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五十九

greeksun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二节


“闪开闪开,都给老子闪开,妈了个巴子。”一个下士拿腔拿势地拨开人群。

他顶着德式M35钢盔,胸前挂着皮制六弹匣携具,手里的家伙我倒十分亲切——MP18,花机关!只是老子当年拿来跟鬼子拼命的家什,在他手上浑如恶仆手里的狼牙棒,真让我不免唏嘘。

“长官,是俺们军团战地服务团的,正个人吵架呢!”他冲后面大声回报,随后动手驱赶看热闹的众人。尽管意犹未尽,人群还是悻悻地陆续散去。无论如何,老百姓总还是怕官军的,尤其是这种粗鲁到狗仗人势的丘八。

来的两人骑着马,笔挺的将校呢军服上,全都别着金晃晃的少将军衔。

我几乎气绝:今天究竟冲撞了哪路衰神?找参谋长,参谋长开会不得空儿;上街转转,无端被人晓以大义风纪;接着又遇上两位最次也是旅长的爷……更倒霉的是,人家跟这位女侠明显还是一路。

两个官儿跳下马,其中一个直接着冲女侠微笑着拱手:“你是军团战地服务团的先生?”傻子都看得出,我和楚芊身上,早就被磨灭得不剩一丝书卷气了。

“先生可不敢当,我还在读书呢。两位长官是……”林彤连忙推让。除她之外,战地服务团的成员,大都是流亡武汉的平津大学生,或是来自安徽滁县流亡宣传队与丹阳青年救亡服务团。初到第五战区时,汤恩伯军团长一口一个先生地称呼他们,以至于全军上下都跟着浑叫。

“一样一样,你们读书的不同于我们这些老行伍,早晚都是文化人,现在叫先生并不为过。哦,这位是二十三师李必蕃师长,”说着,他指了指旁边那位矮壮的军官。“鄙人是新任第二十五师参谋长韩梅村。”

“我姓林,叫林彤,战地服务团宣传干事。”女侠自我介绍。报出名字时,我心中微微一震:这名字听着好熟,却又想不起出处。

“林先生,你和人家这是……”韩梅村瞟了眼我和楚芊,略显敌意。

“报告长官,卑职是五十九军军部特务连连长,名叫徐渡。我奉命运送一批伤员回徐州,因为参谋长在战区长官部开会,只得在外面候着打发时间。这位是我部二二八团救护兵,负责随行护送伤员。”我抢先回答。以这两位的官阶,再加上一个狐假虎威的侍卫,真要是听任林先生扣一头屎,我和楚芊不容分说地就地伏法都有可能。要知道这是战时,毙个把违纪尉官,比攻下一个日军的村子要简单的多。

“哦,是荩忱的部下啊。听说你们在临沂打得很苦。若没有你们阻挡日军精锐师团,别说台儿庄,怕是徐州也已不保了。”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将军微笑着向我们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赞许与亲近之意。

“你们是五十九军的,干嘛不早说?”林彤的脸上,似窘迫,又似惊喜。

“五十九军咋了?在大街上无所事事、卿卿我我,还不照样触人家霉头!”楚芊乘胜追机、得理不饶人。

“你!”林彤再次被噎。甚至比上一次更惨,眼眶里居然泛起泪光。

第二回合交锋,楚芊完胜。

韩梅村早已把个中情节猜出了五六分,赶忙说合:“我看是误会一场。两位好容易回到后方,不妨多走走,看看徐州风物,我们也得赶回军团总部。林先生,”他转向林彤,“你若得空儿,不妨同行,说不定能有任务派给你们呢。我可听说了,你们服务团一直吵着上前线。再呆下去,徐州街面儿怕要被你们贴得连苍蝇都没处下脚了。”说笑间,他已重新踩蹬上马。

林彤望着我,似乎有话要说。可当她一看见楚芊腻歪在我旁边,还满脸沾沾自喜、小人得志,只得狠狠跺了跺脚,转身去追韩梅村们一行。

“看到了吧,要不是我在,你就被人欺负了!你咋就这么窝囊,跟上你,我算没官太太的命了。”楚芊意犹未尽,转而向我挑衅。

“那还是我拖累你了?”我翻了一个白眼,虽知无望,仍不甘束手就擒。

“不是吗?”她盯着我,仿佛盯着一个犯了错还死不认帐的孩子,目光宽宏而仁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