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五十四章:杀的第一个敌人—女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凭着那一股子血腥劲,我们一直冲到敌人的前沿阵地,干到敌人的战壕里,敌人看到我们已经冲到他们面前,一个个越南鬼子疯狂的向着我们开枪射击,我们有人再一次的倒下,但是我们向前冲的步伐还是没有停下,继续的向前冲着,一下子就冲到了敌人的工事里。

在战壕中,我们用着最人类最原始的方式残杀着,人类发明的先进武器枪现在也只是成了一种冷兵器在搏杀着。敌我双方在用牙齿,用着拳头,用着手指在相互的厮杀着。我们的一个战士把眼睛一下子插进敌人的眼睛里,当场那个越军的眼睛就被戳瞎了,血液顺着眼睛眶流了出来,在我们的兄弟掏出手指的时候,还有一个眼球,上面滴着血丝,但是我们的那个战士越军好像也是疯了,完全不顾自己的眼睛,掏出一个手雷,紧紧的抱住我们的战友,最后在一阵爆炸声中,同归于尽

在我侧边的血腥王,看着自己对自己冲上来的两个人,没有退缩,反而迎了上了,先是一声大喊,然后就是一个狠刺,56式冲锋枪上的刺刀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一个越南鬼子的胸口,就在血腥王准备抽出刺刀,在刺向另一个越军的时候,没有想到那个越军却是死死的抓住枪口,没有让血腥王抽出枪来刺杀l另一个越军,没有办法,眼看着另一个越军已拿着明晃晃的刺刀冲杀过来,血腥王只得放弃手中的枪,一个侧转身,躲过了那柄锋利无比的刺刀,然后在是抓住那个身材弱小的越军的后衣领,一记老拳砸在了黄皮子的太阳穴,当场就把那个黄皮子砸得七孔出血,再是一拳,那个黄皮子已经慢慢的软了下去。

而指导员呢,由于天生是个秀才的软弱样,虽然跟我们也一起进行训练,但是从小在骨子里的那副书生气质还是没有消磨掉,所以此刻他正用着手中的五四手枪近距离的对着越军开火,但是他这样的做法明显遭来许多越军的反感,所以在指导员一个弹夹打完,正在换另一个弹夹的时候,几个越南黄皮子已经围在了他的周围,要不是二狗,大毛他们及时的上去解围,我想,指导员可能就这样的挂在这里了。

我们不怕死,越南人也不拍死,两个悍不畏死的民族就在这一个小无名高地上厮杀着。

我第一个冲上敌人的阵地,在我冲上去把枪里的最后一个子弹打完后,没有继续换弹夹,是根本没有时间换,我把56式冲锋枪向着一个准备向我开枪的敌人砸去,然后从腰间掏出军用匕首,向着我前面的那个正准备调整重机枪枪口对着我的越南鬼子飞跃过去,准备用匕首给他来个透心凉。但是这个越南鬼子却也是机警,在我飞跃过来的时候,果断的放弃了手中还握着的重机枪,身子向着一边躲闪,使我的这一刺杀并没有成功,在落地的时候我快速的调整方向,右手一下子就拽住越南鬼子的上衣,使劲的向我这边拉动,越南鬼子也不示弱。在我身子还没有完全稳的时候,已经向我的胸口揍了好几拳,但是让我疑惑的是这个越南鬼子的力量跟他的身子一般,一样的弱小。

身子着地之后,我快速的翻过身来,压在越南鬼子的身子,一军刺就刺在了他的胸口,这一下真的就把他刺得透心凉了,这一下,他也在没有逃出我的军刺口。但是,当我从新看那家伙,那个死在我刀口下的越南鬼子。

由于刚才的挣扎,越南鬼子的帽子从头上掉了下来,我一下子被自己眼前看到的那一幕惊吓坏了,那个越南鬼子的帽子脱落之后,竟然从里面飘落出女人才有的长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我又重新骑在越南鬼子的尸体上,暴力的撕开他的上衣,胸脯不是平的,而跟春菊一样,有两团肉。我还是不相信,又把手插入他的下身,没有棍子,没有卵蛋。

我的脑袋一下在就轰了起来,我他妈的杀了一个女人,我上战场杀的第一个敌人竟然是个女人,刚才我在山上,我明明看见的就是这个越南鬼子向着唐继东开的枪,所以说,冲上来的时候我第一个要杀的越南鬼子就是他,但是,让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打死唐继东的就是这个跟春菊一样大小的女人。

可以说,我在这之前一直没有打过女人,可就在刚才,我不仅打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杀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偏偏又是我的敌人。

我突然感觉到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走了,全身瘫软,一屁股就坐在了被我杀死的女人的旁边,纵然是旁边是杀声震天,血流成河我也没用力气去理会了,我就呆呆的坐在那里,两眼无光,好像身边发生的战斗根本就与我无关一样,战友的厮杀与倒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那里。

已经从侧面山坡下山的阮小香看着刚刚插在山头上的越南旗子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中国的旗子,在那里飘扬,阮小香也知道,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战友们已经牺牲在了这一个小山头,淌尽了他们最后的一滴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