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攻击出云 正文 第55章 耍花招 俄国佬收钱放人

张海祥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URL] 10点钟,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总董事弗兰克林还在办公室里忙碌着。 弗兰克林遇到了伤脑筋的事:昨天夜里,一批日军在中国军队的追击下,慌不择路逃进了公共租界,守卫租界的英军当即将他们缴械并扣留。 上海开战以来,军人逃到租界的事情天天发生,中国军人有,日本军人也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10点钟,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总董事弗兰克林还在办公室里忙碌着。

弗兰克林遇到了伤脑筋的事:昨天夜里,一批日军在中国军队的追击下,慌不择路逃进了公共租界,守卫租界的英军当即将他们缴械并扣留。

上海开战以来,军人逃到租界的事情天天发生,中国军人有,日本军人也有。

公共租界对这些事采取了装聋作哑的方法:先收缴武器,然后让他们自行离去。

不过,这次的事情不太好办,来的日本人太多了,还像过去那样处理,造成的影响会很不好的,日本军队可以成建制在租界进出,中国军队呢?是不是也可以,那样,租界还叫租界吗?

租界驻军的司令、英国人斯马莱特给弗兰克林打电话。

“弗兰克林先生,应当怎么处理这批日本军人?”

“嗯……找个地方关着,如何处理……我问了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再说。”

刚放下手中的电话,另一部电话响了。

这个电话是长谷川清打来的,他要求弗兰克林立即释放被扣押的日本军人。

弗兰克林表示,马上召开董事会讨论这件事。

“长谷川清将军,有必要提醒你,这件事的决定权在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不在工部局,我们马上向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请示,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协商之后,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弗兰克林最后说道。

“知道,我会马上给日本外交部发电报的,让他们和英美政府协商。”

刚放下手中电话,门卫进来报告:一个中国年青军官来到了公共租界,要见他。

“估计还是为了那批日本军人,哎,真麻烦。”

来的人正是萧金,他提醒弗兰克林,根据《中立国条约》,这批进入公共租界的日本军人必须全部解除武装并扣留,一直扣留到战争结束。

“哦,哦,《中立国条约》,我们会遵守的,会遵守的,大英帝国和美利坚合众国一向都是国际条约的忠实执行者。”

“我能不能理解为:你将扣押这批日本军人,并把他们一直扣押到战争结束?”

“这件事情很大,不是工部局能够决定的,只能由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协商决定,我们马上向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请示,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协商之后,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弗兰克林告诉萧金。

“很好,我们会看着的,看看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是不是真的是国际条约的忠实执行者。”

就在这时,外面涌来了很多记者,他们刚从楠木堡过来,他们围着弗兰克林问这问那,弗兰克林被问得晕头转向,一些记者还不听劝阻跑到关押日军的地方照起了日军。

一直折腾到十一点,记者们才渐渐散去。

弗兰克林召集董事们开会,他们决定,立即用工部局的名义向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发电报,征询对策。

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的效率非常高,弗兰克林一点钟发出电报,英美政府六点钟发回电报。

回电说的非常圆滑:要求弗兰克林严格遵照《中立国条约》处理这批日军,但是,又要得到日本方面的充分谅解。

“哼,玩起官僚那套来了,光讲大道理,不讲具体怎么做,呸!”

弗兰克林把回电又看了一遍,他注意到一点:回电只说要得到日本方面的充分谅解,没说要得到中国方面的谅解。

弗兰克林是老江湖了,捏捏鼻子,他想出了一个好方法,既可以遵守《中立国条约》,又可以得到日本人的谅解,还可以敷衍中国人。

弗兰克林叫来了小车,他坐上小车直奔日租界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大楼。

弗兰克林见到了长谷川清,他把想出的方法告诉了长谷川清:工部局把扣押的日军交给租界的俄罗斯志愿兵看守,日本派人贿赂俄罗斯志愿兵,让俄罗斯志愿兵私下放掉扣押的日军并归还武器。

“这样做两全其美,我们遵守了《中立国条约》,你们收回了官兵和武器,日后中国方面责问起来,我们把俄罗斯佬办几个让中国人消消气。”弗兰克林说道。

长谷川清同意这样做,他们商定:今晚开始行动,今晚10点,日军官兵将返回日租界。

晚上八点,两个日本商人来到了公共租界,他们找到俄罗斯志愿兵的头头彼得留,跟他谈起了交易。

彼得留拉已经得到了弗兰克林的授意,所以谈判进行的很顺利,很快,他们一手交钱,一手收钱。

收了钱后,彼得留拉带着日本商人向关押日本军人的地方走去。

晚上十点,彼得留拉向弗兰克林报告:关押的日本军人已经全部离去。

“全部离去?很好,很好。”

突然,天空中传来了炮弹的尖啸声,跟着,“轰!”

弗兰克林吓了一跳,好大的声响!

弗兰克林走到窗前,他推开窗子向外望着,不远处,一栋小楼正在熊熊燃烧。

弗兰克林向燃烧的房子跑去。

燃烧的房子是一个英国商人的,弗兰克林来到时,这个英国商人正满脸鲜血倒在地上。

弗兰克林叫人给这个英国商人包扎伤口。

“马多先生,你的家人好吗?”

“还好,还好,上帝保佑,他(她)们都没事,就我一个人受了点伤。”

“那就好。”

“弗兰克林先生,这颗炮弹怎么回事?谁打的?”

“这个……”

突然,天空中又传来了尖啸声,跟着又是一声巨响。

“日本人打的,肯定是日本人打的。”

弗兰克林向办公室跑去,他拿起电话找长谷川清。

“长谷川将军,你的部下为什么炮击租界?”弗兰克林咆哮道。

“没有,我的部下没有炮击租界。”长谷川清撒谎道。

“没有?胡说!炮弹就是从你们那里发射出来的。”

“从我们那里发射出来?不一定吧?好,我派人调查,马上,如果真是我的部下干的,我一定严惩他们,一定。”

“好,我等着你的调查结果,长俗川清将军,我告诉你,炮击租界是非常严重的暴行,大英帝国和美利坚合众国绝对不会对此种暴行坐视不理!你要注意这个后果!”

十二点,欧阳格等人来到上海,他们从亭林镇北面的亭林桥越过了黄浦江。

过了黄浦江后,卡车继续向高桥开去。

靠近高桥时,卡车不能开了,他们换上马车继续前进。

三点钟,他们来到了高桥。

欧阳格选了一处江面较窄的地方布放水雷,在这里,江面宽约一千米,航道宽约四百米。

水兵们拿出一条一千多米长的铁索,他们把八个水雷按间距四十米固定到铁索上,然后用电线连好了水雷。

连接好后,欧阳格下令把水雷移到江里。

水兵们费劲地抬着,把铁索和水雷移到了江里。

欧阳格用的水雷是漂雷,放到水里会自动浮起,为了不让日军发现,欧阳格必须在水雷上加铅块,好让水雷沉下去,可是,沉下去的水雷很难布放,因而,欧阳格还得先在水雷上加空心浮体,如让加了铅块的水雷依然浮在水面上。

水兵们开始在水雷上加东西,先加空心浮体,再加实心铅块。

加好东西后,欧阳格上下看看,没有发现船只。

“下水。”欧阳格命令道。

三个水兵下了水,一个带着一把铁锤,一个带着一根三米长的木桩,一个带着一条细绳索,细绳索的一头连在铁索上。

用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们游过黄浦江到达了西岸。

水兵们用手电向欧阳格发信号:已到达指定位置。

欧阳格再度上下观察,还是没有看到船只。

欧阳格用手电向西岸水兵发信号:拉!

西岸三个水兵用力拉了起来,与此同时,东岸水兵两个一组在水里游着,推起了水雷。

前面拉,后面推,水雷佛珠一般一个一个飘进了江里。

铁索被拉过黄浦江后,西岸的水兵向欧阳格发信号:水雷已就位。

欧阳格向水里的水兵发信号:解除浮体。

水兵们解开了加在水雷上的浮体,水雷沉了下去。

在西岸,水兵们找了一处草丛,他们在那里打起桩来。

打桩声惊动了日军巡逻队,他们跑了过来,手电筒到处照。

水兵们立即停下,他们把身子没在水下隐蔽起来。

日军巡逻队没有发现水兵,他们照了一阵,用步枪向水里打了几枪,转身走了。

见巡逻队走了,两个水兵想继续打桩,领头的制止了他们。

“等等。”

过了一阵,上游开来了一艘货船,发动机“隆隆”响着。

“动手。”

在发动机声的掩护下,水兵们继续打桩,把木桩打到水面下。

打好桩后,他们把铁索捆在木桩上。

水兵们再度向欧阳格发信号:完成任务。

欧阳格发信号:返回。

五点钟,三个水兵游回了东岸。

一切准备完毕,欧阳格等人在江边的一处草丛潜伏下来,他们静静等待着,等待着“出云”号的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