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釜底抽薪

雪山猎人 收藏 0 3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暮色中两辆军车在黑暗的山路上颠簸前进,后面的军车并不知道前面的装甲车里他们的师长已经做了俘虏,他们只希望尽快离开后面那片燃烧的土地,那里已是尸骸遍地,血流成河。夜色当中仍然传来依稀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叶俊驾驶的是装甲车,也是从德国进口的侦察车,轮胎是特制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暮色中两辆军车在黑暗的山路上颠簸前进,后面的军车并不知道前面的装甲车里他们的师长已经做了俘虏,他们只希望尽快离开后面那片燃烧的土地,那里已是尸骸遍地,血流成河。夜色当中仍然传来依稀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叶俊驾驶的是装甲车,也是从德国进口的侦察车,轮胎是特制的,越野性能突出,在山路上行驶的飞快,后面的卡车是胶皮轮胎,爬山路就像老牛拖地,在满是碎石的山路上蹦蹦跳跳,车速较慢。渐渐地两车拉开了距离。

就在两车即将行驶进敌师部物质供应处所在的山拗口时,后面的那辆车突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火光中整车平地弹起,在空中解体,许多士兵坐上了土飞机,在空中化作血雨凌空飘散,幸免的几个士兵被甩下车,缺胳膊断腿,倒在血泊中惨叫挣扎。

上官云相听到后面巨大的爆炸声就知道自己随从保驾的士兵中了埋伏,伤亡惨重,自己却无能为力,默默坐视,恼恨的痛苦地低下了头。

车在山拗口转弯进入一处偏僻的所在,那里还有十部满载军用物质的大卡车停放在那里。周围是黑压压的士兵在搬运物质。叶俊跳下车,大喊着“车上的人都下来,全部上山。”

上官云相抬头一看,搬运物质的人流全是国军打扮,全是自己的部下,知道这些都是物质供应处的留守士兵,沮丧地低下了头。

李华明从黑暗中跳出,跑到叶俊面前敬礼:“队长,物质供应处的物质全部按您的吩咐做了处理,俘虏正在往山上抢运物质,接应我们的星湖大队已经到了。我们现在上山吧。”

叶俊点点头,带着队员们,押着上官云相和匪物质供应处处长上了山半腰,那里有临时构筑的简易工事,因为时间紧迫,只是依山势在半山腰用乱石堆出高及半腰的工事。

上官云相在心里撇撇嘴,暗想:共匪果然没有受过正规训练,这样的工事架不住我的一炮,他们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干嘛,是看风景还是想枪毙咱们?想到这里,腿肚子有点转筋。

叶俊看出他的惶恐,笑笑,命令两个战士架着他往上爬,到了山半腰的工事里。他回头对上官云相说:“师座大人,今晚月色不错,不如我们坐在这里看一出好戏吧。只是先要委屈你一下,来人呐,把他们捆到那棵树上去,嘴里塞上毛巾。如果反抗就地枪决。”

匪处长一边挣扎,一边哭求:“红军长官,你们答应不杀我的,不能食言哪,我家里还有八十老母哪。”声音都变调了。

叶俊头也不回地说:“没错,我们不会杀你们,但你们要是给我们找麻烦就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了。”

匪处长嘴里“呜呜”不住点头,看样子是想说:“我一定照办,一定配合。”

上官云相的嘴里也在“呜呜”,不住晃脑袋,看样子想说:“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国军师长,士可杀不可辱。”之类的话,总之没人理会他了。

时间过了半小时,远处传来阵阵的喊杀声,月色下从山半腰往下看,只见黑压压一大片国军,应该有一个多团的国军打着枪向这边冲来,目标直指物质供应处基地。敌78师虽遭重创,但毕竟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军官知道如果全部物质被红军夺去,枪无弹人无粮,这场战争不用打也失败了。因此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夺回物质。正当他们前进到物质供应处一百米左右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士兵接二连三地踩响了地雷,火光中,一团一团的士兵被冲上天空,还没正式交火就伤亡数十人,余下的赶紧趴在地上乱打枪。

匪军军官火了,爬起来挥舞手枪,将像鸵鸟一样趴伏的士兵踢着屁股赶起来,又是地雷的连环爆炸声,攻击的士兵像潮水一样再次退下来。军官命令炮火将前面一百米内全部覆盖,像犁地一样来回轰了十来分钟。再次冲锋时连排长挥舞手枪冲在前面,后面是士兵跟进,

这次他们没有遇上地雷,不过遇上的是全部自动活力的袭击,就在军营外围,有两挺重机枪有四挺轻机枪,还有不少冲锋枪组成的弹幕将他们扫倒在地,还有隐藏在暗处的两门迫击炮不时轰鸣着,将扑上来的敌军成片成片地炸上天,山坳像个漏斗形,里面大外面小,易守难攻,进攻的部队红了眼,连续组织集团冲锋,从排到连再到整营地不计伤亡地冲锋。

防守的红军战士只有一个排,但是他们手里全是从仓库中缴获的自动武器,而且子弹充足,怎么也打不完,打出的子弹像不要钱似的,泼雨一样往进攻的敌军身上倾泻,加上迫击炮的不断轰击,攻击一方死伤遍地,毫无进展。敌人不敢再使用大炮了,红军后面就是战备仓库,一发炮弹误炸就可能引发连环爆炸,损失的就不只是红军了,还有进攻一方也不能幸免。就像玻璃柜里打老鼠,投鼠忌器啊。

战争没有公平可言,红军就是仗着有利的地形和充足的火力,对敌人采取压倒似的射击。简直就是欺负人哪。红军从来是被敌人的火炮压着打,今天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上官云相看着眼下自己的士兵伤亡惨重,恨得咬牙切齿,不只是恨叶俊狡猾,也恨手下无能,他心里骂道:“蠢才,无能,战术、战术,老子平时怎么训练你们的?”

这时红军战士已经打退了敌人五次进攻,双方都有些筋疲力尽了。正在此时,远处再次响起密集的枪声,增援的敌军到了,两军会合后,休息一阵,开始多路进攻,红军只有一个排,终于挡不住敌人排山倒海似的人海战术,出现了伤亡,开始边打边退,在黑夜的掩护下逃之夭夭。敌人狂呼乱叫着,欢欣鼓舞地越过红军阵地,冲进了军营,点着的火把就像暗夜里的星星,像银河倒泻流进了物质供应处的军营。敌人开始四处搜索。

远处有士兵报告:“营长,这里有十五门大炮完好无缺。”

又有人报告:“团座,物质仓库已经拿下,除部分损失外,绝大部分都在。”

还有人咋呼:“团座,汽车全被抢走,汽油损失不少,地上还有很多泄漏。”

叶俊冷冷地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看着银河的尾巴也进了军营, 猛地向下一挥手:“起爆!”旁边的一个星湖大队的队员立即摇动电话机。

上官云相正在得意,暗想:红军也不过如此。看到叶俊的手势,脸都白了。

果然一阵连环爆炸在山下的军营中炸响,火光映红了天空,爆炸声此起彼伏、连成片了,火光四起变成了火海,十五门重炮连着炮架飞上了天空又炮管扭曲、支架分离地落下来;仓库一座接一座化为齑粉,连环的巨大爆炸还殉爆了士兵随身携带的弹药,整个军营没有死角,全是爆炸的火光,全是粉身碎骨的士兵,全是全身着火鬼哭狼嚎的士兵,那个惨哪。下面就像炼狱打开了大门,又像大熔炉在烈焰熊熊。即使在山半腰也能感受到热浪逼人,腥臭气熏得人直想吐尽胆水。

上官云相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匪处长则早已大小便失禁,吓昏过去。上官云相从心里想: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甚至带有几分书生气的军人真是心狠手辣啊,自己的两个甲种团外加一个辎重营,转瞬之间就灰飞烟灭了,骨头渣都不剩一点哪。

他不知道战争本就是惨烈无比的,如果等到他有这样的机会,他也许会比叶俊做得更狠更绝。历史上他率领80000国民党军在安徽茂林山区伏击北进的新四军军部和直属部队9000余人时,他是下了灭绝人性的狠手,新四军只有1000余人突出重围,军长叶挺被俘,政委项英被暗杀,余下被俘的新四军战俘在上饶集中营生不如死,备受摧残。完全没有仁慈道义可言。

那时这家伙吸着鸦片几日几夜不眠不休,凶悍无比地指挥战斗。今天他虽然因为叶俊穿梭时空的原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但他的本质是十分凶残的。

不待下面的火光和爆炸停息,叶俊就下达转移的命令,当从树上解下上官云相和匪处长时,上官云相已经不会走路了,再看匪处长早已魂飞胆裂,魂归九霄了。所有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星湖大队的队员们都看呆了,从没打过这么痛快淋漓的战斗,己方只伤亡寥寥几人就歼灭敌人近一个旅的兵力,这仗打神了。所有人都对叶俊佩服的五体投地。

对于为何没有下去打扫战场,叶俊无暇解释,只是命令快速转移。部队押着十辆卡车和三四百名俘虏迅速脱离了战场。

这时三边根据地的红军也已接到星湖大队传来的情报,正在对敌78师残余部队发动攻击,后勤全毁,师部、物质供应处、通讯处、警卫营、主力一营全遭重创,旅长以上非死即伤,基本处于群龙无首的地步,这仗没法打了。78师在三边根据地红军的全力猛攻,痛打落水狗的攻击之下,全线崩溃,丢盔弃甲滚出了战略防区。

叶俊防备的不只是敌78师残余部队,还有敌83师的增援部队,敌83师得到了通过女医生玛丽大夫传来的内线“鹞鹰”的情报,正在部署对陈毅、项英所部的江南红色游击队的围堵,正做着活捉陈毅、项英的美梦。听到78师师部及直属部队损失惨重的消息,当即派出增援部队,但是他们忘了,也想错了,以为红军的特攻队在全力袭击78师师部,没有料到真正的奇袭冲着他们来的,就在敌83师的部队开拔之后,红军特攻队将尖刀也插向他们的师部,师部的警卫营在中没有防范,被红军特攻队摸进师部大院大开杀戒,敌83师师长和参谋长当场被击毙,83师副师长逃跑时被活捉。

红军特攻队到处点火乱扔炸弹,造成大股部队夜袭的假象后乘着夜色顺利潜回根据地,只留下不明就里的敌人在黑暗中自相残杀。是役毙敌六百多人,多数是自相火并而死的。等埋伏包围江南红色游击队的国军部队得知后院起火,赶回来救火时,江南红色游击队乘机在星湖大队配合下突破封锁,两军顺利会师了。

湘军28师在遭到星湖大队主力从背后攻击后,又遭到正面三边根据地红军的攻击,疲于应付,果然没有也不愿增援中央军,听到两军全面崩溃的消息后比兔子溜得还快。敌人的三路合围全面告破。

被陈毅自称为“梭镖师”的江南红色游击队这一年过的真的很艰苦,在几十万敌人围剿下,山当房地为床,风餐露宿,粮弹两缺,大部分还扛着长矛、大刀,钢枪不足百余支,这下有叶俊的辉煌战果缴获的战利品,全面得到换装。战斗力直线飙升。

战士们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将叶俊举起来抛在空中,所有人都欢欣鼓舞,欢呼雀跃。

这时叶俊看到一个带着毡帽,身背油纸伞,四方脸,两道剑眉下炯炯有神大眼的中年人在众人围护下走来,立即整整军服、军帽,他知道,这就是心仪已久的陈毅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