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投案自首 司机承认车肇事

5956825 收藏 0 1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二章


投案自首 司机承认车肇事

被判死刑 惠涛大呼有冤情


……2006年5月28日清晨,平州市体校的学生们沿着状元湖边的马路晨练。一、二、一的口令声和整齐有力的脚步声打破了的寂静,唱响了生命的音符。突然,跑在最前列的王涛停住了脚步:“血!这儿有血!”

整齐的队伍乱了,学生们围了过来。前面的马路上赫然出现一滩鲜血,一条暗红的拖拽痕迹伸向湖边。王涛制止了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出事了,大家留在这儿别动,赶紧去报警!”

晨练的学生们谁也没带手机,王涛只好向附近的派出所跑去。二十多分钟之后,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在出事地点戛然停住。刑警们跳出警车,开始了有条不紊的现场勘察。过了一两个小时,一具女尸从湖中捞了出来,法医初步检验之后被装入尸袋,运回公安局作进一步检验。勘验完现场的警察们收队等车,饥肠辘辘的学生们这才疲惫的回学校填肚子。

在平州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办公室里,刑警们正开着案情分析会。队长强光到北京进修,副队长黄峰主持会议:“大家安静,现在由王大利同志向大家介绍案情。”

王大利站起来向大家介绍道:“平州西郊状元湖边发现的女尸身份不详,年龄约28岁左右,身高1.67米,长发,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水红色百褶裙,内穿肉色三角短裤,脚穿黑色皮凉鞋。衣着整齐,没有搏斗痕迹。经法医检验,死者胸腔的前肋广泛骨折,左后第3——7肋骨与脊椎断离,两肺萎陷膈肌广泛破裂。颈下端至胸上段硬脊膜外出、腰椎1-4横突骨折。女尸脸部被什么东西剐了,已无法辨认面目。从尸僵尸斑分析,死亡时间约为两天左右”

小崔问道:“死者生前那么重的伤是怎么造成的?”

黄峰对小崔说道:“别打岔,先让老王说。”

王大利继续汇报道;“死者的伤肯定不是自己造成的,我们发现离状元湖不远处的公路上有两条间距1.50米的刹车印,周围散落着一个车前大灯的破灯罩和一些汽车钢化档风玻璃碎片。肇事车辆已逃跑,据分析很有可能是一辆红色小型轿车。由于案发现场没有监控探头,未能获取更有效线索。马路上留下的血迹属AB型,与死者血型相同。从马路到湖边有拖拽痕迹。从以上情况看,我们初步推断死者遭汽车碾压后又被拖入湖中。我们问了交通事故科,他们没有接到过报案,不知道这件事,也不知道是哪辆车轧的。”

一个刑警问道;“是不是交通肇事后,司机为逃避责任抛尸的?”

王大利回答道;“现在还说不准。”

黄峰问道;“现场发现什么线索没有?”

王大利回答道:“玻璃碎片中间还有一个绿色坤包,包里有二十几块钱和两张从商阳到平州的长途汽车票。没有任何证明死者身份的线索。”

黄峰接着问道;“做尸体解剖了吗?结论是什么?”

王大利补充道;“做了。经法医检查,死者处女膜有陈旧性裂痕、阴道松弛,说明该女子生前曾与他人发生过多次*关系。另外,死者胃里还有尚未消化的残存物,除了猪肉、米饭之外,还有含一种灰灰菜。”

一个叫小宋的女刑警问道:“灰灰菜是什么菜?”

黄峰解释道:“灰灰菜也叫灰条菜,学名叫藜藿,是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 全草含挥发油,根含香藜素、甜菜碱、氨基酸、淄醇、油脂。全草入药,能止泻痢、止痒;种子可榨油,人也可以食用。”

小宋有些奇怪:“吃肉还吃野菜干什么?”

王大利解释说:“这倒很好理解。现在不比过去。以前人们吃野菜是为了充饥,现在是为了增加营养。你到超市看看去,野菜的价钱比不是野菜的菜还贵。问题是死者的胃液里还有多种四环三萜皂苷成分,”

小崔插话问道:“四环三萜皂苷是什么东西?”

王大利解释道:“四环三萜皂苷就是人参的主要成分。也就是死者生前的最后一顿饭里还有人参。吃饭时吃点野菜可以理解,可是吃人参干什么?这就令人奇怪了。”

小宋问道:“那死因到底是什么?"

王大利回答说:“死者死于汽车轮子之下是可以肯定了,至于属于交通肇事还是故意谋杀,现在无法判定。”

七嘴八舌之后,黄峰综合大家意见说:“现在女尸身份不明,肇事车辆潜逃。我们首要任务是查明死者身份和寻找肇事车辆。第一件事由小宋、大黄负责,第二件事由王大利和小崔负责。这两件事办好,案子也就有眉目了。”

小宋和大黄在失踪人口登记中没有找到线索之后,平州市公安局刑警队在平州日报刊登了这样一则认尸通告:

2006年5月28日清晨6时,在平州西郊状元湖发现一具女尸,年龄约28岁左右,身高1.67米左右,长发,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水红色百褶裙,内穿肉色三角短裤,脚穿黑色皮凉鞋。请知情者与我局联系。

联系电话:75282772 联系人:宋警官 黄警官

2006年6月3日

通告刊登后第六天,刑警队来了一名叫贺梅的中年女子报案。接待她的小宋问她报什么案?贺梅回答说自己的先生前两天看到认尸通告,觉得通告里的女尸穿戴很像是两年前精神病发作出走小姑子梁晓燕。先生出差到深圳,就我来看看究竟。刑警小宋把她带到医院太平间,工人刚拉开冰柜,贺梅猛一看见躺在里面伤痕累累的的女尸,顿时心慌意乱、哭了起来。小宋安慰她说:“先别哭,看看清楚,这个人是梁晓燕吗?”

贺梅哭着说:“没错,就是她!那水红色的百褶裙还是我给她买的呢。”

小宋问道;“梁晓燕还有什么特征没有?”

贺梅说道:“晓燕右手心还有颗红痣,人们都说那颗痔叫掌心雷,也叫手中印,是大富大贵之人才有的。谁知…”

话没说完,她又哭了起来。小宋看了看死者右手心,果然一颗红痣赫然在目。离开太平间,回到刑警队办公室之后,大李向她了解梁晓燕生前情况。贺梅还没开口先叹了一口气:“咳!梁晓燕从小心高气傲,一直想出人头地。她父母也想给她找个好人家,谁知道左挑右挑,还是挑花了眼。结婚后两口子关系一直不好,经常吵架,还不到一年,就离家出走了。谁知道竟然出这事了。”

小宋问道:“她丈夫叫什么?两口子怎么刚结婚就吵架?”

贺梅回答道:“她丈夫叫惠涛,是市政府车队司机小伙子本来长得挺帅,脾气也不坏,就是因为有个第三者闹的。”

小宋奇怪道:“第三者?怎么刚结婚就有了第三者问题?”

贺梅回答道“还不是一个叫孙春丽勾引的!”

小宋不明白:“孙春丽是谁?”

贺梅回答道:“是惠涛中学同学,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青梅竹马。可是惠涛他妈相信八字,说他俩八字不合,又说惠涛和梁晓燕是绝配,所以最后让惠涛和梁晓燕结婚了。”

小宋疑惑的问:“照你这说法,人家孙春丽不是第三者呀?”

贺梅回答道:“问题是惠涛和晓燕结婚后那个孙春丽一直不结婚,正因为孙春丽在那里瞎掺和,才害得惠涛他们夫妻不和。照我看,晓燕就是惠涛和孙春丽害死的。”

小宋问道:“梁晓燕以前跟谁最好?”

贺梅回答道:“她接触面比较窄,也就跟程杰还能聊上一会儿。”

小宋将情况向黄峰作了汇报,黄峰表态道:“既然贺梅已经认出死者是梁晓燕,而梁晓燕已经做过法医解剖,就让贺梅把梁晓燕拉走处理了吧。”

小宋答应了一声,又向贺梅转达了黄峰的意思,贺梅答应回头拉走梁晓燕尸体火化。送走贺梅后,小宋说道:“都说姑嫂不好处,我看贺梅看见尸体后哭得也挺可伤心嘛!”

大黄不以为然的说:“拉倒吧!你没听说姑娘哭爹昏天黑地;儿子哭爹惊天动地;儿媳哭爹虚情假意;女婿哭爹驴子放屁!嫂子哭小姑子那么伤心,鬼知道她哭的是谁?”

大黄猜的还真不错,贺梅哭得如此伤心还真是另有原因。她和爱人工薪都很微薄,家中除了婆婆留下的一套老宅之外,别无其他财产。贺梅对老宅院垂涎已久,总盼着将来拆迁时得到那几百万元的拆迁费。但即便如此,巨额拆迁费也要分给小姑子一半,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但又最没办法的事。两年前自从知道梁晓燕病发后外出不知去向后,就盼望小姑子最好再也别回来。所以一听说认尸通告里的女尸穿着和梁晓燕相似,就赶来看个究竟,希望理想变成现实。她对梁晓燕并没什么感情,根本哭不起来。但是一进太平间,顿时想起自己已经驾鹤西游的母亲,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小宋不知道贺梅的真实想法,这时一听大李这么讲,就笑着说:“哪儿来的奇谈怪论!咱们还是看看程杰怎么说吧!”

走访后,程杰说道:“梁晓燕这个人长的跟凤凰台的许戈辉似的,特漂亮。可惜后来有点神经了。”

小宋惊奇的问:“神经了?怎么神经的?”

程杰叹口气:“原来她总想凭着漂亮脸蛋找一个大老板,可惜她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虽然真的找了个阔少爷,没想到人家也没和她结婚。玩腻以后,一脚又把她踹了。她神经就这麽不正常了,一受刺激就会重新发作。”

小宋问道;“这种样子怎么又和惠涛结婚了?”

程杰回答道;“她舅舅牛半仙说这病要见喜才能好,就通过别人把她介绍给惠涛。刚开始惠涛还不同意,可他妈相中晓燕了。一哭二二闹三上吊,他妈非逼着他见面。后来不知怎么就成了。”

小宋又问道;“既然如此,结婚后梁晓燕的病是不是就好了?”

程杰回答道;“好什么?梁晓燕告诉我,结婚那天惠涛根本就没碰她。梁晓燕动不动就说惠涛有外心,搞得俩人常吵架。吵了两个多月,后来干脆精神又不正常了。”

小宋问道;“惠涛什么态度?”

程杰接着说道;“惠涛知道这些事以后特别后悔,常跟同事说:早知如此,我要她干嘛?现在上不了班了,我还得掏钱给她看病。这日子什么时候到头!还不如她死了省事!”

回来的路上,大黄对小宋说;“照贺梅和程杰的说法,惠涛应该有杀人动机。这梁晓燕还真没准是他杀的。”

小宋回答道:“先别忙着下结论。这事搁在谁身上都够烦心的,说两句牢骚话也可以理解。现在就说有杀人动机太早了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王大利和小崔经仔细排查分析,在距离事故现场两公里处的的监控录像资料里,发现一辆没有前大灯罩,挡风玻璃破碎的红色桑塔纳在肇事时段通过。放大之后,发现那辆车牌号为平H25886。通过交通科一查,这辆车属于市政府车队,司机叫惠涛。王大利和小崔决定到市政府车队再了解一些情况。车队队长杨波介绍说:“惠涛在我们这里技术算是前几名,平时和师傅们关系也不错。他结婚时好多师傅都帮忙去了。”

王大利问道:“最近一段时间他在干什么?”

杨波回答道:“他的车最近坏了,好像在修车。其他也没听说他干什么事。”

王大利问道:“车坏了?能让我们看看吗?”

杨波同意了,把他们俩领到车库,指着一辆红色桑塔纳:“诺,这就是惠涛开的车。”

王大利和小崔对这辆桑塔纳仔细检查后发现挡风玻璃是新安装的,而且脚踏板旁边有残留的钢化玻璃碎片,后轮胎上有血迹。取回标本化验后,发现血型为AB,与死者血型一致。脚踏板两处玻璃碎片也与现场玻璃碎片所含化学元素相符。

两路人马聚在一起后,发现得到的线索都指向惠涛一个人。大黄说惠涛有杀人动机,王大利又查出肇事车辆属市政府车队所有,司机是惠涛,黄峰认为惠涛有重大嫌疑,决定申请对惠涛采取刑事拘留措施。没想到拘留证还未开出,惠涛投案自首来了。黄峰把他带劲审讯室,叫上小宋记录,然后问他为什么事情自首?惠涛回答道:“我撞人了。”

黄峰问道;“什么时候撞的?在那儿撞的?”

惠涛回答道;“今年5月26日,我开车在状元湖附近时把一个人给撞了。”

黄峰问道:“你撞谁了?”

惠涛回答道:“谁?大概是一个男的,当时天太黑,我又害怕,没看清楚。”

黄峰冷笑一声:“没看清楚?是不敢说吧?”

惠涛回答道:“我连撞人都承认,有什么不敢说的?当时确实没看见。”

黄峰厉声说:“你把梁晓燕给撞死了!”

惠涛大惊失色:“梁晓燕?不会。她跑出去两年多了,我都不知道她在哪里,怎么能把她撞了?”

黄峰说道:“我告诉你!你必须老老实实把事说清楚!否则就不能算自首!”

惠涛问道;“为什么?”

黄峰回答道:“为什么?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你虽然自动投案,但没有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怎么能算自首?”

惠涛反问道;“该说的我全说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如实供述自己罪行?”

黄峰冷笑道;"该说的全说了?什么是不该说的?你说我不知道,那好,咱们上测谎仪,叫科学技术替你说话!"

惠涛要求想想。停了一会才说道:“行,甭费事了。你说是梁晓燕就是梁晓燕吧!”

黄峰拍了一下桌子:“什么叫我说是就是?到底是不是?”

惠涛咬牙回答一声:“是!”

黄峰说道:“这才对嘛!说吧!为什么要撞死梁晓燕?”

惠涛回答说:“撞时不知道是谁。稀里糊涂撞完之后我才知道撞到了人。其他我真不知道。”

黄峰有拍了一下桌子:“又不知道了?我问你:你干什么撞完人之后还把她拽到状元湖里去?”

惠涛有点吃惊:“这是从哪里说起?撞完人之后我就开车跑了,谁把她拽到状元湖里去的?”

黄峰生气的说;"是我审你还是你审我?回答问题!”

惠涛梗梗脖子:“回答什么问题?我就是撞人了,撞完人就跑了,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上测谎仪,也还是这句话!”

黄峰换了个话题:“我问你,你和梁晓燕是怎么回事?”

惠涛莫名其妙;"什么我和梁晓燕是怎么回事?"

黄峰解释道:“我是问你,你和梁晓燕是怎么结婚的?婚后关系如何?”

惠涛不高兴的问:“我可以不回答吗?”

黄峰问道:“为什么?”

惠涛回答道:“这是我的隐私,和本案无关呀。”

黄峰说道:“既然问你,就有问你的理由。这个问题和本案大有关系,是隐私你也得说!”

惠涛不满意的说:“我不愿意说!我有沉默权!”

黄峰回击道:“你还知道沉默权?告诉你,那是外国的规定,中国法律没有规定这东西!”

看到两人越说越僵,坐在黄峰旁边的小宋给黄峰写了一张纸条,建议改天再审,黄峰当即决定换她做主审。小宋当场不便推辞,就直接说话了:“惠涛,黄队问你这件事是为你好,没有侵犯你权利的意思。当然,你可以不讲,但那样不利于搞清楚案情,更不利于对你的公正审判。你说是吧?”

惠涛想了想:“你说的还有点道理。好吧,既然你们认为有利于查清案情,我就告诉你们。我喜欢的不是梁晓燕而是孙春丽,她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都是我的同学。我们俩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已经准备结婚了。我妈原来并不反对我和孙春丽的婚事,可后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非要逼着我和梁晓燕结婚。”

小宋问道:“你母亲为什么反对?又为什么非让你和梁晓燕结婚?”

惠涛回忆道:“这都是那个牛半仙闹的。那天我妈拿着孙春丽的八字给给牛半仙看,他非说说孙春丽的八字命犯桃花、运交华盖。没结婚到处风流,结了婚后仍然乱搞。而且命里克夫。”

小宋问道:“这是说孙春丽,牛半仙又是怎么说你的?”

惠涛继续说道:“牛半仙说我的八字虽凶,但还有个贵人相救。可桃花星官和华盖星官都搅和天乙贵人的工作。我儿子要是娶了命犯这两位星官的孙春丽,那是先当王八后归天!我妈听牛半仙这么一说,既怕我和孙春丽结婚后戴一辈子绿帽子,又怕孙春丽克死我。这才坚决不同意的。”

小宋接着问到:“牛半仙说你跟谁结婚合适呀?”

惠涛回答道:“牛半仙说梁晓燕的八字特别好。而且小梁是金命,我是水命,金水相生。我们两人要是能结婚,不仅夫唱妇随,白头到老,而且双方家长也能跟着长寿。”

黄峰问道:“就因为这个,你和梁晓燕结婚的?”

惠涛回答道;“我根本不信这个,坚持要和孙春丽结婚,可我妈整天逼着我和孙春丽分手,和梁晓燕结婚。我不同意她就闹着上吊抹脖子。我总不能为这个把我妈逼死吧?”

小宋问道;“孙春丽的态度呢?”

惠涛回答道:“她也没办法。后来我俩商量先按我妈的意思办,只是不和梁晓燕一起睡觉,以后找机会再离婚。”

小宋问道:“你这样对待梁晓燕,难道不是对她严重伤害吗?"

惠涛表示反对:“她受伤害?最受伤害的人是我和孙春丽!后来我才知道她以前有神经病,是她舅舅牛半仙为了给她冲喜,才硬塞给我的。可是她的病并没有因为结婚而痊愈,反而更加严重了。”

黄峰问道:“你是不是说过‘这日子什么时候到头!还不如她死了省事’!”

惠涛警觉的说:“是,我说过这话。这事要换了你,恐怕也得这么说。可是不满意归不满意,我还是积极给她看病,从没想害死她!”

小宋接过话题:“我并没说你要害死梁晓燕。但是现在有人证明被轧死的是梁晓燕,而你的车正好就是肇事车。你又承认你就是肇事司机。我很想知道你对此怎么解释?”

惠涛一下哑火了。呆了半天,他才张口说话:“我承认我开车轧了人,但我认为死的人不可能就是梁晓燕。”

小宋问道:“为什么?”

惠涛说道;“两年前梁晓燕就因为精神病发作离家出走了。我们在《平州晚报》报和平州电视台上都登过寻人启示,在市公安局也报过案。梁晓燕要真在平州市,早就应该找到了。再说,梁晓燕出走时是冬季,怎么会两年之后穿着裙子凉鞋跑到状元湖边?死在车轮下?”

黄峰发火道:“这么说,你是不认罪了?”

惠涛马上顶了回去;"说我开车轧人我承认。但我不承认我轧死了梁晓燕,更不承认半夜三更的往状元湖里抛尸。我说的就这,你们爱怎么的就怎么的!"

再问什么,惠涛都是徐庶如曹营——一语不发了。黄峰跟小宋说:“他爱说不说。反正梁晓燕是他撞死的,口供摆在那里,他想抵赖也不行。你写份起诉意见书,往检察院报吧。”

小宋不同意:“现在还不行吧?我总觉得证据还不确凿。”

黄峰问道;“为什么?死者是梁晓燕、惠涛又有杀害梁晓燕的动机、肇事车也是惠涛的,主要事实惠涛也都来公安局承认了。怎么不确凿?”

小宋回答道:“事情他都承认了,可都不扎实呀!第一、尸首脸部已无法辨认,贺梅仅凭衣物确认死者身份,这结论太不充分,我们完全可以做个DNA检测呀!第二、程杰反映的惠涛的牢骚话也只能是个参考,不能就此认定是杀人动机;第三、肇事车是惠涛的,可开车人是不是惠涛,这也还需要证据;第四、惠涛来公安局交代问题不假,但他并没有承认轧死梁晓燕呀。第五、如果惠涛所说属实,梁晓燕是两年前的冬季出走的,两年后的精神病人怎么会穿着夏季服装在平州被车轧死?这两年她在哪里?又是谁收留的她?这些事情查不清,确实不好认定惠涛就是凶手。我建议再慎重一些,查清之后再报检察院,不要只凭口供就定案。”

黄峰说道:“做DNA?行啊!你问问贺梅,梁晓燕火化没有?要是还没火化,那就派人去做。”

小宋一个电话打给贺梅之后,回答是他们吧梁晓燕的尸体从公安局直接拉到了火丧场,当天就火化了。黄峰知道情况后对小宋说:“已经火化了,那就做不成DNA了。也怪我,事先考虑不周,这点我检讨。光凭口供确实定不了案,可口供也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七种证据之一呀!现在,肇事汽车是惠涛的,惠涛也承认他撞了人。被撞死的女人也被贺梅认出来了,这已经形成证据链了。贺梅和她丈夫没必要把个毫不相干的女尸当做自己的亲人吧?我们不能盲目相信惠涛的狡辩呀。再说,贺梅已经认出死尸是梁晓燕,程杰也证明了惠涛有杀人动机,这一点和惠涛的供述也吻合)。你说还怎么不确凿?我看,这个事情就不要再讨论了,我看错不了!"

小宋仍然持不同意见:“人命关天,我看还是应当慎重再慎重。”

黄峰不满意的说:“哪有这么多事?真要是证据不足,法院可以判惠涛无罪嘛!往上报!”

小宋针锋相对:“你是副队长,决定权在你。但我保留意见!”

黄峰一拍桌子:“既然我有决定权,就这么报了。错了我负责!”

很快,卷宗转到平州市人民检察院,又由检察院提起公诉。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前,承办法官牛新提审惠涛时,惠涛仍承认汽车肇事,但不承认杀人抛尸,也不承认轧死了梁晓燕。牛新提审之后问他:“你的案子快开庭了,你要是请律师替你辩护,我们可以通知你家属替你请一个。”

惠涛一口回绝了:“没必要。车祸是我造成的,我认罪。”

牛新提醒他;“我看你还是请一个律师。律师毕竟懂法,知道怎么维护你的合法权益。你也可以让律师在法律上帮帮你的忙呀!”

惠涛想了想:“那就听法官的,让我妈替我请一个吧!"

牛新答应下来之后又对惠涛说到:“梁晓燕家属已经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你赔偿80万元经济损失,要是给了钱,他们可以考虑减少你的刑事责任。你什么意见?”

惠涛吃了一惊:“80万!你还不如把我杀了呢!我哪儿有那麽多钱!”

过了两天,惠涛母亲替他请的辩护人胡炎律师来会见惠涛了。胡炎自我介绍之后,张口就问:“警察打你没有?要是大了,你就告诉我。”

惠涛摇摇头说:“没有。”

胡炎又追问道:“没关系,要是打了你就说,我有办法减轻你的法律责任。”

惠涛有些不耐烦:“真的没有。”

胡炎征求了惠涛对起诉书的意见之后会见就结束了。五天之后,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惠涛故意杀人案。在法庭上,惠涛的态度与公安局预审当中别无二致,胡炎也只是重复了惠涛的观点。闭庭十天之后,惠涛又被带到了市法院。审判长鲍子风当庭宣读了市法院的判决书:

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7)平中法刑初字第111号

公诉人:平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周庆安

被告人惠涛,男,1963年6月23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汉族,高中文化程度,平洲市机械厂工人,住平洲市新华区人民路90号院一号楼302室,。因涉嫌故意杀人于2006年8月12日被刑事拘留,9月1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平洲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胡炎,平洲市马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梁大伟,平州市机床厂干部

平洲市人民检察院以平检刑诉(2007)1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惠涛犯故意杀人,于2007年2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平洲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贺永财、宁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惠涛及其辩护人胡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梁大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惠涛与被害人梁晓燕经人介绍自由恋爱结婚。婚后两人经常为琐事吵闹,惠涛由烦生厌,渐生杀妻之心。2006年5月26日,惠涛把梁晓燕骗到本市郊外状元湖附近用汽车撞成重伤,然后又把梁晓燕拖到路边水塘,使梁最后溺水而亡。案发后惠涛被公安机关捉获。

公诉机关当庭举示了相应证据证明其指控,被告人惠涛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定性均予以否认,辩称自己只是出了交通事故,并没有故意杀人行为。惠涛的辩护人认为认定惠涛杀人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

公诉机关在庭审中举示了以下证据:

1、惠涛母亲米馨证明惠涛夫妻婚后经常吵架的证言

2、平洲市公安局现场勘验报告

3、平洲市公安局法医的尸检报告

4、梁晓燕嫂子贺梅指认被害人是梁晓燕的证言

5、惠涛在公安局预审时的供词

受害人家属梁大伟要求被告人支付梁晓燕丧葬费30万元和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70万元

被告人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举示的前四个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上列证据均不能证明惠涛有杀人行为。其辩护人提出死者的脸已不能辨认,梁晓燕的嫂子贺梅不可能认出死者是梁晓燕,证言不能证明死者确实身份。辩护人还提出惠涛曾说自己在公安局预审阶段受到过刑讯逼供,全身都有伤痕。所以供词是市公安局民警违法取得,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但惠涛的辩护人并未提供相应证据。

本院对公诉机关举示的证据、被告人惠涛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评判如下:

其一、上列证据均为公安机关依照法定程序收集,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且证人证言之间相互印证,具备证据效力,本院予以采信。

其二、惠涛并没有提出自己没有杀人的证据,对贺梅的指认也不能提出相反证据。因此,惠涛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采信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惠涛与被害人梁晓燕经人介绍自由恋爱结婚。婚后两人经常为琐事吵闹,惠涛由烦生厌,渐生杀妻之心。2006年12月10日,惠涛把梁晓燕骗到本市郊外用汽车撞死,然后把梁晓燕拖到路边水塘。

本院认为:被告人惠涛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惠涛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

辩护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惠涛口供是公安局刑讯逼供所致。本院认为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根据被告人惠涛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刑事诉讼法》第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惠涛犯有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赔偿受害人家属丧葬费和死者生前抚养人必要生活费50万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鲍子凤

审 判 员 张守仁

审 判 员 牛 新

书 记 员 华朋朋

听完了法院判决,惠涛顿时大声喊了起来:“不对!我是替人顶罪的!那天我根本没开车!我要上诉!”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