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0.html


3月19日晨,日军一个快速大队分乘20多辆汽车和摩托车,浩浩荡荡地来到皮尤河南岸,他们根本不把英缅军的残兵败将放在眼里,就连通常的火力侦察都省了,一路肆无忌惮地直奔大桥,卡车上的鬼子们一路猛追英缅军,心情很愉悦,不少人横挎着枪哼哼唧唧唱着日本小调,完全不像是在打仗,仿佛更像是在旅行一样。

埋伏在北岸的第200师先遣营副营长曹行宪少校从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他等敌人车队一进入伏击圈,然后猛一挥手……

随着一声巨响,事先安放的几百公斤炸药将皮尤河大桥掀上了天,桥上的汽车和人像下饺子一样纷纷跌入河中,埋伏在河堤上的中国军队将子弹和炮弹暴风骤雨般地泼向敌人,敌人来不及招架,就扔下几百具尸体和十多辆汽车仓皇地逃走了。

先遣营首战告捷,歼敌300余,炸毁敌人装甲车3辆、卡车7辆、摩托车10余辆,并缴获了大量战利品。戴安澜命令部下将战利品以车载方式送往各阵地展览,第200师士气大振。

日军第55师团师团长竹内宽中将却气得发疯,而且有点纳闷:这英国佬怎么一下子这么勇猛了?原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已经换了人。

第55师团是从中国战场撤下来的二流师团,该师团在长沙会战中被薛岳指挥的中国军队狠狠揍了一顿,从此再也没有恢复元气。竹内宽继任师团长后,野心勃勃想重振军威。占领仰光后,他置后方空虚于不顾,率领师团穷追猛打,企图一举攻下曼德勒,把缅甸打个透穿!

轻敌冒进毕竟是犯了兵家大忌,这不就挨了当头一棒,竹内宽尽管很气愤,但并没灰心,他增调了两个联队,以及十几门山炮,准备对下一个阵地鄂克春进行报复。

出乎竹内宽的意料,他的部队竟遭到入缅作战以来最为猛烈的抵抗。一连3天,第143、第144两个联队伤亡惨重,攻击已现疲态。

而与此同时,日本空军200架飞机轰炸缅甸南部盟军最大的马圭机场,英缅空军的飞机除少数逃到印度外,其余大部分在地面就被摧毁了。此后,盟军的飞机在缅甸上空消失了整整两年。

不错,还有空军,竹内宽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不管同古城的守军是哪路神仙,先用空军炸他们一顿再说!

21日,日军从仰光机场出动百余架次飞机对同古城进行狂轰滥炸,投掷燃烧弹无数,但是鄂克春防线仍然没有被日军地面部队突破,同古城内守军也没有败退的迹象。

这天晚上,日军敢死队在阵地上捕捉到一名受伤的军官,经审讯才得知同古的守军是中国远征军第200师,并且在曼德勒后方还有中国的两个军严阵以待,总兵力达10万人。

竹内宽的后背突然透进一股冷气:中国军队来得这么快?自己孤身犯险,后援尚在远处,现在无疑是把肉送到了人家嘴边!要是中国军队迅速压上来,很可能会遭到灭顶之灾。

想到这里,竹内宽立马叫来传令官:迅速联系第56师团和第18师团,救命!

此时第200师的日子也不好过,经过两昼夜的激战,中国军队也有不少伤亡,戴安澜期望援军能早日赶来。杜聿明的愤怒也与日俱增,第200师在同古流血,远征军作战指挥部却无所作为,蒋介石时不时从重庆打来电话,询问战况如何,态度模棱两可。“总指挥”史迪威成天咆哮,“总司令”亚历山大终日漫不经心,“参谋团团长”林蔚则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