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委党校保卫科长校园内被打 警察在场未及时制止

祥瑞新兵 收藏 9 1356
导读:两个多月过去了,躺在病床上的王晓龙,提起那场被围殴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作为陕西省延安市委党校保卫科科长,王晓龙却在自己的“地盘”上——党校校园内,被数人围殴致伤。 更令他愤懑的是:自己是在接到民警电话,被要求去处理公务纠纷时被打,而在被打时,有多人证明民警就在现场,却未予及时制止。 党校保卫科科长校园内遭围殴,全身多处骨折 6月29日下午6时左右,延安市委党校大门口,有机动车不顾门卫阻拦,强踩油门加速闯关。这一幕,恰好被接女儿放学回家的保卫科科长王晓龙看到。 王晓龙立即

两个多月过去了,躺在病床上的王晓龙,提起那场被围殴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作为陕西省延安市委党校保卫科科长,王晓龙却在自己的“地盘”上——党校校园内,被数人围殴致伤。


更令他愤懑的是:自己是在接到民警电话,被要求去处理公务纠纷时被打,而在被打时,有多人证明民警就在现场,却未予及时制止。


党校保卫科科长校园内遭围殴,全身多处骨折


6月29日下午6时左右,延安市委党校大门口,有机动车不顾门卫阻拦,强踩油门加速闯关。这一幕,恰好被接女儿放学回家的保卫科科长王晓龙看到。


王晓龙立即告诉门卫:“把电动门关小,查细点,有校内通行证的车才能放行。”说话间,一辆没有通行证的白色皮卡车又要强行开出校门。


门卫上前盘问。车内人自称是校园内培训大厦的承包方——国胜宾馆的,车上坐着宾馆保安部经理刘宏伟。


“你不挂证,我咋知道你是国胜宾馆的?”门卫问。这时,皮卡车向前开动,要从电动门留出的小口强闯出去。结果,由于通道狭窄,皮卡车被卡在了出口处。这下,党校大门被完全堵塞,连行人都无法通行。“你们不让我出,我也不让你们进出。”有人听到车上的人说。


“当时正是上下班时间,要进出的人很多。”据王晓龙回忆,有个职工家属要接孩子,无奈皮卡车堵着大门,只好从电动门顶上将孩子递了过去。为这事,这名家属还和皮卡车上的人发生了口角。


见事态混乱,王晓龙走进门卫室拨打了“110”。同时,他还向宝塔派出所驻党校警卫室的警长张仓林报告了情况。


之后,“为了不扩大事态”,王晓龙让门卫将皮卡车放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一连串麻烦就在这天晚间找上门来。


当晚7时许,王晓龙带女儿在党校餐厅吃饭。两个人走过来,拍着王晓龙的肩膀问,你是不是王科长?我们保安部刘经理叫你过去吃个饭,拉拉话。王晓龙答,我正吃着,不去了,有什么话跟我们领导拉吧。


吃完饭,王晓龙带女儿回家。路过国胜宾馆,刘宏伟上前拽住了王晓龙的胳膊:你牛啥呢?王晓龙甩开刘,“没敢回嘴”,继续领孩子往家走。快到家时,电话响了,是警长张仓林。张问王晓龙:你在哪里呢?我警车都开到办公楼门口了,你下来吧,往车跟前走。


在办公楼前,王晓龙见到了张仓林和另外两名警察,跟他们聊了相关情况。王晓龙说,自己还问张仓林:我餐厅的账还没结呢,看这样子恐怕要出事,我还敢不敢去结账?张仓林笑答:“在你校园里,你怕啥哩?何况还有我们帮你巡逻呢!”


再次从餐厅返回时,王晓龙远远看到国胜宾馆副总经理闫玉琴、保安部经理刘宏伟,还有出警民警站在宾馆门口。“现场还有很多国胜的保安,足足有20来号人。”王晓龙走上前问,你们为什么有车证不挂,不服从党校管理?闫、刘反驳:你们保卫科一直就刁难我们,我们就是不服你管,咋了?双方再次发生口角。


跟在王晓龙身边的党校职工师炜、薛文轩上前劝解。警长张仓林见状,将王晓龙叫回办公楼内的校保卫科办公室。到办公室后,王晓龙发现师炜、薛文轩没有跟进来,“担心二人留在楼外吃亏”,王晓龙返身出楼去叫二人。


见王晓龙再次出来,围在办公楼前的几个国胜宾馆的人一边谩骂,一边围了过来。师炜、薛文轩极力劝阻,“但人实在太多,根本拉不住”。


根据市委党校呈送延安市委的《关于“6·29”恶性伤害事件发生及处理情况的报告》记述,当时的场面极为混乱:国胜宾馆的保安开始碰撞与拉扯王晓龙的身体,事态就此激化。接着,一名高个子保安突然冲出,向王胸部猛击一拳。同时有人大声说:“打的就是你!”其他保安连同冲过来的人员大约20余人一拥而上,顿时将王晓龙围住,乱打成一团。


据王晓龙回忆:“刘宏伟跳起来,一拳猛打在我右眼上,就跑开了。其他人围上来拳打脚踢,我只能边抵挡、边向办公楼里退。我看到闫玉琴挤过来,手里拿件什么东西打向我的左眼,边打边喊:‘打,往死里打,有的是钱!’当时,我看东西立马成了红色,有液体从眼睛里流出来。我退到办公楼门口时,从柱子后跳出一个人,大喊:‘你敢打我老婆!’接着我的后脑勺便被人猛击两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晓龙晕倒在办公楼前的黑板下方时,有几个人还在猛踹。师炜无法拉开,只能急吼:“不要打了,再打就把人打死了!”那几个人才停了下来。


被抬回办公室的王晓龙开始咳嗽、吐血,被同事拨打“120”送往延安大学附属医院救治。诊断为:左腓骨小头骨折,双眼钝挫伤,双眼眶内侧壁骨折,枕后头皮血肿,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右手第一掌指关节脱节,左侧视网膜充血。


有多人指出:警察就在现场,却未及时制止围殴


“王晓龙被打时,我看见3名警察就在办公楼门口站着,没有制止!”师炜告诉记者,张仓林把王晓龙拉进党校保卫科办公室时,他和薛文轩看到另外两名警察就在附近,和闫玉琴站着说话。


后来,王晓龙被围攻,自己和薛文轩想上前拉架,但“人太多,根本拉不开”。“我拉开一个,他们就转过来把我打一顿;再拉,再打……我跟薛文轩也被打得不轻。”这个过程中,闫玉琴上前打王晓龙时,“那两个警察也过来了,看到冲突,既不拉,也不制止,就站在离人群三五米远的地方。”


直到王晓龙、师炜、薛文轩3人快退回办公楼里时,王晓龙被打倒在地,才听到警长张仓林的喊声:别打了,别打了!


据讲述,将被打昏的王晓龙从地上拉起时,师炜曾问警察:人都被打成这样子了,你们也不拉?警察回答:我们要是不拉,他早被打死了。


薛文轩也表示:“我们挨打时,警察一直在场,没有阻止。”“当时,我和王晓龙、师炜3个人,再加上办公楼门卫李世有,如果3个警察也能出面,加起来一共7个人,国胜的保安就不可能那么嚣张了!”


在对党校办公楼门卫李世有的律师调查中,则有“国胜闫经理手里拿个明明的东西进去,朝王晓龙打过去,看见两个公安人员过来,闫经理就躺在地上大喊大叫,见公安没有理,就起来坐车走了”的表述。


王晓龙则告诉记者,事发次日,两名警察来做笔录,王晓龙说:“当时有30多个人攻击我,闫玉琴打我的眼睛,闫的丈夫打我的头……”两名警察却打断了王晓龙:没有30多个人,打你头的也不是闫的老公,“我们要是不在场,你早被打死了!”


王晓龙反问:既然你们那么清楚,还来问我做什么?既然你们在场,咋能把我打成这样?警察回答:我们是控制不住局面。


延安市委党校也曾就此问题向警方提出质疑。警方的答复是,当时出警人员在国胜宾馆门前,听到声音才跑过去,对殴打行为进行了制止。“王晓龙被打,持续的时间不止几分钟,国胜宾馆离办公楼也就二三十米远,那么大的声音,怎么可能后来才听到?闫玉琴打老王时,两名警察应该已在现场了呀?”有党校职工反问。


“事发当天,王晓龙是在被派出所民警叫来后被打的;被打过程中,也有多人证明民警在场。”律师李长虹据此推断,在此事件中,公安机关存在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问题。


派出所所长:如果警察在,怎么可能把人打成那样?


如今,躺在病床上的王晓龙身心俱创,原来1.5和1.2的双眼视力,现在均达不到0.2,右手拇指也难以复位,还经常头晕、头痛。


“一桩如此简单明了的案件,却迟迟得不到处理”,市委党校认为宝塔派出所办案不力,向市委呈递专门报告,提请相关领导对此案予以关注。市委一位副书记作出批示,此案被要求由延安市公安局直接办理,不得层层批转。之后,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


“然而,案子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回到了宝塔派出所。”市委党校办公室主任李海季告诉记者,直到8月31日,宝塔派出所才向党校通报了这一案件的“调查情况”。


警方称:经过“几百页案卷”的调查取证,目前已查实确有6人殴打了王晓龙。“令人诧异的是,警方至今说不清,究竟是谁打了王晓龙的哪个部位!”李海季表示,花费这么长时间,却连如此基础的事实都没搞清,“校方显然无法对警方的调查表示认可。”


9月9日,记者在宝塔派出所见到该所所长郝延平。郝所长告诉记者:派出所对该案以刑事案件受理,目前初步调查已经结束,进一步调查还将继续。尚未正式立案的原因,是要待王晓龙出院后对其伤情进行鉴定,再依据鉴定结果确定“是立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


群殴的具体情况为什么仍然未能调查清楚?郝所长回答,我们做了大量工作,对所有证人都进行了全面调查,但因为案发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天色黑暗,现场人也很多,非常混乱,大家都只知道出了这么个事,但具体情况没有人能说清楚。


王晓龙被打时,3名警察是否在现场?郝所长表示:“没在现场。想想看,如果有警察在,怎么可能把人打成那样?”稍停顿后,郝所长接着说,正因为有咱们的人在,所以才没有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警察当时不在现场,在哪里?郝所长说,警察距离现场不远,在国胜宾馆门前处理公务,但由于宾馆的楼是凹字形,民警所站位置是在楼的凹形口里,而且是在楼前的大景观石后面,位置所限,无法直接看到事发现场,只能听到。但听到后赶过去时,已经来不及了。


派出所办理此案,是否存在难处?“没有!我们基层派出所严格依法办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郝所长重申,我们没有什么可为难的。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本报记者孙海华


本文内容于 2011/9/14 13:47:04 被小编a2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