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1922年4月,中国历史上第一条沥青公路在西安东大街铺成,全城民众纷纷上街观瞻这一生中最平整最舒适的道路,尤其是冯玉祥,受李想之邀特意乘车在柏油路上跑了一圈,没口的夸赞,这种路要是铺到全省各地,对交通简直是天翻地覆的改变。

车队一行出了西安东门,来到东郊十里铺的试验场,一个简易棚子搭就的主席台座落于场边,一队士兵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主席台前。

李想请冯玉祥入座后,吩咐带队连长:“开始吧。”

二百米外,一个个胸靶竖了起来,第一排士兵前进十步,手持崭新的汉阳造,分别表演了立姿、跪姿、卧姿射击,跟着第二排士兵前进五十米,表演了改进型MP18单发和连发射击,由于枪管加长,MP18的有效射程提高到200米,有单发和连发两种方式,比德制MP18有了不小的改进,当然,这于中国缺乏机枪火力有关,200米的射程,已经使之成为一种有效的阵地支援火力。接着,第三排士兵每三人一组,将一具前装投射武器置于地上,一枚枚特制手榴弹被放入筒中,一声声闷响后,手榴弹飞出筒外,准确的击中200米外的靶子,靶子应声而倒。这是龙海根据日军掷弹筒开发出来的投弹器,而就在这一年,日本的掷弹筒也不过刚刚定型,还是第一代大正十年式,并不是后来大量装备的八九式。冯玉祥一见,高兴坏了,这不就是随身小炮吗,虽然射程只有200米,可这种改良形投弹器和改进型花机关,足以让他的军队在200米内无敌于国内其它军阀。连忙问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李想笑着说这都是冯督军从巩县调拨的机器生产出来的,只是投弹器原料贵,工艺要求高,所以产量低,其它汉阳造和花机关与巩县兵工厂相比,价格差不多。这当然都是李想的鬼话,他和龙海将最好的原料都用去改造矿山、冶金等产业的机器设备去了,只有一些次品用来生产武器,加之又简化了工艺,流水线也提高了批产量。这批武器的价格只有同类武器的二分之一左右,当然寿命也达不到其它兵工厂的要求,不过好在西安修造厂工艺不错,从外表看,件件制作精美。

龙海很明白技术革新的重要性,在西安尚不能生产工业母机之前,他就通过改进机器设备的关键部件,提高生产精度,延长机器寿命,从而提搞了生产效率。比如一些轴承之类,龙海甚至动用了自己从未来携带的小型多联动机床,经过改进的机器,性能得到大幅提高。由于掌握了后世多种钢铁材料的生产工艺和材料配比,龙海完全可以利用现有设备生产出高强度的炮钢,合金钢,但他听从李想的建议,并没有将这些东西投入生产,就好比一个四肢孱弱,却身躯巨大的怪物,对自身绝对是个灾难,均衡发展才是正途。

既便这样,冯玉祥也是高兴万分,设备运回来也就几个月,兵工厂就出产品了,这个李想,真不简单。当下道:“这样吧,我上报吴大帅,每月增拨五十万元,生产军火,目前以步枪,轻机枪,投弹器为主,等将来全部投产了,再订购大炮和炮弹。”

军火工业是最赚钱的,尤其是战争年代 ,李想仿佛看见自己基金会里白花花的银元不断流进来,不由得感叹一声:手里有钱好作官呀。

1922年1月,受英、美支持的直系军阀吴佩孚,联合六省军阀,通电攻击梁士诒内阁媚日卖国,迫梁离职,直、奉矛盾日趋激化。4月上旬,奉军开入山海关与直军对峙,29日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奉军以张作霖为总司令,率领四个师、九个旅,约十二万人,分东、西两路沿津浦、京汉铁路向直军发起进攻,直军以吴佩孚为总司令指挥七个师、五个旅约十万人迎战。两军在长辛店、琉璃河、固安、马厂等地展开激战。

4月15日,冯玉祥请李想到督军府议事,议事厅里,宋哲元、刘镇华、胡景翼等一干重臣都在。会上,冯玉祥宣读了吴佩孚命令,宣布由自己带领两个师五万人(欠孙连仲第五旅,留守宝鸡。)并刘镇华之憨玉昆部一个旅七千人,井岳秀之骑兵旅三千人共计六万人兵出河南,李想兼管陕西军务。刘镇华部留守潼关、华县、华阴、渭南部分地区,一旦战事需要,立即兵发潼关,李想部两万人由于大多分散在各地搞建设,且军官大多在西北军事高等学院学习系统军事教程,短时间内难以集结,故留守陕西。胡景翼之暂一师留守关中,宣布完命令,他看了看大家,询问意见。

胡景翼这时站了起来:“冯督军,职部愿随督军出潼关,兵进中原。”

“嗯?”冯玉祥道,“你部兵力不多,为响应本省建设,装备和兵员都有了很大削减,我看就留守陕西吧。”

“谢谢督军关心,不过我部经过半年多的修整,士气很高,粮弹充足,可堪一战。”胡景翼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好,暂一师除留守部队外,作为我们预备队,跟随大军出发。”冯玉祥修改了命令。

胡景翼愿意兵出河南,参于军阀打内战,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方面冯玉祥对他并不信任,兵力被大量裁减,另一方面困守淳化、永寿、旬邑一带,实力得不到发展,为了靖国军的未来,他宁可在河南打出一片天地。

这对于李想来说,不啻于一个好消息,此后陕西军令、政令会更趋统一,有利于陕西地方建设。李想立刻表示赞同,并保证各部武器供应。

4月25日,冯玉祥率各部七万余人,兵出潼关,兵锋直指郑州赵倜部,中原大地上演直奉大战。

由于冯部的开拔,李想得以进入汉中、宝鸡、渭南、永寿、安定、绥德、米脂等地,他立刻加快陕北的地质勘查工作。以茅以升为西(安)神(木)铁路筹委会,加快铁路建设步伐。

此时李想已完全控制了陕西二千万人口中的一千五百万,全省地域的百分之七十,几乎包括所有大城市和平原地带,

李想深知好战必亡,忘战必忧的道理,所以他在第一批入校培训的军官和士官中抽调一部分组成陕西治安特别行动队,执行全省的剿匪任务,并指派高敬之一部,随胡景翼出兵河南,检验新式建军效果。军阀时代的名将并不多,而胡景翼军中就至少有两个,胡景翼和蒋世杰,可惜天妒英才,两人都是英年早逝,所以李想在请两人担任西北军事高等学院教官时,就以教师定期体验的名义让西安红十字医院给两人作了体检,并给两人配了保健医生,让年龄与自己相仿的胡景翼很不以为然。这次出征,李想特意与胡作了一个换,将高敬亲率之一个团与蒋世杰团编成一个旅,脱离岳维峻旅,改编入陕军地方军,作为交换,李想提供胡部汉阳造四千支、改进型MP18二百支、投弹器二百具,七五克虏伯大炮十门,弹药数以万计,对于缺枪少炮的胡部,诱惑太大了,而对于李想来说,由于他的部队缩编最大,很多在编的部队由于生产任务繁重,几乎已经成为工程兵,真正的作战部队不过三个旅一万三千人,原六万人的装备大多闲置,对他来说,就是废品换精英,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了。而李想的要求也不高,这个旅在暂一师期间,由胡指挥,等战争结束后,返回西安驻扎。李想的想法很简单,不管什么时代,人才是最重要的,他至少要保住这两人中的一个,为将来的中国作出更大贡献,而不是白白消耗在军阀内战中。

另一方面,由于大量驻军开拨,陕西境内出现了匪患抬头的迹象,特别是刘镇华驻军的潼关、华阴、华县等地,以及杨虎臣部擅自开拔远遁榆林井岳秀处造成了防卫空虚,凤翔一带匪患大增,而经过半年的高等军事学院培训和士官学校的培训的低级军官和士官,李想也觉得有必要让他们在战火中得到粹练,从后世的教训中李想深知,再好的训练系统也替代不了真正的战争,不然,自己的祖国在未来就不会甫一开战,即被美日联军牵着鼻子,打的处处受制,让几十年远离战火歌舞升平的将士在付出重大的牺牲和装备、领土损失后,才渐渐站稳脚跟,而最好的战机已荡然无存。所以,他必须让自己的官兵时刻得到战火的磨练。

第一批进入学院回炉的官兵,一部分是陕军中的中高级将领,他们如果经过一年的学习,仍不能达到要求,即刻解职,调任督军府参谋,如果还不能胜任,对不起,解甲归田;另一部分即为陕军中上过学的中低级军官和有战斗经验的老兵,军官培训合格,将登记在册,优先任用,而士官毕业后,将作为班、排长任用。李想希望自己的陕军能尽早脱离军阀学气和绿林习气,成为一支合格的现代国防军,就如十年之后的德国国防军一样,只有这样有着高度军事素样的军队,才是世界上一流的军队。