乐活动,宗教警察也不像先前那么严了。这表明所谓“回归古兰经,拒绝世俗化”的原教旨主义宗旨在伊朗当权派看来已难以彻底推行。这是一种妥协,是政教一体化的官方对信众世俗化修正化呼声的妥协。因此霍梅尼之后的伊朗政府只能算是一个由自我声称的“原教旨主义者”霸占,却向世俗化修正化妥协的政府。他们背弃了自己教义中的拒绝世俗化立场(其实他们组建国家就是一种背弃)。他们以妥协来换取支持的行径势必挑起民众更大的胃口。[ 伊朗当权者事实上已陷入到某种困境,那就是在自己的双重身份 --- 政府首脑和宗教领袖之间产生了矛盾。他们如果要维持自己的政治统治地位,那就必须向民众呼声妥协;他们如果要维持自己的释经领袖地位,那就必须漠视和打压民众呼声。无论他们做出怎样的抉择,在民众看来,他们其中一个身份的地位必将降低。 ] 而这一切都被伊朗民众和西方世界看在了眼里。这就是伊朗内部问题的根源。这里还不提他们内部的腐败。

伊朗的外部问题则在于他们错估了自己的综合国力、国际地位以及现在的时代背景。他们妄图在二十一世纪维持以拒绝世俗化为宗旨的政教一体化国家形式;他们妄图扮演当年苏共中央的角色来输出自己那乌托邦式的意识形态;他们妄图以拥核来巩固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他们妄图用将以色列树为灭绝性质的标靶来展示自己在***世界中的精神统领地位。伊朗这么做会给外界造成什么印象呢?一个自我声称的“原教旨主义”神权国家 + 一个热衷于对外输出宗教革命的国家 + 一个正在研制核弹等战略武器的国家 + 一个叫嚣要把邻国从地图上抹去的国家。。。无怪乎连中国大陆都只能在去年的联合国制裁决议上投赞成票了,否则免不了被外界将自己从各方面和伊朗做对比。对这样一个被联合国制裁的国家,以色列如果攻击他的核计划嫌疑目标,外界真的会在乎吗?恐怕连***世界中的很多国家都不会在乎。

如果不提前面假设性质的意识形态社会实验,美国通过孤立和制裁伊朗可能想表明这样的立场:

1. 地球上不是不允许存在政教一体化的国家,但从本身教义出发,执政教派应以世俗或修正派为宜,除非是想学梵蒂冈教皇那样的违背信念和自欺欺人。

2. 政教一体化国家不允许拥核拥生化,任何将“宗教”绑定“核威慑 + 生化威慑”等非常规战略武器的行为都将遭到全世界反对。当然如果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话那也没办法,只是得面临像朝鲜那样的长期制裁。

3. 原教旨主义团体即使是温和派也只能算是宗教性质团体,本不应参政干政甚至建立国家。但如果放弃暴力斗争方式和对他国的敌视态度,那西方世界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他们可以容忍梵蒂冈的话,那就没有理由不能容忍穆斯林兄弟会和伊朗。

4. 霍梅尼的“***主义”和“以色列的长期安全存在”是一对死结,这个结只能由“***主义”者来解开。以色列国的长期安全存在对美以来说是绝对不容商量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美国对发生在伊朗国内的反对派革命居然持出人意料的冷谈态度。在德黑兰之春中,奥巴马并未积极回应伊朗国内民主化浪潮中的民众呼声。根据前述推理,应是基于以下原因:

1. 美国暂时需要保持伊朗现政权,同时不想和之后的阿拉伯之春扯到一块儿,免得影响到计划的顺利进行。

2. 美国认为伊朗现政权和政体形式在国内存有一定民意基础,所以其国内问题尚不至于用颠覆来解决,现政权应充分吸取教训走改良道路。

3. 美国暂时需要拉拢***原教旨主义中的温和派,比如除哈马斯以外的穆斯林兄弟会。

4. 美国认为伊朗国内改革派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最终改变伊朗。

如果真如笔者分析的这样,那么***原教旨主义今后的道路就只能是学习类似上世纪共产运动中的伯恩施坦。放弃暴力斗争手段,以民主方式和平参政;多考虑自我改良而不是改造他人;求同存异,和平共存。这是所有标榜原教旨主义,但却又抵制不住入世诱惑的宗教之唯一现代主义道路。

(全文完)

-------------------------------------------------

..... 来自船帆座NGC-2736

2011年8月29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