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六章(2)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雨,渐渐小了,风轻轻拂动着窗户上破了的纸,发出悉悉的响声。由于房间里多了幸子这个不速之客,我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也尽量不去想她,就如她不存在一样。 其实,孤男寡女同处一间房,不想是假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女人,并且是一个光彩照人的女人深夜同在一间房里,心里有一种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雨,渐渐小了,风轻轻拂动着窗户上破了的纸,发出悉悉的响声。由于房间里多了幸子这个不速之客,我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也尽量不去想她,就如她不存在一样。

其实,孤男寡女同处一间房,不想是假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女人,并且是一个光彩照人的女人深夜同在一间房里,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我努力做着深呼吸,渐渐使整个身心平静,心里起初的不安终于平和了。

我起身走到窗前,望着漆黑的夜空,眼前贸然浮现出石窟里那位老人的面容……他是谁,为何在洞里修行三十多年?他看了我给他的报纸后,为什么会激动得大叫一声,甚至泪流满面!直觉告诉我,那个神秘的老人一定与一九四二年发生在渔阳的事情有关!联想到一旦改朝换代后,不少前朝的遗老遗少都遁入空门,莫非他也是?我试着以日本人的X计划为线,将佘彪、萧寒、浪子燕青、川军李连长、伏虎寺的武僧觉慧、仪我诚也、海龟纯夫等人串联起来,头脑中竟然出现一幅幅臆想出的画面。这些画面既清晰,又模糊,在我头脑里动了起来,只是事件与人物之间缺乏一定的因果关系,和一条承上启下、贯穿始终的主线。

我震惊了,我看到了冰山一角,离查明真相只是时间问题了!


天亮后,在幸子起床前我先来到屋外,在寺里各处转悠。小沙弥来找我去用餐时,幸子已经等候在斋堂里了。她休息了一夜,气色好多了,显得容光焕发。

幸子起身向我鞠了一躬:“焦剑君,对不起了,害得你一夜没睡,天还没亮,你就跑到房外去了!”

我大度地向幸子一笑:“反正我也睡不着……”

幸子一直看着我,她眼里的神情,我似懂非懂。


饭后,我和幸子去见方丈。

方丈端坐在木榻上,仿佛一夜没有睡过。他见我进来,请我在他面前坐下,对我说:“报纸我看了,知道了你的来意……事隔四十余年,终于有人来过问这件事情,贫僧甚感欣慰!一九四二年,我才十六岁,是老方丈慈青身边的小沙弥。报纸上提到的有些事情,不仅亲身经历过,有的还参与过,至今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他从木榻边提起一个布包,解开后露出一厚叠纸:“有些事情尘封在心里太久,已经淡漠,施主来后勾起贫僧对往事的回忆……这是我一宵未睡,写下的一些旧事,但愿能解开你心中的疑惑!”

我恭敬地从方丈手里接过那一厚叠纸,看见全是用毛笔一字一字写下的,不禁对他肃然起敬。正想翻看,方丈制止了我,要我回去再看,我谢过方丈,慎重地把它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

方丈望着幸子,我注意到他神色温和多了,不像昨天初见幸子时那么惊奇。

方丈轻声问幸子:“这位施主可好?”

幸子向方丈施了一礼:“比昨天好多了!”

方丈笑道:“虽然我佛不是你佛,但我佛慈悲,对天下人一视同仁!施主感觉到什么,不要介意,多行善,必然会功德圆满!”

幸子惊讶地看着方丈:“大师,能否指点迷津?”

方丈闭上眼睛:“只要心诚,何需旁人指点?”

我想起幸子曾经告诉我她在寺里的感觉不好,不明白方丈如何知道的,便问道:“大师,她是我陪同前来渔阳的国际友人……”

方丈打断了我的话:“施主,回渔阳的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了,错过这班车,你要等上两个时辰!”

我明白方丈看出了幸子的身份,只是没有说出而已,既然他下了逐客令,我便从蒲团上起身。就在要向他告辞时,突然想起昨天在洞里的奇遇。:“大师,昨天在见您之前,我在后山石窟里见到一个在洞里修行了三十多年的老人,请问他是何人?”

方丈眼里闪出一丝惊讶:“你见到他了?”

“你指的是在洞里修行的老人?”

“对。”我不明白方丈为什么会惊讶。

方丈:“他的存在只有贫僧知道……你能见到他,有缘!”

“此话怎讲?”

方丈:“因为他平常连我也不见!”

我越发感到奇怪:“他是谁?”

方丈:“这是天机,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

哪有那么多的天机!方丈故弄玄虚,只是不想告诉我罢了。我能在洞里见到那个老人,是偶然中的必然,用佛家的话解释,也许我与老人有因果关系。我对方丈说:“我想再见他一面!”

方丈:“你俩虽然有缘,但不一定有分……可能你不会见到他了!”

我不信,告辞了方丈之后叫幸子在寺门那儿等我,我一口气跑上后山,找遍了那个最大的石窟,再也没有找到通向老人修行处的小洞,昨天我见到的一切,子虚乌有?!


回到渔阳,我收到报社用特快专递给我转来的两个包裹,打开一看,是那个拒绝见我的副参谋长杜原与陈志分别寄到报社的,总编用航空挂号转给了身在渔阳的我。

杜原写了十几篇纸,第一页是写给我的:

你好:

我想了很久,过去的事情虽然过去了,但它会永远留在还健在之人的心里,也许会是一些人心里的痛,或者创伤……我之所以不想见你,是自认问心无愧,不愿再翻过去的老账。然而,静下来后,尤其是感到老之将至,回忆起一生所经历的事情,还是觉得有不妥的地方。我特地将发生在一九四二年的事情如实记录下来,留待他人评说!

听司令员讲,你在调查当年的事情,就送给你作为佐证吧。

接下来的篇幅,杜原用钢笔工整地写了好几万字,从他的角度描述了萧寒来渔阳前后的经过、发生的事情、处理的结果,包括当初为何将萧寒留下打游击等等。最难得地是,他用较多的篇幅叙述到了佘彪,使我通过他的描述,佘彪在我心里逐渐活了……看完他写的东西,改变了我最初对他不好的印象。杜原这个人,并非冷酷无情,而是一个有血有肉,对党无限忠诚的人。他在材料中写到的一些事实,提出的一些疑问,在当时特殊的情况下,萧寒没有解释,也许萧寒有他的道理,但作为长期在秘密战线工作的杜原,自然会起疑心。他凭着对党的忠诚,向有关方面提供了他的怀疑。但对萧寒处理结果,却是他没有想到的。他在信的结尾,真诚地说如果他真的错了,愿向萧寒道歉,如果萧寒还健在,他愿意当面赔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