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在渤海的溢油污染事故被发现至今整整三个月,尽管最近国家海洋局动真格,下令其停止钻井、停止回注、停止生产,其不得不被迫执行,但对康菲漏油事故的处理,还将继续考验康菲公司和中国政府究竟如何作为,能否给全中国人民一个满意的交待和结果。为了中国人民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全国人民有权要求并督促,中国政府对康菲公司给予严处和索赔,康菲公司必须严格承担事故责任、法律责任和道义责任。



康菲公司漏油事故发生后就隐瞒不报,被媒体和民众揭发后,还不以为然,漫不经心,遮遮掩掩;面对媒体、网民步步紧逼追查拷问及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责令其自查处理,又自负自大,居然敷衍应付;在国家海洋局发出最后通令限期完成“两个彻底”(即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规定后,又再次谎报粉饰,竟然吹嘘已完成了“两个彻底”规定,企图糊弄了事。



国家海洋局对康菲的“两个彻底”进行实地查验,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事故非但未得到有效处理,而且十分严重,只能责令康菲公司停止钻井、停止注水、停止生产。严峻的事实彻底揭穿了康菲公司的谎言与虚伪,自恃与自大,傲慢与无理。



康菲公司敢于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如此不可一世的狂妄与作为,已激起全国人民的公愤,其嚣张气焰令人发指。其接受媒体访问的工作人员,对中央电视台记者在调查船上质问康菲报称已完成“两个彻底”,为什么海上仍有油迹时,竟公然叫嚣“骗你的!骗你的!”更有甚者,康菲还有人利欲熏心地说:“漏油对我们有利,提高了我们的知名度,增加了我们的订单。”康菲公司竟敢把其污染中国内海,伤害中国利益,无视中国尊严的漏油事故当做提高知名度、增加订单的商业广告来炒作,其奸商用心是何等险恶,何等的令人不齿。是可忍,孰不可忍!康菲公司必将为此次漏油事故和奸商作为付出沉重代价。



康菲公司敢于如此嚣张,是事出有因的:一是自视有美国背景,有美国政府撑腰,有恃无恐;二是自以为不严格的中国法律和中国政府奈何不了它。



是的,不错,美国跨国公司在世界各地,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强取豪夺,不可一世的帝国心态,世人已经司空见惯。然而,世道已变,形势已变,今昔非往昔,不可同日而语了。康菲似乎不识时务,仍旧抱住老黄历来看待中国、与中国打交道,或可逞一时之快,得一时之利,但终究会败在已崛起的中国、已觉醒的中国人民、已强大的中国社会脚下的。此次康菲漏油事故及奸商作为,已经让中国政府、中国人民认清了其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真面目和帝国心态,其无良、无信、无理、无礼、无赖、无耻已暴露无遗了。中国对这种不讲事实、不讲诚信、不讲责任、不讲科学、不讲道德、不讲公义的公司是不会欢迎的。


康菲公司漏油事故拖延近三个月,国家海洋局才直接出面过问调查,中国政府、中国人大对此次严重伤害中国利益和尊严的事故,至今仍未表态。这既令广大民众失望,也让康菲感觉无关紧要,从而助长其嚣张气焰。对于长达三个月康菲漏油事故中国政府主管部门不作为和中国政府、中国人大无作为的态度,民众自然会与去年墨西哥湾英国石油公司漏油事故发生后,美国政府主管部门、奥巴马政府及国会的态度和作为进行对比。



该事故一发生,媒体一报导,美国政府主管部门立即介入调查,奥巴马总统及其政府对此次反应慢了半拍,当即遭到民众和媒体严厉批评,奥巴马随后也亲赴现场查看,指示政府各部门启动应急预案,全面出击处理。奥巴马一直紧盯不放,并多次发表讲话,严厉批判谴责该事故,抨击敲打英国石油公司。美国国会也迅即配合政府和媒体对英国石油公司穷追猛打,从开国会听证会到立法、授权政府严厉处罚英国石油公司,并实施巨额索赔。总之,美国政府启动应急处理预案,并和国会协同处理英国石油公司漏油事故的强大压力和威力,迫使英国石油公司不得不低头认错,并照单认罚赔偿。


英国石油公司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元气大伤。相对而言,虽然康菲公司漏油事故没有英国石油公司漏油事故那么严重,但康菲公司对事故、对待中国政府、对待中国民众、对待中国媒体的态度,远比英国石油公司狂妄恶劣。更何况康菲漏油事故不仅污染渤海、对生态环境已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既伤害了周边渔民生计利益,也伤害了中国人民的尊严。中国政府理应早该立即启动应急处理预案,召集各相关主管部门,共同参与处理此事故。但至今也未启动应急处理预案,实在令人遗憾。



现在是中国政府、中国人大亡羊补牢出面干预康菲漏油事故的时候了!美国政府、美国国会已为中国树立了一个先例,可资借鉴。康菲公司此次妄图钻中国法律的空子,企图逍遥法外,认为受罚20万元可以了事。这说明中国亟须完善健全相关法规,但当务之急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大完全可针对此事故,以此为一典型案例,疾速制订相应的政令、条例对康菲公司进行重处重罚,实施国家索赔和支持民间索赔。让康菲公司从此次事故中汲取沉重教训,收敛帝国心态,照单认罚和赔偿,并且要老老实实依法、依规、依约、依章办事和生产,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故,否则就从中国石油工业中出局吧!(作者:蒯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