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48章 看来还大有希望

sjhexcrvu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马勇生来到县委,直接和潘书记会了面,他把有关案情和他说了,潘书记听了许久没有说话,“有确凿的证据吗?”潘书记问。 “一些证据正在组织落实,但有些事情明显和他有关系,这一点毫无疑问。”马勇生说。 “他的问题我以前听说过一些,但是你要清楚,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是无法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马勇生来到县委,直接和潘书记会了面,他把有关案情和他说了,潘书记听了许久没有说话,“有确凿的证据吗?”潘书记问。

“一些证据正在组织落实,但有些事情明显和他有关系,这一点毫无疑问。”马勇生说。

“他的问题我以前听说过一些,但是你要清楚,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是无法办他的,昨天邹市长已经找过我,专门说了他的问题,她原来是咱们县的县委书记,有些情况她十分的了解,特别是对他,对他寄予很大的希望,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考虑多些,不把关系处理好,我们的一些工作就无法开展,这一点你心里也明白,可见我们目前工作的难度。”潘书记说。

“可是如果这样任意发展下去,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丁德顺死亡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他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这一点我不得不想。”马勇生说。

“你说得不无道理,但是要有直接的证据,不然你我都无法解脱,这可是块硬骨头,各方面关系错中复杂,不可能被轻易拿下,这样办,为了便于调查,在工作安排上做一下必要的调整,这样不会引起有些人的疑心,对上面我们也好有个交代,你们要加紧调查取证工作,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尽快找到确凿的证据,我现在需要的就是证据,这一点你要明白。”潘书记说。

“您的意思是把他调离工作岗位,这样也好,我们的调查取证工作以后顺利些,这也是我目前的顾虑,丁德顺的死已证明这一点,给我们侦查工作带来许多障碍。”马勇生说。

“邹市长找我的意思在工作方面可以给他特殊照顾,我把情况说得婉转一些,她不会不满意,有些事情邹市长会找他说的,他是不会起疑心,但你们要给我真砍实凿的干,尽快拿出确凿的证据,时间不等人,出现问题你我都无法交代。”潘书记说。

“还是县委考虑得周到,我们一定按照县委的指示办,你放心,我们会很快会有结果。”马勇生说。

“老马,好些事情要想得全面些,不要凭感情和意识用事,一些事情不像你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非同小可,这一点你可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潘书记意味深长地说;“但你放心,县委会做你们的坚强后盾,工作上不要有任何的顾虑,我可以明确表态,只要我在位一天,不论涉及到谁,一定要彻查到底,严厉惩处,不能让他们在危害社会,这也是我的指导思想。”

“潘书记,您放心,只要有县委、政府领导的支持,我们一定会做好侦查工作,不会令广大人民失望,把这一犯罪团伙彻底捣毁,决不让一个罪犯落网。”马勇生说。

下午三点,县委组织部部长丁尚武,在局长马勇生的陪同下,以县委、人大的名义和胡治国谈话,向他宣布了县委、人大的任命决定:根据工作需要,经县委提名讨论,报请县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任命胡治国同志为县政法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书记职务,同时免去县公安局党委常委、政委职务,明天上午报到。

胡治国听完组织部的任命,脑海里“嗡”的一声,整个大脑里一片空白,但他很快又平静下来,没有让人看出一丝不快的表情,他平静地说道:首先感谢县委对我的信任,我已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说实际的,也感觉自己年纪大了,很不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公安局毕竟是业务比较强的单位,尤其是现在的案件侦破过程中,科技含量越来越高,我是深感力不从心,说句实话,我也不愿离开公安局,毕竟在公安局工作了二十多年,对同志们有着很深的感情,不过,都是一个系统,同是搞政法工作,没有脱离老本行,这使我感到心满意足,这是领导对我的特殊照顾,对组织的安排我绝对服从,没有任何意见和想法。一会儿就和马勇生局长把有关手续进行交接,说实际的也没有什么好交接的,手底下比较利落,一些事情大家都知道,明天上午准时到政法委报到。

胡治国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他心里明白,这次职务安排看得出是明升暗降,外人看来,他的职务是升了一格,级别待遇似乎也高了,但政法委副书记一职就有五个,加上他一共是六个。哪还有他说话的地方,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县委任命已经下达,已没有回旋的余地,他还能说什么,只有绝对服从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事先没有一点信息?从目前职务安排来看,马勇生现在可是党政一把抓,一切工作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可以看出他得到了潘书记的绝对信任,不然不会这样安排。

回到办公室他心里暗暗的想到,他此时摸不着一点头脑,搞不清上面是啥意思,如果是属正常的工作调动,那还会有机会扭转局面,反败为胜,如果是县委有意识的安排,那可就……。这一定是马勇生在背后搞的鬼,这个老混蛋,干嘛怎么总是跟自己过意不去,一味的和自己较劲,他的手里是不是掌握了什么证据,一想到这里,胡治国的额头不由得冒出一丝冷汗。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一看号码马上接通了电话,他听了好一会儿,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脸上不由落出一丝笑容。

“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咋回事,以为是县委有意思办我,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有些明白了,放心,我会把事情办好的,我现在是好人做到底,送佛到西天,任何事情不在参与,俗话说得好,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今晚回来不,行,我知道了。”胡治国说完把手机挂断。

原来是这么回事,事态发展还没有想象得那么严重,看来还大有希望,必定她有着一定的威信和能量。胡治国想到这里心情不免舒畅了许多,思谋这以后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