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之王 第一卷 神秘兵符 第四章 牛氏膏药

pb上尉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8.html


每年的9月份,是新生军训的时候,通常都是大三、大四的国防生负责,大五的熊小兵则绝对称得上是正统的老兵油子了。

胳膊上别了个督导员的红袖章,没事就跑到操场晃荡一圈,打着督导的名义,一双贼眼专门在女兵方阵中逡巡,逮到漂亮MM,更是不厌其烦的上去亲自指导一番。

训练休息的时候,和几个小兵往竹林里一钻,旁边小弟无比殷勤的递烟送水,吹牛打屁,偶尔讲上几个略带荤腥的小笑话。

溜达累了,直接往电子阅览室一钻,吹吹空调,看看电影,打打游戏,虐虐菜鸟,实在无聊就跑去各大论坛灌水,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哈屁!

每天差不多到了该吃饭的时候,熊小兵一准跟在送饭阿姨的后面回到仓库,然后驾轻就熟的拿出碗筷,狼吞虎咽。

一日三餐,四菜一汤,两荤两素,一级大厨亲自掌勺,味道与熊小兵吃过的空勤灶不相上下。

夜宵和下午茶随叫随到,水果饮料无限供应。

吃完之后,还不用自己收拾,学校专门给牛大牛安排了一个全职保姆,每天都会定时去仓库打扫卫生,清洗衣物,购置生活用品等。邋里邋遢的熊小兵自然也顺理成章的享受起了这王公贵族一般的待遇,每天舒坦的跟大清后宫里的妃子似的。

不得不说,牛大牛在科学研究上绝对是无可争议的巨人,但在生活方面,则毋庸置疑的是个矮子。

一天24时的时间,除了吃饭和上厕所,牛大牛基本上都是在一刻不停的工作,有些时候,好奇心作祟的熊小兵恨不得冲上去扒开他的肚皮,看看里面装的是否全是机器零件。

拼命工作的代价便是身体的超负荷运转,从而导致的最直接后果便是站在试验台旁的牛大牛骨瘦如柴,不知道的还以为那里摆放着一副骷髅架子。大部分时间里,牛同志基本上都是靠高纯度营养液维持生命,每天的饭菜、水果他都只吃几口,剩下的则全部填充进了熊小兵的肚子里。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那一小瓶蓝色液体和全职保姆的存在,牛大牛的生活势必会全部乱套,而且活不过一天。

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的同时也会为你关掉一扇门,这个世界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

每每吃到走不动道时,熊小兵便会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不过,有的时候,生活的太过安逸也会让熊小兵萌生一丝小小的负罪感。

为此,作为蹭饭的回报,熊小兵也会时不时的喊来徐曼给牛大牛同志打打下手,充当苦力。

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越帮越忙,甚至有时候还帮倒忙。漂亮女人总是笨手笨脚,熊小兵盯着徐小妞那浑圆挺拔的翘臀再次想起上帝开关门的哲理。

最后,还是熊小兵亲自上阵,英勇献身,给伟大的科学家牛大牛同志充当起了活体试验基地。

牛大牛研究的项目很杂,从细菌培育到信息技术,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这也就不难解释当初那块TNT为什么存在了,甚至好几次,熊小兵还撞见几个军人模样的家伙提着一个高规格密码箱出入仓库。

这不,一天,熊小兵为了在MM新兵面前树立他那高大威猛的形象,表演传说中的硬气功失手,一只手成了名副其实的熊掌,便是用牛大牛扔给他的一小块黑色药膏搞定的。

熊小兵的硬气功还是上中学的时候为了跟人打架的时候吓唬人,跟他老子的一个警卫员偷学的,学了没几天,也就是半吊子级别,勉强能拿得出去。

正巧那天风和日丽,熊小兵跑去操场上晃荡,正赶上中途休息,两个方阵拉歌。

刚凑到跟前,便直接被女兵一方逮住,非要表演一个节目才放人。再加上几个和熊小兵比较熟的国防生的起哄,最后不得不一展身手。

一开始,找来几个酒瓶,熊小兵自行运气,然后手起瓶碎,“哐哐哐……”几下,啤酒瓶碎落一地,脑门完美如初,MM们惊讶之余激动叫好,强烈要求再来一个。

长这么大,熊小兵还是头一回被如此多清纯而又活力四射的MM们围在舞台中央,一束束崇拜而又热切的目光就如同是一针针强心剂似的扎进他的心脏,一时间被撒娇声、赞美声淹没的熊小兵顿时有些头脑发热、找不到北,决定亮出压箱底的绝技——徒手劈板砖。

“哈!——”大吼一声,手掌有如切菜一般疾速落下。

“啪!”的一声,一时间砖屑**,低头再看,板砖完整如初,手掌已经青紫一片,眨眼间便发酵成了馒头状。直到此时,熊小兵方才想起,以前为了达到震撼效果,都是提前准备的空心砖,通常是一掰就碎的那种。

结果,乐极生悲,也不知道哪个倒霉催的,捡来一块质量上乘、如假包换的实心砖。

眼瞅着就要丢人,一阵急促的集合哨猝然响起,及时的解了熊小兵的围,却也把他吓得不轻。

一脸淡定且面带遗憾的表示下次继续表演,方才蒙混过关的熊小兵,背着手继续在操场上溜达了半天之后,便三步并作两步的落荒而逃,径直一头钻进了仓库里,直到军训结束,再也没在操场上出现过。

见到狼狈逃窜回来的熊小兵一脸后悔的找着冰袋,牛大牛破天荒的淡淡一笑,随手捡起一块黑不溜秋的泥块扔到了前者的怀里。

“什么东东?”熊小兵捏起怀里的那坨长相和驴屎蛋异常相似的东西,拿到眼前端详了半天,半开玩笑道:“黑火药?”

“掰下一小块均匀涂抹到淤痕上!”牛大牛懒得跟他废话。

“你确定?”尽管语气中透着怀疑,但熊小兵还是如实照做,从中抠下一小块放到鼻尖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草药清香。

于是,放心的涂抹在手上轻轻的研磨,不一会,泥膏便开始发挥作用,先是一阵强烈的辛辣刺激,钻心的刺痛疼的熊小兵险些叫出声来,然而声腔还未来得及震动,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便由内而外散发开来,沿着熊小兵的手臂高速前进,瞬时便席卷了其整个大脑皮层,全身的神经细胞都不由的掠过一丝快感。

“好爽!”熊小兵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回味着刚刚从地狱上升到云端的非凡体验。

更为神奇的是,等到熊小兵睁开眼睛再去看自己的手掌,肿块竟然一转眼消去了大半,手指触动淤痕处也感觉不到疼痛。

抬头望向牛大牛的时候,后者在其心中的形象陡然间高大了好几倍。

“牛哥,你实在是太牛了!”熊小兵发自内心的竖起大拇指,牛大牛嘿嘿的傻笑了一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