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缅甸 第二部分 血战同古 血战同古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0.html


血战同古

从腊戍回到同古后,戴安澜陷入少有的焦躁不安之中。

从3月6日换防算起,第200师已经在同古待了一个多星期,但第5军主力部队没有任何消息,而且第200师当时是急行军赶到同古的,大量辎重武器没能带上。

在腊戍,蒋介石对戴安澜的忠诚勉励有加,但是面授的机宜却十分含糊,他再三强调“保存实力”,“坚守同古一两周”,可是并未指明坚守同古的战术意义何在。

戴安澜很压抑,他百思不得其解。

阻滞敌人,掩护英军撤退?抑或虚张声势?如果集中远征军优势兵力,大部队迅速跟进,果断迎击冒进的当面之敌,击溃或吃掉其中一部是完全可能的。

问题在于戴安澜仅仅是个师长,对于领袖的决策,他既无权质疑,又不敢贸然多嘴。

既然蒋介石需要第200师“打个胜仗”,他的理解就是要挡住敌人,不许敌人越过同古城一步。但是一旦敌人大举压上来,他区区一个师8000余人,而且炮兵团尚未赶到,能挡住敌人的强大进攻么?

那时候所谓的胜利,就只能同阵地共存亡,可是那样做的话,意义又何在呢?

戴安澜再次站在地图前,地图上他用红笔在同古的南线阵地皮尤河和鄂克春上分别画了两个圈,他曾经命令下属,皮尤河是第一个阵地,但不利于防守,只能在皮尤河桥下埋大量的炸药,给敌人以奇袭,目前是骑兵团驻防;鄂克春地形居高临下,利于布置工事,黄景升率团防守;另外,同古城西北还有英军的克永冈机场,虽然没多少飞机,但若是被日本人占领,就会成为日本空军的基地,戴安澜也安排了一个营防守。

布置虽然完毕,但一种隐隐的担忧还是像虫子一样悄悄爬上他的心头。

正当第200师严阵以待之时,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突然来到同古,这给驻防同古的第200师官兵们带来了极大的鼓舞。

然而在杜聿明和戴安澜的私下交谈中,他却一脸愁容,仗还没打,己方的指挥系统却已是一团乱麻。

原来自从英缅军总司令胡敦撤离同古后,在撤退的途中遇到了史迪威,他认为自己是“中国战区总司令”蒋介石提拔的“缅甸战区总指挥”,应该对缅甸战区负责,于是就对这位英国佬的懦弱指责不休,两个洋人差点打起来。

不管史迪威如何讽刺他,胡敦就是不肯再上前线,说他只服从丘吉尔的命令,不管什么“中国战区总司令”蒋介石,更不管史迪威这个“缅甸战区总指挥”。史迪威无奈,只好飞回重庆,找直接上司蒋介石请示,希望蒋能将胡敦教训一顿。

然而,华盛顿盟军联合参谋部却宣布英国亚历山大中将为“缅甸盟军总司令”,飞赴缅甸英控区,统一指挥缅甸的中英军队。为了照顾英国的利益,罗斯福也只好迁就丘吉尔。

史迪威这下是彻底输了面子,蒋介石也很恼火,觉得罗斯福与丘吉尔一起在背后阴了他,于是干脆又派了一个以林蔚为团长、萧毅肃为核心的“中国远征军参谋团”,去“指导”中国远征军的行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