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藏行[蓝剑军团]

那年在乌鲁木齐呆了几天,突发奇想,何不借此机会到西藏一游,就开始打听去西藏的方法。从乌鲁木去到拉萨,有两种走法,一是乘汽车到喀什,然后再经国防公路进藏,而使乘飞机直接就可以到,只是拉萨下大雪,机场封闭了,得等一个月左右,就打定主意坐汽车了。

恰巧乌市农机公司的一位同志要到和田出差,知道我要去西藏,就告诉我说,先去和田,可以节省不少时间,所以就毫不犹豫的与他一同前往和田,乘坐的是军用运输机,型号大概是苏制的什么24,飞机岁数大了,马达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再加上机上没有取暖设施,起飞不久就冻得人受不了了,好在机上每人发了一件军用皮大衣,可以勉强御寒。从舷窗往下看去,天山山脉白雪皑皑,一眼望不到边。大约两个小时的飞行,总算到了和田机场,下了飞机,觉得气候暖了不少,要比乌鲁木齐高个三五度,机场离县城还有几十公里,到了县城,俩人早就饿得前胸贴肚皮了,当地的农机部门招待了我们一顿,抓饭和手把羊肉,对这些,咱还是吃得下去的。乌市农机公司的那位哥们儿很热心,为我安排好了进藏的事宜,这个季节没有班车,只有乘坐进藏的运输军车了,动身时间是一天后的早上。

下午告别了那位热心的同志,就近住到了某运输团的招待所,招待所里住的全是第二天出发的汽车兵,我被安排与将要搭乘的那辆车的驾驶员住在一个房间,那个驾驶员大约二十五六岁,四川人,叫李国清,参军七八年了,在新藏线上跑了六年了,曾经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二等功两次,现已超期服役。去年结婚,有了一个男孩儿,刚刚满月,他还没有见过。这些都是他在与我边喝酒边聊天时告诉我的。这里的海拔大约是1500米,我还算是适应,咱是内蒙古高原来的吗。

第二天一早,我被嘹亮的起床号声叫醒,一看老李已经收拾好了,我也连忙起床,简单洗簌一下,就与老李向食堂走去。这里的伙食不错,早餐是馒头稀饭,鸡蛋咸菜,管饱吃,老李然我尽量多吃,下一顿就没这样的饭了。吃完饭,老李拿出饭盒,到伙房装了一饭盒馒头和咸菜,然后就到停车场集合了。

车队共有一百多辆解放牌汽车,货早已装好,就等出发了。这次的运输任务是给西藏的阿里地区运送物资,今年雪小,在这个月份里还能通行,但也只是最后一趟了。临出发时,随队医生对每一个搭车老百姓都进行了简单的体检,确认没有心脑血管疾病的症状后,才允许上路。

李国庆是老驾驶员了,没有副驾驶,所以驾驶室里很宽敞,而我的行囊也简单,就一个旅行包,还有在乌市买的一些苹果。八点钟准时出发,头一个目的地的新藏公路的起点——叶城。车队很是壮观,连绵数公里,车速也不快,大约四十公里左右,快中午时才到墨玉县,在那里停车吃饭,极其简单的饭菜,但很热乎。李国庆说今天只能住到叶城了。下午五点多到叶城,其实要按北京时间的话,也就是刚刚上班的时候,但车队不走了,余下时间检查车辆,准备下一段艰苦的路程。我在他们检查车辆的时候,到街上转了一趟,标准的边塞小城,人口不多,也谈不上什么繁华,稀稀落落的几个商店,商品也品种极少,但是少数民族摆摊的倒是不少,只是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啥也没买就回来了。

在叶城,有三台满载的油罐车加入进了车队,原来一路上加油都得自备,运输成本太高,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一点问题,一公斤大米的成本高达乌市的八十五倍。早上四点(北京时间),车队出发,从此踏上了那一段艰难的路程。从叶城出发没多久,我们就感觉到在往上爬,远处的雪山也愈来愈近了,李国庆指着远处的一座巍峨雪山对我说那就是幕峰,啊,早闻大名了,今日得以一见。

车队行驶在喀喇昆仑山的崇山峻岭中,海拔已逐渐升高至4000米以上,气温也低了下来,把皮大衣紧紧地裹在身上还是冻得索索发抖,只是还没感觉到高原的缺氧,李国庆惊奇地问我为啥没有觉得不舒服,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大概是身体素质好,再加上长年累月的在黄河中游泳,肺活量大的缘故。到了麻扎达坂,天气变了,疾风卷着砂石粒,打的汽车的风挡玻璃噼叭作响,说也奇怪,天却还是那样蓝,映衬着雪山,还是那样动人。风只是顺着山涧和道路在刮。李国庆带上了手套,脸被路边的白雪映得更加红了。到麻扎达坂将近三百公里,走了足有十个小时,我们只是在一个叫库什么大阪的地方简单吃了点干粮,接着就继续赶路,海拔愈来愈高了,我也出现了胸闷气短的症状,但据李国庆说,不要紧,轻得很。

天快黑的时候,到了一个叫做甜水海的地方,这是一个兵站,太简陋了,可前面就是界山达坂,只能在这里过夜了,值班员指挥车辆依次停好,让大家在吃饭前检查车辆,有毛病尽早修理,明天才是真正的考验。虽说叫甜水海,可这里的水却是苦咸的,食用的水要到几公里外真正的甜水海去拉。

晚饭是清炖牦牛肉、馒头以及咸菜。还有一大锅牛杂汤,牛肉就橡皮筋一样,馒头也像不熟,李国庆说高原就这样,能吃上一口热乎饭就不错了。

这里的氧气只是平原的四分之一,晚上头疼欲裂,更本没法睡觉,可人家战士们却呼呼大睡,锻炼出来了。

短短的几百公里,却途径昆仑山、喀喇昆仑山、据说再往前还要经过冈底斯山和喜马拉雅山,这一趟来得值!

第二天一早上路,汽车兵们还是那样精神抖擞,倒是我这乘客昏昏欲睡了,车队的老百姓不少,大都是军嫂们,他们有不少高原反应强烈,军医寸步不离的照看着她们。这里的海拔已超过5000米,真的好佩服英勇的汽车兵们,常年战斗在这人极罕见的地方。

李国庆还告诉我,在1962年的中印边境保卫战时,这条公路虽然简陋,但却保证了我溪县部队的武器弹药以及粮食等物资,不少汽车兵就是在那时到在这千里运输线上,过路就是如此,可想而知修路时的艰难。

行进在这冰封千里的运输线上,又一次体会到了人民解放军的伟大!

车队在晌午时分到了界山达坂,下车一看界碑,见上面所标的海拔是6000多米,而李国庆说那不对,其实只有5070米,是个失误。界山达坂有叫死人沟,主要是环境恶劣,在修路和以后的运输中在这里牺牲了不少人,所以得此名。这里就是疆藏的分界限,再往前走就进入西藏了。也是从这里开始,就进入数百公里的无人区了,而这里就是岗德里斯山的山脉了。也是从这里开始,高原上出现了众多的湖泊,雪山的倒影映在湖面上,显得格外神圣和宁静,藏族人民把这些湖泊是为神湖,不远千里来朝圣,以得到灵魂的超升。这些湖湖水湛蓝,却大都不能食用,是咸水湖。从甜水海到西藏的日土,全长三百多公里,几乎海拔都在5000米以上。

在界山大坂休息一夜,对我来说是终身难忘的,稀薄的氧气让人难以入睡,四周静极了,而那种寂静是让人难以忍受的,我在内蒙草原也见识过这种寂静,但却是截然不同的,这里虽然安静,但耳鼓却像敲鼓一般,嘣嘣响个不停,心脏也如同要跳出来一样。

从多玛开始,海拔逐渐降低,但还是在3000米左右,大部分人感觉不太难受了,只有一位前去部队探亲的妇女病情较为严重,听医生说要赶快赶到阿里,不然的话,患者有生命危险。好在离阿里不远了,只有二百公里,路也较为好走,车队加快速度,在日落时分赶到了狮泉河。(也就是阿里地区行政机关的所在地)

由于天黑了,所以没有卸车,只是把那位患病的军嫂送到了医院,大家就休息了。

与李国庆约好,第二天他卸完车回来小聚一下,于是第二天就独自一人去逛街了。

狮泉河是藏语“森格臧布”的意译名字,这条河发源与冈底斯山的西北部,因为其源头的地形非常像一个狮子口,一股温泉从狮子口中缓缓流出,因此这条河就叫狮子河。狮泉河镇坐落在荒野戈壁滩上,悠悠的河水如同哈达一般从镇边流过,新藏公路从镇北面通过。阿里的政府机关在镇子的北部,而南面的一条街勉强可以说是一条商业街,道路的两边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商店,一个国营食堂、一家邮电局,一间银行,不用半个小时,就逛遍了全城,唯一的收获是在邮局盖里一个邮戳,权且作为纪念。

镇中来往的行人除了军人就是干部,很少有藏民出现。我来到了狮泉河边,见河水异常清澈,用手捧起一喝,甜甜的,好久没喝到如此甘甜的水了。河边长满了红柳树,就仿佛到了河套老家似的。镇中有数的居民的藏式住房的房顶上,堆满了红柳树的根,大概是用作烧柴吧。

回到兵站,李国庆他们以卸完车回来了,其他人都去食堂吃饭了,只有他在等着我,见我一进门,就拉着我向街上的那个食堂走去,这个食堂虽小,但却很干净,三张桌子都空着,一个服务员见我们进来,连忙招呼我们坐下,随即端上了酥油茶,一股异香扑鼻而来,见茶呈深竭色,较为浓,喝在口中一股奶香和淡淡的膻味,倒是很和我的口味。李国庆点了菜,其实也不必点,只有牛肉和下水,主食就是馒头,倒是有酒,当然是青稞酒了。

这酒度数不大,入口绵甜,很是甘洌。高原上一般不能饮酒,但我俩除外,由于李国庆明天就要回去,所以我俩只是边喝边聊,没有尽兴。

李国庆为我安排好了下一段行程,后天他们车队的两辆车要去日喀则,已与领导打好招呼,让我搭乘他们的车,还送给我一个暗红色的小皮囊,说这是麝香,稀有的药材,算作一点心意。而我两手空空,无以回报,最后只得把腕上的手表摘下,略表一下,他却说啥也不肯收,我说只不过是一块破手表,早就想淘汰了,如今人家都时兴电子表,以后有机会,给你寄一块儿——这表你如果不收的话,咱也没说的,只当没认识你。李国庆只好收下了。我们相互留了通信地址,并相约在四川他的家乡见面(在他退伍以后)。

从狮泉河一路向西南进发,走了没多远就是古格遗址,因为是搭人家的车,也就遗憾的没有游览一番。这个车的司机是河南人,姓张,入伍三年了,这是头一趟自己执行任务,一路上非常谨慎,很少说话,专著地驾驶着。看他的样子也就二十二三岁,但却显得成熟、老练。他搞不懂我既是老兵李国庆的兄弟,为啥一口普通话?我也懒得解释。

一路上就是著名的羌塘大草原,千余平方公里的无人区,但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金黄色的草场,深蓝色的湖水,蜿蜒曲折的河流,再加上银光闪烁的雪山,还有那零星散居的高原游牧民居,一同构成了这片原始大地所具有的自然景致。时而可见一些野牦牛、藏羚羊、岩羊等大型高原是草动物出没在其中。

在多玛甚至捡到了一只雪豹在追逐一只黄羊,只是没有相机,不能留下这宝贵的一瞬间。

前面是一大片水面,水波荡漾,在强烈的阳光照耀下发出神秘的光芒,小张难得地开口告诉我这就是佛教神湖玛旁雍错,是印度教所崇拜的“破坏再生神”独居修行地。与之相邻的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冈仁波齐峰海拔6714米,与神湖相映成辉。据说每年教徒前来朝圣,盛况空前。原想下车在神湖洗浴一番,可小张告诉我说,别说洗浴了,他们被告诫就连下车都不行。

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活的人们,大概只有在神面前寄托自己的全部情感了。

一千多公里路,足足走了八天,可见道路之难行了。到了日喀则,我这素称强壮的身体已是疲惫不堪了。告别了小张,就住进了行政公署的招待所,大睡了两天,才算恢复了。

日喀则,藏语意为“最好的庄园”,日喀则是后藏政治、经济、宗教、文化中心。它位于西南边陲,青藏高原的西南部,西衔阿里、北靠那曲、东邻拉萨与山南,外与尼泊尔、不丹等国接壤,海拔平均4000米以上。从这里往南行就可以到达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可惜咱没那条件和胆量,不敢也不能去。

反正以后搭军车的机会不多了,一路走来搭的是军车,吃住都在兵站,囊中盈盈,索性就在此地多玩几天。当然既然来到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就是首先要去的地方。

扎什伦布是始建于1447年9月,1446年,宗喀巴的第八弟子,一世达赖根敦珠巴为纪念去世的经师希饶僧格,聘请西藏、尼泊尔工匠在日喀则精制了一尊2.7米高的释迦摩尼镀金铜像。为了安放此像,根敦珠巴在帕竹政权的资助下,于公元1447年9月开工修建寺院,历时12年将所造之像立于该寺净室之中。开始寺院定名为“岗坚典培”,意为雪域兴佛寺。后来根敦珠巴将其更名为“扎什伦布巴节德钦却唐皆南巴杰娃林”。意为吉祥宏固资丰福聚殊胜诸方舟,简称“扎什伦布寺”。取“吉祥须弥”之意。据史书记载,根敦朱巴是后藏撒加人也是第一个把黄教传到后藏的人,后来在建立达赖活佛转世系统时,他被格鲁派追认为第一世达赖。公元1600年,四世班禅罗桑曲结受扎什伦布寺之邀,担任了该寺的16任法台。自此,扎什伦布寺成为历代班禅额尔德尼的驻锡地。

我是尾随一个内地的参观团游览的,那位讲解员是个年轻的藏族姑娘,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却口齿伶俐,对日喀则以及扎什伦布寺的历史非常熟悉,而且普通话讲得非常好,听的人是鸦雀无声。

走出扎什伦布寺,姑娘又接着说希望我们在一年一度的扎什伦布寺展佛节、跳神节、夏鲁寺的西姆钦波节的时候来日喀则,那是的日喀则一片欢乐的景象,以其独特的风格享誉世界,“我们的日喀则以其古老的文化、雄伟的寺庙建筑、专利的自然景观以及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热情的藏族人民,欢迎各位再次光临!”姑娘的结束语博得了一片掌声。

离开了扎什伦布寺,一个人信步来到雅鲁藏布江边,望着湍急而清澈的江水,心中是百感交集,就在现在我所站的地方,曾几何时又有哪些英雄豪杰饮马江边呢?

回到城里吃晚饭,几天来招待所的饭都吃腻了,就来到日喀则著名的南大街,找到一家藏餐厅,无论是门面还是里头,都充满了异域风情,餐厅里摆放的是狗蹄木桌,桌上的餐具是“八瑞”瓷碗,地上放的是藏式蒲团,而墙壁上挂的则是大幅的藏式壁画吉祥图。这里的藏餐与蒙餐大同小异,只是凉拌牛舌与烤肠别具风味儿,还有名为夏普青的肉浆,让人舍不得放下碗筷。

买了第二天的汽车票,就要离开美丽的日喀则了,心中不无留恋,但一想起明天就要到达心中的圣地拉萨,也就释然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2楼巴夫

如果经常游泳,在西藏确实不觉得缺氧,肺活量大的原因,我有同感。这是一篇很美的散文!顶了!

非常细腻的描述了,从新疆和田到西藏日喀则的沿途风光,就仿佛我也坐在进藏的军用卡车里,透过车窗玻璃亲眼领略那渺翰的无人区和高原雪山的美景。亲口品尝到了带有点膻味的酥油茶,吃到了大块的羊肉。喝到了热腾腾的羊杂汤。放佛在日喀则以及扎什伦布寺听到那位藏族姑娘的解说词。

 以下是引用望月星辰 在第4楼的发言:
不知何时能去西藏看看。也很想走走那英雄的进藏公路。

有机会去一趟吧,远离喧嚣的城市,还能够净化灵魂

接着写去拉萨。羡慕老王呀,进过藏区。

幕士塔格峰海拔7546米,位于东经75.1度,北纬38.5度,当地人叫它“幕士塔格阿塔”,在维吾尔语中“幕士塔格”是冰山的意思,“阿塔”指父亲,因此称之为“雪山之父”。


幕士塔格峰新疆阿克淘县与塔什库尔干的交界线上,苏巴什达坂以东。它属于西昆仑山脉,与公格尔峰,公格尔九别峰并称东帕米尔高原三高峰。山峰上终年积雪,冰雪平均厚度达100-200米,雪线在约5200米的地方。冰山地貌发育十多条冰川,其中最大的栖力冰川和克麻土勒冰川将山体切为两半,冰川末端到达海拔4300米。它主要有4条山脊:南山脊,西山脊,西北山脊,东北山脊。山峰北边和东边十分险峻,攀登极其困难,西坡坡势平缓,但裂缝较多,绝大多数登山者都是沿这条传统攀登路线攀登。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