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十五、真相(1)

尹琦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URL] “呦,放出来了啦?”许卫大大咧咧地拍拍我的肩膀。 “嗯。职位没变,只是加了个‘代’字,你呢?”我问。 “哼,你们那儿死了人关我屁事?落了个记大过一次。嗯?你看谁来了?”许卫抬手一指,我向他指的方向瞅去:张矜茜和方冷媛正慢慢地向外走去,边上的卫兵似乎得到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呦,放出来了啦?”许卫大大咧咧地拍拍我的肩膀。

“嗯。职位没变,只是加了个‘代’字,你呢?”我问。

“哼,你们那儿死了人关我屁事?落了个记大过一次。嗯?你看谁来了?”许卫抬手一指,我向他指的方向瞅去:张矜茜和方冷媛正慢慢地向外走去,边上的卫兵似乎得到了命令,随手打开门把她们放出去。

许卫没多说什么,大手一挥示意卫兵开门,我便追了出去。

许卫远远地喊了一句:“好好劝劝人家。”

我不紧不慢地跟在她们后面,她们也似乎发现了我,加快了些速度。

当她们走在大街上时,正值人们出门赶集的时候,但因为战争,此时的人并不多。大街的两侧,野猫在争食一只死鸽子,却不去抓一旁成群过街的耗子。

我不由得感叹,这个国家再这么打下去,不出十年他们就得回林子里去当野人了。

她们走到一家酒馆门前,停滞了几秒钟,便推门走了进去。

板门店当时的情况和中国差不多,一切东西凭票购买。当然,黑市上可就不一样了,我们兜里那叮当响的大洋也是硬件,在哪儿基本都可以花出去。

我摸了摸兜,还好,今儿个钱没少带,于是我也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屋,里面十分嘈杂,不太大的地方硬是塞下了八张桌子,一个伙计正在吧台那里擦杯子。这屋子的窗户居然都向阴面,弄得这本来环境不太好的小屋里显得十分昏暗,只有吧台上有一盏随时都像要灭了的油灯。战争年代,生意理所应当的不好,门口坐着几桌老百姓,似乎在唠嗑,里面坐着一桌朝鲜兵,正在玩牌,而方冷媛她们则坐在最靠近吧台的那桌,闷闷地吃着年糕。

我走了过去,坐在方冷媛和张矜茜的中间。

“就知道你会来。”张矜茜惨笑了一下:“大老远的就看见你跟在我们俩的后面,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国民党特务呢。”

我抓起一块年糕塞进嘴里:“……这年糕还不错……都什么年代了?还国民党特务?就算是他也不会跑到这连鸟都不拉屎的鬼地方呀。”

她们俩都笑了。我接着又往嘴里塞上一块,吧唧吧唧地嚼上了:“喂,姐。昨晚到底咋回事儿啊?你老弟我乌纱帽好悬不保。”

听到这儿,方冷媛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张矜茜连忙说:“喂,锤子,少提昨天的事儿好不好?冷媛,没事儿吧?”

她挥了挥手:“没事。我想喝点儿酒。老弟,你喝么?”

我有点儿犹豫了:“姐呀,我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呀。”

她只是低着头:“我就问你喝不喝。”

我只好答应:“我喝,我喝还不成吗?对了,小张,你喝吗?”

她爽快地答应:“连你都答应了,我能不奉陪到底?不过话说回来,冷媛,你能喝吗?要不然别喝了。”

方冷媛没回答:“老板,来几瓶酒。”

那伙计用流利的国语回答:“这儿有葡萄酒和米酒。要哪样?”

“葡萄酒有什么?”我问。

“有威士忌、朗姆酒还有本地产的。”

“来三瓶,各来三瓶。”方冷媛答道。

“你疯了?”我和张矜茜同时喊。

“每一样上三瓶?能喝完吗?”伙计问。

“上。”方冷媛只说了一个字,便把胳膊放在桌子上把头支在上面不说话了。

我和张矜茜对目而视,无奈地耸耸肩,便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伙计端着三瓶威士忌和三个杯子走了上来:“三瓶威士忌,其他的等一会儿上,慢用。”

方冷媛面对着三瓶美国货却有点儿不知所措了,还是我站起来从吧台取来个瓶起子依次打开了三瓶酒。

方冷媛举起一瓶酒为三个空杯子倒满,然后自顾自地抓起一杯一饮而尽。

我也举起一杯灌进了肚里,呀呀!什么玩意,一股怪味不说还有点儿辣。张矜茜也同样喝光了她那杯酒。

接着方冷媛又开始倒酒,我们谁也不说话,自顾自地喝光了自己的。

当这三瓶威士忌见底时,伙计“及时”地端上了三瓶朗姆酒和三瓶本地酒。

“先喝哪个?”我问。

方冷媛一口抿尽了自己杯中剩下的那一口酒:“哪个劲儿大?”

“哦……应该是朗姆酒吧。”我的意识倒是相当清醒,一点儿也没有醉的样子。

“那就朗姆酒吧。”方冷媛这回自己拔开了瓶塞子,为三个空杯子倒满。

“嗯……姐呀,少喝点儿吧。”我劝她。

她又是一仰而尽,然后又去倒下一杯。

我和张矜茜有点儿发愣地瞅着她。

“姐……”我轻推她一下,她依然在喝下一杯,但她明显已经有些醉了。

“姐!”我又推她一下,谁知我这一推,她竟趴在桌子上埋头哭了起来。

我和张矜茜这回不知所措了,周围的目光都聚向了这里。

张矜茜拍拍她:“冷媛,怎么了?”

我也问:“姐,到底咋了?”

她依然埋着头:“米尔……是……是因为我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