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81章 川崎的墓

亦浩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妮子也参加了这次夜袭行动。 战斗结束后,妮子拽着刘班长找到了川崎原来住的房间,找到了一些川崎没有带走的一些物品,有一件衬衣一床军毯一个文件夹,还有一个绿色子弹箱子,里面装着一些杂乱物品。这些东西被妮子一起带回到八路军的驻地。 接下来的两天,妮子把自己关在房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妮子也参加了这次夜袭行动。

战斗结束后,妮子拽着刘班长找到了川崎原来住的房间,找到了一些川崎没有带走的一些物品,有一件衬衣一床军毯一个文件夹,还有一个绿色子弹箱子,里面装着一些杂乱物品。这些东西被妮子一起带回到八路军的驻地。

接下来的两天,妮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慢慢的整理着川崎留下的东西,一边整理一边抹着眼泪,谁叫也不肯出来。

任智端着饭进去,在妮子对面坐了两个小时,妮子就抱着川崎的一件衣服,最后,妮子只说了一句话,“指导员,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第三天的早上,妮子让强子扛着铁锹跟着他,妮子手里搬着从川崎屋子里拿回来的绿色子弹箱,刘班长怕妮子想不开,就带了两个战士远远的跟着。

指导员听说了赶紧跟上,手里还抱着齐二哥转交给他的瓷坛子。


一行人来到第一次见到川崎的池塘边上,附近找了个干爽的地方,强子和刘班长挖了个坑,妮子就把子弹箱放在里面。箱子里面是川崎留下的全部物品,妮子只留了一条军毯和一只钢笔,几个人填土埋了,堆砌一个坟头。

坟头前立了一块牌子,上书“夫君川崎里俊之位”,后面没有署名。

当地老人有个说法,立活人墓是保佑出门在外的亲人平安健康早日回家,妮子不信这些,妮子觉得这只是个念想,至少是她对川崎有个思念的地方。

妮子在川崎的墓旁边把贞子的骨灰坛也埋了,也立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妹妹川崎贞子之位”。


义田的整编机动大队里,义田是第一个知道当夜要开拔的消息的。

义田在这次整编中,把战斗力最强的一些人分到了川崎的中队,川崎又点名挑了小野等几个和他关系最近的人,组成了第一中队,大队的电报员也在这个一中队,甚至,义田要求川崎跟电报员学习收发报。

川崎被任命为第一中队中队长兼任义田的副官。义田的想法是,毫无疑问川崎是义田最信任的人,那川崎中队就是他最可靠的一个中队,是他的近卫军,就是留到最后的一支王牌部队。


义田隐约知道川崎和贞子的事情,故意透风给川崎,让他知道出发的时间,至于目的地是严格保密的,就是义田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是知道他们先去石家庄,到了哪里会有接应,再指示他们下一步的行程。

入夜以后,川崎又去了一趟齐二哥的布店,他告诉齐二哥机动大队当夜要出发,但是具体时间不知道。临到要出门了,川崎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回过头来对齐二哥说,“齐二哥,请转告贞子,不要等我了。”后面还有一句话,川崎没有说出来,“我回不来了。”


那天夜里,任智和他的谈话是代表着军区首长的。

任智对川崎说,“你可以有三个选择:

第一, 按照军区的部署去执行这个潜伏计划。

第二, 拒绝执行这个计划,继续留在日军里。

第三, 脱离日军到八路军这边来。”

任智没有做任何的动员劝说工作。最后,任智说,“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说完就走下楼去。


川崎是可以拒绝执行这个秘密的潜伏任务的,如果他不答应,八路军完全可以让他选择是留在日军还是回到八路军这方面来,因为川崎不是中国人更不是共产党八路军,他充其量就是一个同情中国人民的反战日本青年而已,八路军不会这么没道理的要求川崎去干这件九死一生的事情的。任智和川崎以及军区首长都很清楚,只要去了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共产党八路军是讲人道主义精神的。


五分钟后,任智回来楼上,川崎说,“指导员,我想好了,我去。”答应的非常理智。

看着川崎文质彬彬的脸上,显出坚毅的神态,任智紧紧握住川崎的手,“川崎先生,我代表军区首长,代表中国抗日军民,感谢你。”


任智代表军区指示他,跟随川崎机动大队,有条件的时候,将情报传递回来,并给了川崎一个密电码本,指定了专用频率,并且给川崎起了一个代号“大悲”英文简写就一个字母“B”。 另外,任智告诉川崎,在被编入机动大队的皇协军里有一个自己的人,代号“狸猫”,机动大队离开武安以后,他会设法和你取得联系,并协助你完成任务。

他们谈话内容也是严格保密的,这主要是为了保护川崎的安全,而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任智和军区的一号首长。未来,川崎的联络人,代号“大慈”,英文简写就一个字母“C”。这个“大慈”是什么人,任智也不知道。

任智叮嘱他,连妮子也不能告诉。川崎默默地点头答应了。


川崎走了,妮子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心神不宁坐立不安的。连指导员任智看了都觉得于心不忍,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劝劝她。

后来,妮子对强子说,“哥,我梦见川崎了。”

“啥,梦见川崎了?”

“嗯。”

“梦见的啥啊?”

“梦见川崎浑身是血,满脸的硝烟灰,衣服也都是破破烂烂的。他站在他的坟头上,叫着我的名字说,妮子,我回来了,我要进去。”说着,妮子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以至于趴在强子的肩膀上痛哭起来,强子用独臂揽了她,也陪着妮子难过。

正好任智走过来,问强子这是咋了,强子就把妮子做梦这事说了,指导员也跟着一阵心酸。

有时候做梦也很灵的,迷信不迷信的,反正有人这么说的。

晚上,强子就陪着妮子一起到了川崎的坟头上,少了一刀纸,也不知道灵不灵的,这么做了,妮子和强子空落落的心,觉得稍微踏实了一些。


指导员远远的看着兄妹两个烧纸,火苗一明一暗的,就像阳间和阴间的对话,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川崎这人是他给安排走的,当时他要是不同意上级的安排,或者川崎不是那么坚决的答应了,都不会有今天这一幕。这弄得,人走了,是死是活也没个信,川崎真的回不来,妮子这一辈子守着活寡,那可是生生的害了这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唉,任智长叹了一口气,都是这战争给闹的,要是没有战争,大家好好的在家过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多好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